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末世紅警之凌冬時刻>第二十四章 流亡者的聲音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二十四章 流亡者的聲音

小說:末世紅警之凌冬時刻 作者:豬的奇幻漂流 更新時間:2020/2/17 12:26:01

深深地往肺部吸了一口氣,感受著氣息里面的冷意和氣味。史蒂夫的手在呼吸時輕輕地顫動著,他的觸覺和嗅覺好似觸碰和感受到了一絲來自末世之前倫敦的風。

在這細微的痕跡和氣味,讓史蒂夫感覺到,原來末世之前的日子還是存在著的。那些溫暖和美妙的享受,都是確確實實發生過的,都好像是在昨天一樣觸手可及。

在這片寂靜的處刑場上,史蒂夫慢慢地放下了自己在苦難和饑寒中掙扎的無奈,伴隨著自己的思緒,他的精神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

任由那奇妙的意識帶著自己回到了自己離開倫敦城的那一天:

確實和自己剛剛所想的一樣,步行著離開倫敦城的人,沒有高級別的貴族和官僚,更是沒有富豪人物,甚至沒有那些牧師和神父。

有的,只是像史蒂夫一樣的中產階級,或者是更為貧窮的民眾。當然,如果認真觀察,還是可以看到數名稱職的官員在維持秩序,也有數名貴族像古代的騎士一樣踐行著高貴的格言。

但是,那些荊棘中的花瓣不會讓荊棘變成花草的嫩枝,只會讓荊棘增添恐怖!

空氣中彌漫著死亡的氣息,恐慌在人群中蔓延。

在這樣的情況下,史蒂夫帶著自己的家人,邁出了倫敦城,踏進了未知的命運。

所有的人僅僅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向北,去尋找著科學家們給人們精心繪制的宣傳圖上面的北極溫暖帶。

史蒂夫和自己的家庭,在這場轉移中,可以說是幸運的,也可以說是不幸的。

幸運在于,北極溫暖帶的信息在隊伍里面不斷匯集成一份完整的地圖,指引著眾人朝著那片人類的沃土而去。雖然道路一貫的艱難,但是希望是家庭與人群中聚集。

不幸在于,在于身后的那些士兵。

也許,在槍聲響起后,躲在簡陋營地里面的親人們,就將告別這片被上帝詛咒著的冰霜雪原了。

史蒂夫在心里面自我嘲笑的想著,“也算是一種解脫了吧,這片世界,又有什么需要留戀的呢?親人?他們只會在幾天后陪伴我,就算沒有了那群士兵的清算,也會被寒冷吞沒。”

“名單確認無誤!根據作戰條令,現對于此二十八人作出槍決決定!”

“命令,立即執行!”

“舉槍!!”

“瞄準!”

“射擊!!”

在李以東的大聲吼叫中,數名集合起來的士兵將自己手里面的槍支舉了起來,瞄準了剛剛對自己隊友制造殺戮的敵人。

在槍聲響起了時候,太陽好像也在此刻走到了地平線的盡頭。

史蒂夫緩緩閉上了眼睛,最后的陽光映照著云層,金黃色的陽光鋪在史蒂夫的身上,順著皮膚進入他的眼眸。

陪伴著他的思緒,將這位退役士兵來到了數日前,那個時候,史蒂夫還帶著隊伍向著北極溫暖帶的位置艱難跋涉。

風卷著雪,雪在風中呼嘯、吶喊,摻雜著些許冰粒的氣味讓人記憶猶新。

“史蒂夫,老大,我們還有多遠……”在史蒂夫的記憶深處,伴隨著風暴來的是他的隊友,塔姆,給自己帶來的壞消息,“頭,后面又掉隊了幾個!風太大了,我們也許可以找個安全的地方避一下風!”

