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朝戰之中國軍魂>第二十六章 后手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二十六章 后手

小說:朝戰之中國軍魂 作者:老農與鄉愁 更新時間:2020/2/15 11:26:00

朝鮮戰爭中一些朝鮮地名在美國內的別稱,全是媒體記者給起的,如什么“血染嶺”“傷心嶺”之類,然后通過報紙刊載新聞報道后才流行開來。

《星期六晚郵報》記者哈羅德?馬丁是鳳巖里戰斗的親歷者,被人民軍釋放后他又采訪了許多受傷的美軍士兵,他把鳳巖里稱為“流血之谷”,新聞標題就是《流血之谷之戰美軍血流成河》,生動、詳細地描寫美軍在鳳巖里遭到打擊和慘敗,一時在美國引起巨震,也讓美國民眾與政界首次對沃克中將率領的美軍能否守住釜山產生了懷疑。

從此以后,沃克中將非常很不待見哈羅德?馬丁。

沃克也清楚基恩特遣隊在馬山地區的反擊戰慘敗成了自己從軍幾十年的最大污點,也是最恥辱的經歷。

每次想起這場戰役,他的內心都會非常煩躁起來。

自從美軍登陸朝鮮半島后,曾經歷過水原、大田戰役24師的慘敗,那一次24師用減員七千人的代價阻擋住北韓第3師、第4師兩個師的快速進攻,但也給后續美軍登陸釜山,布置洛東江防線爭取了時間,而晉州、馬山地區的北韓軍隊一個第6師幾次戰斗給美軍造成了近萬人的傷亡,其中近5千人不是死亡就是失蹤,并多次動搖了洛東江、釜山的防線。

即使后來美軍仁川登陸后,釜山美軍反攻,這個第6師邊打邊撤退,沃克仍弄不清楚第6師兵力的具體數量。

按照北韓一個主力師的編制一萬三千人,第6師從6月25日進攻開城后,沿西海岸朝南攻擊,一直到晉州以東的馬山地區,按美軍空中偵察和從各個渠道獲得的情報,該師兵力在馬山地區不會超過一萬人,但在基恩特遣隊反擊戰役中,其戰斗力卻遠超一萬五千人。

沃克中將是一個大胖子,因為好動的性格,每天要跑到機場乘機到前線觀察,下飛機后又閑不住常去部隊給基層軍官打氣鼓勁,晚上一般睡眠就比較深沉,沒有人搖晃根本就叫不醒他。

鳳巖里戰斗打響后,副官泰納少校就把深睡的沃克中將搖醒。

茫然,是的,深睡中被搖醒美軍第八集團軍司令沃克中將,聽到鳳巖里美軍兩個炮兵營一個步兵營被兩萬以上的北韓軍隊重重包圍時,就非常茫然。

雖然美軍士兵遇到襲擊向上報告時會有些夸大,但要重重包圍美軍三個營及其它一些部隊近三千人,沒有上萬人的兵力是不可能做到的。

整個在馬山地區的北韓軍隊第6師團兵力被美軍多次認定不超過一萬人。

而且美軍正展開三路進攻,北韓阻擊部隊也不可能一夜之間就飛到鳳巖里,難道是北韓的第3師或第4師也出現在馬山地區?

如果這樣的話,不說美軍反擊不能成功,就連洛東江西南防線都有危險,釜山也會危險,想到這里沃克有些害怕了,……不行啊必須盡快把美軍撤退回來。

但這樣馬山地區基恩特遣隊兩萬多美軍的反擊戰,才實施一天就只能戛然而止,他所提出的“迂回包抄戰術”無形中流產了。

讓人可以想像,當一個高音歌唱家在張嘴吼出一個聲符后,正準備往后拖音就被卡住脖子時是什么樣的感覺。

這是如何地難受的一種感覺。

拂曉前鳳巖里爆發的戰斗,讓美軍馬山南部、中部、北部三個前沿部隊于12日上午停止了進攻,因為三個前沿前線最高指揮官克雷格斯準將、基恩少將、米凱利斯上校中,除最后一位米凱利斯上校還略有知情外,前兩位對鳳巖里的戰事了解甚少。

