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在那高高的洪濤山上>第三十二章(32-2)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三十二章(32-2)

小說:在那高高的洪濤山上 作者:平陽虎張曉紅 更新時間:2020/2/13 17:40:59

第三十二章(32—2)

日本的毒氣戰,最早可以追溯到二十多年前。

早在一九二四年,號稱日本毒氣之父的久村種樹,就奔赴歐洲考察毒氣彈。此人宣稱:“將來在戰爭中取勝的要訣之一,在于奇襲性的科學戰。若此種對抗手段遲一天即可能損失數萬乃至數十萬同袍。所以,制造毒氣是當前緊要的課題。”

他的這個建議得到軍部高度重視。

二五年四月,化學武器班從科研第二課獨立出來,升格為科研第三部,研究人員多達五十余人。

由于軍政當局高度重視,日本毒氣武器的研制工作進展很快。

三一年至三七年間,日本陸軍陸續研制出芥子氣、路易氏氣、光氣、苯基氫化砒素、溴化苯基、氯化一酮等多種性能的毒氣。并完成了毒氣武器的制式化,如毒氣筒、炮用毒氣彈、毒氣炸彈、裝甲車毒劑撒布器、飛機毒劑撒布器等。

三六年前后,日本毒氣武器已接近世界一流水平。

三七年后,日本陸軍在廣島縣忠海町大久野島毒氣工廠的員工激增至兩千余人。大久野島毒氣工廠制造的毒氣由九州曾根兵器制造所負責制成實戰用毒氣武器。

大久野島是瀨戶內海不起眼的小一個島,周長約四公里,從空中看,如一片飄在海上的枯葉。

它原是一處荒島,距離軍港吳港不遠,容易躲避偵查和襲擊,它離廣島僅三小時路程,便于指揮。離中國戰場近,便于直接快速的補充毒氣。

習志野毒氣學校總共培訓了一萬名軍官,其中絕大多數派往中國戰場,成為對華毒氣戰的骨干。

日本在侵華戰爭中,多次對中國使用化學武器,進行滅絕人性的毒氣戰。據不完全統計,一九二九年至一九四九年間,共使用了七百多萬發毒氣彈,傷害中國軍民近四萬人。

三木浩宇還向寒冰講述認識歐陽東方的經過。

他說:“我當時就猜到他可能是你們的人。我想通過他設法讓我回家。但是后來沒了他的消息。”

寒冰驚訝道:“你在神頭鎮居然結識了東方?如果你能早點過來,也可以少做很多壞事。只可惜,他當時另有任務。”

浩宇問道:“他人在哪里?我好想他!他是我到中國后認識的唯一的朋友。”

寒冰以略帶憂傷的語調說:“他犧牲兩年了!這也是日本軍國主義欠下的一筆血債!”

第二天,三木浩宇和另一名日本兵被送往后方。

日本投降后,浩宇終于回到日本與父親三木俊團圓。

八月初,寒冰接到通知到晉綏分局開會。

會才開了三天,傳來了日本投降的消息。

舉國歡騰,分局也沉浸在歡樂的海洋中。

領導宣布:“慶祝抗戰勝利全體跳秧歌。”

當天,紅布、紅綢、紅紙、紅蠟燭被搶購一空,縣城內到處張燈結彩,處處洋溢著喜悅的氣氛。

晚飯后,人們紛紛涌向操場,隨著鼓點和嗩吶聲,盛大的秧歌舞開始了。

腰鼓隊頭扎白毛巾,腰系紅彩帶,一字走來,只聽得“咚咚吧咚吧咚、咚咚吧咚吧咚、咚咚吧咚吧咚咚、咚咚吧咚吧咚”的腰鼓聲震耳欲聾,腰鼓拉開了慶祝活動的序幕。

秧歌隊緊隨其后,陣容頗大。

黃河對岸的綏德可謂陜北秧歌的中心,那里的農村至今仍保留傳統的秧歌表演程式、禮俗和風格特色,其中既有古代鄉人驅儺的“神會秧歌”、“二十八宿老秧歌”,也有一九四二年之后才興起的新秧歌。秧歌表演者常有數十人,有的多達近百人,在傘頭的率領下,踏著鏗鏘的鑼鼓,和著嘹亮的嗩吶,做出扭、擺、走、跳、轉的動作盡情歡舞。

