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清明天地>第二十五章 特高科毛利科長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二十五章 特高科毛利科長

小說:清明天地 作者:憑魚躍 更新時間:2019/11/13 12:04:53

棺材胡同,是一條詭異的胡同,幾百年前,這里發生了神秘的大爆炸,古怪的現象到現在也沒人能給出合理的解釋。

今天傍晚,這塊土地上再次發生了異變。

兩塊黃澄澄的金磚,突然就出現在半空中。

胡同里面的人誰也沒有發現這點,四個日本殺手正對付兩個中國人。秦牧和朱嬛。

金磚雖然出現的詭異,但是出現之后就不詭異了,依然是符合牛頓三定律的。

下面沒人拖著沒人舉著,金磚只能向下墜。

最終是日本人的腦殼改變了金磚的下墜速度。金磚不是平著掉下來,而是傾斜著一個角度,尖端對著日本殺手的后腦勺。

這下正按著秦牧的兩個日本殺手頓時被砸暈了過去——也許是砸死了,這點秦牧也一時來不及看個究竟。

他迅速爬起了身子,心里對智障少女不知道應該是感謝還是揍她一頓。

關鍵時刻掉鏈子,總算自己還夠聰明,想著讓她在半空中變出金磚。

這塊金磚足夠大,足夠份量,就是一頭牛估計也應該砸的半死。

他本來想變出四塊磚,同時砸死四個日本人,可是那兩個日本人跟猴子一樣,和朱嬛打的正熱鬧,金磚掉落根本對不準目標,萬一砸不到敵人砸到朱嬛可就麻煩了。所以秦牧只能先解決他面對的危險。

現在秦牧爬了起來,隨手抄起一塊金磚——別說,還真沉。

“二位,看我。”這時候那倆殺手完全沒發現情況已經變化了。他們對同伴有著絕對的信心——兩個柔道高手抓這么一個中國人還能有意外嗎?

這時候的中國人,就算你再穿的人五人六也沒用,在列強眼里全是東亞病夫。

他們都沒發現兩個同伙已經不知道生死趴在地上,倆人還在拼命想抓住朱嬛,以至于秦牧不得不叫他們一聲。

這下倆個活著的日本殺手才發現情況不對。不過這時候他們的腦袋一根筋,完全不去想想為什么同伙都趴地上不動,而目標卻好端端的站著。

秦牧是日本人的第一目標,絕不能放跑了他。

兩人丟下朱嬛不管,立刻向秦牧沖了過來,他們剛剛跑的距離秦牧一米多遠的地方,突然地上出現兩塊金磚。

現在天色已經晚了,雖然不是漆黑的伸手不見五指,但是地上已經看不清了。

他們根本想不到地上還有障礙物,倆人跑的又賊快,想著盡快抓住秦牧,結果這一下被摔得,扔地上就起不來了。

秦牧也不能讓他們起來。

金磚在手,誰是敵手。秦牧過去就照著兩人腦袋一人給了一金磚。還是尖頭朝下砸的。

這下秦牧確定倆人真的斷氣了。自己這臂力,加上金磚的沉重,除非這倆人刀槍不入,否則肯定必死無疑。

他回身又給剛才抓自己的倆人腦袋上一人再來一下,這才算徹底解決了眼前的危機。

秦牧丟掉金磚,喘了一口氣,哈哈一笑說道:“吾當生長不記年,只怕尊師不怕天,昨日老君從此過,也須送我一金磚。”

金磚,是封神演義中哪吒的法寶。

金磚曾是太乙真人所有,傳于哪吒,磚形武器,純金所制,在實戰中,用法和番天印差不多,用來投擲砸人的硬物,還能對多人造成傷害。

此寶是哪吒蓮花復活之后所得,平時放在豹皮囊里,戰斗時會取出攻擊敵人。有點像縮小版的番天印,還能用咒語驅動,是群攻威力很強的寶物。

而且金磚在攻擊時具有特殊效果,祭起空中再念出一聲“疾”,就可發出耀眼的金光,砸中敵人時,會導致對方不知道砸傷自己的是什么。

那首詩正是說的哪吒。

“師弟,你沒事吧。”朱嬛焦急萬分的跑了過來。

“沒事。到是便宜了這幾個垃圾,就他們也配用我的金磚?太抬舉他們了。”

“你就別說風涼話了。”朱嬛對秦牧的大心臟也無可奈何。都什么時候了還開玩笑。

她一看金磚就明白發生了什么,知道師弟又使出了半仙的手段,這才給兩人解了圍。

“師弟,接下來怎么辦?”