混亂一開始就呈現出來,美軍特別機動隊11日進攻順利,立功心切的特別機動隊指揮官米凱利斯上校就前移指揮,因為前面是他的步兵第5團在作戰。

風巖里被人民軍猛烈進攻時,獨立第555野戰炮兵營和獨立第90野戰炮兵營除向米凱利斯上校呼救外,也向25師炮兵指揮官喬治?巴恩準將求救,最后這兩個炮兵營和陸戰旅第5團第1營的求援電報還同時發到第八集團的司令部,讓司令部也亂成一團。

天色才剛剛放亮,趕到機場的沃克就隨空軍第一批支援的機群出發,由于釜山機場較小,第一波出發的機群只有六架“野馬”式戰斗轟炸機。這次他沒有乘坐由林奇中尉所駕駛的專機,而是乘坐第5航空隊指揮官厄爾·帕特里奇少將所駕駛的飛機,到鳳巖里上空時,地面上有兩處地方戰斗還沒有結束。

鳳巖里外圍的美軍,在三架“野馬”式戰斗轟炸機掩護下正往西死命突圍,但北韓士兵竟然冒著飛機俯沖掃射也在拼命阻擊,還有士兵舉槍朝飛機射擊,戰斗呈現出白熱化。

另有三架“野馬”戰斗轟炸機在鳳巖里東側八輛朝鎮東里撤退的“謝爾曼”中型坦克上空來回盤旋,還時不時俯沖對附近的北韓士兵掃射或投放炸彈,而這時整個鳳巖里仍籠罩在由炸彈或炮彈爆炸產生的硝煙中,一些汽車和坦克殘骸仍冒著黑煙。

沃克讓帕特里奇少將以低得嚇人的高度在鳳巖里上空掠過,從觀察到的情況看鳳巖里炮兵陣地戰斗己結束,但北韓軍隊沒有撤退跡象,他情不自禁后牙根一緊,使得那圓嘟嘟的臉頰有些變形。……難道北韓還想著謀劃包圍鳳巖里西十公里哪里的美軍兩個團?

12日上午7時,第6師團部里師團長方虎山、參謀長崔仁與李山根據前線各部報來的軍情在沙盤上研判戰場態勢發展。

崔仁點了點地圖第二聯隊作戰位置,然后說道:“按作戰方案要求,把沖鋒槍抽給主攻鳳巖里的機動支隊,而把前面所有繳獲的美式地雷都給了第二聯隊,剛才第二聯隊上報說在地雷幫助下他們有力阻擊美軍主力回援鳳巖里,還能為進攻鳳巖里爭取半天時間,說明這樣武器分配還是起了很好作用,最后就看鳳巖里攻擊是否順利。”

李山說道:“金運道的機動支隊3000人,有上千支沖鋒槍,有50門82迫擊炮,又是潛伏接敵,對陣更是炮兵士兵,應該不會有問題,唯一麻煩是那個坦克連的十四輛坦克。”

這時師團一名參謀進來,報告后就近給崔仁遞上一份電文。

崔仁看了一下電文,然后又把電文邊轉給方虎山,邊說道:“是機動支隊報來的,他們已經拿下鳳巖里,摧毀6輛坦克,另外有八輛坦克逃走往鎮東里去了,機動支隊還把鳳巖里東邊通往鎮東里的口子堵在,防止美軍來增援,他們俘虜了一些美軍士兵和傷員,甚至還有一名美國記者,繳獲了大量武器彈藥,他們請示后繼行動命令。”

方虎山拿起電文看了看,把電文放到桌上,抬起頭朝著李山詢問道:“李隊長,你認為怎么處理?”

