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繁星的微塵>第二十九章:微差起源(下)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二十九章:微差起源(下)

小說:繁星的微塵 作者:藍色領航員 更新時間:2019/10/24 10:30:16

海豚1號確認周圍沒有其他人后關閉無線電手中運力,SUP07的工程塑料托一個冷接觸砸向余子江的天靈蓋,讓后者疼了一個趔趄,隨后海豚1號口中道,你是金先生派來跟我接頭的吧?裝神弄鬼的,但是現在還沒有到時候。

余子江輕捂著被砸的頭蓋骨,一塊軟組織因受力而腫起的血包,血管破開的小口流出的血順著眉頭流向下巴,余子江也不生氣,而是帶著邪邪的微笑回復對方道,康斯。army先生,您可以認為我是金先生派來的接頭人,也可以認為我只是一個巧合之下參和上這件事的“局外人“,那么您想聽哪一個您認為可信度更高的答案?或者說您那可愛的寶貝女兒安其拉正在期盼著您這個向她撒了謊的偉大的父親回家呢?(邪笑)

砰!~一有聲不算大也不算小的空氣燃燒火藥后,從某種孔洞中傳出的聲音響徹在顯得有些漆黑的溶洞中。。。

不遠處,海豚2號一行人被這突如其來的一聲槍響嚇了一跳,條件反射的各自隱蔽到安全的位置,隨便后海豚2號通過無線電說道,是標準的9mm彈藥所發出的聲音,從方向判斷是隊長的那個方向。。。難道隊長他把。。。。

海豚4號也是一驚,正想原路返回,卻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手的主人正是海豚3號,隊伍里的狙擊手,“鷹”你不要攔著我,放我過去,原來海豚3號名叫“鷹”奇怪但很符合他職業的名字,隨后鷹對著海豚4號說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相信我,隊長不會這么沖動就將有價值的情報人滅口的。

海豚4號思考著,片刻后不再固執,再次跟上了已經有點走遠的海豚2號向著H1標注點前進,她相信“鷹”的判斷不會有錯的。

出水口不遠處,海豚1號也就是康斯。army,此刻面目猙獰口中一字一頓的向余子江說道,你。把。她。們。怎么了?!

余子江看著對方那猙獰的表情,知道自己的攻心計奏效,把控的剛好不讓對方失去理智,也能讓對方自亂陣腳,用手撫去那枚9mm彈丸近距離擦過臉皮帶來的麻木與撕扯感的左側臉頰,整理了一下接下來要與對方談判的話題后道,那么康斯。army先生,咱們就先從我是怎么知道這件事說起吧,還有您請放心,您的女兒與夫人都很安全,余子江雙眼如鷹目定定的對視著海豚1號的眼睛說道。

。。。。

一周前(也就是余子江接受委托后出發前的第2天)。。。

難得的寧靜午后時光,余子江安靜的坐在紅茶國國立圖書館中查閱著一些資料,嘴中輕品著一杯白開水。。。

(平板電腦被調為振動模式傳來的動靜)

打開平板電腦,一封[email protected]匿名郵件被未知發件人發送到自己的收件箱里,看來對方有尊守約定將一些“小秘密”發給自己呢,隨后余子江站起身,向著人員更加稀疏的哲學藏書區走去,無線連接上筆記本電腦,打開這封郵件,一些自己不是很懂的應該是小型照相機拍攝的文件夾圖片排列開來。。。

“頑石計劃”“微差糾正行動”“潘多拉之門“,嗯?自己好像聽到過前面這句話?印象中。。。好像是父親提到過,“頑石計劃“沒錯,是這個名稱,余子江對這句話的印象有點模糊,甚至可以說是片段回憶,好像是自己被送到撫養院之前,母親那天晚上生氣的摔壞了幾乎所有的能摔碎的東西,父親只是沉默著坐在沙發上,甚至可以說是冷漠而無情。

母親是一個溫和的人,如同所有疼愛自己孩子的母親一樣,回憶式片段又一幕一幕的浮上腦海,自己好像還是一個如假包換的“闊少”?笑了笑沒繼續順著這條記憶繼續回憶下去,小時候聽外公說過一些事,當初母親大人不顧外公的反對也要與自己那個不算太稱職的父親在一起,當然如果他們沒在一起的話也就沒了現在的自己(微笑)雖然時光如梭二十多年,但那個疼愛自己的外公余子江還是記得的,雖然名字已經忘記了,甚至連長像都開始漸漸模糊,而時至今日仿佛一些毫無關聯的事情又將這一切串聯到了一切。。。。。。是命運嗎?或者是巧合之下注定的宿命?

