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南太平洋海盜>第六章 軍火貨輪上的槍戰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六章 軍火貨輪上的槍戰

小說:南太平洋海盜 作者:行軍大元帥 更新時間:2019/12/4 11:18:50

李繼龍將房間收拾完的時候是晚上九點,在房間里他翻到了一本書,標題是《人間椅子》,是一本江戶川亂步的短篇小說集,內容是英語的。他洗了個澡后,在床上讀了一會兒第一個故事,也就是《人間椅子》這個故事,然后就睡著了。

第二天起來的時候,他側躺著臉朝窗戶,睜眼看到的是外面的陽光透過窗簾上的空隙透了進來;因為窗簾是藍色的,所以整個房間仿佛被一個藍色的燈所照亮。雖然今天晚上他就要參加加入海盜以來的第一次正式行動了,但是這一天開始時的環境出人意料的平靜。

這時,他的身后傳來一聲紙張翻頁的聲音,這讓他感到很意外,他緊張地翻過身,眼前看到的竟然是艾斯塔。

艾斯塔臥坐在李繼龍的床上,身上沒有穿平時的那套衣服,而是一身淡藍色的比基尼內衣,從材質上看是泳衣,這讓她的身材在李繼龍面前一覽無余:她有著豐滿的胸部,苗條的身上沒有一絲贅肉但顯得很強壯,腹部能夠看見清晰的腹肌,雙腿修長卻顯得有力,整個身體是一條完美的曲線。她的那一頭金發沒有任何辮子扎起來,很自然地披散在她的兩邊,正端著他昨天晚上剛剛讀過的《人間椅子》在翻看:書本打開在第三十頁,對應著書中的第二個故事《接吻》。

這樣的畫面當然讓一向很木訥的李繼龍感到很臉紅——不得不說,雖然李繼龍整個人濃眉大眼,而且熱愛健身,但是他這一輩子在女人方面似乎一直并沒有多少緣分。

或者說,他不只是臉紅,因為是早上的緣故,任何休息了一宿的男性在起床的時候都會有非常自然的反應,尤其是在他看到眼前香艷的畫面后。

當然,更多的依然是對艾斯塔的出現的意外感,李繼龍感到想說些什么,可是不知為什么他說不出來。

艾斯塔注意到李繼龍已經醒了,她放下了手中的書,轉頭看向了李繼龍。

這時,就像之前一樣,李繼龍和艾斯塔雙目對視,從對方的眼睛中能清晰地看見自己的倒影。

“你怎么會在我的床上?”李繼龍終于說出了他想說出的話,雖然他其實想問的是“你怎么會在我的房間里。”

“整艘船都是我的,為什么我不能出現在你的床上?包括你找到的這本書,難道不也該是我的嗎?”艾斯塔回復道。

還沒等李繼龍反應過來,艾斯塔的臉就向他湊了過來,她柔軟的雙唇吻在了李繼龍的唇上。李繼龍這時感到一陣不由自主:他不由自主地閉上了眼睛,并且不由自主地想更多地得到艾斯塔的雙唇,接著不由自主地掀開了被子,然后他的雙臂不由自主地摟住了艾斯塔的身體,不由自主地去脫艾斯塔的衣服。。。。。。

“大概,每一場真槍真刀的戰斗之前都得有這樣的劇情吧。”一個念頭曾短暫地出現在了李繼龍的腦海中。

這就是李繼龍的初吻,還有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對李繼龍來說也是一種學習,讓他學習了很多,包括艾斯塔。其實,當他看見艾斯塔穿著比基尼的內衣坐在他面前時,他就已經覺得其實平時威風凜凜的海盜船長也有她很女孩的一面;當然,在他們一番云雨之后更覺得是如此。

這之后,艾斯塔和李繼龍都感到有些疲憊了,于是他們摟在一起又休息了一會兒。

“這是你的第一次嗎?”艾斯塔問道。

“嗯。”李繼龍輕輕地說道。

“你雖然很可愛,但居然還挺有些東西的。”艾斯塔說道。

李繼龍感到有些害羞,不知道說什么。

“這里有東西喝嗎?”

