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獵戶座雇傭軍>淵田中校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淵田中校

小說:獵戶座雇傭軍 作者:莊宇 更新時間:2020/2/17 18:02:01

十五、淵田中校

“莊子”太空后勤基地原本只是用來保障太空采礦站的小基地,由于戰時頻發,被改造為了軍事后勤基地。這個高度自動化的無人基地里儲備有3萬噸的核燃料和大量星艦備品附件,在72小時前被聯合集團太空陸戰隊攻克。目前這個基地中駐扎著一個營,約800名軍人和技術人員。

沈深、艾倫、鐵指、咖啡、陸云海5人攜帶了太空作戰需要的物資和武器,登上運輸艇,再次前往“瓦爾特”號重型巡洋艦上。這次他們沒有遭到多少攔阻,馬上就在該艦陸戰隊的引導下來到一間空曠的機庫待命。

不一會,蘭若琳上將飛進來,沒有過多廢話,直接把一枚量子存儲盤給了帶隊的艾倫:

“少校,這里面是關于第七艦隊兵力配系的情報、‘莊子’太空基地的結構圖,和一個特殊的計算機病毒,COP1。20。COP1。20是我國研制的專門針對聯合集團艦隊指揮系統的病毒,不但可以感染目標星艦的計算機系統,還可以通過戰術數據鏈傳播到艦隊其他星艦上。使用的方法非常簡單,直接將存儲盤插入艦載計算機的主板上,內置的黑客軟件即可破譯秘鑰,將病毒載入。”

“插進去就行了,對吧。”艾倫怪笑著問。

“沒錯。”蘭若琳回答。

“將軍,我有一個問題。”陸云海像不認識她一樣舉手提問,“如果你的COP1。20病毒擁有如此巨大的威力,靠一串代碼就能癱瘓一支艦隊,為什么現在才使用?”

蘭若琳面無表情地點點頭:“這個病毒是我托國內一個數學家臨時搞的,結構簡單,很容易就被查殺,一旦使用后敵國只需對防火墻簡單升級即可防御,可以說是一次性。在這個緊要關頭我才把它拿出來。”

“那個數學家?”陸云海問,說不定自己還認識。

“你沒必要知道,列兵。”蘭若琳拿出將軍的派頭。

接著,又飛進來一名陸軍中校,把一個籃球似的金屬裝置交給她:“將軍,時間定好了,從2分鐘前,72小時后解除約束。”

“這是?”鐵指少校問。

“反物質炸彈。”蘭若琳冷若冰霜地說道,“這里面裝著500克的反質子和正電子,也就是反物質狀態下的金屬氫。72小時后,反物質會從強電磁約束中解放出來,按照E=MC?與外殼湮滅,威力相當于一枚百萬噸TNT當量的核彈。把這東西放置在第七艦隊的旗艦,‘昆侖’號戰列艦的中央,你們就不用管了。”

百萬噸級的戰列艦的結構相當穩固,設計上也有大量冗余,即便是半截艦體被蒸發,另外半截艦體也還剩30%的戰斗力,所以黑冰公司幾千噸的戰術核武器打擊效果不大,百萬噸的核彈又無法單兵攜帶,于是蘭若琳就提供了威力更大的反物質炸彈。

“那么,我們怎么過去‘莊子’太空基地呢?以目前的軌道,莊子基地距離我們有2。1億公里,且會駐扎一支艦隊,我們和貴國的星艦都無法抵達。”陸云海接著問。

蘭若琳向空蕩蕩的機庫中央一指:“我為你們準備了一架太空殲擊機。”

黑冰的一行人看著機庫的空氣好一會兒,然后憋不住哈哈笑了。鐵指少校說:“將軍啊將軍,您給我們的是‘皇帝的戰機’吧!”

陸云海也收住笑,驅動背后的粒子發動機飛向蘭若琳所指的方向,然后就“咚”地撞上了什么彈了回來,打著轉兒驚訝地喊道:“這是架‘隱身殲擊機’,真的就是隱身的!”

蘭若琳對中校說,解除加電。

機庫正中央出現了一架棱角分明的鏢梭形物體,重型卡車大小,機體是全封閉的,沒有一點突起。“這架殲擊機的整流罩使用了一種秘密的材料,能夠繞射包括可見光在內的絕大部分波段的電磁波,實現字面意義上的‘隱身’。”

“我負責駕駛它。”那個一直都話不多的陸軍中校說。

艾倫又拿出了媚氣的樣子:“敢問閣下尊姓大名?”

