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天醫殿>第40章:全部人被一網打盡了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40章:全部人被一網打盡了

小說:天醫殿 作者:鐵樹開花耶 更新時間:2020/2/16 16:41:00

碧璽,喜塔拉,梅優迪三個人,都講了與埃米爾認識的經過,以及對埃米爾的認知,甚至講了一些細節,還主觀上增加了一些題外發揮,研究推測之類的,因為她們想拖時間,等著另外的五個人來找她們。

三個人都講完了,時間也過去了很久,那五個人并沒有出現,撒旦達仍然興致昂然。

“他們五個呢,你回答我的問題,需要他們一起聽。”

喜塔拉有點煩了,但是,她不敢像在米聯儲一樣鬧,因為這里的等深線數值她是知道的,鬧起來很可能會沒有命。

“不知道,我對他們不關心,倒是你們講的埃米爾故事,我還沒有聽夠,但是,我需要先回答你的問題了。”

撒旦達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樣子,似乎絲毫也不擔心三個人的反感或憤怒。

“第一個問題,關于我有多少財富。

我沒有任何財富,不久之前,我還在流浪街頭。

第二個問題,關于我的財富來源。

我沒有財富,當然也就不用告訴你財富的來源了。

第三個問題,為什么只有埃米爾帶來的人,才有資格與我合作。

這是老板定下來的硬性規則,我必須無條件執行,或者繼續流浪街頭。

第四個問題,我的產品為什么不去投放市場,而是等著與埃米爾達成專項合作。

同樣的原因,這是老板的決定,與我有一點關系,那就是我十年前沒有做好的市場,老板不愿意去做嘗試。

第五個問題,是我增加的,你漏掉了。

我對埃米爾不能說是了如指掌,但是,基本信息還是知道的,超過你們其中的任何一個人,埃米爾在這次合作中的價值,我就不告訴你們了,總之,你們可以看一場好戲,甚至 ,你們還處在了劇中。“

“打住!讓他們五個一起過來。“

喜塔拉打斷了撒旦達的話,她只能在心底鼓起勇氣,要求撒旦達去做。

“如果不是為了聽你們講埃米爾的故事,我都懶得進來和你們說話,他們五個有自己的去處,如果想來保護你們,他們早就過來了,怎么還會讓你們如此擔心。“

撒旦達不隱瞞自己的惡劣,或者說他一直都是惡劣的人,并不在意眼前的三個人怎么想,甚至直指她們內心的擔憂。

“你把他們怎么樣了?你不怕埃米爾找你麻煩嗎?“

碧璽不再裝鎮定了,撒旦達的話說得過于明白,她想用埃米爾嚇嚇他試一下。

“埃米爾弱得一陣風都能吹走,她能把我怎么樣,打我一頓么。”

撒旦達像個玩劣的小孩一樣,輕輕笑著問碧璽。

“想讓我們怎么做,你才會放我們走。“

梅優迪直接問了撒旦達想要的條件,撒旦達贊賞地看了梅優迪一眼。

“讓埃米爾過來,你們就可以走,他們五個也一樣。“

三個人和埃米爾都談不上有什么交情,只是機緣巧合之下,認識了埃米爾,又卷進了這場莫名奇妙地合作中。

“剛才你也聽到我們三個講了,我們和埃米爾并不是特別的熟悉,更沒有深厚親密的關系,你把我們當成吸引埃米爾合作的條件,似乎有點份量不夠啊。“

“是啊,即使你綁架了我們,對埃米爾也沒有絲毫影響的,她不可能會過來把我們換走。“

“你好像高估了我們之間的關系,綁架錯了目標。“

三個人都在提醒撒旦達,綁架她們是目標性的錯誤。

“凡是跟埃米爾有過接觸的人,任何人,埃米爾都不會不管他們的死活,別擔心,你們不是錯誤的目標。“

撒旦達竟然還有心思跟三個人開了個玩笑。

“他們來的時候,埃米爾還在昏迷中,她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我們在哪里,怎么可能來救我們出去。“

“埃米爾根本就不和道我們三個的存在,我們只是半路上被救和加入的,埃米爾什么都不知道。“

“昨晚是怎么回事?也是試圖綁架我們嗎?“

三個人各按各的思路在考慮,描述著內心所想,再說出來,想得到一點有用的信息或回答。

“埃米爾會知道的,或許現在已經知道了,昨晚只是一個測試,不會綁架任何人。“

“果然有問題。“

“可惡。“

不等撒旦達說完,碧璽和喜塔拉,都瞪大了眼睛,看著撒旦達。

“你給她們用的什么?”

“會有后遺癥嗎?”

