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玄幻>末日三劫>第38章初戰兇魔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38章初戰兇魔

小說:末日三劫 作者:奧瑪乃康 更新時間:2019/12/26 10:07:20

大兒奔國的武士刀,主要是仿照唐刀改良而來的,依據形狀、尺寸分為太刀、打刀、脅差(脅指)、短刀等。通常,兒奔國的武士,隨身佩戴兩把劍,長刀用來迎擊敵人用于劍術上的對決,短刀則是用來自殺,但實際上,剖腹自殺者并不常用它,所以有配飾作用。

現實中的武士出門,一般最多只佩戴兩把刀,一長一短,極少佩帶三把。那種渾身插滿刀的武士,只將它作為配飾。

兩把刀并沒有嚴格的分工,更不存在一把殺人一把切腹的情況。打刀在實戰使用率的確高于脅差,更多的是因為長度帶來的優勢,但并不代表脅差無法殺敵。事實上,所謂的二刀流基本都是一手持打刀,一手持脇差,比如宮本武藏所創的二天一流。

兒奔國的劍道流派五花八門,流派繁多,沒有七八百,也有三五百個,最古老的叫中條一刀流,以及念流系、陰流系、二天一流系等等,每一系又有數十個流派,如一刀流與陰流系,其流派多達四五十個,其他流派少則十幾個,多則二三十,多得數不過來。

三三元的前世是二刀流武士,武功法術皆超一流,平時只憑一把長刀便橫行天下,今日被迫使出了雙刀,但依舊處于下風,那根五尺長棍夭矯如龍,交織成密集的棍網,一擊泰山壓頂之勢向下聚壓,封架的空間越來越小,心中羞憤欲絕,但卻無法破網而出。

傳來一陣急劇的金鐵交鳴爆震,一道快得令人眩目的虹影,不可思議地嵌入重重刀網之中,毫無阻滯地一嵌而入,貫隙直透核心,只有行家中的行家,才能看出其中奧秘。

三三元發出一聲怒極恨極的怪嘯,噴出一口奇臭無比的黑氣,雙刀疾合交叉迎住來棍急架急封。

棍尖靈活地續進,吐出淡淡虹影排空直入。

“啪!”一聲大響,黑氣中飛出一道電虹,落在水泥地上,“錚”然一聲彈起,朝牛歸田后心激射而來。

牛歸田看到三三元噴出了黑氣,心知厲害,挑飛了他的短刀,飛身后退。便在此時,驀聞田策大叫:“頭兒,身后!”

他毛發一豎,反應出自本能,一招夜戰八方,手中五尺棍在身周舞出一道棍網。

“啪!”又一聲響,短刀被擊飛。

三三元手一招,收回短刀,化作一團黑氣滾滾而來。

崔浩雙手握棍向前撲,田策的木矛給了牛歸田,只有一把匕首,面對強敵,匕首英雄無用武之地,疾步上前,一把搶過向天嘯的木矛向前沖去。

“小心有毒!”牛歸田喘吁吁高叫,一場惡戰,真力損耗過半,欲戰無力,奔到臺階前,打開背包,取出一袋黑色粉狀物,打開水壺,加入半袋水,搖搖揉揉,轉身向前沖。

“唵——嘛——呢……”

向天嘯雙掌合十,高聲誦念六子真言,一字一吐,昂揚頓挫,聲若暮鼓晨鐘,字字動人心魄,大步往前走。

觀音六字大明咒,俗稱“六字真言”,乃是佛門咒語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唵(om)嘛(ma)呢(ni)叭(pad)彌(mc)吽(hom)”。六字大明咒中之六字分別具有關閉六道輪回之門(om—關閉天道門,ma—關閉修羅道門,ni—關閉人道門,ba—關閉畜生道門,mi—關閉餓鬼道門,hum—關閉地獄道門)獨開往生凈土乃至成佛門的功德。(六字大明咒的功德廣如《大乘莊嚴寶王經》所述。

這句咒語大致表示的意思是:“歸依觀世音菩薩!但愿仰仗您的大力加持,使我本具與您同樣的、清凈無染、隨意變現的自性功德迅速顯現,隨意達到我要達到的目的。”

黑云下沉,天地一片混沌

黑氣中,三三元的臉色鐵青,亂發飄飛,黑色毛發一叢一叢地從衣服的間隙冒出來,眼睛紅得像燈泡,熒熒發光,雙手十指,驀然長出了半尺長的黑色指甲,渾身上下,涌發出無邊的邪惡和暴戾。

他的面目越發猙獰,果真變成了一個恐怖怪物。腳往前踏一步,右腳半提,左腳彎曲,雙手結成古怪的法印狀。

懷里突然噴出一大股夾雜著濃烈惡臭味的黑氣,四下漫延,氣溫也好像驟然降低了許多。

一切佛的總集是觀世音菩薩,一切陀羅尼的總集是六字大明咒,一切法的總集是菩提心;知一即解脫一切。

菩薩慈悲心腸,但似乎難以化解遏制鎮壓這頭鬼物的兇戾之氣,鬼爪一伸,準確地抓住了田策與崔浩的棍頭向懷中帶。

這東西已經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鬼物、神魔,力大如牛,二人收腳不住向前沖,想松手,雙手卻像被沾在棍上,無法松開。

