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叢林生存>第四章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四章

小說:叢林生存 作者:古羊藤 更新時間:2020/1/9 11:58:37

時間,在夜星辰手中的藥針翻飛中流逝,解除了病痛之患的人歡喜的離去,排在山間的長龍在逐漸的縮短。

中午的時候,夜星辰有些詫異的看著眼前的一名求醫者,這名患者頭戴皇冠,看其前呼后擁的樣子,竟然是個凡人界的國主!

在這修練界,凡人可不多見!

那些臣子下屬將一筐筐一擔擔的珍稀之物擺在桌前的地面上,一下子就淹沒了之前半天那些求診者留下的寶物!

人間帝王,果然是財大氣粗!

不過夜星辰只是約略看了一眼,便不予理會了,所謂的珍稀之物,也得看是在什么地方,許多在凡間視為天地奇物的,到了靈界可能就是滿大街的普通之物了!

所以別看這個國王帶來的東西多,如果單純從價值上來看的話,他帶來的這些東西,頂多也就和其中的兩三個修士留下的寶物合起來的價值差不多!

當然,一個人出的診金是別人的兩三倍這也很不錯了!

不過夜星辰沒放在眼里,醫仙谷從來不缺這些普通級別珍寶的物資!他看了那財大氣粗一副暴發戶架勢的國主一眼,有些嫌棄的說道:“富貴之體,酒色掏空,是為不舉!”

“哈哈!”

“噗!”

“果然是污濁不堪之輩!”

在剛才排隊的眾人中,這個凡人國度的國主,除了他的臣子下屬,沒有一個修士愿靠近他們,一個個帶著厭惡的神情嫌棄的離他們遠遠的。

……

此刻,夜星辰此言一出,排在后面的男女修士看向那國主的眼神中就更是鄙夷,羞與為伍了!

這個國主面色一陣難堪,不過他想到早上那絡須胡大漢的遭遇,也不敢多說什么,什么都比不得把自己的隱疾治好了再說。

早上的時候他還在山下排著隊,本來是看不到發生在絡須胡身上的事情的,但是絡須胡被人一巴掌從空中扇落,摔到山下的事情所有人都看到了,前面發生的事情,自然也在排著的長龍間悄然傳開了。

……

雖然有些嫌棄,夜星辰還是浪費了幾枚藥針,將他的隱疾給治好了。

這名國主見隱疾得除,平時軟趴趴的睡龍終于有蠢蠢欲動欲抬頭的跡象,本來甚是寬慰的,家里三千美妃還在等著他回去輪流寵幸呢!

但是當他轉過身來看到這群修士眼中那嫌棄的神情時,終于忍無可忍,不滿的說道:“孤好歹是下界一國之主,在凡間乃是最高貴的血統,你們怎可用這般鄙夷的眼神侮辱于孤!”

旁邊一名靈光繞身以隔絕別人氣息侵襲的女修嫌棄地說道:“你都說了那是在凡間,也不看看這里是什么地方!你一個凡間的俗人不在你們凡界尋醫問藥,自以為仗著有幾個臭錢,偏要跑上我們靈界來自找羞辱,又怪得了誰!”

國主氣的指著她說道:“孤身份高貴,血統高貴,為何來不得這靈界尋醫問藥?”

“凡界是凡界,靈界是靈界,凡靈有別你不知道?污水溝里的吸血蟲螞蟥等等那些污濁的生靈也有他們的國度,那些國度中也有他們的國主,他們的國主在他們那里也出身不俗,血脈高貴!可是他們這些污濁生靈中的王者,在你的眼里難道不也污濁不堪么?”

女修此言一出,一口一個污濁不堪的生靈,頓時將這個凡間的國主給氣的不輕!他指著那名女修士說著:“你,你……”

那名女修直接打斷他的話,鄙夷的說道:“你不用看我,修行界以實力為尊!正如你所想,你們這些下界的王者在我們靈界修士的眼中,和你們眼中的螞蟥吸血蟲等等,那些臭水溝里的污濁生靈其實是差不多一樣的!”