。。。

余子江暫停了一小會看了看康斯。army,一旁的康斯。army同樣注視著前者的雙眼,仿佛要從前者的眼睛與話語中找到一絲紕漏,或者是一句可信度不高的話,不過現在他沒有出聲而是安靜的聽著。

那些資料,據說是未知的人交給金先生的,而這其中一份資料就是關于你的,康斯。army先生,SA海豚小隊精銳軍官,參加過大大小小的27次特別行動無一失敗,還有一年你將會晉升,到那時你就有能力消除這一切對你不利的證據,你確實是一位優秀的士兵,但。。。你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在你女兒最需要你在你妻子最無助的時刻,你沒有在她們身邊!

隨后余子江突然提大聲音道,然后你就變成了一個背叛者!一個出賣信任你的國家,信任你的下屬的背叛者!

一旁的康斯。army眼睛微不可察的向一旁轉動了一下,這一小動作被余子江敏銳的捕捉到,余子江嘴角微笑,心中確定了那個發件人沒有欺騙他,隨后繼續訴說著他的答案。

你在接到任務后,為了彌補你愧欠的做為父親的責任,你去拜訪了蘭開斯特。金,并將你認為有價值的情報出賣給了對方,我說的沒錯吧?康斯。army先生?

一旁的康斯。army開始有些坐不住了,難道是自己在去拜訪那位老板時被中情六處的人給發現了?(冷汗)不可能,按照自己的專業素養不可能出現那種紕漏,那么只有一個可能!那位金主出賣了自己?這更不可能,因為任務還沒有完成,而且即便是任務完成了對方也不可能將這件事告訴相關部門,要知道,這次任務知道的人不超過20個,這么重要的任務情報那位生意人不可能不知道輕重緩急,捅出來對他絕對沒好處。

余子江繼續道,那天下午我接到郵件后去了一家醫院,那家醫院名叫“圣母瑪利亞慈愛醫院”,您的寶貝女兒受了很重的傷,應該是被一個醉酒駕駛人的汽車給撞到的,而且對方還肇事逃逸了,我查詢了她的病例,但這不是關鍵,關鍵是一天五位數的醫療費用,這是你這個小小的士兵所無法承受的,隨后你就出賣了你所宣示守護的東西,出賣了信任你的下屬,將行動的準確時間與內容全部廉價的賣給了一個不可能信守承諾的生意人,真遺憾呢,康斯。army先生,您即不是一個稱職的父親,又最終變成了一個兩面三刀的叛徒,我說的沒錯吧?

康斯。army從余子江說出這件驚天事件時就一直仔細的觀察著對方的一舉一動,眼睛是心靈的窗戶,而此刻對方的眼睛炯炯有神甚至可以說是自信,不帶一絲遲疑與虛假,證明對方剛才所說的一切或者說一半都是真話,康斯。army知道自己已經被對方掌握了主動權,或者說是康斯。army的弱點,致命的弱點被對方拿捏在手中,而這弱點正是他的榮耀感與對家人的愧疚。。。。

讓我想想你們的座右銘是什么?噢對了,是“永不背叛,永不放棄”,真。是。諷。刺,余子江眼角余光飄向后者,心想對方此刻的狀態已經快要到達崩潰失去理智的臨界點,當下醞釀著接下來差不多要“安慰”對方的話了,對人心的把控果然很困難啊,不過幸好自己讀的書比較多。。。

康斯。army此刻確實快要崩潰了,腦海中各種聲音與幻覺仿佛一瞬間出現一般竊竊私語著,諸如叛徒,背叛者,不守諾言者,最可怕的是那個他最疼愛的女兒與最愛的妻子也離他而去,最終自己被銬上罪銬押向刑場等待審判。。。冷汗浸透全身,啪嗒,康斯。army仿佛被抽干了力氣癱在鐘乳石臺上。。。

你所犯的錯不是這些,而是你沒有發現那個你答應廉價出賣情報的買家方會在你離開那家醫院后,準備綁架你的家人,以此即不需要付出更多的金錢又能獲得更多情報的無本買賣,你可能不知道,或者你沒想到,商人,都是逐利的,冷酷的資本家們,他們會為了絕對的利益甚至可以出賣能吊死他們自己的繩子。

咔嚓~USP07再次被打開保險,黑洞洞的一頭指指向余子江,你把她們怎么了?!康斯。army猙獰的面目盯著前者道。

噢,哦,冷靜冷靜,你放心,康斯。army先生,你的小公主與你的愛人我已經將她們轉移到了安全的地方,那天下午余子江可沒閑著,一邊聯系著他的前任老開,也就是艾琳娜。尼曼雅,在一陣熟悉的小伙伴們搶著視頻通話后,好險最終艾琳娜。尼曼雅以船長的身份拿回了通話權后,余子江委托對方將康斯。army的妻子和女兒送往她們下一站將要進行的巡回出水文物展覽目的地,奧地利,維也納。

那里有一家非常專業的腦外科神經醫學研究院,原來余子江當初在艾琳娜。尼曼雅船上打工時就遇到過一次事故,一名船員不慎從瞭望塔掉到甲板上,當時情況萬分危急,最終艾琳娜。尼曼雅連夜安排直升機將那名船員送往那家醫院,事后那名船員得救而且恢復的相當不錯,我想您的女兒在那里會得到最專業的治療與康復。

要說來也是巧,艾琳娜。尼曼雅的船正好在紅茶國進行出水文物展覽,要不然余子江還真不知道怎么安排,(果然出門要靠朋友的啊!)

