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歷史架空>大航海時代之碧海無瀾>第26章 新船長的爭奪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26章 新船長的爭奪

小說:大航海時代之碧海無瀾 作者:最后一名 更新時間:2019/12/26 10:55:18

小獵犬號上的海盜們,并沒有因為船長基德的死而混亂,因為還有大副漢斯與二副伊克巴在控制著局面,這一切還是要感謝當初基德的管理。

實際上,即便是基德船長活著的時候,大部分的時間里,小獵犬號上的海盜都是由漢斯與伊克巴聯合統率的,只有在作出決定的時候,基德船長才會發號施令。

漢斯與伊克巴實際上都是基德帶出來的徒弟,正是由于這兩個徒弟對小獵犬號的控制,才令得基德能夠在這條船上輕松自如,悠閑自在。

就像國不可一日無主一樣,小獵犬號也不能一日沒有船長,所以,船長基德死了,那么新的船長肯定會在漢斯與伊克巴兩個人之間產生。

盡管在職位上,漢斯要比伊克巴大了一級,但是從能力和人緣上來說,伊克巴卻要比漢斯強了很多。所以,當漢斯自命為小獵犬號的新船長之時,馬上遭到了伊克巴的反對,兩個人為此刀劍出鞘,若不是被佐佐木強行分開來,一定會拼個你死我活。

也正是因為新船長不能馬上確定下來,所以對于基德死后,后事的處理,并沒有人來主持。因此,基德與邁克斯的尸體沒有處理,只是分別用一塊白布包裹了起來,暫時還存放在船長室中。

最主要是兇手夏曉昌也沒有被處理,他被用繩子捆在椅子上,一個人與那兩具尸體呆在船長室中,外面有個海盜看守著,等待新船長的處置。

船長室的旁邊,是小獵犬號上的會議室,那又是一間與船長室同樣大小的艙室,在基德當船長的時候,除了重要的事情需要找人到那里協商之外,那間艙室很少啟用,經常處于關閉的狀態。

如今,夏曉昌閉上了眼睛,一覺醒來,還能夠聽到隔壁的會議室里傳來的呼喝吵鬧聲,那些海盜們顯然為了爭奪船長的職位而吵得不可開交。

由于有佐佐木這個強大的沖鋒隊長的存在,就算是有人想要趁著小獵犬號上沒有船廠之機挑起事端,也變得不可能起來。

對于大部分的海盜們而言,選出新船長的規矩其實也很簡單,那就是誰的拳頭硬,誰就是老大。

談到打架,伊克巴自然不是漢斯的對手,他有自知之明,所以堅決反對用這樣簡單的方式來選出新的船長。

按照伊克巴的想法,他認為新船長不僅僅要有強大的武力,更要有強大的統率力和智力,能夠帶領著大家在這個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下,存活下來。而后兩者,才是他的強項。

漢斯與伊克巴僵持不下,佐佐木便把船上幾個重要的頭目找了來,希望大家能夠通過選舉的方式,在漢斯和伊克巴之間,選出一個新的船長來。

會議室里,除了漢斯和伊克巴,以及沖鋒隊長也就是兵長佐佐木小次郎之外,還有副官狄奧,航海長蘭斯洛和水手長卡羅爾。

漢斯覺得面對這些投票的人,自己沒有把握贏下來,所以提議讓船艙主管布朗也來參加,得到了佐佐木的同意。

但是,如此一來,伊克巴也提出應該讓船匠哈爾來參加,也得到了佐佐木的同意。

漢斯還要提名舵手長克勞斯來參加,而伊克巴也馬上提議要讓廚師長米洛來參加。

這令主持這場選舉會議的佐佐木很不高興,大聲道:“航海長在這里,還要個舵手來干什么?這么重要的會議,還要做飯過來決定嗎?”

漢斯與伊克巴都不再吭聲,他們還是有些畏懼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日本浪人,他們見識過佐佐木的殺人手段,也自知不是他的對手。如果這個日本浪人也懂得航海的話,可能自己就要來當船長了。好在佐佐木只是一個打手,這么長時間以來,他連最基本的水手繩結都沒學會打。

六個人開始投票,結果卻令人有些尷尬,蘭斯洛、卡羅爾和布朗投的是漢斯,佐佐木、狄奧和哈爾投的是伊克巴,漢斯和伊克巴各得三票,局面一下子僵持了起來。

“還是要再加一個人來投!”狄奧道:“必須是單數,否則還是可能平局!”

“讓克勞斯過來投!”漢斯當先地叫道。

“讓米洛來!”伊克巴毫不示弱。

“克勞斯來!”“米洛來!”“克勞斯來!”“米洛來!”……

兩個人又開始僵持起來,漢斯氣得當先拔出了自己的刀來;伊克巴也拔出了他的刀,好像馬上就要發生沖突。

“啪”的一聲響,佐佐木的手拍在了桌子上,沒有發出一句話,漢斯和伊克巴都不由自主地把刀重新回鞘,收了起來。

佐佐木看了看漢斯,又看了看伊克巴,對于他來說,還是愿意讓伊克巴來作船長,他覺得伊克巴的頭腦和統率力要比漢斯強了很多,這也是他之所以投票給伊克巴的原因。

不過,他也知道,小獵犬號的船長必須要服眾的,相比而言,漢斯的資歷要比伊克巴早了許多,而且他也是跟基德最早的一批人,他真正地掌控著小獵犬號的營運。比如投票給漢斯的蘭斯洛,是負責小獵犬號在海上航行的指揮官,卡羅爾是負責管理操控船只水手的頭目,而布朗的職務更是重要,他負責的其實是整條船的物資、貨物和錢財、帳目的管理。

會議室里一片的寂靜,這還是一個強者為王的時代,所有的人還是畏懼著佐佐木的強力。

“狄奧,你來說說看,讓誰再過來參加投票呢?”佐佐木直接問著狄奧。

狄奧看了一眼漢斯,又看了一眼伊克巴,想了一下,道:“我看,不如把木腿叫過來,他是醫官,而且也是小獵犬號上的元老,咱們這條船上,沒有誰比他來得還要早,就算是基德船長在的時候,也會對他禮敬三分的!”