“冰箱里有一些可樂,我住進來之前它們就在那里。”

“給我拿一瓶吧。”艾斯塔說道。

于是,李繼龍走下了床,給自己和艾斯塔各拿了一瓶。

艾斯塔喝了三口后便開始穿衣服,一邊穿著一邊說道:“好了,晚上的戰斗之前我們還有很多要做的,你和你的幾個朋友也來幫忙吧。”

“好的。”李繼龍說道。

————

下午的時候李繼龍和他的三個同學幫助其他的海盜們為晚上的攻擊做了很多準備,比如搬運了很多彈藥。李繼龍四人因為有強壯的身體,所以搬運箱子這樣的任務不在他們話下。

“你們都準備好了嗎?”這時卡爾帶著他的CQ步槍來到了甲板,穿著一條藍色迷彩的褲子和一身黑色的衛衣。

“當然,我們早就在想用一把手上的家伙了。”劉景環說道。

“很好,你們一會兒帶上武器和足夠的彈藥就和我來吧。”

卡爾離開了艦橋后,又視察了包括兩門高射炮和所有的重機槍等的情況。

終于到了晚上。

一個觀察手向艾斯塔匯報:他已經看見了目標船只,距離己方十二海里。

由于是晚上,而且海面上有薄薄的霧氣,所以目標并沒有發現無情者哈拉爾號。

“行,通知所有人,準備開始攻擊。”艾斯塔對王小元說道。

過了十分鐘后,四人和卡爾上了甲板上的一條快艇。艾斯塔也離開了艦橋來到了甲板,她在每一次突擊手們出擊前都會目送這些勇士。

“注意安全,一定要或者回來。”艾斯塔說道。

“一定的,姐姐。”卡爾回復道。

李繼龍也目視著艾斯塔。

“你也一樣,一定要活著回來。”艾斯塔也對李繼龍說道。

“嗯,我也一定。”李繼龍有些不敢直視艾斯塔,因為早上的事情還令對艾斯塔有些害羞。

快艇被用滑輪放下了無情者哈拉爾號,四人很快地就看到了安東尼奧和安德魯他們的快艇也在準備出發,后來又看到了阿列克謝的船已經在海上了。每條快艇上也都有一把機槍。

在快艇都離開以后,艾斯塔回到了艦橋。

“好了,我們也該出發了。熄滅所有的燈。左舵,航向150度。”艾斯塔命令道。

“左舵,航向150度。”威廉明娜重復道,船開始向目標的方向移動。

————

與此同時的對面,兩個混混正站在甲板上的欄桿旁,一邊抽著煙一邊對話。

“哎,你說,這個月的工錢還有指望嗎?”一個混混對另一個說道。

“懸,”另一個混混回復道,“上一次我們的一批補給被政府軍給截獲了,最近條件有些吃緊。”

“那你說我們該怎么辦?”

“還能怎么辦?”他說著把剛抽完的煙蒂扔到了海里,“上面說了,今天這批物資和武器搞到以后,就會讓我們也參加攻打桑提西瑪的行動。到時候隨便打幾槍,等大部隊拿下了鎮子以后,那還不是我們想怎么搶就怎么搶?”

“你說的有道理啊,看來再忍一忍就是我們發財的時候。”

“哎,你說那個是啥?”

“什么?我怎么沒看到呢?”

海上此時除了黑夜,還起了薄薄的霧,所以視線不佳。

突然之間,他們的遠處傳來巨大的連發炮的聲音,緊接著數發炮彈就落在了甲板上。

“什么情況!”

貨輪的船長著急地拉響了警報,隨后慌張地跑上了艦橋。

“到底是哪里打來的炮彈?”船長焦急地問道他的大副。

大副也剛剛穿上衣服慌張地來到了艦橋,拿著雙筒望遠鏡向海上四處張望。

“那是一艘。。。。。。游輪?”大副在望遠鏡中看到了無情者哈拉爾號。

“不會是海盜吧!趕緊讓所有人拿上武器到甲板上去!”