凡間的國主被她一句話氣得,一時竟是不知說什么好!那些臣子們敢怒不敢言,見自己的國主都快氣昏了過去,連忙一個個忙著幫他捶背順胸,總算將他的氣理順了過來,沒有當場昏厥過去!

旁邊其他的修士卻沒有同情,也在一邊補著刀說道:“所以呢,以后啊,這么屁大點的病,在你們下界隨便找個鄉下郎中看一看就好,不要自取其辱跑到我們靈界來!你跑到靈界來也就罷了,還要跑到醫仙谷來麻煩人家,你不知道,這里的醫仙為我們診治就已經很忙的了!”

一席話差點沒把國主氣得憋過氣去,他送出搜羅日久的無價之寶,換來的卻是一場赤裸裸的羞辱,這是他來之前沒有想到的!

他還以為以他出手之大方,想必能換來這些仙家的刮目相看呢,沒想到,當真是人賤物輕,其取其辱!

夜星辰在一邊看得直搖頭,雖然他對這國主的暴發戶做派也不是很喜歡,但是堂堂一國之主,都忍半天了,臨去前為什么還要多此一舉自找其辱呢!

在這以實力為尊的修行界,你一個凡人,和神通廣大的修士爭執,以至被人如此羞辱,能怪得了誰!

至于幫他說話?那是不可能的,沒準自己一開口,回頭這些修士心中氣憤,等下了山后找到這群凡人,一巴掌拍滅了,那反而害了他們。

……

這時一名身形襲在帽紗下的女子走了上前,如同掃垃圾一般,一揮袖將那國主和他的臣子屬下卷下了山去,喝道:“病既治好,還不回你們下界去!堵在這里作甚!”

說完,蓮步輕挪,徑自向夜星辰走去!

這是要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公然插隊啊!

那些排在她前面的修士不樂意了,紛紛開口喝道:“還沒輪到你呢,你干什么,想插隊不成?”

那帽紗女子轉過頭去看了他們一眼,發現正是剛才與那國主起爭執的幾個修士,心里不禁一陣厭惡,抬起手來又是一揮袖,那開口喝斥的幾個修士,無論修為高低,俱是一概被卷飛拋落到了山腳下面!

無論修為高低,毫無反抗之力!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再不敢多言一句!

正應了剛才某女修說的那句話,修行界以實力為尊!

可惜的是,那說出這句話的女修,排了半天的隊好不容易才終于爬到龍頭來了,現在卻因為不忿有人插隊,多嘴說了那么一句,就被人家一袖擼到龍尾去了!

天道有循環,報應屢不爽,果然如是!

……

做完這一切,那女子看了一眼周圍的眾多修士,帽紗中的目光同樣充斥著厭惡神色。

雖然那透過帽紗的眸光隱隱約約的,但帶來的壓迫力依然讓眾人感到難以承受!

眾多修士見她修為高深莫測,一袖便卷走了那么人,哪里還敢開口,連與她對視的眼光都躲躲閃閃的。

她的出手,當然不是為了那凡界國主而出頭!

她是仙界下來的仙女,在她的眼中,這里的人都是靈界的土鱉而已!

這些靈界的土鱉在她的眼中,與他們這種土鱉眼中的那名凡界國主,以及那名凡界國主眼中的臭水溝里的螞蟥這些生靈,其實都是一樣的,污濁,不堪,令她感到厭惡!

甚至包括眼前這個所謂的少年醫仙,體內也都是飄浮著一團仙眼可見的,讓她感到排斥的污濁靈氣!

只是眼前她有求于人,不得不強忍著心里的厭惡排斥罷了。

偏偏剛才那些人,已經治好了病的偏賴在那不走,排在她前面的那些人也不趕緊上前去治病,卻堵在那和人吵,她耐心排了半天隊的性子早按捺不住了,被他們稍一責問挑撥頓時就發作了出來!

……

夜星辰有點稀奇的看著那帽紗女子,這手段不得了啊!要是自己出手的話,一個兩個或者能辦到,一下子把這么多個修士卷走恐怕就沒那么容易了。

戴著帽紗的女子,從儲物戒取出一只盒子,放在了桌子上!

