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幸福萬萬年>第四十四章:無頭案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四十四章:無頭案

小說:幸福萬萬年 作者:金蟬 更新時間:2020/2/17 12:20:03

處長王正經以老辣、睿智,世事洞明而著稱,他用一雙好像一眼就能看透別人的心肝五臟的眼睛盯著劉大櫓看,劉大櫓說:“我為黨國立過功,你們不能這樣對待我!”

劉大櫓的話沒有引起任何人的在意,王正經單刀直入張口就問:“說,你為什么要打死我的黨國軍人,殺害藍排長?”

劉大櫓說:“長官,天地良心,你不能這樣血口噴人,是不是我殺害藍排長救國軍第一大隊長董大東家在現場,你可以問問我們的董大東家,不要誣賴我好人行不行!”

漁霸董蘭慶立刻就一推六二五:“我也沒看見是不是你殺的,這件事情跟我無關,我去的時候藍排長就已經死去了,這個我不能隨便說話,你要自證清白!”

陸戰二團團長何相臣坐在一邊就坐不住了,他說:“劉大櫓你這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帶證人上場!”

房門打開,搞演習的將劉大櫓抓來的幾個海軍陸戰隊士兵就一起涌進來,死的士兵是陸戰二團的人,陸戰二團團長特別想知道兇手是誰,為他的士兵雪恨,士兵們都站進來了,陸戰二團團長何相臣問:“你們的藍排長是不是這個人殺害的?”

人命關天,這樣的話士兵們當然不能瞎說,設置局局長晃了一下油光發亮的禿腦殼,用手扶了一下下滑的眼鏡警告說:“要說實話,說了假話是要負法律責任的,一定要想好了再說!”

東萊群島設置局局長名字叫達彪,是正經重慶人,國民政府派過來的人,東萊群島是國民政府在大陸北方唯一支撐點,這個點失去了,反攻大陸就更加渺茫了,派了一個達彪一個十分忠誠于黨國的人,對能不能守住這個支撐點尤為重要!

自衛隊是屬于設置局的人,達彪來到這里的時候途徑經井口村,井口村的那些自衛隊員已經向他告過狀,就說陸戰二團欺負人,好心沒好報把劉大櫓抓走了,知恩不報,恩將仇報,這不僅僅是一個多黨國忠誠不忠誠的問題,還關乎到了一個人的品質問題!

這些陸戰二團的海軍陸戰隊士兵這話就不敢隨便講了,長山島所有的大佬都在這里,胡說了小命難保,所以陸戰二團團長何相臣又問了一句:“藍排長是不是這個人打死的?”

有個小眼睛的士兵可能是這些士兵的頭目,或者班長什么,因為不敢說話的士兵都在用眼睛看著他,小眼睛的說:“這話我不敢說,因為我們下山的時候看到救國軍第一大隊隊長董蘭慶也在哪里,現場的情況他比我們更清楚,長官們可以問他!”

大櫓一臉被冤枉的悲戚看上漁霸董蘭慶:“大東家,你可得為我們做主啊,要不然我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所有的人都把目光看向漁霸董蘭慶。董蘭慶說:“事情是這樣的哈,我聽到槍聲響就帶著我的人往哪里趕,到了現場就看到劉大櫓帶著他的人正在跟山上面的人交火,山上面的人是誰,天黑誰也看不見,我問了劉大櫓,劉大櫓也不清楚,我的人也打了幾槍,后來是我發現了事情不對頭,才停止了這場自家人打自家人的事。至于藍排長是不是劉大櫓他們打死的,我看也未必,藍排長是什么人,劉大櫓就是想打死藍排長也未必打得過,劉大櫓的一條破漢陽造怎么能打得過藍排長,這根本就不可能嘛。最后我再強調一點,我到達現場的時候,劉大櫓他們好像也是剛剛才到,再說了那個藍排長好像死去有時間了,死人還是我們看到了,況且還不是就死了一個藍排長,十幾個士兵,劉大櫓神兵天將嗎?能一下打死那么多海軍陸戰隊的士兵,我不相信!”

董蘭慶一開口就是這么長篇大論,說完了以后還回頭問了一句自己的管家鐵算盤:“我說的沒錯吧?”

鐵算盤急忙說:“千真萬確,大隊長說的一點都不錯!”

王正經不知道這件事該從何說起,看一眼陸戰二團團長何相臣,何相臣一臉怒火沒地方發泄樣子,之后又冷冷地在笑,笑什么看不出來,深不可測!

設置局局長達彪晃著一顆光亮的禿腦袋好像很忙,不知在看一件什么重要的黨國文件,巡防處處長王正經問陸戰二團團長何相臣:“何團長你看這事還有什么高見?”

何相臣沒有回答王正經的問話,而是轉向他的士兵:“好好想想事情的經過到底是個什么樣子的,仔仔細細跟老子復述一遍!”

小眼睛的頭目眨巴了一下小眼睛,說:“傍晚的時候,我們就剩下了最后一個科目的演習,這個演習就是搶占汕頭,我當時是沖在最前面的,就聽到身后有人叫‘排長,這里藏著兩個人!’聽喊聲止槍聲起,我們雙方就交起火來,開始的時候還是手槍的聲音,后來就是沖鋒槍,事情的經過大概就是這樣,時間很短!”

何相臣就很不耐煩問:“交火的時候你們看見是什么人,穿著什么服裝,會不會是解放軍?”

是不是解放軍在這里成了關鍵,也成了所有人聚焦的焦點,小眼睛說:“好像不是解放軍的軍裝,解放軍的軍裝我認識,好像是老百姓的服裝,誰知道呢山上草高林子密,子彈就在頭上飛,真得沒有看清楚!”

小眼睛這話說了半天就跟沒說一樣,何相臣大怒:“滾,真是一群廢物!”

那些海軍陸戰隊士兵嚇得屁滾尿流離開,何相臣轉過臉來就說:“這件事情已經是很清楚了,就是這個劉大櫓帶領他的人襲擊了我的士兵!”

這結論下得很絕對,漁霸董蘭慶不愛聽了,漁霸董蘭慶說:“傍晚的時候劉大櫓剛剛下了我的漁船,槍聲響起來的時候他最多就是剛剛走回了家,他就是長了翅膀也不可能飛到葉臺山哪里吧?”

漁霸董蘭慶絕不是為了解救劉大櫓,他只不過是在澄清著一個事實而已,何相臣被董蘭慶這樣一說,沒話了,劉大櫓趁機說:“冤枉啊,冤枉啊,大隊長我做了什么你可是清楚的,說什么也得給我做主哇!”

漁霸董蘭慶想到劉大櫓明天還有給自己打漁,誤了打漁這損失咋整,所以就說:“劉大櫓可以放了,我們民國是開明的,是體恤國民的更不會隨便抓人的!”

何相臣不愛聽了:“說一套做一套,你們還鄉團殺得那么多人怎么算,難道他們就不是民國國民?”

漁霸董蘭慶說:“那都是共產黨該殺,不殺怎么會有我們今天島上的歌舞升平的大好形勢!”

巡防處長王正經跳起來一拍桌子大吼一聲:“好了,吵吵吵,天天的吵,你們還有完沒完?”

設置局局長達彪很高興,搖著光亮的禿腦殼說:“好好,要我說嘛這就是一樁無頭案!”

0

第四十四章:無頭案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