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情感>滴血的影子>三 凡人與他的學校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三 凡人與他的學校

小說:滴血的影子 作者:夜雨孤燈下 更新時間:2019/12/26 14:49:19

三、凡人與他的學校

前一章我們提到了凡人,下面我們就順便來介紹一下這個人。因為他的存在直接關系到我們主人公柯南的命運,因此我們不能不表示關注。

倘若想了解凡人的人必須先知道他的外貌。這與他的個性有著不可分割的關系。他身材高大,至少有一米八,但是,他一點也談不上魁梧。按常理高大的人一定魁梧,在老凡(即凡人)身上這卻是個特殊的例外。他的身材瘦得令人擔心,致使某些人有這樣的疑問:一陣風過來會讓他從地球上消失不見。他的胳膊我們可以不說,單從腿上講,我們就可以想像到他手臂的模樣。他的腿細得可憐,小腿不及常人的胳膊粗,從遠處看怎么都像成了精的長蟲。如果他靜止不動就像是手藝人用幾根棍子隨便支起的木偶人,倘若他的眼睛不眨的話。他的臉很黑,毫無光澤,枯澀難看,黑黑的嘴唇印證著吸煙的歷史。在這張時常微笑的嘴里點綴著潔白的牙齒,這也只能說黑人的牙齒都很白的原因。初次與他相處的人覺著他和藹可親,平易近人;與他相處長久的人覺著這個人太虛偽。他會許愿你很多好處,并且告訴你他的本領是多么強大,讓人感到他并非平庸之輩,可到頭來,任何人都會發現這些許諾沒有一個兌現,在有類似的承諾之時往往會讓人另眼相看。

他的這副高貴身軀并非與生俱來。

能混到主席的位置卻也不易,即使完全靠關系也要花費一番心思,他的成名,他的位置,在某種程度上也要得益于他的出身。盡管這個人虛偽、狡詐,但是,他卻實也付出了常人不能忍受的代價,付出了不可輕視的努力,盡管沒有多大長進。老凡出生于一個貧苦農民的家庭,從小受盡了苦,可以說十幾歲以前沒吃到幾口白面。然而,盡管這樣,還是禍不單行,他患上了小兒麻痹癥,一場大病幾乎奪去了他的生命。現在的這副軀體就是因此而來,病好以后,他學習更加刻苦,發狠用功,歷盡艱辛終于擠進了文化圈,靠報告文學出了名。他的變態個性與這段辛酸的往事不能說沒有必然的聯系,因為曾經被壓制,因為受過別人的冷眼、嘲諷、蔑視,所也要讓別人嘗受一下這種苦果。好比奴隸翻身以后要當奴隸主一樣。

老凡作了主席以后,起初幾年過得還算逍遙快活,與一些所謂的社會名流在一起聚會,出入一些大的會場、餐廳,頗為得意。可時間一長,這種風光也就逐漸讓他失去了興趣,他感到卑微而無助。別人出入前呼后擁,豪車接送,在他身上,這一切卻如同虛幻。久而久之,他在遇到那些官場上的應酬的時候就很少露面了,覺著臉上無光。

一天,他正在自己的寶座上冥思苦想,有人敲門,他不耐煩的喊了一聲:

“誰呀?進來!門沒鎖。”

門隨著他的聲音開了。

進來的是個小個子男人,梳著整齊的頭發,穿著也很得體,只是這張臉讓人很不樂意看,一臉的愁容,仿佛遇到了天災人禍一樣,滿臉晦氣。盡管這樣,不能否認他的臉很白凈,其實他也沒有愁可言,生來就是這個樣子。他在沙發前坐下,慢條斯理地說:

“版面我全畫完了,主席。”

這里有一點需要說明:老凡對下屬談不上尊敬,請,謝謝之類的字眼決不會出口,也不問好,以表示個人的尊貴,當然,大人物除外。所以,見了這樣的開場白,我們也不要感到意外。他的下屬也不向他問好,彼此對這些俗禮都心照不宣。

“畫完了你就歇著!”風人說。

來人剛要走,凡人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忙說:

“等一下!李旭,現在我有個想法,想跟你說說。”

李旭帶出一種近乎嘲諷的微笑,冷冷地。

“你會想到跟我說?”他想。本想一口回絕,又怕以后有麻煩。只得硬著頭皮說,“主席有什么好辦法?”只一句就沒了下文。

老凡離開寶座走到李旭跟前與他并肩坐好。這是他與屬下表示親熱的一貫方式,同時會拍著對方的肩膀,他興高采烈地說:

“你是好樣的,我知道你是個人才,在這里我沒虧待過你吧?”