一縷氤氳的寶光,透過盒子散發開來,寶光淡淡,然而所過之處諸天材地寶皆黯然失色!

要知道能拿到醫仙谷來,作為求醫問藥的珍寶,就沒有幾件是普通之物!

當然,那位用擔挑來的除外!

雖然醫仙谷在公開出谷接診的這一天,也沒有明文規定要求診者,一定以各種上品的珍品作為報酬,但是作為靈界的修士而言,哪個能不要點臉呢!

事關他們自身輕則修為不前,重則危及性命的狀況,在各地求醫無果的情況下,到醫仙谷來求診,稍微要點臉的修士,都不會隨便拿件普通之物來敷衍搪塞,這不是僅僅是對醫仙谷的蔑視,也是對自身自尊的輕賤!

當然,急著求醫,自身又一貧如洗,確實拿不出來的不在其內!

……

夜星辰雖然驚異于那盒子的貴重,但也不怎么放在心上,他對著那女子的身影看了一會,只覺這女子被一團氤氳的神秘氣息籠罩,他竟是沒看出這女子身上有什么問題!

只得皺著眉說道:“把手伸出來我看看!”

排著隊的眾修均感到訝異,這半天來,這名小醫仙給那么多人診治,都沒試過讓人把手伸出來給他把脈的,無一不是一眼看過便作出了診斷,然后直接施針馬上見效!

這名女子實力強悍無比,到底是什么人,得的又是什么稀奇古怪的病癥?竟然連小醫仙都給難住了!

那女子帽紗下皺了下眉,不過沒說什么,還是將手伸了出去,擺在桌面上,讓他診脈察看了。

……

夜星辰伸出一根手指,輕輕的點在了,她那晶瑩如玉的手腕部位,不時游走探察其手上六經精氣的運行。

只是夜星辰指間注入的探察靈力,無論從哪個部位進入,都瞬間被那女子體內的一股龐大的力量擊潰,根本就無從探查其體內的情況!

夜星辰見徒勞無功,只得將手指收回,沉默了片刻,對那女子說道:“恕在下醫道修為低微,未能察明姑娘所患何苦,姑娘的情況非我所能診治,還是另尋良醫為善!”

說完,將那女子放在桌面的盒子推還了回去。

就在夜星辰準備喊下一個的時候,那戴著帽紗的女子沉默了一下,說道:“我聽說醫仙谷谷主醫道天下無雙,不知能否請他出谷為我一察?”

……

夜星辰看著她帽紗下的神秘倩影,說道:“并非我不想為你通稟,只是師尊閉關參悟大道已半年有余,何時出關還不得而知!”

那女子沉默了一下,然后忽然開口說道:“我可以留在醫仙谷,等他出關!”

夜星辰搖著頭道:“醫仙谷從不留外人居留!”

那女子沉默了一下,然后才說道:“我聽說醫仙谷收養天下奇禽異獸,我可以贈送一只異獸作為暫時在此借宿的報酬!”

“姑娘不好意思,醫仙谷雖然有收養奇禽異獸的習慣,但是都是收可收之生靈!”

女子有些急了,說道:“我的這只異獸乃真正的天地異獸,舉世難尋!要不是有求于你們醫仙谷,我才不舍得送給你們!”

聽這女子這么一說,山上的眾多修士一個個都好奇起來,這女子修為高深莫測,卻患有連小醫仙都束手無策的奇難之癥,剛才隨手拿出的寶盒就已經不同凡響了,現在為了入谷暫住更是愿意拿出舉世難尋的天地異獸,這神秘的女子到底是何來歷?

夜星辰搖了搖頭說道:“那樣我醫仙谷就更不能收了!”

那女子正待再說什么,夜星辰攔住了她說道:“我剛才說了,醫仙谷只收可收之生靈,也就是說醫仙谷所收的奇禽異獸,都是來訪之人自己心甘情愿留下的,我們從無奪人所好的習慣,那樣會給我們醫仙谷帶來無窮的麻煩!”