“吽!”向天嘯聲如沉雷,念出了六字真言的最后一個字,搶進一步,雙掌齊伸,一把抓住崔、田二人的肩頭向回拉,想救人。

念誦「吽」可以清凈憎恨的習氣;若有瞋心就會墮入地獄道。

佛法無邊,三三元似乎受到震懾,身形一滯,形容猙獰,狀如惡鬼,十分恐怖。

說時遲,那時快,突然飛來一物,“噗”地打在三三元的身上,立刻爆裂出一團紅色的霧狀物。

是三教同盟秘制,并且由高僧大德加持了密咒的黑狗血粉,加水融化之后就成為專門克制陰邪鬼物的黑狗血。

黑狗血一著身,空氣中仿佛有一種沉悶的震動傳來,三三元身周的黑氣就像發生了某種化學反應,快速地消融,那濃烈的惡臭味,也隨之開始消退。

“吱溜溜”一聲尖銳鬼嘯,三三元猛然向下一伏,撲地而滅,消失的無影無蹤,仿佛根本就沒有出現過,唯有鬼嘯裊裊,迅速遠去。

山風拂過,滿天黑云漫卷,倏忽消散殆盡,已是夕陽無限好。

“這東西到底是人是鬼?”崔浩抹著后腦駭然問道。

“不是鬼,應該是魔……”牛歸田沉吟地說。

“魔?”不僅崔浩與田策倒吸了一口冷氣,便是身為我佛俗家弟子的向天嘯,也覺得全身冷颼颼的。身為佛門弟子,他相信世間有鬼神存在,但親眼看到鬼魅妖魔,并且與之打了一架,卻是絕無僅有的奇遇,回想剛才經歷,仿佛在夢中一般。

牛歸田點點頭,說:“我師父曾對我說過,兒奔國的精鬼神社、遺矢神社、舔黃神宮、伏尸山十六神宮、冥祉神宮、日光東照宮、箱根神社、出云大社等等,以及遍布全國的大大小小的神宮神社,表面上,這些神宮神社,跟我們的廟宇道觀一樣,是老百姓祈求吉祥如意,幸福平安的地方,而骨子里,大多數大的神社、神宮,卻是他們供奉自古以來為國戰死的軍人、政客、以及武士的靈魂之處。即是說,這些神宮神社,都是兒奔國的養鬼之地,每一個神宮神社,皆由法力高深的神官主持。這些鬼魂,臨死之前,大多都是非正常死亡,個個自以為是出師未捷身先死,懷有強烈的怨念、忿念,死后不斷地享受香火祭祀,逐漸形成惡靈,時間越久,這些惡靈的念力越強。修煉到一定程度,它們便會游蕩于天地之間,吞噬生人的三魂七魄以壯大自己。在經過若干年的修煉,它們便能夠鬼凝化形,又或者依附人體,借尸還魂,甚至修煉成形,成為亦人、亦鬼、亦魔的妖魅惡魔。這個三三元,曾經是兒奔國陸軍大將,是罪惡累累的侵華元兇骨干之一。兒奔國戰敗,三三元嘔血三斗,自殺身亡,之后其靈位分別被供奉在精鬼神社與伏尸山神宮之中,接受供奉祭祀,修煉千余年,這東西已經修煉成形,是個似人非人,亦神亦魔的可怕妖物。估計兒奔國的各個神宮神社內,這類東西不計其數,大多已經修煉成形,今后,必將絡繹不絕,源源而來,而且一個比一個兇猛厲害。諸位,我們肩負守護家國重任,勢單力薄,任重而道遠啊!”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怕個吊!”崔浩堅定地說。

田策望望村后的山丘,說:“當務之急是要盡快取到法器,有法器在手,妖孽何足懼哉!”

“原”和他的女人滿臉驚容,在門口探頭探腦。

牛歸田瞥了一眼二人,取出手機,撥通了陸洋的電話。

陸洋報告說,他們已經順利抵達村后山丘下,正在登山,今夜將在山上露宿,他們沒有遇到妖孽。三座山丘皆有法陣護持,時隔數百年,法陣依然完整。

法陣完整,說明山上的法器安然無恙,但牛歸田并未感到輕松,適才一戰,是窩寇妖孽的試探性攻襲,明天,或者今晚,必將大舉而至,當務之急,是馬上修復小樓周圍的法陣。

“原,你過來!”牛歸田舉手相招。

“原”滿面狐疑,帶著他的女人趨近前來。

“你叫什么名字?”牛歸田含笑問那女子。

女子搔首弄姿,滿臉傻笑,似乎沒聽懂。

“他叫原,我叫牛,你叫什么?”牛歸田比劃道。

“櫻。”“原”搶著回答。

“是英雄的英,還是櫻花的櫻?”牛歸田不動神色地問。

“原”著牛歸田發愣,女人抓住牛歸田的手,一字一字說:“梅——櫻……”

“你叫梅英?”

女子點了點頭。

“這名字不錯。”牛歸田依舊笑容滿面,和藹可親,掙脫手比劃說:“二位,天快黑了,你們在哪里過夜?”

“原”馬上聽懂了,指指適才躲藏的大屋子。

梅櫻又抓住牛歸田的手臂,指指自己,指指牛歸田,說:“我、你,睡覺……”

“二位晚飯吃什么?”牛歸田臉色發赤,再次掙開了手。

“原”望著村外的群山,滿面懼色,指著村外結結巴巴說:“鬼、有鬼……”

他想告訴牛歸田,想去村外漁獵,可是害怕剛才逃走的惡鬼。

牛歸田說:“不怕,我們一起去,好不好?”

“原”露出笑容,連聲說好。

牛歸田對崔浩使個眼色,說:“你和老向收拾住處,我和田策去打獵,二位,走!”說罷,帶著“原”和梅櫻走了。

0

第38章初戰兇魔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