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末日狂軍>第二十章 離開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二十章 離開

小說:末日狂軍 作者:土豆酒 更新時間:2019/11/26 7:02:47

太陽劃破地平線的薄膜露出了自己火紅的笑臉,清晨在鳥兒們嘰嘰喳喳的鳴叫中顯得異常的寧靜,梁三兒蹲在王亮的房間門口,他在靜靜的聽著王亮從陽光中醒過來,以前這個時候就算王亮還在床上睡著,梁三兒都會像那些樹上的小鳥一樣嘰嘰喳喳的推開王亮的房門然后嘰嘰喳喳的走到王亮的床邊,再嘰嘰喳喳的將王亮從睡夢中叫醒。

但是今天他卻不愿意了,他今天突然發現原來清晨是那么的美好,鳥兒們的叫聲比自己的叫聲美妙多了,清晨是讓人心胸開闊的時間,清晨之所以美好是因為它沒有那么多的生離死別的呼喊。

廚房里的梁蘭兒正幫著梁奶奶做早點,清晨鳥叫的聲音似乎吸引了她,她時不時的望著王亮的房間發呆,像是那些鳥叫聲是從王亮的房間里傳出來一樣。梁奶奶邊炒菜邊搖著頭,一來是為王亮的即將離開而感到惋惜,二來是看著自己的孫女這樣子她不免會有些復雜的心情。

等到毒辣的陽光曬到了王亮的屁股他才伸著懶腰,然后從房間里走了出來,推開門他看到了坐在門前的梁三兒正在那里看著遠處的森林,見到王亮出來梁三兒并沒有說話,臉上什么表情都沒有,像是一個木頭人一樣,在整個早上的時間里梁三兒一直處于沉默中。

三人吃過早飯了之后在院子里默默的坐著,像是即將發生的一切都不存一樣的相互看著對方,不久之后王亮決定要出發了,這樣他就可以在天黑之前越過禁魔山到達禁魔森林,能在天黑之前找到一個安全的營地對自己來說是一份安全的保障。

梁蘭兒默默的在房間里幫著王亮收拾行裝,就像是一個妻子要為一個即將遠行的丈夫收拾行裝一樣的不舍與依戀,但是梁蘭兒內心依舊復雜著,她在那個早晨看見那個即將消失的美好時光,一場美夢一般的故事可能只會永遠留在過去,她伸手想要觸摸那時的記憶,但是眼淚已經模糊了她的視線。

王亮穿著作戰服,頭盔也已經戴了上去,一個與這個時代完全不符的人,也即將去往與這個時代完全不符的遠方,他不知道自己這一去還會不會再回到這里,但是他還是希望自己的這一次離開不會變成此生的不見,他曾多次的無奈的勸解梁蘭兒說自己在探究到魔的秘密,尋找到解決的辦法之后就會再一次的回到這里,他相信到時候這片大陸就會迎來不一樣的春天,那時人們將會過上比現在更加美好的生活。

清涼的風呼呼的吹刮著,太陽像一個害羞的孩子躲在了母親的身后,出于好奇它會時不時的伸長了脖子露出半張臉照看著大地。王亮背著行李在梁家人的注視中踏出了院門,梁蘭兒和梁三兒緊跟著王亮走出了大門,在整個早上的時間里一直面無表情的梁三兒這時才終于打破了整個寂靜的天空,嚎啕大哭了起來。

王亮上前將其抱在了懷里然后默默的撫摸著梁三兒的頭,像一個父親撫摸自己的孩子一樣。馬蹄聲也是在這一刻傳過來的,來的是依舊是那幾個經常來到梁家的人,毛佳一身戎裝,這是王亮從來沒有見過的毛佳的另一面,雖然在幾日的相處時間里他曾看到毛佳的女子柔美艷麗的裝束,但是這戎裝下的威武卻讓他有些差異。

毛佳手里提著一大袋的東西走了過來,然后將那大袋的東西交給王亮,并說這是禁魔城特有的吃食,以防王亮在那黑暗的森林中找不到吃的東西。實際是她只是不知道自己應該送些什么東西給王亮而已,她知道這些或許對于王亮來說不是什么問題。那天的狩獵祭,王亮一個人斬殺了這么多的魔,就足夠證明在哪個黑暗的森林中不會餓死王亮了。

王亮將那一袋子的東西交給了梁蘭兒,然后說自己不用帶這么多東西,他有了這把槍這些裝備就不會挨餓的。馬上的士兵看著王亮穿著一身古怪但是卻很是帥氣的服裝紛紛都露出了欣賞的目光,他們當然不知道王亮為什么要在頭頂上頂著四個像酒杯一樣的東西。王亮將毛佳拉到了一邊,兩個人走向了不遠處,毛佳低著頭沒有看王亮,梁蘭兒卻沒有了前幾日那樣的對兩人行為的不高興。

王亮像是囑咐自己的親人一樣的讓毛佳已經要在自己不再的這段時間里照顧好梁家,自從那日晚上梁蘭兒說出了自己被毛佳的哥哥毛隨表明了心意之后,王亮心中開始了些許的擔憂,自己與這個毛隨雖然有幾次簡短的會面,但是從中他卻知道,毛隨卻對不會是什么好人和正人君子。