“為什么要這樣做?“

三人同時質問撒旦達。

“什么都沒有用,她們只是吃了特制的美食,喝了特制的美酒,擁有一個深度睡眠而已,不會有后遺癥,為了檢測一下是否與埃米爾有關系,僅此而已。“

撒旦達似乎很是坦 率的樣子,聽起來并不怎么可怕,但是,三個人心里仍然感覺沒有這么簡單。

“檢測結果是什么?跟埃米爾有關系嗎?“

三個人齊聲地問,跟商量好了似的。

“檢測了半截,你們不是回去了嗎,檢測數據被破壞了。“

三個人都松了一口氣,好幸運。

“今天 ,你是想繼續做檢測嗎?“

“如果跟埃米爾有關系,你會殺了我們嗎?“

“還是會放了我們?“

三個人都很擔心 ,不知道撒旦達會把什么招數用在她們身上。

“都不會,我今天只是想和你們聊聊天,回答一下你們的問題,什么都不會去做。“

撒旦達給她們吃了一顆定心丸。

“那么,既然我們不能離開,讓他們五個過來可以嗎?“

碧璽弱弱地問 ,她是在米國遇到了麻煩,仗著給埃米爾曾經做了一周牛肉餐功勞的份上,被埃米爾的朋友救出來的,現在又因為埃米爾要留在幾萬米深的海底了,她是真的怕啊。

“我不會去接他們過來的,除非他們自己來找到你們。“撒旦達一副置身事外,不愿意過問的樣子,有點不像是職業綁架的。

“你們在這里好吃好喝好玩地休息吧,別把這當成是綁架,綁架聽起來才血腥味了,而且也是犯法的。“

撒旦達一幅好公民的樣子,似乎綁架人還是一件多么神圣的事情,要遵守什么規則一樣。

“那么,送我們去休息吧,被綁架的人,是沒有胃口用餐的。“

梅優迪向撒旦達提議說。

沒有任何征兆地,三個人似乎重新進了另一個空間,環顧四周和坐著的床,似乎又沒有變化,只是少了食物和小桌子。

“你們三個肯定是不想分開住的,仍然把你們留在這個空間里,放心,“空氣已經換過了,很適合女生美容噠。”撒旦達沒來由地用了一個輕松的發音。

“如果還想講埃米爾的故事,就喊我。晚安!”撒旦達也不見了。

是吃是睡,三個人都不淡定了,做什么都擔心,不做同樣擔心,

另外的五個人,內心的恐懼不比她們三個人少一分,甚至更嚴重,因為他們五個人之中,至少有三個人知道那個詭異的等深線數值,與埃米爾藥方的數值不是巧合。

這是一張有預謀的網,他們自己送上門來了。

克拉蘇和希瑞師兩個人,還能用演啞劇的形式商量一下,財神阿華,老師,司徒宇三個人,卻是連商量的人都沒有,只能自己瞎猜瞎想,讓他們不能接受的是,這么久了,該做的事情都做了,該用的招也都用了,卻是仍然被困在自己所在的空間里,或者叫埃米爾餐廳里,無論他們想什么,說什么,做什么,都是沒有辦法離開的,也沒有人進來看他們一眼。

老師的思考沒有用,找遍了所在的空間,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出去。他已經確定自己是被綁架了,只是,綁架也得跟被綁者說話啊,不能光是關在一個空間里不是么。

司徒宇已經把地上堆得很高了,地面沒有下腳的地方,他還是什么也沒有找到,他坐在一堆菜葉上,知道自己誰也救不了,就是他自己也出不去,認命不行,不認命也沒有辦法,就像穿出天際的飛行器,一切都失控了。從食物里找東西,這只是在分散他的緊張情緒,事實上他自己也知道沒有用,不找一番做做努力了的樣子,他會更加擔心。

財神知道叫罵也沒有用,還是讓自己好好地出了一口氣,有人說,當人不順的時候,發火也是治愈情緒的良方。火發得太久了,情緒也早沒有了,只是,擔心卻仍然揮之不去,不用想了,這撒旦達,就是把他們一網打盡了。

好歹也出來個人溝通一下,到底要怎么做,有什么條件,總得講一講,這什么人都見不到,出不去,就跟到了另一個空間似的,真的是一種與世隔絕的絕望感。另外的七個人是什么樣了,估計都好不到哪里去。

財神突然就想哭了,他后悔自己財迷心竅,光想著如何獲得資本,大賺一筆了,昨晚那么反常,他都不愿意去面對,而是自欺欺人地再次把大家帶到危險的境地,他感覺非常無助,不想叫,也不想跳,罵人也沒有勁了,只想出去,那怕不賺錢,也比被隔絕人世要好。

克拉蘇和希瑞師的啞劇已經演了太長時間,不好玩,演不下去了,可以確定,他們已經被綁架了,反正已經被困住了,兩個人就不再裝了,開始商量如何出去。

0

第40章:全部人被一網打盡了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