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都市>誅魔之時空狙擊>第21章 背后還有人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21章 背后還有人

小說:誅魔之時空狙擊 作者:胡然之間 更新時間:2019/12/26 12:07:19

張董事長一聽“孔浩”,大概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情。

不過山上的真人們,怎么會理這些小事情?他有些納悶。張董事長應了一聲,繼續聽著柳宏全往下說。柳宏全雖然性格剛直,可也不是迂腐之人。他并沒有因為對方客氣,就擺架子說教你們公司做事如何如何不對。只是拿柳元直的修行做了個說辭,雖然這的確也是他擔心的事情:

“孔浩他爸爸和你下屬一個公司有些生意上的矛盾,聽說被逼得有些厲害。我兒子和孔浩感情很好,這兩天跟著擔心,對他的修行有些影響。我來問問看,能否幫著調解調解。”

張董事長沉吟片刻,突然一拍腦袋仿佛恍然大悟地說道:

“孔家?喔!我知道了,一定是為了那塊地的事情。師叔您稍坐一會兒,我給下面打個電話問問。”

張董事長站起身來,抬腳想進辦公室的套間,想了想轉頭給柳宏全賠了個笑臉,又說道:

“我還是出去先問一問部門。”

張董事長一溜小跑出了辦公室,柳宏全凝神看那內室。門雖然關著,柳宏全還是依稀感應到里面有一個人,是一個修真者。雖然不知道他的境界,但能被自己感應到,要么是故意為之,要么就是和自己差不多,柳宏全暗自警惕起來。

等了小半會兒功夫,胖胖的張董事長又一溜小跑跑了進來。進來前還先敲了敲門,態度非常恭敬。他坐下來一邊擦著腦門上的汗水,一邊對柳宏全說道:

“師叔,是有這么個事情。下面的人想拿孔家手里的一塊地,心急了些用了非常的勾當。我這就處罰下去,絕不姑息!”

柳宏全一聽心里松了一口氣,他也沒想到如此簡單,高興地抬手說道:

“不用緊張,我知道也還沒出格,只是接下來恐怕會。。。”

“絕不會,絕不會!師叔,我保證!我們公司的人還是有分寸,絕對做不出害良心的事情。咱們畢竟還是宗門的企業,不能丟了祖師爺的臉不是?我剛剛搞清楚了全部情況,我馬上招呼下去。孔浩他爸爸立馬就能回去,那塊地咱們也決不再沾手了。”

張董事長說得那叫一個義正言辭,只是前后掩飾千穿百孔。柳宏全達到了目的,難得跟他繼續糾纏,笑著對他說道:

“如此甚好啊,有勞董事長了!”

“師叔您客氣了,您這是關愛小輩,不讓我們犯錯誤啊!”

相談甚歡,兩人都沒有提及劉四。張董事長不談,顯得也不是全無底線;柳宏全不談,自然是也不愿意橫生枝節。又和張董事長閑聊了幾句,柳宏全感覺里屋那人沒有要出來的意思,這才起身告辭。張董事長恭恭敬敬送出公司大樓,這才轉身上樓回了辦公室。

他依然是敲了敲門,才輕輕拉開門,比剛才還要恭敬十分地走到自己的辦公桌前面,像個下屬一樣低頭站著。辦公桌對面寬大的大班椅上,坐著一個光頭白須老人。他舒適地躺靠著椅子,瞇著眼晃悠晃悠著。老人單手捏著一串品相極好的翡翠佛珠手持,滴溜滴溜地數著玉珠子。

又隔了半晌,才聽到老人悠悠地說道:

“昆侖道德宗,果然是天下第一宗門啊!覺海境的修士說放逐就放逐出來,底蘊深啊!這天下第一宗,隨便出來個小魚小蝦,就敢管我峨眉山的事情。嗯~!現在還不是小魚小蝦,還能與老夫叫叫勁,很快便是了。”

張董事長一聽此言,一陣冷汗就下來了。他惶恐地說道:

“大師,不是說答應他嗎?要不人不放,地照拿便是。”

老人并沒有馬上回答,他唏噓半天仍然是慢慢地說道:

“你剛才做得很好,地嘛說不要就是暫時不要了。咱們是名門正派,這種事情沒人說也罷了,既然他柳真人上門來指教,自然是做不得了。孔其昌要是識趣,自己把地送過來,那又另當別論了,哈哈哈哈!”

張董事長這才松了一口氣下來,腦門上的汗水更多了。又聽見老人說:

“他兒子的修行?你去打聽打聽,這是怎么回事情啊?這個屁大的地方還能修行,他也不怕閃了他兒子的嫩腰?”

張董事長小聲地剛答了聲“是”,老人又說道:

“算了,還是我自己去看。你們這些人啊,瞞不過他。你做自己的事情,不要去打擾柳大真人,老夫走了。”

再次把人送到樓下大門口,看著老人上了車遠去,張董事長又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他終于舒舒服服地坐回自己的大班椅上,長長地出了一口大氣。感懷著自己小心侍奉著各路大爺,張董事長輕輕說道:

“我太難了~!”

