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碧血紅心>004 已露殺機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004 已露殺機

小說:碧血紅心 作者:草民冰江 更新時間:2019/12/25 23:10:18

陳錚和幾個學生被警察推進了牢房,鐵門咣當關上。

陳錚把著鐵欄桿大喊著:“喂!放我出去!我們到底是土匪還是警察!喂!喂!!”

警察根本不理會陳錚的叫喊,另外幾個學生卻安靜的坐在一角。

陳錚問道:“哎?你們幾個怎么不喊啊?咱們可沒犯法!喊呀!”

學生甲嘆道:“喊有什么用?沒犯法又怎樣?現在這世道還講什么王法嗎?”

陳錚叉著腰,眉頭緊鎖,似乎在琢磨出去的辦法。

張尕娃此時已經將繳獲的煙土帶回了警察局倉庫。稽查隊的士兵正從車上往倉庫內搬運大煙。

張尕娃靠著門口的馬車指揮著:“快點兒,都快點兒!弟兄們都餓了吧?搬完了去伙房吃飯!”

一個身著黑色警察制服的冷峻青年走了過來,打開一包煙土看了看,然后又聞了聞。此人正是隆陽縣警察局稽查隊隊長楊靖方。

張尕娃說:“哥,全是上等的煙土,和上次咱們在地下煙館查獲的應該是同一類貨。”

楊靖方點頭道:“沒錯,一模一樣。隆陽城的煙土,看來都是同一個貨源。”

張尕娃說:“上次查完那個地下煙館,之后很長時間沒有和煙土有關的消息了。難道,又死灰復燃了?”

楊靖方說道:“應該是,這些走私犯精著呢!尕娃,有活口嗎?”

張尕娃嘆道:“沒有,全死了。哦對了,跑了一個,有點兒可惜了。”

楊靖方眉頭微蹙道:“跑了一個就麻煩了,咱們得看緊了這批貨,等局長今天從太原回來,得抓緊銷毀!”

“明白,哥!”張尕娃點頭道。

陳家宅子內,一個身著長衫,帶著瓜皮帽,拄著文明棍的精干老人正坐在桌前喝茶看書。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隆陽縣商會會長陳克遠,陳錚的父親。

管家陳晉生此時拎著中藥包進屋,陳克遠抬頭目向陳晉生,問道:“晉生啊,大少爺的藥買回來啦?”

陳晉生回道:“老爺,跑了好幾個藥房,才買到的。”

陳克遠放下書,嘆道:“買個藥真費勁,以后琢磨著咱家也開個藥鋪。”

陳晉生一笑:“嗯,我看行。“

陳克遠起身,看了看中藥,說道:“掙不掙錢先不說,起碼鋒兒這個病秧子吃藥方便!”

陳晉生點點頭:“老爺說的沒錯。對了,剛才我在街上看見一個人,好像是二少爺。”

陳克遠一愣:“誰?錚兒?呵呵,怎么可能?他可在日本留學呢!”

陳晉生說道:“我說的也是,二少爺要是回來,也應該會提前知會一聲的。”

陳克遠悵然道:“看來,你也是想他了啊,呵呵。好了,趕緊把藥拿去伙房給大少爺煎上吧。”

陳晉生點點頭,拎著中藥包,轉身離開。陳克遠放下書,目向桌上少年陳錚的照片,有些惆悵。

警察局偵緝隊辦公室內,楊靖方剛剛進屋坐下,張尕娃給楊靖方提壺倒水。

張尕娃說道:“哥,剛才聽說偵緝隊的朱毅抓了幾個示威游行的學生回來。”

楊靖方微微點頭:“我知道,別提這事兒。”

張尕娃問道:“哥,咋了?”

楊靖方有些慍怒地說:“尕娃,你說小日本兒占了咱們東三省不說,又在盧溝橋挑起事端,北平天津先后淪陷,中國人示威游行有什么不對的?”