帽紗女子走到了一邊,沉默了下來,顯然并未甘心就此離去。夜星辰不作理會,叫了下一個求診者上前,為其解除所受之苦。

那女子見夜星辰忙碌,便離開了此處,不知到哪里去了。

……

時間流逝,夜星辰堪堪趕在酉時之前為排隊求診的眾人解除了疾苦!

眾人散去,山間恢復了往日的寧靜。

夜星辰坐在椅子上伸了個懶腰,一直守在身后的兩個丫頭一人一個,抓著他伸出去的兩只手幫他揉了起來,一路從手指揉到肩膀上,夜星辰坐在那愜意的享受著。

這時那長得有些小巧的叫畫眉的丫頭說道:“公子今天累壞了吧?”

“還行!”

另一個肌膚白嫩如雪名叫白小兔的丫頭說道:“總算趕在到點前將來訪的人都給送走了,這次應該算是通過了谷主的考核了吧?”

夜星辰正想說話,忽然想起今天遇到的那個戴著帽紗的女子,感覺中那女子年齡應該和他是不相上下的,起碼不會超出他太多,但是以他的靈力居然絲毫也探察不到她體內的狀況,這種情況他從來沒有遇到過!

……

夜星辰伸出手去,輕輕的拍了拍身后兩個丫頭揉在他肩頭上的纖纖玉手,說道:“行了,該回谷了!”

站在夜星辰身后的兩個丫頭相視一眼,一個化作一只畫眉,快速的飛上了夜星辰的肩頭。一個化作了一只小白兔,后腿一蹦,直接跳到了夜星辰的頭頂,然后伸出一只前腿在夜星辰頭頂上比劃,好像在得意的朝蹲在夜星辰肩頭的畫眉說,我比你站得高了這回!

可惜淘氣的她馬上被夜星辰抬手捉了下來,笑罵了句:“白小兔,又調皮了你!”

罵完,將她抱在懷中,準備回谷中去了。

就在這時,一道翩翩的倩影掠空而至,夜星辰望去,發現原來是那名戴著帽紗的女子去而復返。

……

夜星辰看著站在面前的女子,嘆了口氣說道:“該說的我都說得很清楚了,姑娘你這又是何必!”

“說吧,如何才能見到谷主?”去而復返的女子說道,臉上被帽紗蓋著,讓人看不出表情。

夜星辰只得說道:“我都半年沒有見到他了,如何得知?你若想找他診治,只有等他老人家出關了!”

“那你說,如何才能進谷里去等他?”

“你看,你這又來了,我不是都說了,我們醫仙谷不留外人!”

“這世界上沒有一成不變的規矩!況且,我不過求個一宿之地而已,等見到了谷主,我自會自行離去!”

夜星辰想了想,說道:“其實,你可以在谷外隨便找個地方住著!如若師尊出關,到時我自會稟告有人找他,我相信師尊對你的情況一定會感興趣,肯定會出來見你的!到時能不能將你的情況診察明白我也不好說,不過師尊的醫道之術比我高百倍那是肯定的,如若連他都拿你的情況沒辦法,我估計這個世界上,恐怕也難以再找到能幫助到你的人了!”

“病不求二主,宿不投二家,我欲借住貴谷之地暫作棲息,自有我的道理,你但說條件便是!”

夜星辰沒辦法,怎么這女子就非要盯上了他們醫仙谷呢!

這時候肩頭上的畫眉忽然張口說道:“公子,其實我覺得吧,自從許執事被谷主派出去辦事后,我們谷里倒是少了一個震懾力足夠的管事人,以至于那幫異獸奇禽亂得無法無天了,天天干架,簡直吵死了!”

懷中的小白兔也說道:“是啊公子,我看這位仙子神通廣大,定然能震懾谷中那群越來越無法無天的家伙!”

夜星辰聽了皺著眉頭說道:“這位姑娘乃是來求診的,師尊尚未出關,能否解決得了她身上的問題尚未可知,怎能讓她去為我們谷中的事務勞心!況且,我們谷中的靈獸靈禽種類繁多,不是專業的訓靈師,怎能應付得了那群精力過剩的家伙!”

誰知那頭戴帽紗的女子卻是眼中一亮,說道:“這差事我接了,不就是訓獸嘛,這個難不倒我!”

0

第四章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