李旭默不作聲。

老凡看著他,毫不在意,繼續說:

“為了你們大家,我可謂費盡心機,雖說現在生活不是很好,但以后會慢慢好起來。我的確在為你們著想,我馬上就讓你們掙大錢,會有汽車,會有洋房……”

李旭坐不住了,他已經厭煩了這一套。

“主席,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先走了,有幾篇稿子等著我去修改……”

“別忙!那些東西劉媛就行了,那個傻丫頭滿可以應付。我們談的是大事情……”

想旭打斷他的話說:

“劉媛已經夠忙了,我會……”

老凡插嘴說:

“不要管她,你以為工資是白給的?那是錢吶!”

說到錢字的時候,他咬緊了牙。由于過于激動,他的臉突然由喜悅變為憤怒,顯得陰沉冷酷,嚴肅可怕,黝黑的面孔仿佛籠罩了一層陰云,精明的眼睛透著兇惡的光芒。

他生氣了。

他惱火不該有下屬的工資,恨他們為什么不是吃風喝煙的人,為什么要像他一樣,要吃東西,而且要消化。為什么工資錢不全部裝進他的腰包。真是一群剝削人的魔鬼!他惡狠狠地打量著與他頂撞的李旭。無論如何他也不能想像李旭有那么大的膽量,居然敢不順從。

李旭也看著他,毫不示弱,他本來就覺著在這個地方屈才,對文聯的這點微薄收入心存不滿,總想一走了之,可是,又怕一時離開會走上短暫的絕路。倘若運氣不好的話說不定連這種待遇都難以保存,這個現實的想法一直讓他放心不下。因為機遇是不會輕易降臨到一個人身上的,況且,眼前的日子也不是太難熬。誰又敢保證,離開了這里處境會比現在更好,老凡這樣,另一個領導人物未必就強出他許多。再說,現在的工作很輕松,一天工作一個多小時,其余的時間不是閑聊,就是溜大街,再不就是在桌子上打盹兒。想到這些,他又感到一些心理平衡,離開的打算就暫時擱淺了下來。

李旭看著老凡一句話都沒有講,他已經做好了打算,只要老凡不開口他就一直坐下去,哪怕是天黑。無言的沉默讓老凡難以忍受,終于,他打破了這種沉悶的氣氛。

“李旭,咱們接著談掙大錢的事,你說干什么能掙大錢?不要說搶銀行、搗鼓大煙、賣軍火那些不著邊際的蠢事,要現實一些,當然,咱們也干不了經商的勾當。”說著,老凡陰沉的臉變得快活起來。提到錢的時候他總是很高興,仿佛孩子似的微笑著,好像很天真。

“我要是有那個辦法早日已做了。”李旭不耐煩地說,“還會等到今天?”

“那是你當初沒遇到我,現在你有了這個機遇,好好利用它吧!我會幫助你的,只要你有好的設想。”

“辦一家大的報社!”

“那玩藝兒不行,咱們早辦了兩張報紙了,可銷量一直上不去,這個虧還不夠嘛?想點別的。”老凡和藹地說,“別的什么,好一點的。”

李旭低著頭若有所思的想了一會兒,說:

“要不辦一家雜志社!”

“不!不!不!不行!”老凡搖著腦袋,“咱們沒那么多資金,再說,人也少。不行!還要招人,錢花老了,再想想!”

