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飛龍傳奇>第38回市長一死吳家亂 局長下令抓兇犯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38回市長一死吳家亂 局長下令抓兇犯

小說:飛龍傳奇 作者:獨一 更新時間:2019/12/26 11:46:20

梁局長哈哈一笑說:“裝得挺像,我真以為你是個老頭子,原來你是假的?”

了然沒想到能被梁局長識破,他對梁局長說:“是假的你又能咋地?”

了然一看再也瞞不住了,他索性把假發也拿了下來,梁局長看看了然,又看看清風,下令道:“把兩個刺客給我拿下。”

梁局長下令哪個警察不敢不從?一個個亮出兵器向了然和清風圍上了,清風一抬手從后背抽出兩把寶劍,一把遞給了然,自已拿著一把,她與了然一同與警察交上了手,警察們哪里是他們二人的對手,誰也靠進不了他們二人。

了然對清風說:“沖出去,不要戀戰。”

了然和清風兩把寶劍在一瞬間砍傷不少警察,殺開一條血路,兩個人沖了出去,迎面碰上鐵掌劉黒牛,真是冤家路窄,劉黑牛說道:“大膽的刺客,往哪跑?想跑沒那么容易,看掌。”鐵沙掌劉黒牛舞動雙掌,帶著風聲,向了然打來。

了然把手中劍扔給清風,清風接住,了然他赤手空拳來戰鐵掌劉黒牛,劉黑牛一見對方拳術奇特他問道:“你是什么人?敢行刺我家老爺?”

了然說:“我就是你打一拳那個啞巴車夫,你叫過大爺,還給我磕八個響頭的那個人,難道你忘了嗎?”

鐵掌劉黑牛一聽了然這么一說,他陡然想起,他說道:“你原來就是啞巴車夫?你可真能裝?敢接我一掌嗎?”

了然說道:“你還是把道讓開吧,不然你會后悔的。”了然說完,他先伸手接過劍,然后兩只腳尖一點地,騰空而起,從鐵掌劉黒牛頭上翻過,接著清風也隨后翻過來,就在了然雙腳一落地時,他回手一劍,直奔鐵掌劉黑牛咽喉,這一劍叫回手奪命劍,神人也難躲過,就在鐵掌劉黒牛一愣神工夫,了然寶劍已刺進劉黑牛咽喉里,劉黑牛慘叫一聲倒在地上,了然拔出劍,與清風一同向大門跑去。

警察局長手提著槍一邊向空中打槍,一邊在后面喊:“快關上大門,別讓刺客跑了。。。快關門,關門。。。”

沒等了然和清風跑到大門前,兩扇大門已經對上,并且上了大鎖,此時院里還有一些客人沒有出去,吳喜棟尸體仍在地上放著,前胸仍在出血。

了然一見大門鎖上,他對清風說:“快從墻上翻過。”了然說完回頭看了一眼,他倒退十來步,清風也同樣退了十來步,兩個人同時向前跑去,兩個人又同時起空,輕輕松松地翻上了一丈二尺高的院墻,兩個人先向院里了一眼,然后雙雙幾乎同時飛身跳下。

清風殺了吳市長,了然殺了鐵掌劉黑牛,兩個人可以說又一次犯下大罪,現在只有遠走高飛,才能活命,否則讓警察局抓住只有死路一條,兩個人順著大街往北跑,了然偶然看見一家飯店門口拴著兩匹全鞍馬,了然對清風說:“那邊有兩匹馬,正好咱倆一人一匹。”

清風轉頭看去,她說:“天助我也,我們快去借馬。”

了然和清風很快跑到兩匹馬的近前,一人解開一匹,把馬拉過來,二人飛身上馬,這時屋里跑出兩個人,其中一人喊道:“把馬給我放下,那是我的馬。。。”

了然和清風也沒有工夫說廢話,兩個人上馬后,雙腳踩著馬鐙,用力一磕馬的肚皮,馬就知道讓它快跑,了然又喊了幾聲“駕”兩匹馬在兩個陌生主人指引下由慢逐漸變快,兩匹馬各自放開了四蹄,朝著正北方向跑去。

了然和清風跑出了奉天城,兩匹馬上了山道,順著山道又往北跑出二十多里,前邊來到一個村莊,了然放慢了馬的速度,清風也同樣如此,此時了然看見村頭有一棵大榆樹,他看見了榆樹,他恍然想起此村就是他姥姥住的村子,想到了他姥姥便想到了他的媽媽和妹妹,于是他對清風說:“這個村子就是咱姥姥住的村子,去看看咱媽吧,要走,歇歇腳,吃點東西再走。”

了然和清風騎著馬,很快來到他姥姥家,在院外不遠處,兩個人便下了馬,了然牽著馬來到院門前,他用手拍打門板,一邊拍一邊喊:“開門,開門,,,”

院里聽見叫門聲,走出一人,此人是了然最小的舅舅,他小舅來到院門先問了一句:“誰在外面叫門?”

了然聽出是他小舅聲音,他說“我是你外甥了然。”

了然說完,門立刻就開了,了然一見開門人果然是他的小舅,他先說道:“小舅,我又來了,我媽在屋里嗎?”

了然小舅接著說:“你媽在屋里,天天擔心你,盼你回來,你們倆先進屋吧,我把門鎖好,再給馬拿點草。”

了然和清風把馬牽進院中,拴在院中的馬車上,了然和清風往上屋便走。

此時,了然妹妹鳳妞突然間從屋里跑出來,她一邊跑一邊喊:“媽呀,我大哥大嫂回來了,大哥,大嫂小妹我想死您了。”風妞說完,她樂不可支地跑過來一下抱住了清風,沖清風臉上親了一口。

清風被鳳妞親愣住了,鳳妞又說:“嫂子,妹妹好想你,,,”風妞說到此她看一眼清風肚子。

清風這才說道:“我不是男人,我是女人,你親我干嘛?”

