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海魂>14徐少華落江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14徐少華落江

小說:海魂 作者:四博 更新時間:2020/2/17 17:59:01

徐少華沒有站好,掉到了江水中。江水有點渾,他穿了急救生衣服掉到了江中,在水上伸開開手朝艇游過去。王富貴伸過來了劃槳,肖波叫他,劉二根讓二邊的艇劃過來幫他。江水讓徐少華有點慌,不知道這下邊有多深,江水流水快。二邊的同家鄉的戰友來叫他,來拉他上來。二只艇在他的后邊攔住他的后。

“拉住,中不中,”劉二根伸長胳膊來拉徐少華。

徐少華一會就讓江水打濕了頭發,二邊的江水不停的流淌。手拉到了劃槳葉,左手拉住后他才松了一口氣。他對王富貴說:“沒事,拉緊,我上來!”。原本就不大的船,有可能拉翻船。分隊長叫他拉住,二邊的人劃槳回來叫他不要動,浮在水面上。

肖波這才松了口氣,沒有想到徐少華這回掉了江水中。江水還好,如果是海水,不敢想了。王富貴又放下了船上的靠碼頭的繩索來拉他。宋國強用手把繩系到了徐少華的腰帶上拉,急救生衣服浮在水面上沒有動彈。

周邊的小艇都靠了過來,徐少華嗆了口水浮動水面上。二邊用繩拉他上來,邊上的戰友都急了,海水有點涼,渾水不時打過來,口中有點苦。衣服好像長的水草裹在他的身上,連動彈都要花好大力氣。邊上的繩把他拉到了船邊上,船來回的搖擺,王富貴架住他的左胳,右邊一到拉他上來。原本就小的船在海上不停的擺動。一邊的黑色橡膠都沾到了水,紅色的急救生衣服的繩拉住。船上的人用力拉不動又讓他下去了一點解開了繩子才把他拉了上來。

“你坐到邊上,披上雨衣,有點冷”,王富貴把徐少華扶到了前艙的坐欄桿的邊上,開春的海水涼,冷的發抖。

徐少華說:“沒什么,就是多喝了幾口江水”。說完坐到邊上,王富貴讓大家劃船回到碼頭。徐少華這才感覺到上船后比在海中還冷,海水中沒有風吹,上岸后江邊的榕樹吹了枝頭直動。黃鐵紅的水泥碼頭,碼頭邊上二只船在浮動,水泥的馬路伸到綠色的森林中,天空有點陰涼。

宋國強瞧這船艙的海水不時來回的蕩來蕩去,在家沒有見過海。自已來到了零汀洋,上學的時就聽說過這個江口。“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漢青照丹青!”的作者當時就到這邊。上學時間只是一讀就過了,作者在這江邊的心情,長長的江水。改革開放以后,20多年這個地方才有了淡水供應。宋國強來之部隊,前一年才裝上自來水。以前喝水都是坑水,每個中隊有幾個大坑,被包帶放繩下去拉水。才有了淡水,當時作者來到這,可以說是沒有人煙了。在這種環墇下寫下這個詩句。退到這個滿眼渾江水,綠蔭蔭的榕樹林。

船靠到岸上,分隊長在碼頭邊上,分隊長伸手來接過江邊的海繩,將繩套放到邊上的石頭柱子。王富貴拉繩靠邊,船到了碼頭大家一個個的走上來,分隊長用毛巾給他擦海水,頭上全濕了,衣服濕是濕的沒有開始一樣直流海水。一會他站了起來,他的坐的地方有一圈濕圈。自已接過毛巾自已來,徐少華說:“沒什么,就是多喝了幾口水!”。

“有什么不舒服?”,分隊長問他,讓他坐車回去休息。

分隊長在邊上,問他了如何掉到海中,汽車司機送徐少華回去,同時安排劉二根,肖波劉富貴,宋國強接著練習。沒有辦法,坐上了汽車,汽車中的味,徐少華聞不過來,他一上車又感到壓抑。司機打開了窗,讓他換換氣,這才緩過來點。車開到海軍圖書館時,他感到要吐,不知是落海受涼了,還是暈車了。司機停在水泥馬路的一邊,徐少華下車就扶住一顆老榕樹,一只手扒一根樹藤,一邊彎下了吐。紅的,白的,一大股味直沖鼻子。司機要過來幫忙,他朝后邊直擺手,不要他過來。

徐少華休了一會感覺好多了,才站了起來。搞了點草和土埋了吐的東東,一只手扶了榕樹,一只手在樹上打了二拳沒有反應。不過心情倒是好多了,瞧地上的紅螞蟻不少,徐少華叫了二聲,又跳了二下,這才慢慢的回到車內跟司機回去。

