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父親跨過鴨綠江>第39章:堅持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39章:堅持

小說:父親跨過鴨綠江 作者:西部刀客 更新時間:2020/2/17 12:20:03

細心的朋友已經知道,這一槍是誰放的了,沒錯,這一槍就是程銀章放的,除了他沒有別人。美軍中校距離程銀章陣地,實際上還有近二百米遠,程銀章眼睛厲害是出了名的,二百米不算什么,他完全能看得清清楚楚。就在他眼睛往前瞄一眼的時候,他發現了敵軍陣地上唯一的“大官”,要是將他敲掉,這場戰斗就會好打得多了。

說時遲,那時快,的確很快。程銀章趁機槍子彈打完的當口,抓起一支步槍,向美軍中校瞄準。在此之前,他讓旁邊專門為他服務的戰友,取出幾顆步槍子彈,在石塊上磨去了彈頭尖上的鍍色,才會洞穿美軍中校腦袋,造成前小后大現象。

這一槍效果確實很好,美軍陣地上沒人執行戰場紀律了,潰逃士兵像決堤洪水,嘩啦啦滾下山去。當然,美軍士兵沒忘記,順便將他們的指揮官中校拖回指揮所。

美軍前線指揮所的上校指揮官羅博特,見自己部隊潰不成軍,認為敵軍勢必乘勝追擊,命令炮兵趕快開炮,阻斷敵軍追擊。隨時待命的炮兵,沒有發現敵軍追擊,但還是執行了長官命令,開了一炮。

戰場形勢突然發生大逆轉,黃連長本想趁機乘勝追擊,打美軍一個措手不及。轉念一想,部隊剛剛拉上陣地,這才第一仗,不能操之過急。剛才的激烈戰斗,雖然調集起了戰士們的決死信念,如果追擊出去,遭遇美軍炮轟,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從美軍開始潰逃,到現在,不過二十秒鐘時間,美軍炮火果然傾盆而下。黃連長一看彈著點,居然離戰壕還有一段距離,正是美軍潰逃的中間地帶。黃連長突然哈哈大笑,他笑自己愚蠢,更笑美軍聰明。

發現美軍潰逃時,自己竟然想乘勝追擊,好在遲疑了十幾秒鐘。笑美軍簡直聰明到了頂點,用自己的炮火,追著自己的士兵撤退。盡管敵人不敢追擊,可自己士兵也有被炮火覆蓋之虞。為何不將炮火前移幾十米,直接轟炸敵軍陣地,不是既能起到阻擋敵軍追擊,又能消滅敵軍的效果嗎?

事實上,羅博特沒這樣做,就是想嚇唬一下敵軍而已,炮火只開了一次,幾十枚炮彈集中落在方圓不到一百米地方,將松土炸得漫天飛揚。等到塵埃落定后再看,發現陣地前的坡度比先前更陡了,還有一個大坑。人造地形,有助于我軍防御,不利于敵軍進攻。

羅博特上校指揮官,反復檢查中校尸體,仔細分析中校后腦勺槍眼,有一個問題一直困擾著他,中國人民志愿軍,到底使用了什么先進武器,居然能造成這種從來沒見到過的槍眼出口。上校不認為是普通步槍能做到的,一定是一種新型狙擊步槍,子彈也是特制的,否則,不會造成這么大的創口。

羅博特上校將中校尸體保存好,他要請專家來檢證,假如真是新型武器,就不得不采取有效應對措施,否則,中高級指揮官會受到嚴重威脅。

黃連長大聲說:“我太佩服美軍指揮官啦,僅一炮,就給我們制造出這么有利的地形。”

程銀章倖倖然而不悅,假如不是美軍炮火阻攔,他又會在心里責怪黃連長。現在發現,黃連長的遲疑,是有道理的,內心原本快要生發的不悅,瞬間消失。

黃連長向程銀章招手,要他過去聊聊,程銀章突然心情舒朗,來到黃連長身邊:“首長有啥子指示?”

黃連長以假亂真,學著四川話說:“沒得啥子指示得,就是想趁現在有空,找你擺哈哈龍門陣。”

程銀章以為黃連長是四川人,心中頓時感覺親近許多。他緬腆地站立黃連長旁邊,身上的刺刀和沖鋒槍還一直掛著。

黃連長說:“掛這么多東西在身上,不累呀?”

“報告首長,不累。”

“敵人可能一時半會兒不會上來了,現在最需要注意的是大炮轟炸,你掛這么多東西在身上,假如誰要撲過來救你,就不怕刺傷戰友嗎?”

程銀章現在已經知道,黃連長愛開玩笑了,他沒有聽出這話是開玩笑,還是真的。在他看來,自己再也不會讓誰來救他,而是他要去救別人。想到這里,感覺黃連長的話有道理,即使是自己去救別人,也不能排除刺刀刺傷別人或自己。

程銀章緬腆地笑笑,解下身上的刺刀,擺放在自己位置上,再回到黃連長身邊,聽他擺龍門陣。

黃連長表情復雜地說:“小程啊,按理說,你不符合上戰場的條件,我得將你送下陣地去。你自己怎么看待這個問題?”

程銀章雖沒讀過多少書,聽話聽音,打鑼聽聲的道理,還是明白的。他一聽黃連長這話,就知道,他舍不得送自己下去。傻笑道:“我相信首長,已經看到小程在陣地上所起的作用了。我現在都不再去默記,自己到底消滅了多少敵人,相信首長不會趕我下山的。”

黃連長顯然有些吃驚,訕訕道:“看來,你是吃準我心思了,的確舍不得呀。不過,打仗就會有犧牲,萬一你有三長兩短,我如何向首長交待?”