“辦一家工廠。”

老凡更泄氣了。

“怎么可能啊?我沒有技術,你在這方面也沒有特長,誰跟咱們合作呢?那種事又太傷腦筋。最好是這樣的主意,我可以天天坐著,你也不需要干什么,但是,我們天天可以有吃的、喝的、花的、玩的、樂的……一應俱全,你朝這方面想。花些腦子吧,反正你也悶得很。”

李旭大為惱火,跟這種無聊的人在一起讓他不堪忍受,他粗聲粗氣地說:“去當國家主席、領導干部……”

“嗯!”老凡搖頭晃腦的點點頭,“這個不錯,現比現在好。”可是,他很快就回到了現實,將一番美妙的前景拋向九霄云外,“別跟我打哈哈,這些位置都有人占著,我去了也白搭,又沒人支持我。”

“辦一家學校!”李旭堵氣說,站起來,他已經忍無可忍了,就是老凡現在將他撤職他也要離開這種地方。

然而,老凡沒有生氣,而且非常滿意,他笑瞇為地看著為他出謀劃策的李旭,仿佛一只聞到魚腥味兒的老貓。他抓住李旭的衣服,讓他坐下,以一種甜言蜜語的口吻交待著。

“你的辦法太好了,就辦一個學校,我沒看錯你……”

李旭心說,“我倒看錯了你。”

老凡對李旭的冷漠已習以為常,接著說:

“就這么說定了,你去弄個方案出來,我也要好好想想,怎么辦呢?這是個問題。”

老凡抓著本來就不多的幾綹頭發站起來,在屋子里走來走去,這使掩著頭頂的長頭發分開了,露出了圓圓的腦袋,李旭看著他的圓腦袋,用手捂住了嘴,以防笑出聲來。借此機會,他輕輕地拉開門溜了出去。

門又輕輕地關上了。

不到一秒鐘,就聽見“咚咚”地腳步聲,李旭在飛奔,隨之而來的是陣陣猖狂的笑聲,很大,很大,越來越遠。

然而,這些都沒有引起老凡的注意。他還在想著那個掙錢的謀略。

李旭離開了老凡就一直狂笑著下了樓梯,回到了屬于他的辦公室,也就是柯南現在用的那個辦公室,所不同的是當時的桌子是分開的,那時柯南還沒來到文聯。那個辦公室先前已經提到過,現在就不再贅述了。

李旭坐在現在柯南的那把椅子上。

他高興地哈哈大笑,全然不顧坐在他對面的女孩兒的質問。

“你瘋了?”

“哈哈……”他依然如故,手舞足蹈,一只腳踩著椅子的橫杠,兩只手夸張地比劃著,“我要掙大錢,我要掙大錢……哈哈……”完全是一種太監的腔調,男不男,女不女,尖聲尖氣。

女孩兒走過來,一只手抓住他的衣領子,另一只手捂住他的嘴。

“笑什么?告訴我,好東西不能一人分享。”

李旭拿開她的手,又大笑了,比先前更囂張,好久,他才停了下來,臉上依然笑容不減。

“你知道不?劉媛。”

“我知道什么呀?”劉媛說,“你忒看重我了吧?你還沒說我就知道了,我成什么了?快說,什么新聞?……”

“某些人。”這是個專用名詞,只要一出口,凡是文聯的人都知道是誰,“跟我商量在掙大錢的事,我就跟他胡攪和了一陣……”

劉媛打斷地,說:

“這有什么好笑的?你太沒水平了吧!”

“這個嘛,”李旭笑著說,“要慢慢說,不然你體會不到當時的情形,聽我慢慢講,你先坐好。”

他將劉媛推開,說:

“你差點兒把我勒死。”

“剛才的腳步聲是你造成的吧?”她問。

“這不是來向你匯報好消息嘛?去把美麗叫來!省得我再說一遍。”

“有嘛好事找我?”門突然開了,進來一人。這是個長得不錯的先生,很有男子漢的魅力。微黑的臉上泛著紅光,眼睛大大的,很明、很亮,可以說炯炯有神;跟老凡比起來是中等身材,留著泛青的胡子茬兒。這人說起話來聲音宏亮,有著一股雄厚的男中音。他拉過椅子很不優雅地坐上去。

“你們在說什么見不得人的話?從實招來!”儼然一副領導的風度,然而,拉椅子的風度又讓人啼笑皆非。

幾個人沒有不笑的,包括他自己。

“老秦,不,美麗,你死哪兒去啦?”劉媛說,“還讓我們等你。”