此言一出,蘭斯洛第一個點頭應聲:“我也覺得找獨眼木腿過來好!”

佐佐木轉頭看向漢斯,漢斯無奈地點了點頭;他又看向伊克巴,伊克巴也只好點了點頭。

“好!”佐佐木馬上道:“狄奧,你去把木腿叫過來!”

“讓蘭斯洛跟著狄奧一起去!”漢斯提議著,他有些擔心剛才投票給伊克巴的狄奧,會對獨眼木腿鼓動些什么,讓木腿去投伊克巴的票。

“可以!”佐佐木同意了。

傍時時分,小獵犬號緩緩地行駛到了馬跡島。

這座小島并不大,也沒有淡水水源,只是因為島上長滿了高大的椰子樹,結的椰子果可以提供給過路的船只一部分水源,所以才會有船只停留。因為島的形狀像一個馬鞍,所以被往來的漁民稱為馬跡島。

馬跡島位于南中國海的中南部,地處偏僻,遠離從遠東往東南亞各地的主航線,少有船只往來,故而才會成為了像小獵犬號這樣的海盜船臨時停泊的錨地。

在馬跡島的附近不到三海里的范圍里,還有兩個座更小的小島,呈現的卻是沙洲的狀態。

小獵犬號在馬跡島邊靠岸,由于沒有可以真正停泊的碼頭,又怕靠得太近會擱淺,所以這條船只能停在離著真正的海島還有一海里的海面上,派出小船往島上采摘椰子果,同時也尋找一些高大的樹木進行砍伐,以修補受傷的船體和桅桿。

今天晚上,小獵犬號肯定是要停在馬跡島了,而且也肯定是要將這條船的修補完畢,才會重新啟航。

夜幕悄然而至,星光顯現,碧海無瀾!

就在小獵犬號停泊不久,并且派了三條小船的人往島上進行采伐之時,鄰近的兩個沙洲島的后面悄悄地轉出來了五條歐式帆船來,為首的是一條三桅三層甲板的二級戰列艦,緊隨其后的兩條兩桅護衛艦與三條輕型蓋輪,五條船無聲無息地呈半包圍狀圍了上來,遠遠地已然將小獵犬號的逃跑之路盡數封死。

此時,在小獵犬號的會議室里,漢斯和伊克巴還在激烈地互相攻訐,都希望有決定權的獨眼木腿能夠把票投給自己,但是,獨眼木腿坐在長桌的對面,好像是一個入定的老僧,閉著那只獨眼,手指不停地敲打著桌面,好像是在思索著什么。

時間一點一點兒地過去,這一回連佐佐木都有些不耐煩了起來,當先地道:“獨眼木腿,把你叫過來,就是因為你年紀大,讓你給參謀一下,你要是這么沉著不表態,那還不如不叫你!你還是回你的診療室里去算了!”

狄奧馬上道:“先等一下,木腿可能想得比較多,反正如今咱們的時間有一大把,就讓這老頭好好琢磨一下!”

“是呀!是呀!”蘭斯洛也跟著附和著:“這老家伙不是說他吃鹽比我們吃的飯還多嗎?我也想聽一聽他有什么高見!”

見到狄奧和蘭斯洛非要等木腿表態,佐佐木也只得重新坐下來,冷哼一聲,有些后悔不應該把這個老頭子叫過來。

“老頭兒,你快說呀!”漢斯忍不住地叫著。

伊克巴看了一眼漢斯,很有心機地對著木腿道:“奧利弗,這條船上,就你最有見識,我相信你的選擇肯定不會有錯的!”

這分明是一種巴結,與他往日跟木腿的說話態度窘然有異。

過了半晌,木腿才微微睜開了他那只獨眼,咳嗽了聲,看了看對面的兩位候選者,卻是搖了搖頭。

“怎么?”佐佐木又站了起來:“老家伙,你這是什么意思?”

木腿又轉頭望著他,丑陋的面孔微微一笑,道:“如果按照海盜的規矩來講,誰能夠殺掉船長,誰就是船長!”

所有的人都是一愣,這的確是一條流行于海盜間的潛規則,而且也是被眾多海盜所認可的,畢竟能夠當上船長的人,一定是海盜中的強者;而能夠殺掉船長的家伙,自然也會是強者中的強者了。

“什么?”佐佐木差一點兒跳了起來:“老家伙,你不會是想要我們奉那個小毛孩子當船長吧?”

眾人更是面面相覷。

但是木腿卻不說一句話。

佐佐木正想要再行追問,會議室的門“砰”的一聲被人撞開來,這令所有的人都嚇了一跳,正想要對闖進來的人進行喝叱,卻聽到這個闖進來的家伙上氣不接下氣地喊著:“不……不好了,海……海軍!……”

“什么?”漢斯和伊克巴幾乎異口同聲地問道。

“尼德蘭海軍!是尼德蘭海軍!我們被包圍了!”

立時,所有的人都安靜了一下,也只是一剎那,又紛紛地沖出了會議室。

木腿坐在那里,長嘆了一聲,苦笑著搖了搖頭。

1

第26章 新船長的爭奪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