毛佳低著頭看王亮提到自己的哥哥時也是很差異,讓她沒有想到的是他這個不可一世的哥哥竟然會喜歡上了一個貧民區的女子,她當然知道自己的哥哥會為了自己想要得到的東西做出什么事情來,她也知道自己想要阻止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王亮的囑咐還是讓她下定了決心保護著一家子的人。

趙軍拉著趙進急匆匆的從家里趕來,趙軍看到毛佳有些興奮的跑到了毛佳的跟前,毛佳看了他一眼然后轉過身看了看王亮的表情,王亮聳了聳肩,然后笑著對毛佳說:“真是你的忠實粉絲啊。”

毛佳惡狠狠的瞪了王亮一眼:“真是陰魂不散啊。”說完毛佳就往梁蘭兒身旁走了過去,這是趙進對毛佳的突然加入有些不知所措,他本來想要說自己一定能夠保護好梁家的,這時他卻吞吞吐吐的說不出口了,毛佳一把將他推開:“走開吧你,結結巴巴的就像個小孩。”趙進失去了往日的帶著肉來到梁家的風采,然后傻愣愣的站在一旁,看著毛佳拉著梁蘭兒走到了一遍。

離別不總是夕陽的專屬,當太陽升到人們頭頂正上空的時候,王亮已經走上了去往禁魔森林的路上了,王亮離開了梁家,走在貧民區的大街上,在樹下搖著扇子的一個老人向王亮投來了異樣的目光,王亮的那身裝扮成功的引起了他的注意力,然后他看著身旁的另一個老人對王亮指指點點。

王亮就像風一樣的走在那個大街上,他并不在乎樹下的兩位老人說了他什么,這樣的場景他也無數的見過了。在很久很久以前了吧,對于王亮來說確實是很久了,他的村邊有一顆大大的榕樹,每當夏天炎熱的天氣,熱浪一般的風一波一波的刮向稻田里的人們的時候,那顆大榕樹下就會出現一番熱鬧的景象,幾個小孩在榕樹下嬉戲玩耍,老人們穿著白色的背心搖著葉扇,笑呵呵的談論著村里的年輕一輩,年輕的人們很少這個時候去到那顆大榕樹下,他們不喜歡老人們的嘮叨,他們總是會不約而同的在老人們走后集聚在那顆榕樹下,討論著鄰村的姑娘各個貌美如花。

下午剛過老人們又陸陸續續的來到了那顆榕樹下,這時村里的年輕人已經成群結隊的走上了榕樹旁邊的一個排球場,鄉村排球上在這一刻火熱的開打了起來,村里的年輕人們光著膀子,身上流著汗水發出閃閃的亮光,圍觀的群眾總是在一個個精彩絕倫的扣球中歡呼喝彩,村里的孩子們在排球場的人群外圍轉來轉去嬉戲打鬧著。

村里的排球賽上的年輕人們不僅光著膀子,他們還光著腳,他們彈跳的時候五根腳趾就像是樹根一樣的狠狠的蹬了一下水泥地,下落時總是會伴隨這重重的響聲,熱愛已經讓他們忘記了初始的疼痛,到了后來他們就都不再感到疼痛。

坐在榕樹下的老人們還是在討論著村里的年輕人,這時他們不再談論年輕人們的前途,他們談論著球場的年輕人有自己當年的神勇,球場上的一個年輕人伸長了手臂就像是鐵錘一樣的狠狠的砸在了石頭上,那球飛快兇猛的砸向圍觀喝彩的人群,被砸中的年輕人捂著臉在哪里撕牙咧嘴的罵著球場上那個年輕人,說他就像是娘炮一樣輕輕的撓了自己一下。

幾個老人哈哈的笑了起來說要是自己上去扣那球一定會讓圍觀的那個年輕人鼻青臉腫了,隨后他們又談及了剛剛加入村了的幾個新媳婦,說她們都有一個圓圓大大的屁股,這對于農村人來說是有很大的意義的。因為在農村里屁股大的女人是最能干活的,他們羨慕娶到這幾個大屁股女人的年輕人。

然后他們就會想起自己家里的,一聲聲嘆息就像海浪一樣的從榕樹下翻涌而出,他們嘆息自己年輕的時候為什么不娶一個大屁股的女人。燈光像是夜空中遙遠的星星一樣閃爍著,時間給了這個榕樹一雙雙永恒之言。那些榕樹下的老人們在明亮的夜空中逐漸的消失在了風中,伴隨著幾聲哭泣的聲音,他們結束了自己來到這個人世的使命,村里榕樹旁的排球場依舊屹立在哪里,那個伸長著手臂扣球的年輕人現在已經成為了圍觀的群眾。

王亮繼續往前走著,貧民區的人認出了這個穿著怪異的年輕人,他們認出了他的眼睛和笑容,但是那些曾經嘰嘰喳喳的跑到梁家院子里領山鹿肉的人們沒有一個走過來跟王亮打一個招呼,他們站在自己家的門前然后指指點點,他們討論的聲音像是菜市場買菜的聲音一樣。王亮穿過熱鬧的大街徑直的往禁魔森林方向而去,他沒有回頭,他帶著微笑與希望就像一只飛向溫暖家園的候鳥一樣的消失在了人們的眼中。

0

第二十章 離開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