張尕娃說道:“我聽說,劉局長臨走前對朱隊長留了話,說要保護好在日籍僑民和商人!劉局長不會要把那些游行的學生槍斃了吧?”

楊靖方一拍桌子,怒道:“憑什么槍斃人家?我看啊,關兩天就得了,然后放了,該上學上學。”

張尕娃嘆道:“嗯,看看劉局長怎么處理吧。對了,哥,我猜我今天辦案的時候遇到誰了?”

楊靖方算起茶碗,用碗蓋輕撥茶葉,問道:“誰?”

張尕娃一笑:“呵呵,你猜猜嘛!你認識,還挺熟悉的!”

楊靖方沒有說話,看了眼神秘的張尕娃,淺飲了口茶。

張尕娃說道:“陳家二少爺!陳錚!”

楊靖方一口茶噴了出來,猛烈咳嗽著,張尕娃忙上前捶楊靖方的后背。

楊靖方冷道:“他怎么回來了?”

對于楊靖方的反應,張尕娃早有預料。楊靖方是陳錚的情敵,都喜歡著梁玉梅。當年陳錚離開隆陽去日本留學,楊靖方本以為機會到了。楊靖方苦苦追求梁玉梅,可是梁玉梅這女子就是一點鹽醬不進。不但不同意,還一盆熱水把楊靖方潑了出去,害得楊靖方在家養了好幾天。這次陳錚回來了,楊靖方更是沒有機會了,反應能不激烈嗎?

此時斜眼兒迎到了胡大有,胡大有和斜眼兒回到貓耳嶺。聚義廳內,胡大有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將路上警察查貨和秦天龍之死告訴了雷八方。

雷八方猛地從椅子上站起來,看著眼前負傷的胡大有:“啥?貨被稽查隊給截了?大哥也死了??老三,咱可不能這么開玩笑啊!”

胡大有哭腔道:“二哥,我沒開玩笑,真的!這是千真萬確啊!!”

雷八方頓時像失了魂兒似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半天沒緩過神來。

胡大有說道:“二哥,我估計,這肯定是劉守義那王八蛋給咱們下的套兒!”

斜眼兒說道:“胡爺,你懷疑是劉守義故意讓咱們押送這批貨,借此謀害咱們?不能吧?”

胡大有說道:“斜眼兒,你可別忘了,他是官,咱是匪,他若是想要立功升官,啥背信棄義的事情干不出來?啊?還在乎這點兒黑煙膏嗎?”

斜眼兒此時也不好斷言,雷八方此時緩過神來,心情平復了一些,喝了口水。

雷八方長吁一聲,說道:“是不是劉守義給咱們設的局,暫且不議。大哥既然是死在了警察局手上,得找劉守義討個說法!!”

胡大有突然道:“二哥,打死大哥的不是警察局的人!”

雷八方和斜眼兒都很是驚詫。

雷八方問道:“啥?不是警察局?另有其人?”

胡大有忙說:“是一個穿著洋裝,戴著眼鏡,拎個皮箱的人殺了大哥!好像是個學生。”

雷八方詫然道:“學生?一個學生娃娃殺了大哥?老二,你確定沒看錯?”

胡大有睜大眼睛,滿眼血絲地說道:“二哥,我親眼所見!絕對沒看錯!我要是撒謊,生孩子沒**兒!”

雷八方神情凝重道:“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不管是誰,殺了大哥都得用命償!”

斜眼兒說道:“沒錯!雷爺,可是咱也不知道這是哪個娃娃殺了大哥啊?”

雷八方分析道:“穿洋裝的學生,十有八九是留洋回來的。你馬上下山去隆陽縣城打聽打聽,今天誰家的留洋的娃娃回家了。”

斜眼兒點頭道:“好,雷爺,我這就帶幾個弟兄進城!這人保證給你完美的找出來!”

斜眼兒轉身疾步離開,雷八方眉頭緊鎖,看著胡大有:“老三,你先坐下,跟我好好講講,整個事情的經過!!”

0

004 已露殺機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