咔嚓,保險關閉的聲音,不知何時康斯。army將USP07收回套箍,將余子江雙手被扣住的塑料扣解開,隨后說道,你贏了,斯文人先生,說把,希望我幫您做什么,我知道天下沒有無緣無故的恩舍,雖然我現在不確定你是不是真的要幫助我,我能從您的話中分析出您沒有撒謊,那個出賣我的生意人,他會得到懲罰的,維京人的后裔從不會辜負恩人,也從不會放過仇人。

余子江站起身,活動了一下因為緊張而有些痙攣的雙腿,說不害怕那是假的,跟一個職業士兵斗智斗勇,若不是自己有知識武裝的大腦臨危不亂,恐怕現在自己真就涼涼等人收進盒子了,但嘴中說道,康斯。army先生,您就這么輕易信任了我這么個奇奇怪怪的人?

康斯。army沒有正面回復余子江,而是神神叨叨的說道,我的祖輩有一句名言:戰士是不可能在“黑夜中”斗過真言者(Soothsayer)的。

余子江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但隨后向對方提醒道,難道您就打算讓我這么完完整整的跟在您后面?甚至我還能活蹦亂跳?

康斯。army(?)

啊!啊!!嗷嗚!!慘絕人寰的殺豬叫聲~(余子江突然后悔提醒對方)

。。。。

不遠處,海豚2號一行人也聽到了這聲慘絕人寰的慘叫聲,海豚4號更加擔心,不過這也說明隊長并沒有讓那位好人先生永遠閉嘴。。。

海豚2號:有腳步聲!《戰術手語:隱蔽》

啪嗒~啪嗒由遠而近的腳步聲,只見魁梧的海豚1號將余子江輕松扛在肩膀上,追上了海豚2號一行人。

海豚2號:危險解除!是隊長他回來了。

海豚1號不知道何時又換上了先前那一副威武的領導者氣質,將不知死活昏迷中的余子江放下,交代海豚4號檢查一下看看是否能救活,隨后走向一旁集合自己的隊員,應該是在安排接下來的行動明細。

海豚4號感動很奇怪,這位好人先生腦部受到了一次重擊,好像是刻意被控制力道剛好打暈的,不過也沒多想取出消毒水將那處受傷的軟組織消毒,并打開淡水袋取出吸水管擰開為對方補充水分。。。

與此同時溶洞的另一頭。。。

報告,瑪利教官,無線電短頻多普勒效應消失了,“大袋鼠”仔細確認了無線電臺母機上的數據后向瑪利簡報告。

瑪利簡思索了片刻道,知道了,他還活著,并且通過這小把戲告訴我們了,能確認最后的方位嗎?

只見“大袋鼠”在速寫板上快速的計算著一些公式,不久后說道,根據海平面的逆差計算結合三角函數線,最后的位置在這里,說完指向小型化投影板上一條接近那枚大感嘆號區域的通道位置。

好了,休整完畢,大家打起精神來,出發,瑪利簡雷厲風行的一面氣質再次展露無遺。。。

整只小隊高效的收拾完裝備,跟上前者的腳步離開第一前進站大本營,向著最終的那枚感嘆號標注的區域前進。

。。。

某處狹窄的溶洞內~

科雷詢問著前方的一位女士道,法拉長官,我們這樣做不太好吧?違抗命令是會被送上軍事法庭的,法拉堅定的回復道,放心,等會他們就會下命令叫你繼續執行任務的,如同神測一般,無線電內傳來通信:水母小隊,你部繼續執行任務,完畢。

科雷:。。。。

法拉繼續道,記住,沒有我們完成不了的任務,永不后退。

“潘多拉之門‘’“微差糾正行動”,一幕幕仿佛與這些幸運或者不幸運之人八竿子打不著的事情被巧合的拼接起來,或許最終答案能解釋當初余子江的父親為什么會將他送進撫養院,又或許這本是一次錯誤的巧合,將本應該避免的悲劇重疊在一起,而海豚1號也有意將一些更加重要的情報隱瞞,一次巧合叫巧合,而兩次三次就叫陰謀。

0

第二十九章:微差起源(下)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