自從來到第6師團后,李山的每次建議幾乎都能給第6師團錦上添花,也得到了師團主要領導方虎山、崔仁的信任和尊重,這實際上就是一種增加了李山話語權,現在參謀分隊馬上離開返回國內,所以方虎山還希望能從李山哪里再多掏出些好主意來。

李山點點頭回答說道:“從鳳巖里撤退需要翻山越嶺,光人民軍的傷員弄回來都已經不容易,所以我建議美軍傷員和女護士就留下還給美軍,美軍醫生和衛生員還是需要的,可以送往后方的戰俘營去給美軍傷病員服務,記者畢竟算是平民,而且戰地記者得到交戰雙方保護在國際上也是慣例,也可以放他回去,繳獲的武器彈藥應該不少,讓第1聯隊也去搬運,除105和155重炮及炮彈搬不回來摧毀外,其它武器能運回來多少就運多少,運不回來的在附近找地方秘密掩埋起來,我估計美軍退回去后不一定在鳳巖里堅守,哪里的地勢本身是易攻難守,朝西防守更困難。”

最后,李山又強調說道:“最好在兩小時內就撤退,現在美軍被打懵了,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再遲就可能有麻煩,早點撤也能減少第2聯隊的傷亡。”

方虎山沉思一會,覺得李山的建議也不用補充,就對崔仁說道:“崔參謀長,就按李山的建議去給機動支隊回電,同時給第1聯隊也去電,估計他們強攻美軍陣地,彈藥消耗更是不少。”

在崔仁去機要室給機動支隊和第1聯隊發報的時候,方虎山詢問李山說道:“參謀分隊是不是準備返回中國?”

李山點點頭,輕嘆一聲,然后說道:“后天我們就要離開了,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再見面了。”

方虎山遲疑一下,然后才問道:“你估計東北邊防軍什么時候會出兵入朝?”

李山出國前,十三兵團已對外改稱為東北邊防軍了,所以方虎山才對入朝軍隊有如此稱謂。

作為一名人民軍的高級軍官,事實上方虎山很清楚僅憑現在實力幾乎不可能完成將敵人推下海的任務,他也知道最近第6師團在李山幫助下取得了很大的成績,但已經把第6師團的潛力發揮到了極限。……眼前的戰場,就已經把馬山北部進攻的美軍主力后路斷掉,但只能眼巴巴干看著而無可奈何,除非再有兩、三個師團的兵力還能想一想。

“我有一件事正想和你溝通,”李山見方虎山提出這個問題,心中一動,幾天來有一個想法就懸在他頭腦里,今天終于有機會說出來了。

“東北邊防軍剛組建,要動身還得有兩個月左右。”李山找出一張半島地圖,然后打開放到方虎山前面,“6月底的時候,我給中央提出一份分析報告,內容是預判9月15日美軍會在朝鮮中部特別是仁川登陸,我估計中央已給朝鮮方面進行了通報。”

說到這里,李山稍微停頓一下,看方虎山仍沉住氣,就繼續說道:“如果美軍用五至十萬兵力從仁川登陸并攻占漢城,洛東江前線人民軍主力補給線就會切斷,結果將會如何你很清楚。但我們無法改變上面進攻釜山把敵人趕下大海的決心,而且也確實心余力絀,沒有如此多的兵力來守住朝鮮半島東海岸和西海岸,更何況洛東江前線人民軍進攻兵力已經捉襟見肘。”

方虎山平靜地說道:“按你分析所說,也就是只剩下一個月時間?”

