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穿越到朝鮮作戰>19、洛東江戰役 (2)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19、洛東江戰役 (2)

小說:穿越到朝鮮作戰 作者:碧薇萍 更新時間:2020/2/13 11:23:00

19、洛東江戰役(2)

次日,敵人又發動了對鷹愁峰的攻擊。敵機在人民軍陣地投擲了大量的汽油彈、重磅炸彈,致使遍山煙火,對人民軍陣地進行摧毀。

人民軍在敵人煙薰彈炸,戰斗條件極端險惡的情況下,戰至十七時,打退敵人連以上進攻三十五次,保住了陣地。

二日六時,剛看清人影,人民軍陣地上的戰士還在隱蔽待命,突然,震天動地的轟隆聲由遠而近。

晨曦中,抬頭仰望,只見敵排成五排的轟炸機,惡魔般從南向北撲來。臨目標時,把成噸的炸藥倒下來。

傾間,嘯聲刺耳,閃光刺目,無數炸藥爆炸時沖起的氣浪夾雜著彈片、飛石和破損的槍械,排山倒海,卷起一陣又一陣狂風。這就是美軍慣用的所謂地氈式轟炸。

陣地上,吶喊聲,沖殺聲,刺刀與刺刀撞擊聲,死傷的聲音,無數種殘酷無情的聲音越來越多,越來越密……。

狂風呼嘯,硝煙灼人。敵人害怕夜戰,二日晚上沒有對鷹愁峰實施進攻。

次日凌晨,美軍又開始對鷹愁峰實施空出打擊。四組每組五架飛機朝鷹愁峰峰頂竄來,緊接著是推下重磅炸彈和燃燒彈,來回往返五次才縮回去。

緊接著是炮火打擊。兩個進攻前的掃蕩階段持續了一個多小時,步兵才在三十余輛坦克、裝甲車的引導下,向人民軍陣地沖來。

由于鷹愁峰陡峭,坦克、裝甲車只能進至山腳下,主要打擊目標仍然是步兵。

在陣地前沿潛伏下來的敵人借著遠處自己的坦克上發射的炮彈,也開始陸續涌動了。敵人在前沿一線擺開橫隊,肆無忌憚地前進著……堅決守住陣地,這是四連各位戰斗人員的特殊使命。

沖擊——反沖擊;肉搏——肉搏——再肉搏。這就是鷹愁峰戰斗的殘酷方式。

子彈、石頭、刺刀、拳頭。殘酷的防御結出了經驗。四連的戰士唱著一支支催人淚下令人奮進的歌。

戰至十八時,敵人一次又一次的沖鋒均被四連打退。

山腳下,早已看不到大陽。而在山頂上,晚霞的艷麗稀稀薄薄地映照在鷹愁峰的峰頂,晚霞的余光忻射在四連戰士的臉上,這道令人艷羨的晚霞屬于鷹愁峰,屬于與鷹愁峰同在的英雄連隊,屬于英勇不屈的十七名鋼鐵戰士。

朱無忌在這場短兵相接、反復拉鋸爭奪陣地的戰役中,他拼殺在第一線,哪一天不拼死幾個美國兵?三五個美國兵一齊撲來拼刺刀,他都一點不怕也不吃虧。

一次他的加強連拼得快差不多了,又上來一群敵人圍住了他。他一口氣刺死了仨……。

朱無忌率領四連,用刺刀硬是殺垮了美軍的一個營,為主力殲敵創造了條件。

人民軍主力大敗美軍,迪安少將的美24師殘部狼狽不堪地向南潰退,美國攝影記者拍攝下了驚慌失措的美軍士兵沿漢城至釜山的公路敗退時的情景。

炮彈從頭頂上呼嘯而過。在回撤時,攝影記者經過一個馬廄,看到彈藥整齊地堆放在馬糞中。

附近,一輛卡車正在燃燒,車的后半部已經被炸飛,他們在汽車殘骸中看到了兩個士兵的尸體。

其中一個士兵被燒焦的尸體仍然直直地坐著,露出白骨的雙手還緊握著方向盤,好像他仍然在駕駛著汽車。

7月24日,在沃克的部署下,南韓軍司令部撤銷了已經土崩瓦解的第2師,將其3000名生還的士兵編入了南韓第1師。

這樣,南朝鮮剩下的五個師兵力全部集中在了北部戰線:第1師和第6師在咸昌周圍,第8師和首都師在安東一帶,而第3師則部署在東海岸的盈德。

在二次世界大戰歐洲戰場上,霍巴特﹒蓋伊一直是美國名將喬治﹒巴頓將軍的得力主任參謀,但此時面對在大田獲勝后銳氣正盛、繼續向東南突進的北朝鮮人民軍,蓋伊也感到了力不從心。

7月25日凌晨,他的三個營已經被消滅或擊潰,絕望中的蓋伊開始率部從永同后撤。

在大邱市美第8集團軍司令部里,沃克中將坐在桌前,考慮著糟糕的戰況——東線,南韓軍隊和美25師正在同人民軍爭奪東海岸上的盈德,雙方均傷亡慘重;

中線,漢城至釜山的公路上,美騎1師未能擋住敵人的進攻;西線,敵人的一個師像若隱若現的幽靈,令人不安……。

沃爾頓﹒沃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曾經擔任機槍連連長,并因屢立戰功而得到破格提升。

作為一個美軍中的戰術家,他在歐洲戰場曾獲得“攻勢權威”的美名,并被冠以“虎頭狗”(也有人譯為“猛犬”的)的美譽。

美軍還以他的名字為M—41輕型坦克命名,稱這種性能良好的坦克為“沃克虎頭狗”。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沃克在巴頓將軍手下供職,先后任第20軍軍長、裝甲軍軍長等職,作戰以兇猛強悍聞名,巴頓常常親熱地稱他為“我那個最棒的雜種小子”。

他的風格也和巴頓一樣如出一轍——佩著兩支手槍,駕著吉普車在戰場上到處奔走,罵罵咧咧地怒斥那些表現不佳的人。

但是面對人民軍兇猛的進攻,沃克也時常感到力不從心,難以支撐。

第八集團軍的軍官和士兵們,在日本當了幾年快快活活的占領軍,在酒吧和妓院的尋歡作樂中,早已養成了一身臭毛病。他們感興趣的只有三件事——找女人睡覺、偷喝白蘭地酒和等待下一班船回國。

冒著朝鮮人民軍的炮火頻頻奔走于前線各防御陣地的美國陸軍中將沃克,面對這樣一群寶貝兵,常常不由自主地把自己變成一個粗魯的中尉。

他不止一次地對著部下暴跳如雷:“我不想見到你們從陣地上退下來,除非是裝在棺材里運回來!”

面對著美、韓軍隊節節敗退、難以控制的局面,麥克阿瑟也急了,他親自率領遠東司令部大批高級將領從東京飛往大邱,劈頭蓋臉地把沃克臭罵了一通。

并嚴令沃克不得再后退半步,如果再退下去美國人就只有跳進冰冷、詭譎的日本海了!

麥克阿瑟飛走后,沃克立刻依葫蘆畫瓢,將騎1師師長蓋伊臭罵了一頓。

隨后,7月29日,他趕到美第25師師部所在地尚州,向高級軍官和參謀人員們發布了他在朝鮮戰爭期間最著名的“就地死守”的命令,幾個小時之后,第8集團軍的官兵們無不對這道命令感到震驚!

0

19、洛東江戰役 (2)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