沉浸在歡樂愉快喜慶氣氛中的陜北高原秧歌表演十分紅火。秧歌吸收當地流傳的旱船、跑驢、高蹺、獅子、踢場子等形式中的藝術元素,組成浩浩蕩蕩的秧歌隊。

早年多是男扮女妝。隨著時代的發展,女的也參加。男女隊身著彩服或帶云角裝的秧歌服,男的用毛巾包頭,女的手持彩肩、漢巾。

舞蹈動作豐富、豪邁粗擴、瀟灑大方,充分體現了陜北人民淳樸憨厚、開朗樂觀的性格。

陜北秧歌表演形式,主要特點是“扭“,所以也叫“扭秧歌”。人們在鑼鼓樂器伴奏下以腰部為中心點,頭和上體隨雙臂大幅度扭動,腳下以“十字步“作前進、后退、左騰、右躍的走動。秧歌隊上下和諧,步調整齊,彩綢飛舞,彩扇翻騰,同時還可以伴隨著唱曲。

陜北秧歌的領頭人叫傘頭,一手持傘,一手持“虎撐“,兩種道具都有吉祥的含義。傘,寓義庇護眾生,風調雨順;虎撐與唐代名醫孫思邈有關。據說孫思邈曾為老虎治病,為便于觀察和治療,曾用一鐵圈撐開老虎的嘴,這鐵圈就叫“虎撐“。

陜北秧歌主要有“大秧歌“和“踢場子“兩大類。大秧歌,是一種在廣場上進行的集體性歌舞活動,規模宏大,氣氛熱烈,動作矯健豪邁,情緒歡快奔放,并伴有獅子、龍燈、竹馬、旱船、跑驢等社火節目,隊形變化豐富,有“龍擺尾“、“卷白菜“、“十字梅花“、“二龍吐水“、“十二蓮燈”等數百種排列法。

集體秧歌的活動結束后,進入個人自由秧歌活動時間。

人群從廣場四面八方涌了進來。

寒冰懷著激動的心情,匯入了這跳躍的海洋,她舞動紅綢盡情跳了起來。

突然,她在人群中發現了張鵬。

她一邊跳,一邊靠近張鵬,招呼道:“嗨!你不是張鵬嗎?”

張鵬楞了一下,說:“你是誰呀?喔,犧盟總會那個挺霸道的小姑娘!”

寒冰自我介紹說:“我叫吳寒冰。”

她話音剛落,張鵬驚訝道:“不好意思,你就是吳寒冰!我知道。在雁北千難萬苦,生重病九死一生,‘搶救運動’……”

寒冰說:“過都過了,不提了!”

她話雖這樣說,但心里還是對這個張鵬心生好感。

可能是因為這一次邂逅,他倆最后走到了一起。

他們一直跳到了子夜時分,跳舞的人漸漸離去,越來越少。最后,只剩下了十來個人。

樂師請示領導說:“只有十來人在跳,是否繼續司樂?”

領導回答:“只要有人跳,就繼續司樂。你們輪班倒。”

天亮以后,人們又陸續參加了進來,人又越來越多了,一直又跳到了次日子夜時分。

寒冰除了中途喝了一點水,她沒有片刻休息,依然在不停的跳。

天快亮時,操場上就只有寒冰一個人還在跳秧歌了。樂師們繼續為她司樂。

此時的寒冰,她不停地跳,不停地跳。

她不知疲勞,不知饑餓,像穿了一雙使了魔法的水晶鞋似的,已經進入人我兩忘的狀態。

她的眼眶含著淚花,臉上洋溢著微笑,有力地舞動著雙手,踏著舞步的節拍。

她腦子里自然而然地顯現著抗戰艱辛的歷史畫面。

這些畫面像放電影一樣一幕幕顯現在她的面前,它們是那樣的歷歷在目,那樣的刻骨銘心,那樣的永不磨滅。

她看到了,李越男率領同學們進行抗日救亡運動時,振臂一呼;