“叫我淵田就行了。”

雖然說黑冰公司的作戰部隊統一穿太空戰斗服,但真正執行太空特種作戰任務,還是需要特殊的模塊以適應長時間無法進食、排泄困難的問題。這種模塊就是人體外循環系統,直接將血管與機械連接,輸入養料過濾廢物,就無需在真空中吃飯和排大便了(當然得提前服藥和排除腸內糞便),必要的時候,比如說肺部中彈,甚至連氧都可以直接輸入血液,堅持到及時獲得醫療。

6個人登上隱身殲擊機,殲擊機被輸送到“瓦爾特”號的電磁彈射器發射入太空,接著粒子發動機就開始猛烈加速,向“莊子”太空基地飛去。

這幾十個小時的加速和減速時,執行滲透任務的一行人都被加速度壓著沒事干,制定作戰計劃后就只能睡覺和瞎聊天了。

“哎,淵田中校,能聽得見我嗎?”艾倫呼叫他們的飛行員。

“聽到,請講,完畢。”運輸艙內的揚聲器傳來飛行員無感情的聲音。

“你是聯邦陸軍的人吧,陸軍不是沒有殲擊機嗎?那你是怎么學會開飛機的?”艾倫問。

淵田機械地回答:“少校,我以前和你是一個軍種,都是艦隊的人。我以前在艦載航空兵,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被跨軍種調動到蘭將軍身邊。”

艾倫見淵田的口風有所松動,但自己肯定不適合再深入追問,就用眼神示意陸云海讓他問。

“淵田中校,我是蘭若琳將軍的朋友,陸云海。冒昧地問一下:您為什么被調動到將軍身邊,我很在意。”陸云海問。

淵田的口氣立刻轉變了:“哦,您就是陸云海博士啊,久聞大名,好幾年前我就在新聞上看到過您。您參加雇傭兵,是您個人的選擇,我無權過問。但既然您是將軍的朋友,我就榮幸地回答了……”

淵田中校全名是“淵田介”,當年在星際聯邦艦隊當上校飛行員時,因為拒絕轟炸一處周圍平民稠密的軍事通信站,被視為“戰場抗命”而遭受艦隊處分,后來還被新艦長排擠,在艦隊中幾乎沒法混了。他的事跡被蘭若琳的父親蘭燁軒參議長知道后,參議長就利用在軍內的關系網,保護這個講原則的軍人。淵田視蘭若琳一家為“恩人”和“知遇者”,希望報答他們,就主動提出報答。他申請降銜處分,再從艦隊調動到陸軍,也就是蘭若琳的身邊,成為她的警衛營營長,作為蘭家的親信保衛蘭若琳的安全。

“真是個忠狗八公的故事啊。”艾倫毫不避諱地說。

“謝謝你的評價。”淵田坦然接受。

陸云海補充說:“在星際聯邦這個腐朽的地方,忠于個人比忠于國家高尚的多。”

“陸博士是個明白人。”

作為警衛,淵田這個飛行員出生的人看似不合格,最適合的應該是像沈深、艾倫這種戰斗技能強悍、體能卓越、實戰經驗豐富的人。不過,警衛任務不是防衛任務,警衛要求保護者要信任被保護者,被保護者也要信任保護者,且保護者和被保護者都要相信,他們之間是彼此信任的。在派系林立、勢力割據的星際聯邦中,最稀缺最珍貴的是忠誠與信任,而非殺人如麻的實戰技能。

隱身殲擊機在太空中加速—減速飛行了三十多個小時,抵達小行星帶,然后緩慢地向“莊子”基地逼近。雖然說殲擊機隱身性能非常好,但也無法完全不被發現,因為還是會發射紅外輻射,且會被激光掃描出來。這個時候就必須在敵方偵查系統中偽裝成微隕石,速度不能太快,盡量避免大幅度的機動。

“莊子”太空基地的結構呈紡錘型,長4。5公里,半徑330米,處于自轉狀態而產生人造重力,旋轉軸線與恒星系黃道面垂直。星艦可以接駁在地基外殼上同步旋轉,以獲取1g左右的重力,讓艦員們恢復體能,避免長時間失重狀態引起的骨質酥松。和黑冰公司的“標靶”基地不一樣,這座基地沒有平整的外殼,大部分設備都直接暴露在真空中,就像一個上古時代的機械造物,或者開膛破肚的野獸。

“淵田中校,將殲擊機停泊在中軸線的南端點,那里正好有太空基地的監控死角。我們會沿著軸心向北飛行,在距離南端點705米的位置有個維修井,然后切割維修井外殼滲透入基地。”艾倫說。

“二營長,這個基地里可有上千名陸戰隊,萬一我們被發現了呢?”咖啡擔心地問。

艾倫滿不在乎地回答:“上次我們在新柏林市不也被發現了。”

5人滲透小組攜帶的武器也各有不同,咖啡和陸云海兩名新兵就手持電磁步槍,背負著所有的工程機械、存儲盤和反物質炸彈,負責支援;3名老兵則只攜帶武器,艾倫的是兩把電磁沖鋒槍,小巧輕便還可以展開刺刀近戰,沈深使用霰彈槍,鐵指使用榴彈發射器,負責主要的戰斗。

殲擊機在太空中向“莊子”基地緩慢慣性滑行,就像一枚沉入水底的樹葉,沒有引起敵人絲毫的警覺。滲透小組可以看見有5艘龐大的星艦停泊在基地外部,就像在母狼肚子下吃奶的狼崽子。不過這些“狼崽子”可不小,它們是5艘上百萬噸的“先烈”級戰列艦,與星際聯邦的方方正正戰艦不同,他們的造型如同太空中的匕首,艦體光滑圓潤,邊緣顯得很鋒利,電磁炮和近防炮都藏在艦體內。

0

淵田中校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