鳳妞一笑說:“女人咋了?不行親呀?是不是和我哥親你感覺不一樣?”

清風一笑說:“你這死丫崽子,你說啥呢?你哥啥時親我讓你看見了?你是虎是尖呀?再不許胡說八道。”

鳳妞又是一笑,她接著又看一眼清風肚子,清風問她:“你看啥呢?”

鳳妞接著說:“我能看啥?我是在看你肚子大了沒有?好像是大了。”

清風接著說:“你還胡說八道?你的嘴是不是欠掐吧?”清風說著來掐鳳妞的嘴巴,鳳妞松開手,躲開了,清風沒有掐著。

這時,了然媽從屋里也走出來,了然看見后他喊道:“媽媽,不孝兒子想死您老人家了。”了然說完雙膝跪倒,兩手扶地,磕起頭來。

清風看見婆婆出來她也喊道:“媽媽,我也回來了,您老人家身體還好啊?”

了然娘一邊拉兒子一邊說:“我哪都好,就是想你們倆呀,孩子,快進屋吧,外面天氣涼。”

鳳妞拉著清風她說:“看咱媽對你比對我還好,快進屋吧。”

了然站起來,他可能是見到媽媽高興的,他眼里居然流出了淚水。

了然小舅鎖好院門,他又給馬弄一些干草,他和了然他們一起回到了上屋,此時已是下并兩點多鐘,了然媽問道:“你們倆是不是還沒吃中午飯呢?可能是餓了吧?我去做飯,老姑娘去你拿燒柴,我去切菜,一會飯菜就好。”

清風此時感覺有點累,肚子里感覺有疼,她對了然說:“我感覺不太舒服,很想倒一會。”

了然說:“我送你去姥姥那屋倒一會吧,你今天太累了,一會飯好了我去叫你吃飯,走吧。”了然說著拉起清風胳膊往里邊屋走去。

了然姥姥年過古稀,在炕上倒著,她雖然腿腳走路不方便,可她老人家耳不聾眼不花,飯還不少吃,老人家看見進來一男一女,她當時沒有看出是誰,于是她老人家問道:“誰來了?”

了然先說道:“姥姥,我是您外孫子,您老人家好嗎?”

了然和清風在姥姥家住一夜,笫二天旱上剛吃過飯,就聽外面有砸門聲和喊叫聲,了然說:“可能是警察來了,怎么辦?沖出去吧?”

清風說:“只有沖出去,別無辦法。”清風說完拿過寶劍,她遞給了然一把,了然接劍在手。

了然又說:“你們不要怕,他們是抓我們倆的,和你們沒關系,媽,兒子不孝,以后再回來孝敬您,您老保重,孩兒走了。。。”了然說他先走出屋門,清風在后面跟上,二人來到馬棚,把馬拉出,備上鞍子,剛拉出馬棚,院門被砸開了,緊接著潮水般沖進一伙警察,一個個如狼似虎,手里都拿著刀槍。

了然喊了一聲:“上馬沖出去。。。”

了然飛身跳上馬背,清風也上了馬,了然喊了一聲“駕”雙腳一用力,用馬鐙猛磕馬肚皮,兩匹馬像離弦的箭,向門口沖去,了然和清風兩把寶劍左右橫掃,頓時將先沖進來的警察門砍倒數人,了然和清風沖到門口,此時,門口已被警察堵住,兩個人舞動手中長劍,很快殺出一條血路,二人一催胯下馬,人借馬力,馬借人威便沖了出去。

了然和清風沖出警察的層層包圍,兩個人打馬飛奔,向正北的方向快速跑去。

天要黑了,了然和清風才見到幾戶人家,二人下馬來到一院門前,他推一下門沒有推開,他站在門前一邊一邊說:“院里有人嗎?我是過路的,有人嗎?”

了然喊了一氣,喊出一個老者來,老者姓王,人稱王炮手,老人家在院里問:“誰在砸門?”

了然說:“老大爺,我是過路的,想在您老這找點吃的。”

老人家來到門前伸手把門打開,他往外看了看說:“就你們兩個人嗎?”

了然接著說:“就我們兩個人,能讓我們倆進去嗎?我們倆不是壞人。”

老者先用眼睛上下仔細看了看,然后說道:“看你倆也像壞人,進屋輕一點,我老伴膽小,別把我老伴嚇著就行,走吧。”

了然和清風牽著馬一前一后走進小院,老者隨后把院門關上,也跟著向院里走來,老者一邊走一邊說道:“兩個年青人,到院里先把馬拴好,我去給馬抱點草,看來不但人也餓了,馬也餓了?”

了然和清風到了院中,他二人先把馬拴好,這時老者抱了一抱羊草走過來,便放在兩匹馬近前,老者回身說:“讓馬先吃著,咱們進屋,我家他不咋地,條件不那么好,只要不嫌棄就行,看你們倆打扮好像城里來的吧?”

了然接著說:“大爺,你說對了,出家人不打誑語,我們是從奉天城來的。”

“你是出家人?”老者問了然。

了然一笑說:“我以前是出家人,現在已經還俗了。”

老者又說:“出家人都心善,你要真是出家人?我更放心了,走吧,快進屋吧,我讓老伴給你倆收拾點飯菜,好吃的咱家沒有,粗糧大飯還是能讓你倆吃飽的,山溝里就這個條件,要是想吃野味還容易些,我本身就是獵戶。”

了然這時說:“大爺,您老人家要是獵戶?槍法一定好吧?”

1

第38回市長一死吳家亂 局長下令抓兇犯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