她看到了,紀毓秀怒斥投降派時,慷慨激昂和奮筆疾書;

她看到了,李林手持雙槍,躍馬奔馳,直沖敵營時,颯爽英姿;

她看到了,孟山被鬼子禍害婦女的親人們望著遺體時,哭天愴地;

她看到了,張秋月望著虎子墓,唱《二小放牛郎》時,無比堅韌;

她看到了,白家辛莊戰友們犧牲現場時,血腥與慘烈;

她看到了,悲苦禪師與大雄寶殿在烈火中燃燒時,視死如歸;

她看到了,巴丹秀策馬奔馳大草原時,彪悍的神態;

她看到了,王寶穿梭于敵營,大智大勇時,狡黠與果敢;

她看到了,龍杏花夜闖封鎖線,吸引鬼子騎兵時,義無反顧;

她看到了,杜小娟遍受酷刑,怒懲叛徒時,大義凜然;

她看到了,歐陽東方心系百姓,寡不敵眾仍奮起一擊時,舍生忘死;

她看到了,梅花老板娘的嬌態,為愛拼死一搏時,剛烈的勇氣;

她看到了,荷花高位截癱時,安謐與從容的微笑;

她看到了,雁北的老百姓為堅持抗戰毀家紓難,毀子紓難;

她看到了,耿排長、孫釧、小馬、趙小山等等犧牲的戰友們;

她還看到了,李尚、田莊、羊倌區長、云龍老人、干姐楊、干姐薛等一大批雁北的干部和群眾。

她要替他們歡呼,替他們高興,替他們唱,替他們跳。

寒冰要把這八年的艱辛跳出來,把這八年的委屈跳出來,把這八年的期盼跳出來,把這八年的喜悅跳出來。

她就這樣一直不知疲倦的跳了一天兩夜,全場也就只有她一人這樣連續地跳呀跳的,終于精疲力竭。

寒冰能不跳嗎?這是近代百年中國人民取得的唯一一次徹底的偉大勝利。

1937年抗戰開始時,中國大約共有軍隊二百五十多萬人。其中紅軍改編為八路軍,三個師,共四萬六千人。南方紅軍游擊隊整編為新四軍,四個支隊,共一萬多人。兩者合計不到六萬人。約占中國總兵力的2。4%。

這是一個多么微不足道的數字!

抗日戰爭結束時,國民黨軍隊500多萬人。八路軍和新四軍合計91萬人。后者約占總兵力的15%。

據不完全統計,在整個抗日戰爭中,中國國民政府軍的正面戰場,會戰22次,1117次大型戰斗,小規模戰斗及游擊戰3萬余次,殲滅日軍42萬人。

共產黨領導的敵后戰場,八路軍、新四軍和南方游擊隊共作戰12。5萬余次,殲滅日軍52。7萬人,殲滅偽軍118。7萬人。

這又是一個多么偉大壯觀的數字!

敵后根據地軍民付出的艱辛和代價可想而知。

日本投降了,寒冰在酣暢淋漓地跳著秧歌舞。

躲在朔州的叛徒李易山已感覺到末日的來臨,朔州不能再呆下去了。他自己可以到哪里去呢?又能到哪里去呢!

他隨時隨地都感覺到羊倌區長那黑洞洞的槍口會噴出那復仇的火焰。

他絕望了!

他魂不附體、披頭散發、衣冠不整、跌跌撞撞地走到院內那口水井旁,一頭栽了下去,結束了他那可恥的一生。

梁玉華見李易山投井,她唯一的一點希望也徹底破滅了!

她能回到昔日朝夕相伴的姐妹們身邊嗎?不可能!

她能回到昔日深愛她的李尚身邊嗎?不可能!

她能回到慈母般痛愛她的云龍老人身邊嗎?不可能!

她無顏見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她牙一咬,心一橫,懸梁自盡了。

0

第三十二章(32-2)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