光頭老人法號湛德,是與雞足山湛云佛尊同字輩的僧人。他看起來六七十歲年紀,其實已經高壽九十有七。湛德大和尚停留在覺海后期巔峰境界多年,眼看大限將至。他不坐禪叩關、觀想問道以求最后突破,竟然“大徹大悟”下山做了個游戲紅塵的花和尚。

掌門雖覺得荒唐,也不好阻止這個昔日的師叔。

峨眉后山的長老們看過太多道心失守、放棄大道的失意之人、破落之事,也不覺得湛德放肆,反而覺得他灑脫。所以湛德在西洲市鳩占鵲巢,凌駕于峨眉外門執事之上。平日里只要他不傷天理,就算欺負欺負如螻蟻般的俗人,山里大概也無人過問。

當天下午孔浩的爸爸就回了家,公司的經營也不再被限制。不過經此一波,孔浩他爸爸是真的怕了。他不知道對方怎么會放過自己,但他明白禍根就是那塊地,背后就是和自己談合作的那家公司在搗鬼。于是他出來后立馬主動上門,把那塊地轉讓給了寶頂下屬那家開發公司。

好在有柳宏全出了馬,寶頂下屬開發公司的人也不至于吃相太難看,轉讓的價格也還公道。孔浩的爸爸還想再讓點兒利只求放過劉四,自然也沒得到好臉色。只好灰溜溜簽字蓋章,拿了協議走人。

第二天孔浩就接到家里的電話,少年人怪叫一聲,立刻摸出手機群發出消息:

“晚上巷子老火鍋,本少爺請客,不見不散!”

還是那個包房,11個人坐一桌稍微有些擠。發生了這么多事情,這撥人看來是關系更鐵。要經常在一起拼桌,也許擠一擠慢慢就習慣了。包房還是那個包房,少爺還是那個少爺,似乎一切都沒變樣。

楊兵和周子航真的開始和其中兩個女生交往,這兩天晚上都見不到人。今天孔公子請客,兩個寢室倒是差不多都到齊了。陳茵茵和柳元直、胡一文的關系有些曖昧,她不再提倒追胡一文的事情,不過三個人經常都在一起串學院蹭課。

元直有些迷惑。

他有些反感陳茵茵倒追胡一文,說是暗地喜歡陳茵茵又說不上。不過三個人在一起,他倒是滿歡喜的。不但有人陪著蹭自己喜歡的物理課,也漸漸喜歡上陪胡一文蹭歷史地理課。很多時候,他冷不丁打了個寒戰,暗暗對自己說:不可能,不可能!我是喜歡女生的!

老大還沒有回來,電話也打不通。不過大家這兩天知道了孔浩家出的事情,都把關心放在了孔公子身上。這下聽說孔家的劫難莫名其妙地化解了,都替他高興。只是劉四進去了出不來,孔浩爸爸花了不少錢,也只辦了個從輕處理,至少得吃好幾年牢飯。

孔浩講到這里,小娜想起前天二娃子的威脅,擔心地對孔浩說道:

“孔浩,劉四哥出不來了,那個二娃子再來找麻煩怎么辦啊?”

孔公子前天受了威脅,也沒有認慫拿錢去了事。下午接到媽媽電話還是立刻回了家,根本沒去想過被二娃子堵住該怎么辦。現在想起來還有這么一檔子破事兒,3萬塊錢孔公子省省零花錢就能打發,可這口氣實在是他NND憋屈。孔浩自己倒了一杯啤酒,不出聲自己干了。

其他人不知道二娃子的威脅,亂哄哄地說:怕他么,來了就干!

孔浩強打歡顏,又倒了一杯酒敬兄弟們,一邊吼道:

“對!干他個龜孫兒!”

一邊給小娜使了個眼色,讓她不要多說話。按照孔浩的想法,先躲一陣再說。反正已經躲了兩天了,也沒見二娃子找上門來。實在躲不了破點兒財就破點兒,不能再生事情了。他想著心事和兄弟們喝酒,這膽氣自然就弱了,聲音也小了。

柳元直瞧出孔公子有毛病,拉住他問道:

“別喝了二哥,該不會還有什么事情瞞著我們吧?”

小娜再也忍不住哭出聲來說道:

“元直哥,那個二娃子說我們打傷了他的兄弟,要孔浩賠他3萬塊錢呢!”

陳茵茵抱住小娜肩膀,趕緊遞紙巾給她擦眼淚,又對孔浩吼道:

“欺人太甚!媽的孔浩,是不是男人,是就干他們去!你們家保安公司慫了,我們家還有呢!說,什么時候動手!老娘不發火,還真讓那些雜碎小看了!”

2

第21章 背后還有人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