史蒂夫和塔姆都屬于這個隊伍里面自發組成的護衛隊,他們的任務是為這一支由民眾自發組成的團隊指明道路。并對可能出現的意外情況進行示警、還擊,盡量保護身后的親人不受到傷害。

塔姆,就是這個護衛隊里面的一名士兵。而史蒂夫因為原來當過兵的原因,成了這個護衛隊的隊長。

史蒂夫記得當時塔姆戴著一頂綠色棉帽、眼睛上面戴著一副防風鏡,這是塔姆給自己的獨特記憶。至于剩下的,塔姆和所有人一樣,包括自己,都是穿著像一只棕熊一樣厚實的衣料,用這些東拼西湊的東西來保護自己那脆落的身體。

塔姆當時的位置是位于整個隊伍的最后面,跟著隊伍后面的領隊給一些掉隊的人力所能及的幫助,并保護團隊的物資。史蒂夫則位于整個隊伍的最前面,在暴風雪里面為團隊開辟道路。

“我們的車呢?”史蒂夫根本沒有詢問那些所謂的掉隊人,在史蒂夫的眼中,這些掉隊人已經被宣判了死刑,還不如詢問一些有用的東西。

“車還在,一輛都不少!”塔姆的聲音伴隨著暴風雪,一起灌進了史蒂夫的耳朵里。

所謂的車,是指的隊伍的最后面那幾輛被“纖夫”們拖曳著的已經沒有了油料的車輛,它們上面裝載著整個隊伍的補給物資。雖然物資很少,但卻是整個隊伍賴以生存的東西。

“那就好!現在,士兵,回到你的崗位!塔姆,你應該閉上你的嘴,好好照看大家!至于帶路,那是我的任務,我既然將你們帶出來了,那么我就能將大家帶到一個合適的地址生活!”史蒂夫將身上的槍繩緊了緊,然后繼續往前邁步,“至于現在,我們不能停止前進!這片暴風雪來得快,去得也快!有找避風港的時間,還不如繼續向前走!”

塔姆被史蒂夫說了幾句以后什么也沒有說,默默離開了這里返回到了隊伍的最后面。

風繼續吹著,雪繼續刮著。但是和史蒂夫說的一樣,這樣的風來得快,走得也快。

一個多小時以后,風漸漸弱了下去。

雪雖然繼續飄著,但是太陽卻出現在了天空之上。

回頭望去,剛剛暴風雪來臨前還有著四百余人的隊伍已經只剩下三百多人。史蒂夫越過麻木的隊伍,向更后面看去。

好像看到了一些凸起的墳塋,在遍布冰雪的世界里面閃著悲慟的淚光。

沒有什么話語,沒有什么激勵,也沒有什么悼詞。

唯一紀念這場暴風雪的詞語,也許只有護衛隊們的呼喊聲,那些命令式的話語,在冰原上為整個悲慘世界宣布著隊伍的感情。

麻木,而又堅定。

繼續在冰雪里面跋涉了數天之后,這支頑強前進的隊伍被迫停了下來。

不是因為前面出現了讓他們采取應激行為的敵人,而是因為他們的物資只能夠支撐整個團隊使用五天了。

迫不得已之下,史蒂夫下令讓眾人停止前進,在附近找到了一處較為適宜的避風位置后,用數輛汽車圍成了一處簡易營寨。

一晚上的商議過后,整個團隊達成了一個決定。

那就是派出相對精銳的小隊往前面進行搜索,如果發現攜帶有物資的人員就要進行襲殺,將他們補充為整個團隊的物資。同時,這一小隊兼具著尋找可能出現的“北極溫暖帶”的任務。

如果這個小隊沒有找到任何的物資與消息,那么在小隊返回后,整個團隊將開始實行嚴酷的抽簽法,犧牲掉少部分的人,來換取整個隊伍的生存。

在第二天的清晨,史蒂夫與眾人在一起吃過早餐,禱告過以后,便帶著大部分護衛隊成員與支撐這些隊員八天的糧食,去北方尋找未來。

史蒂夫記得當時自己出發的時候,那位充任牧師的人嘴里面念叨的是,“主啊,寬恕我們的罪惡,寬恕我們的過去,寬恕我們的現在,寬恕我們的未來。如果眾生墮落進黑暗的地獄,那么就讓我的尸骨鋪墊在最下面一層”。

