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歌唱遠方的青春>河邊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河邊

小說:歌唱遠方的青春 作者:李巖 更新時間:2019/12/12 18:07:27

尸體當然也能運回部隊,應該能,應該運,應該啊。

可是卻把他和不知如何犧牲的積極分子一塊兒埋在田野里了,軍裝都未穿上,襯衫也被脫下來作繃帶用了杜金接過彼得羅夫的證件、姓名牌:

“多好的青年,可惜……我們要通知他的親人……”

葉戈津連長特別關心庫特的情況。

不久,蘇霍夫營長把他們兩人叫去。

聽了他們的報告,又詳細地問了許多情況。

“年輕人,這里的情況很復雜,我們很困難,”他說。“烏克蘭的狹隘民族主義分子與我們作對。有各種各樣的勢力……什么人都有,波蘭人……蘇維埃政權……這里建立蘇維埃政權還沒有多久,瞧,戰爭就爆發了!如果有可能,我會嘉獎你門完成了偵察任務。

嘉獎令將發到全營,我們要永遠懷念彼得羅夫。你們在墓上留下了牌子,這很好,等我們回去的時候字跡也許還在……”

“戰爭進行得很艱苦,”蘇霍夫繼續說。“比我們預料的要嚴重得多。我們的前線部隊損失了三分之二以上,更別說技術裝備。團長陣亡了,在肉搏戰中犧牲的。我們來不及將尸體運下來。為了保存有生力量和技術裝備不得不邊抵抗邊后撤。情況就是這樣!”

方澤向自己負責的兩匹馬走去。柯斯特利,他的柯斯特利,毛似炭火;利拉也是紅色的,不過是棗紅,紅中帶紫。馬親昵地迎接了他——顯得十分高興。

軍馬的眼中透出不安的光,用信賴的神情望著方澤。

一天來無人過問,更未給他們刷洗。方澤動手料理他的馬。以往在馬廄里刷洗比較方便,現在是在野外頭頂烈日,十分吃力。

許多蒼蠅、小蚊子、牛氓向馬進攻,馬被咬得不時哆嗦幾下身子。

刷洗完畢,喂了些鮮草——沒有燕麥!方澤仍然忘不了他和伊里奇埋葬了五名積極分子和利奧維奇的麥田……

他們現在駐扎的高地分為東西兩面。西邊,安置馬匹,放置技術裝備,他們也呆在這里;東邊,在山坡下,由低到高先是壕溝,壕溝以上是炮兵陣地。那邊,方澤現在知道那邊很不平靜。

炊事排駐扎在陣地的西邊即高地的左側。廚房在這里為部隊淮備早餐、中餐、晚餐。

周圍崗嶺起伏,樹木蔥籠,灌木叢生;繁花似錦,綠草如茵。如畫的大自然美景并未因有戰事、來了這么多人馬而減色,也未因山坡上挖了戰壕和馬匹的掩體而被破壞。

全營上下,各司其職,人人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

方澤守候在自己的馬旁。

不久,葉戈津連長請求方澤畫一張團長的遺像。

開始他不愿接受這個任務:“我不能畫……未見過他!懂嗎,我從未見過團長一面……”

“有什么辦法呢,人已經犧性了,方澤!你知道不知道,人已經死了!”

這是政治指導員謝羅夫的話。

接著又補充說:“這里還有他的幾張舊照片……三十年代的。一張是上軍事學院時照的,另一張照的時間更早,是一九三四年他上政工人員訓練班時照的。他去過西班牙,在西班牙照的也有一張。你再考慮考慮,方澤!也許這有紀念意義。再想想吧!”

他用了一整夜的功夫,終于畫好了團長的肖像。畫得過份年輕了一點,似乎比現在他們這些紅軍戰士還要年輕……是用鉛筆畫的。箱子里現成的顏料——畫油畫和水彩畫用的顏料都有。暫時他沒敢拿出來用……

沒有削鉛筆用的刀子,只好拿保險刀片將就著用。磨石也碎了,不過還是把鉛筆修尖了。

政治指導員謝羅夫第一個看到這張方澤自己認為畫得很不象樣的團長遺像。

一位英姿颯爽的青年,身著西班牙制服。阿廖爾還記得西班牙軟帽的樣子。從前在照片上看見過,也親眼看見來列寧格勒的西班牙小孩戴過。為了顯示兩國的團結,國內當時也有許多人戴這種帽子。畫的后景是馬德里——遭到嚴重破壞的馬德里。在這座瀕臨毀滅的城市背景上隱約顯出幾行題詞。一張俄羅斯人的面孔,典型的俄羅斯人面孔。神情中透出意志和同情、信心和失敗的痛苦。

謝羅夫一看就十分滿意。

“一夜未睡吧?”謝羅夫問。

方澤默然。

“我不大懂繪畫藝術,”政治指導員說道。“照我的想法,就是要這樣畫。現在,尤其是目前需要這樣畫。你要是不反對的話,方澤,我這就拿去給首長看看。等以后有了功夫我們再多畫上幾張——師里、團里都送些去……讓大家都看看我們團長的英姿。你這里的西班牙也畫得好。簡直棒極了!”

第二天十二點鐘有一次警報。

馬上了嚼子,人站在馬頭旁邊,大炮單獨在一旁。

柯斯特利不知何故突然發起毛來,揚起后蹄向方澤踢去……

方澤迅疾閃到一旁。

利拉用憂郁的眼神望著方澤,仿佛對他表示同情。

他們的馬體格魁梧,氣力很大,是人們常說的比曲格馬。這樣的馬他們師里有一千匹,營里三百五十匹,連里一百二十匹。馬鞍沉重,是專為馱炮設計的特殊鞍子。在長期的服役過程中,馬都逐漸地習慣了沉重的馱炮任務。

鞍子還是原來的鞍子,卻把它們套上去拉車。而且還要騎人,何況是生人,不是每天見面,愛撫它,結它刷毛洗澡,喂草喂料的人。于是馬就不依了。

方澤并未生柯斯特利的氣。他把柯斯特利讓給了葉戈津,并且把連長扶上了馬背。

柯斯特利猛地抖一下身子,但是畢竟接受了這位陌生的騎者。

利拉跟在方澤身后向炮彈箱走去,隊伍行動了。向另一座山行進,走的是鄉間小道。

有幾處村莊的房子被燒,雖然沒有德國人。

既無傘兵,也無任何德國人。只有百姓,他們穿著民族服裝,有的拿獵槍,有的拿德國造的自動步槍,也有帶著手榴彈的……

但是這些人沒有射擊,他們讓行軍隊伍平安地過去。那些人的眼神卻是陰森可怕的,方澤覺得一輩子也忘不掉這些面孔。

1

河邊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