很快地,又是一連串的連發炮彈打在了貨輪的船身和甲板上,擊傷了幾個原本正在甲板上閑逛的毫無防備的混混。

一陣陣的炮擊都來自無情者哈拉爾號上的74式和65式高射炮,因為視線不佳和貨輪上的混混自身的疏忽,貨輪發現她的時候雙方的距離不足一海里。

“右滿舵,快速前進!”艾斯塔命令道。

“右滿舵,右轉20度。”威廉明娜操縱著船舵重復道。

“接近敵人船只,保持一定距離。”

無情者哈拉爾號的甲板上,留在船上的海盜手持著武器,都準備好了作戰,每一挺機槍前也都站了人,隨時準備開火。

當然,貨輪上的混混們也已經拿起了武器,準備好了槍戰。

僅過了一會兒,無情者哈拉爾號就平行地停靠在了貨輪的左側。

“可惡,一定是海盜,趕緊讓小的們全都到左邊的甲板上。”貨輪的船長憤怒地對他的手下命令道,混混們亂哄哄地聚集到了左側的甲板上,用手上各種各樣的武器向無情者哈拉爾號開火。

無情者哈拉爾號上的機槍向貨輪吐出了火舌,兩架高射炮也如之前一樣連續向貨輪上開炮,手持著各種武器的海盜們也紛紛在準備好的沙袋或其他做成的掩體后向貨輪上射擊。子彈和高射炮彈打在貨輪的甲板上,在貨輪上裝的集裝箱表面留下一個個的彈孔,不到一會兒的功夫就有幾個混混應聲倒地。由于貨輪并沒有關燈,所以在機槍和高射炮手的眼中他們都是很明顯的目標,只能被壓制著,隨便探出頭就會冒著中彈的風險。

就在此時,混混們的身后傳來幾聲金屬碰撞的聲音。

不一會兒,突擊隊的成員們就手持著各種武器登上了甲板。

“報告船長,我們的右側又出現了一批海盜,他們已經登上了甲板!”大副對貨輪的船長說道。

“什么?怎么沒有人注意到他們?”

“他們應該是用小艇趁著夜色摸到我們身后的。”

“可惡!”

李繼龍手持著95式步槍踏上了甲板—他使用得還不是很熟練,但是已經掌握了射擊這把槍的基本要領—在全自動模式下打出了七發子彈后,便當場打死了一個背對著他的混混后。接著,李繼龍聽從卡爾的手勢,和劉景環、朱正清、楊方朔利用集裝箱作為掩體規避了混混們的還擊。混混們無序地向他們開槍,沒有打中他們任何一個人。劉景環和朱正清拿著他們的81式,探出了槍口向集裝箱后混混們所在的方向盲射了一番,將彈匣里的子彈全都打了出去,聽到了幾聲慘叫。這時,楊方朔用手中的SPG打中了一個站在高處的混混,被擊中后他摔了下來,砸在了一個集裝箱上。

“跟我來。”卡爾呼喚道李繼龍四人。

于是,他們跟著卡爾一路穿過了貨輪右側的甲板,在一處墻后面停了下來。

“我要扔一個煙霧彈,等煙起來以后,你們快速地和我沖過去。”

“明白。”李繼龍說道。

卡爾拿出了一罐WP40線拉式煙霧彈,拔下了插銷后迅速地向墻后方的空地上扔了過去。煙霧彈散發出了黃色的濃煙,卡爾揮了揮手,李繼龍和其他三人便和他一起一頭沖進了煙霧。

看不見敵人的混混們胡亂地向煙霧中射擊,但是這樣漫無目的的掃射一發也沒有打中。就在他們的彈匣全部打完后,在他們不熟練地重裝子彈時,卡爾出現在了他們面前,手中的CQ步槍一梭子彈打在了他們的身上,他們一個個地應聲倒下。

“那里就應該是他們的船長所在的地方,和我沖進去抓住他。”卡爾對四人說道。

于是,他們一路跑上了鐵臺階,沖進了艦橋,貨輪的船長此時還在不知所措地趴在窗戶上看著遠處槍戰的地方,這令他毫無準備地就被卡爾的槍托重重地打了一擊,倒在了地上。一旁的大副拔出了手槍,還想做出抵抗,結果劉景環用步槍擊中了他的大腿,他慘叫著去捂住自己的腿部時手槍掉在了地上,朱正清立刻將槍拾了起來,同時楊方朔立刻束縛住了大副的行動。

在貨輪的船長和大副都被俘虜后,海盜們又花了大概一個小時的時間,肅清了船上的抵抗。混混們有的被打死,有的跳水棄船,還有的成為了俘虜。就這樣,這艘滿載著物資的船成功地被繳獲了。

0

第六章 軍火貨輪上的槍戰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