“走,不管了。”秦牧拉著朱嬛就走。這一次智障少女變出來的金磚太大太沉,耗費能量更多,保質期只有五分鐘,丟這里也沒事,一會就沒了。

至于尸體,秦牧更懶得處理。實際上也是因為他沒法處理。

這年頭可不是后世,世道亂的很,大街上哪天不死幾個人都不正常。

江湖仇殺,政治暗殺,黑幫火并,沒完沒了的死人。秦牧不擔心這些——就是擔心也沒用,他也沒有化尸水什么的,做不到毀尸滅跡。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朱嬛撿回來自己的刀,然后跟在秦牧身后,立刻離開了棺材胡同。

昔人已乘吉普去,此地空余鬼子尸。

等汽車聲音消失之后,那個教堂的門突然打開了,一個身著教會服裝的神父探頭四處張望了一下,胡同里面靜悄悄的,沒有半點聲音,連孩子的吵鬧聲都沒有——都被日本人嚇壞了。

神父不緊不慢的走到了打斗現場,他小心的接近著,不讓自己的鞋子沾上血跡。

他檢查了一遍現場,發現人死的很徹底,沒有半點活命的可能。神父點了點頭,又靜靜的回了自己的教堂。

棺材胡同,徹底死寂了下來。

這一番打斗讓秦牧倆人衣裳凌亂,但是卻沒沾上多少血跡,尤其朱嬛衣服上沒有半點血,秦牧只是上衣肩膀處有一處血痕。

他脫了外衣,就又恢復了翩翩佳公子的形象。倆人手牽手進入六國飯店,沒有引起任何騷亂——當然了,沒人知道發生了什么,自然不會詫異這倆人回來。

不過留守在飯店周圍的日本情報員立刻就把行動失敗的消息匯報了上去。

竟然失敗了,藤野九郎大大的吃了一驚。

特高科六個好手去抓兩個中國人,其中還有一個是花姑娘,怎么可能失敗?

他連忙詢問具體情況。過了一會,具體的匯報上來了。特高科的后續人員來到棺材胡同,看到同伙的尸體,他們連忙把尸體運回了特高科在京的總部。

經過一番檢查,特高科的頭子毛利五郎再次給藤野大使打電話匯報說,他的六個好手全死了。兩個被刀割斷了喉嚨,剩下四個死狀凄慘。

全是被硬物砸碎了腦袋。

敵人手段兇殘,毫無人性。

毛利最后說道:“現場百回,是我們做特工的基本。人與人之間的邂逅充滿了神奇,各種刑案更是謎題重重,作為大名鼎鼎的特高科毛利科長,我請求繼續執行抓捕三個目標。”