車下了坡一轉過來就到了中隊門口,徐少華下了車,接他的是中隊連值日。讓司機回去了,分隊長在江邊。中隊值日戰友讓他回去拿衣,去開水房幫他打開水。在廣州,要是在東北的這個時間,早凍壞了。徐少華找衣,穿了托鞋就啪啪的過來。全中隊靜靜悄悄,空闊的水泥場,綠色的山,營房門口的短草叢。打開水龍頭,整個中隊就他一個人一樣,沖涼水整個中隊都聽到了。水沖到他身上,他才感到寒意去了。全身冷的打抖,這時才緩過了一點。

來到部隊,第一回一個人在連隊沖涼。陰陰的天沒有一絲陽光,感覺有點涼。對面的軍人社平時打電話都是滿的人,空空的一個人都沒有了。提著桶,一個人頭發沒有吹干,他走到了連值日的邊上,瞧瞧值日,

連值日問徐少華如何掉到江中的?徐少華說自已不小心,滑倒的。這時總部來車湯圓來了,二人動幫忙取貨。元宵要到了,部隊各單位送了好多湯圓。打開東風貨車的后門,徐少華幫忙提到冰箱中去。炊事班里邊他是第一回進來。成堆的油,五排高的豆油,整箱整箱的老抽,大蒜蒜一大袋,一大袋的堆放,味精幾大箱。

里邊有二個平放的冰柜,打開里邊都放滿了肉,他回頭問了炊事員才知讓他放到廚房冰箱中。徐少華瞧到這八個門的二層冰箱,打開一瞧,伸頭進來瞧個清楚,他在他們的村上他一樣沒有瞧見過。上小學時,有個同學家買了一個黑白電視就不錯了。星期天他們都跑過去瞧電視,瞧個電影,動畫。大風車,他們一放學就會跑到他家瞧完了才回去,人擠人啊,好奇的在邊上轉了一會,上邊有二個燈,一個紅的,一個綠的。

徐少華提了二箱湯圓放到冰箱中,從炊事班的后門走出來。這個地方是他來部隊第一回有時間瞧清楚。左邊的老榕樹,主樹干至少十個人才能抱起。樹干滿了是落到地上,樹干上以開始長枝,二層高的封閉垢教室就是他們學習的地方。滿地的煤,后邊堆了一個大的煤山,燒不完,這在老家想都不敢想。不過家中不燒煤,只燒木材。第一回瞧到部隊的后邊,幾個水魚塘,邊上長著長長的綠草,不時有草魚來咬二口,一會又跳到水面。

徐少華瞧瞧部隊的外景和地方沒有多少區別,一樣的村中的魚塘。來了這個部隊,電視大多是MV的音樂,唱啊,跳啊,不放點普通話的電視,讓人能聽明白。都是聽不明白的。

瞧瞧地上的一大堆的雜志。文書在黑板上寫粉筆字,轉過來瞧瞧他,說:“徐少華,你們今天不是參加海上船的練習嗎?全連就你沒去?生病吧!”

“沒有,我掉海了,倒霉啊!”徐少華說。他坐到了后邊,瞧文書寫字,他不由想到來部隊前的事,一路上的風景,遠去的大山。坐了二天二夜的火車,來到了部隊。

瞧文書寫字寫了這么好,他問文書寫字如何能寫好?字就是寫不好問他如何練好的?文書寫字放慢了速度,回過頭來跟他說:“你瞧,這個橫,起點直拉收尾都注意。”這時徐少華在一角開始自已來寫,平時自已上學就是一連筆就過了,沒有注意字的一橫有講究。

這時回來部隊的口號叫著:“121”的口號,這時部隊回來。一個轉彎進了房間,黑板報就在13班墻上出的板報,他裝在床上休息。王富貴,肖波來班上看他,徐少華翻醒過來,裝著睡了好長時間不知他們到了。坐起來對他們說:“沒什么,只是有一點涼了,感覺有點口干!”

肖波瞧了瞧,給他倒了一杯水,說:“瓜兮兮的,沒有喝飽!還要喝吧!”。

王富貴在床邊上拿了板凳坐到了邊上,說:“你回來了,我們班沒有什么練習,開始的劃船。你這陣子倒霉到了海中了,回來了有什么不舒的地方沒有?要什么藥,我去買!”

徐少華坐了起來,喝了二口水,對他說:“沒有什么。”

這時宋國強,劉二根也進了班上,劉二根上來就來抱:“奶奶個熊,不是大爺使勁,你喂王八了”。徐少華直推,“滾滾滾,讓我休會。”

肖波說劉二根瓜兮兮的,賞他個錘子。

這時中隊長哨響起,徐少華休息,宋國強把他飯帶回來。

1

14徐少華落江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