“我奉某些人的命令賣報紙去咧。”他神神秘秘地靠近劉媛,低著頭,聲音小地幾乎聽不到,仿佛特務接頭一樣,樣子滑稽而可笑。這是個有著一顆孩子心的人,工作上很認真,生活上就是另一回事了。盡管他已經有三十歲。

“賣得怎樣?”劉媛關切地問。

“一張沒賣了。”他嘿嘿笑著說,做著鬼臉。

“他那破玩藝兒誰要?”李旭插嘴說,“可咱們又沒辦法,非聽某些人的不可,不然……”

秦美麗對他們的表現毫不關心,大模大樣的從衣兜里掏出一疊錢來,挺厚實,有五十的,也有一百的,足有一千塊錢,他輕輕地將錢放在桌子上,仿佛在放一顆炸彈。

“哇塞!老秦,你發了!”劉媛在一旁大呼小叫著。

“你小子有兩下子!”李旭贊稱著說,“怎么唬人的?”

“別吵吵!”秦美麗說。

兩個人都不作聲了。

秦美麗接著說,聲音很低,“劉媛,去把門插上,聽我給你們說。”

劉媛鎖了門。

“這下某些人可進不來了!哈……嘿……”老秦得意地說,“我把咱們的報紙賣給了一個學校,足有二千人,每人要了一年的……”

“你有那么大的本事?”李旭說,“靠哪個小姐幫忙的?”

“你小子怎么凈糟賤人吶,我認識一個校長……”

“男的,女的?”李旭插話,意味深長的一笑。

“你小子……他媽的,沒點好心眼兒,我就那么差勁?這是正當買賣。我一頓大吹大擂說服了校長,他一聲令下,我就收下這么多錢。”

“咱們分嘍!你拿大頭兒,我們要小頭,喝點湯沒問題吧?”李旭在一旁笑著說。

“不能都分!”

“這么說還有油水可撈?”劉媛說。

“嘿!除了咱們今年的報紙,連去年的我也賣了不少,只是還沒送。有些錢還沒收回來,你們兩個跑腿兒。”

“交給我了。”李旭說,“我去送,那么這些錢……就歸……我了?”

“不行!”老秦一笑,意味深長地說,“某些人也有一份,不然,不好交待。”

“給多少。”

“三百,新報紙全年的訂費,其余的就好辦了。不過,我可說好了,誰要是告密,以后可別認識我,再有,咱們可是同流合污。”

“我可沒有坐地分臟吶!”劉媛插嘴道。

“還虧得了你?”李旭一陣不懷好意地怪笑,“人都可以歸你,錢……”

他的怪笑引來了一口飛沫,從老秦嘴里飛出來的,由李旭頭頂上飛過。

幾個人鬧夠了,留了三百給老凡一窩蜂似的出了辦公室,直奔小飯店。劉媛、李旭一個人拉著老秦一條胳膊,仿佛押解囚犯一樣,盡管看起來有些不夠文雅,老秦心中卻美滋滋的,臉上洋溢著一種勝利者的笑容。

飯東老秦剛坐好,一個學生模樣的男孩子就拿著菜單走了進來。李旭咋呼著將菜單搶了過去,擺出一種要剝削人的姿態,他將菜單翻來覆去的看了多少遍才要了一盤花生米,隨后給了劉媛,她拿過菜單看都不看的只要了一瓶汽水。

秦美麗頗有大家風范,他一連要了四個葷菜,六瓶啤酒。

菜陸續端了上來,三個人吃的津津有味,李旭繪聲繪色的講述了凡人掙大錢的歷史,當然其中不免有添汪加醋的成份。老秦聽得捧腹大笑,劉媛卻在一旁一言不發。

她出神地盯著轉動的吊扇不知在想什么,兩只手支著下巴,一副郁悶的神情,稍胖的身子靠著椅背,明亮的眼睛籠罩了一層陰云。她不是那種身材苗條的女性,但溫柔而和藹的性格卻無形中彌補了這個缺陷,給人一種容易接觸的好印象,其實她也真是那種容易接觸的人。因此,在柯南來文聯以后他們就成了知心朋友。柯南經常向劉媛吐露心中的許多小秘密,她多數都給予滿意的回答,然而,也正是她的參與才給柯南帶來了不少的麻煩,盡管不是出于什么壞心。

這時老秦推了劉媛一把,關切地問:

“你發什么呆耶?”