“滾!”藤野九郎啪的一聲掛了電話。

這個毛利五郎,仗著自己老婆毛利鶯禮有背景,根本不把他藤野九郎放在眼里。往往做事獨斷專行,然后捅出一屁股簍子,最后自己還得給他擦屁股。

讓他做這么點小事都能辦砸,真不知道他還有什么臉面活在世上。換了自己,早就切腹了。

藤野九郎制止了特高科的后續行動。一招失手,日本人對秦牧的意圖已經暴露了。

藤野和伊集院彥吉相信,新槍械的秘密此刻只有日本人知道,別的列強——除了研發這支槍的那個國家,都不會知道秦牧的秘密。

這個秘密,不能變成新聞頭條。現在抓捕失敗,必須收縮手腳,謀而后動。

看看目標接下來的表現再說。

秦牧回了六國飯店,三人立刻召開緊急會議。

朱清一直在飯店里沒出去,現在又沒有移動電話,他是聽秦牧說出來才知道發生了這么大的事。

日本人要對女兒女婿下手?為什么?朱清不知道秦牧在劫車現場丟下了一支劃時代的狙擊槍,秦牧也沒告訴他,怕嚇著他。

劫車時候情況萬分緊張,朱清對火器有畏懼,義和團大批人手全是死在敵人的火槍下。槍聲一響,人就死了。

他和當時的黑子一伙,神經都緊繃著,完全沒聽到秦牧的槍聲。因為當時北洋兵也在死前開槍了,時間幾乎和秦牧同步,以朱清這伙人的經驗,是不足以分辨到底開了幾槍的。

他不知道女婿開槍救了自己,但是朱清同意秦牧的分析,他們父女一直跑江湖賣藝,根本就不可能招惹到日本人,日本人沒理由對朱嬛下手。

唯一可能的原因,就是自己帶人劫了金三的古董車,金三是日本人的狗腿子,日本人當時的反應很大,甚至把金三家都包圍了,可見這車貨對日本人來說很重要。

這樣今晚的情況就說的通了。

明白了前因后果,就得想辦法面對。

朱清這時候很后悔,早知道姑爺是半仙,有著這樣的身世,和重要的任務,自己何必多事呢。

但是這也不能怪自己,誰讓秦牧當時裝啞巴什么都不說呢。

現在后悔也沒用,接下來怎么辦?

秦牧說道:“暫時我們在飯店里不要出門。他們不是想要殺我們,而是要活捉我們,否則當時他們直接開槍我們倆誰也活不下來。”

朱清一陣后怕,秦牧死了沒什么,閨女可是他的心肝,絕不能出意外。

“就窩在房間里嗎?”朱嬛有點不樂意。房間再豪華再舒服,可是外面的世界更精彩,她還想出去看看。

“不能不動,我們還得繼續活動。”

秦牧不能就這樣躲著,這樣沒有意義。日本人絕不會對自己放手的。

他要繼續闖名氣,名氣越大,日本人越不敢明著來。只要不明著來,自己就不怕。暗地里誰干掉誰還說不準的。

老子有金磚,哪吒轉世,怕你小日本不成?

“老爺子,最近你少出房間,就守著這塊地方,別讓人偷偷溜進來。”秦牧說到這里突然感覺自己好像身份變了。

自己現在怎么看怎么像諜戰劇的主角啊!

那諜戰器材也應該有。不過這是他的短板,在大宋時候,他哪里用的上諜戰器材,所以一概都沒運送過。

秦牧想了想,命令智障少女變出了一套攝像頭和監視系統,這玩意他有運過。

結果智障少女沒有反應,估計變金磚累壞了還在睡覺。這真讓人撓頭。

只能采取最原始的手段了。

他拔下一根頭發,拿在手里對兩人說道:“以后咱們出門之后,要把這根頭發夾在門縫中,放在不起眼的地方。每次回來檢查一下,如果頭發掉了,或者位置變了,就是有人進過我們的房間。”

“師弟,你太聰明了。”朱嬛一臉崇拜。這么簡單卻有效的辦法,自己怎么想不到。

秦牧老實不客氣的承受了朱嬛崇拜的眼神。當之無愧,誰讓我看的電視劇多呢!

倆人各自回房換衣服。

這時候秦牧不由得慶幸身邊有朱嬛在。當時他變服裝的時候,把朱嬛開心的簡直要爆炸,一個勁的催他多變點出來。

那時候他受不了朱嬛的折磨,連著弄出許多套。

幸虧那時候儲備了下來,否則現在他都沒新衣服穿了——剛才的外衣上有血跡。

倆人換好新衣服,做好防范措施,朱嬛挽著秦牧的胳膊,溫柔的靠在他的肩膀,一起向餐廳走去——該吃飯了。

朱清就要的送餐服務——不出門,看家。

當兩人用餐完畢的時候,呂碧城突然出現在餐廳門口。

她掃視了一番,看到了秦牧,立刻匆匆的趕了過來。

“功業,我剛收到消息,棺材胡同死了幾個人。如今地面不太平,你別亂跑。等我明天忙完了再帶你們出去玩,切記。”

呂碧城在這樣關鍵時候還能好心來通知自己,秦牧也有點感激。

“遁夫,有心了。謝謝你。”

“我是地主,應該的。不過你要謝我,我也不跟你客氣。”她看了看朱嬛全新的一套衣服,再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穿著,不免有點嫉妒——一天不到又換新款式了:“不如你請我跳個舞吧。”

3

第二十五章 特高科毛利科長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