李山回答說道:“是的,只剩一個月零三天,你也不要想和上級溝通,沒有用的。我為什么說美軍這次反擊失敗后就會縮回去,就是判斷洛東江東北部與中部的人民軍會加強攻勢,美軍司令沃克馬上就不會把重點放在這里,第6師團能夠做到的就是將部隊輪換出擊滲透作戰,一方面能鍛煉隊伍,一方面能牽制敵人兵力。”

“你不是有事要和我說嗎?”方虎山突然想起來剛才李山說的事。

“你知道東北邊防軍沒有與美軍交手經驗,若到朝鮮后還存在不熟悉情況且語言不通等不利條件,所以我想從第6師團抽出一些作戰經驗豐富比如像高鐘煥那樣的戰士到東北邊防軍一段時間,既能介紹傳遞一些對美作戰經驗,又能當向導,時間很短有可能就三個月左右,如果洛東江前線有意外,你們以這些人為骨干再重組一個第6師團也不難。”

方虎山若有所思,說道:“你意思是把這些人當作種子,嗯這想法不錯,抽多少人合適?”

李山說道:“我覺得兩、三百人就可以,這樣不會過于降低第6師團戰斗力,這些人攜帶武器可以差一些,但人員必須要嚴格挑選,最好多從機動支隊里挑選,小隊長、分隊長、普通戰士各選一三分之一。而且這樣的人數在中方向朝方提出后,估計上面會順利批準。”

“后天參謀分隊走的時候,就先帶走50人,上面追問時就說是組成保護參謀分隊返回的護送隊。”李山又怕朝鮮方面如果猶豫的話,誰知道什么時候這些人才能走呢,所以提出帶一部分人先隨參謀分隊走。

“你們先帶走150人,因為回去的路上也確實不安全,你們這次來第6師團,也給我們幫了不少忙,擴大了許多殲敵成績。而且這件事要盡快辦,我們雙方今天就分別向上級匯報,盡快在后面再抽調200人過去,以便讓東北邊軍除營、團部外,還要能給每個連都配上向導。”方虎山對李山提出美軍在朝鮮中部登陸的可能性,還是比較認可,所以他非常有魄力作出決定。

李山聽到方虎山如此說就更高興了,這樣將來志愿軍入朝后得到的幫助也就更大,他微笑著對方虎山說道:“那就多謝了,但你們的壓力會更大。”

方虎山擺擺手,說道:“自家人不用說謝字,何況這些人還要歸建的,我們眼前的困難還是能克服,少350人還不是大問題,你也說了馬山地區后面有可能不是美軍重視的地方,壓力不一定有多大。”

第6師團機動支隊高鐘煥第8小隊,在進攻鳳巖里戰斗發起前,是潛伏到離美軍炮兵營最近的小隊,戰斗打響后,動作又很迅速,是第一支攻進美軍宿營地的隊伍,并俘虜了美軍黑人炮兵營長。

在向鳳巖里村子進攻時,與一輛美軍“謝爾曼”中型坦克相遭遇,由于沒有打坦克的武器,戰士們一時束手無策,還被坦克機槍掃射時打傷三名隊員,讓高鐘煥萬幸的是這時天色還沒完全透亮,加上剛才人民軍攻擊時發射很多迫擊炮彈,爆炸產生的硝煙使得能見度很低,這輛坦克先被一名隊員用捆在一起的5枚手榴彈引爆炸斷履帶,又被連續扔到坦克底盤下幾捆手榴彈爆炸震昏乘員,最后坦克被因見戰友受傷而怒不可遏的一名士兵往里補投進去一枚手榴彈而徹底報銷。

簡而言之,第八小隊到戰斗結束時,傷亡相比別的小隊要小,犧牲三名戰士,受傷七名戰士但傷勢不算太重。

在撤離鳳巖里的途中,高鐘煥接到新的命令,讓他從小隊最有戰斗經驗里選出一名分隊長和一名普通戰士,連他一起三人于13日趕往晉州報到接受新的任務,第8小隊的隊長及選走后空缺的分隊長職務上級領導另外安排。

高鐘煥帶上李善均和一名叫嚴吉善的戰士,匆匆與隊員們分別離去,他沒想到,半年后再相會時,超過一半的隊員已經永遠見不上了。

(本人是學校數學教師,第一次嘗試寫軍事小說,不足之處希望能得到大家指教,給予點評,先謝謝了!)

16

第二十六章 后手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