“我覺著某些人不只是說說而已,如果他的計劃成功了,我們去哪兒?你想,他萬一成功了還要咱們干什么?毫無用處。”劉媛傷感地說。

“他成功?”李旭說,很不屑一顧,“可能嘛?他要說的每件事都做成了就不是現在這副德行了。我當你想什么吶。唉!女人家就是心細,不過,這件事我敢肯定——成不了,他的耐心一向不大。”

“也不要太小瞧他。”秦美麗說,很嚴肅,“他是肯下功夫的,尤其是在錢上。”

“照你說來似乎有些道理耶!這老小子發了狠也備不住就成了事。”李旭若有所思,“不過,我總覺著……”

停了一下,他又說:

“管他呢。今天咱們不是來談這件事的,干杯!”

酒盡杯空,誰都沒有說話,他們心中都很沉重,誰都明白:這件事是有可能的,盡管誰都沒說破。

老秦拿出錢來,分成三堆。

“你們每人拿一份兒,不用數了,算老兄的一點心意。”

誰也沒動手。

“老秦,”李旭說,“你弄的就是你的,我們怎么好意思真要你的錢吶?有道是,‘君子不奪人之美’。”

秦美麗站起來強行把錢塞進李旭的手里,當然,劉媛也得到了一份,“有福同享!”

做完這件事,老秦離開了飯店,他走得很快。然而,令他太感意外的是,好久他都沒有見到兩個朋友趕上來。他疑惑地回過頭去———身后空無一人。他順手摸摸衣袋,想抽支煙,發現衣服有些怪,低頭一看,分給兩個朋友的錢分毫不差地全在襯衣里兜著,甚至連折過的痕跡都沒有變,他一走就搖晃,怪不得像有人拍打一樣,起初他一直人為是李旭在同他耍鬧,他苦澀地笑了笑,搖搖頭。

“這倆東西!”

回到宿舍,他看到兩個可愛的朋友已經久候他多時了。

“你怎么那么慢?”劉媛說。

“我不是在等你們嗎?”

“可我們已經回來了。”

老秦自顧坐在椅子上,點起一支煙,悠閑地抽著。李旭從秦美麗的煙盒里抽出一支,抓過他的手就著火點上也抽起來。室內煙霧繚繞,嗆得劉媛只得開了門。

“一個煙鬼就夠了,現在又來一個,你們也太不給面子了?”

“那你也加入我們的行列呀!”李旭說,依舊我行我素。

“也不知道某些人這時在干什么。”劉媛突然說。

其余二位對這件事毫不關心,只是大口吸著煙,旁若無人。

老凡在做什么呢?

他仍然在苦思冥想,為了想出一個好辦法,他挖空心思,全然不顧整齊的頭形被抓得亂糟糟的,按說這是有損他形象的,可是,他已經顧不上這樣的小事了。直到室內昏暗起來,他才想到還沒吃午飯呢。他匆忙站起來,鎖好門,騎上自己的破舊自行車離開了文聯。當時這是他唯一的交通工具。

半年以后,老凡如愿以償的實現了自己的計劃。與人合辦了一個專業,美起名曰:魯院中專。事情在緊鑼密鼓地進行著,他指揮著屬下幾員老將東奔西跑地招攬學生,隨后又招兵買馬擴充人員,功夫不負苦心人,他達到了目的。

柯南就在這時進了文聯,從而取代了劉媛等人,一人包攬了大部分的編輯工作。空出的老秦等人幫助凡人管理學校,同時也做教師。

有一件事是老凡沒有料到的,那就是柯南到了文聯立即就成了劉媛等人的好朋友,而且交情深厚,凡人依然是孤軍作戰,與這些人依然是面合心不合。

5

三 凡人與他的學校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