圣潔的雪原掩蓋著罪惡,也掩蓋著史蒂夫等人的行蹤。

依靠著雪原的掩護,小隊成員依靠著史蒂夫手腕上的指北針和自己身上披著的白色布罩。這支有著五十三個成員組成的小隊,獵殺著任何出現在他們視野中的獵物。

他們明白自己這么做的意義,那就是讓身后的家人、親人可以活下去。

當然,這群人同樣有著自己的底氣,他們的底氣來源于兩挺大家伙,MKI7。7mm布倫式輕機槍。

這兩挺機槍雖然年代久遠,但卻是隊員們心里面底氣的重要來源。

兩挺布倫式輕機槍是史蒂夫帶領著這群人洗劫一處軍事博物館時,在地底下的倉庫里面意外得到的裝備。

除此之外,護衛隊成員們還擁有數十支不同型號下的老式栓動步槍與幾支自動步槍,以及數顆手雷。這也是他們底氣的來源之一。

除此之外,還有史蒂夫這個神槍手,充當著這群劫匪們的底氣。

在開始時的三天,護衛隊的成員們在茫茫雪原上一個人影都沒有看到。

但是到了第四天早上,護衛隊成員們發現了兩名不可思議的人員。

兩名打扮異樣的人,準確的說,是兩名士兵!!!

當史蒂夫他們看到這兩名士兵的時候,不由得感慨,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在這個末世的情況下,大部分國家的生產生活秩序被打破的情況下,武器統一還能用末世之前的裝備來說得過去,可是制服、裝備這些東西統一起來,真的很讓人驚訝!

驚訝過后,整個小隊的人員就被另一種思緒占據了頭腦,那就是貪婪!

因為有史蒂夫的存在,對那兩名士兵的動作進行分析后不難發現,這兩名士卒就是大部隊前面的偵查哨兵,而且槍擊聲肯定會把他們身后的大部隊給招過來。

史蒂夫想放棄這次行動,可是緊隨其后發現的另一個情況讓史蒂夫下定了進攻的決心。

他們是遠東的那個國家的人!

在一瞬間下定了快速進攻的方案以后,史蒂夫下令讓包括自己在內的兩名槍法不錯的人對那兩名士兵狙殺。

可是,兩聲槍響過后,一名士兵被史蒂夫本人打中,另一名士兵卻被護衛隊的槍法拯救了下來。

戰局變成了史蒂夫最不愿看到的情況,這樣的膠著戰局一旦出現,那么百分百可以肯定的是,敵人的大部隊馬上就會趕來。

采用過誘餌狙殺法換取到剩余那名士兵的一條腿以后,面對著更加謹慎的敵人,史蒂夫除了補槍倒地敵人之外,只能命令士兵用機槍掃射的方法壓制敵人,伺機進攻。

根據史蒂夫的觀察,對面的兩人槍械好像都是二次大戰時期的槍支。

面對著這樣的敵人,史蒂夫相信,自己完全可以用這兩挺機槍,以及數十條步槍快速突擊殺死敵人后逃遁。

可是,過了不到十分鐘,史蒂夫發現,自己想法多余了。

想到這里,史蒂夫好像感覺到了子彈劃破了自己的腦袋。

史蒂夫不由得笑了下,在史蒂夫最后的意識里面,他對著自己說了這么一段話,“誰又能想到敵人有迫擊炮這樣的東西呢?就好像我沒有想到的是,殺死我的人,居然是一名英國人。不過,這群遠東人再怎么蹦跶,他們都是一群沒有了家的流亡者,可悲的失去自己國家的人。我的國家在北極溫暖帶里面已經復國,我在地獄等帶著你們,遠東人!”

0

第二十四章 流亡者的聲音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