程銀章一聽急了,說:“這與首長一點關系都沒有,更不需要向誰交待,是我擅自違背首長命令。萬一犧牲了,也是為祖國死的,不需要向誰交待。”

“用你們四川話來說:這就叫做說得輕巧,拿根燈草。戰場之上,哪有這么簡單的事,做事不過腦子,是不行的啊。”黃連長語重心長地說。

程銀章一面覺得自己理虧,一面又覺得上陣殺敵沒錯,這種矛盾心態一直折磨著他,最終還是后者占據上風。他真心祈求道:“還請黃連長多擔待,這一仗打完我就離開,保證不會給你帶來什么不好影響。”

黃連長說:“我的意思,哪是擔待不擔待的事呀,相信你已經懂的。”

這話程銀章實在不懂,誤會他是為了功勞的事,怕不好為他請功。程銀章嚴肅地試探道:“請首長放心,只要能多殺鬼子,我一點功勞不要都可以。”

黃連長暗自吃驚,這人怎么怎么說都不明白呢?于是說道:“看來,小程是誤會我了。給你直說了吧,你是出名的戰斗英雄,現在這樣名不正言不順地出現在前線陣地上,我得向上級報告一下吧?但我要是真報告了,你一定會被遣送下山。我是既尊重你,又不敢違抗戰場紀律,很難做的。”

程銀章其實早就明白黃連長是這個意思,只是他裝瘋賣傻,假裝不懂。他說:“首長,這事好辦,你就當一直沒發現我,首長不會追究你責任的。”

“說得好聽,我能當沒發現你嗎?你要是個不起眼的普通戰士,倒還可以睜只眼閉只眼,你不僅以前是戰斗英雄,現在還消滅了這么多敵人,怎么可能當你不存在?”

程銀章無話可說,他不能說后面悠著點,少消滅些敵人,就不會有什么影響了。更不能再說當不存在的話,那樣,就將黃連長當成傻瓜了。

美軍炮火果然說來就來,炮彈嗚嗚嗚的破空之聲再次傳來,伴隨著炮彈而來的,是陣地前成片成片的美軍向上爬,距離之近,已超出了軍事常識。假如撲倒躲避炮彈,山下的鬼子就會越來越近,假如不躲避炮彈,直接在戰壕里向鬼子開火,就要產生較大傷亡。

上甘嶺總共有十二個陣地,一、二、四、五號陣地已經棄之不用,現在是三、六、七、八號陣地,都在阻擊美軍組合進攻。十、十五、十二號陣地,還在我軍手里,看來暫時無虞。黃連長所在陣地是三號,敵軍每次進攻,都沒有七、八號陣地激烈。

盡管如此,由于陣地太窄,只能由一個連隊駐守;敵人進攻,也最多只能一個營一個營地上來。這還是預計了進攻中可能出現的必要傷亡人數,否則,敵軍也不可能派這么多人來送死。

黃連長來不及躲避天上的炮彈,命令全連戰士做好戰斗準備。命令下達,定睛一看才發現,先前美軍炮彈炸出的彈坑,果然正好成為一道屏障,有效阻止了美軍的進攻速度。這個時候,是趁鬼子集中爬在彈坑邊沿,趕快組織有效反擊,還是先躲避炮彈,讓黃連長犯了惆悵。

程銀章見機會難得,也不管黃連長有沒有下達開火命令,抓起兩挺捷克輕機槍,就向彈坑兩邊的美軍掃射。戰友們聽到槍聲,以為黃連長已經下達開火命令,也毫不遲疑地向美軍開槍。

炮彈落下,在戰壕周圍炸開了花,有不少戰士被炸中,飛起來,又摔到地上。黃連長趕緊命令大家臥倒,先躲避美軍炮彈,然后才開槍射擊。

可是,沒人聽他的。在狹窄的彈坑坎上,美軍一片一片倒進彈坑里,這是多么難得的過癮機會。鬼子隊伍這么集中,假如錯過了好機會,等到敵人上來,那就散開了,就再也達不到這種效果。

黃連長不考慮這件事,他考慮的是敵人越近,炮火就越不敢肆無忌憚。只有放敵人近前來,炮火才能停止,可此時此刻,這些道理講給誰聽,誰都聽不進去。他也只好冒著炮火,向美軍開槍。

這次戰斗,雖然消滅了不少鬼子,自己傷亡也夠大。美軍雖然退下去了,炮火卻更加猛烈。這回,不躲避都不行了,戰士們自覺躲進坑道里,或者趴在戰壕中。

黃連長知道,是程銀章帶頭開槍的,消滅了這么多美軍,又不好處罰他。畢竟,不看僧面,也要看一下佛面。這就是他剛才很為難的原因,程銀章沒有明確觸犯戰場紀律,像這種情況,拿他確實沒辦法。

全連戰士都不聽他指揮,他其實可以果斷執行戰場紀律,但這種不聽他指揮的情況,不是抗命不遵,而是他自己的猶豫造成,拿到桌面上說不通。因此,黃連長感覺有苦說不出,很是憋屈。

程銀章知道自己這回做錯了,卻沒勇氣請求首長執行戰場紀律,正在那里左右為難之際,陣地上的電話鈴響了。

黃連長撲到電話機上,抓起一聽,原來是后方指揮部首長打來的電話。電話要他核實一下,是不是有個新一團的通信兵上了陣地。黃連長含糊其辭,說戰場太混亂了,還沒來得及清查。

程銀章不但眼睛好使,耳朵也尖,他聽到黃連長這樣回答,放下心來。看來,黃連長也并不想讓他回去,既然這樣就沒啥子好擔心的了。至于后來黃連長說了些什么,他根本沒在意,只要能留在戰場上,其他什么,對他來說,其實根本不重要。

第40章:大勝

2

第39章:堅持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