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重返荒野>第一百三十四章 無能為力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一百三十四章 無能為力

小說:重返荒野 作者:濟北 更新時間:2020/2/17 15:11:01

蕭青青到杭州時已是深夜,這會兒機場沒什么人。她是一個人來的,老顧和大龍已經摸到澳大利亞去了。裹了裹身上的大衣,夜間的杭州還是有些冷的。出了機場,蕭青青隨手招了一輛出租車。

“去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

司機是個沉默的中年人,沉默的拉著蕭青青到了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到地方后,蕭青青付了車費提著一個簡單的行李箱走進了醫院。她正在和護士打聽方曉的病房,沒想到正好碰上出來打水的方梧。

“青姨,你怎么不給我打個電話。吃飯了沒?”方梧提著熱水瓶,蕭青青暗暗的打量著這丫頭,果然面色很差。她笑了笑,一把攬住方梧的肩“你這丫頭和我還客氣什么,我一切都好,你就別操心了。走吧,先帶我去看看曉曉。”

方梧點了點頭,二人就往病房走。這會兒方曉還繼續睡著,方桐卻已經回白家去了。平遙一直睜著眼睛,他不敢合眼。因為一閉上眼睛,眼前就是那副他殺人的畫面。不用醫生說,他都知道自己出問題了,這個問題還不小。這一刻,他已經在考慮退役的事兒了。

病房門被推開,平遙轉頭看著進來的兩人。那個和老大一起出現的女人看上去有些熟悉,他皺著眉頭想了半天,還是沒記起在哪里看見過。好在方梧及時開口了“平遙,這個是蕭青青。”

蕭青青?哪個蕭青青?他詢問的看著方梧,方梧點了點頭,平遙一驚,竟然是她,難怪看上去如此眼熟。“蕭副隊,您怎么來了?”平遙驚訝的說道。

蕭青青笑了笑“我早就退役了,如今只是個相夫教子的女人。你小子就是蜂鳥吧,我聽小梧丫頭說起過。別叫什么蕭副隊了,和她一樣,喊我青姨吧。”

平遙立即就改口叫‘青姨’了,蕭青青點了點頭,她看了一眼另一張病床上的方曉,面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很難看。她走到床前,掰開方曉的眼睛看了看,有看了一下病例薄,心下了然。

方梧和平遙在一旁等的很著急,如果青姨也沒辦法,那他們不得不同意安娜的交易。只可惜,老天似乎故意和他們作對,蕭青青還真的沒辦法。她的確是一個在心理學領域有深入研究的人,退役之后也得過好幾次獎項。可方曉如今的情況卻從來沒遇見過,至少她沒遇見過。

“小梧,平遙,我很抱歉,曉曉的問題我解決不了。如果我猜的沒錯,她是屬于精神力崩潰。要形容的話就是她的精神力一團亂麻,根本就沒有頭緒。在這方面,我是第一次遇見,根本幫不上忙。”蕭青青很是自責,她本以為自己可以幫到他們,沒想到卻根本無從下手。

“沒事”方梧道“我們都知道曉曉的問題,青姨沒關系的,我們還可以找其他人。你先休息一下吧,明天我帶你去看看端木叔叔,他的問題也有點嚴重。”

蕭青青搖了搖頭“現在就去吧,穹哥的問題我要在默姐回來之前治好。”方梧想了想,便打了個電話問許夢,徐夢說這會兒他們都還沒睡,端木穹喝了王樞開的藥之后就好多了,人看上去還算著正常。方梧在電話里告訴許夢她待會兒要過去,許夢頓時就明白了。二人約好時間,方梧這才帶著蕭青青離開醫院。

路上,蕭青青一直在看著手機,方梧聽見她的手機消息不斷。她想問,卻又不好開口。實際上她和蕭青青、老顧、大龍他們沒見過幾次面,而想到聯系他們也是因為姑姑方默的交代。那個時候方默似乎察覺到自己也許會出事兒,所以提前告訴她可以找這幾人幫忙。

而這一次,姑姑失蹤,端木叔叔也被人算計了,在加上現在躺在醫院的曉曉和平遙,雄鷹的損失其實一點都不小。這個時候她需要有人在背后幫她一把,所以才找到了蕭青青三人。旁的不說,只要端木叔叔能好起來,姑姑的下落就不成問題。

“你似乎有問題想問我?”蕭青青看出來方梧的欲言又止,便率先開口了。方梧沉默了片刻,回道:“青姨,你那邊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消息?這一路上你的手機一直在響,我雖然看不見你的表情,但我知道你似乎心情不是很好。”

蕭青青嘆了口氣“真是什么都瞞不住你,的確,我這邊收到了不好的消息。陳靜蘭和江靈,這兩個人你都知道吧。老顧和大龍他們去了澳大利亞,他們說看見陳靜蘭和kill的人在一起,而江靈和陳靜蘭在一起,這丫頭已經瘋了。我查過江靈的身份,父親是國醫世家王家的人,母親是調香世家江家的丫頭。而江靈不僅一身醫術了的,調香更是一把好手,關鍵是她在心理學方面的建樹絕對碾壓絕大多數人。小梧,你們的處境很難。”

方梧卻舒了口氣,只是這些的話她其實已經知道了,就在今天小白告訴她的。蕭青青看著丫頭的模樣便知自己剛才說的那些她已經知道了,但接下來要說的可能她還不知道。蕭青青直接將自己的手機遞給了方梧,方梧抽空看了一眼,驚得一腳踩了剎車。

她轉過頭看著蕭青青,大驚失色的問道:“青姨,這個消息有多少真實性?”蕭青青道:“是你大龍叔親自調查的,你說有多少可信度?”方梧轉回頭看著漆黑的夜空,良久發出一聲悲鳴。這一刻,她覺得自己的弟弟會很痛苦。那小子一直都……,可是這個消息她要怎么告訴他?

“青姨,答應我一件事,千萬不要告訴方桐這事兒。無論如何都不能說,他那邊我來處理。”方梧鄭重的拜托蕭青青,蕭青青自然也是知道原因的,只是嘆了口氣便答應了方梧的請求。之后,方梧踩著油門平穩的將車開到了胡雁樓那邊,許夢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此刻的端木穹早就睡了過去。

二人下了車,許夢在客廳里等著她們。方梧看了一眼躺在沙發上的端木穹,問道:“準備好了?”許夢點了點頭,方梧看了一眼蕭青青,蕭青青已經走到了端木穹的身邊。這一次,她檢查的很仔細,方梧和許夢在一旁看得大氣都不敢喘。

足足檢查了一個小時,蕭青青才停了下來。這時,她的腦袋上全是汗水,臉色也異常的蒼白,整個人看上去很是虛弱。檢查端木穹的過程實際上就是一場對抗,和他腦袋里的副人格對抗。

蕭青青被扶到一邊坐下,許夢及時遞上一杯溫水,蕭青青喝了一口,這才開口“我給穹哥檢查了一遍,結果很不好。他的腦袋里不僅被植入了新的記憶,同時還給他植入了一個副人格。你們看見的那個暴躁易怒沖動的人實際上是他的副人格。還有一個最不好的消息,穹哥的主人格馬上就要消失了。”

“什么?”方梧和許夢同時問道“怎么會這樣?主人格為什么會消失?”蕭青青想了想,道“一般,主人格是不會消失的,即使消失也是副人格。但是有一種情況,當他的主人格主動放棄機會的時候,副人格就會及時補上。副人格會慢慢蠶食主人格,最后留在他身體里的只有副人格。但穹哥的情況顯然不是,他的主人格是因為被認為削弱才這個樣子的。十天,十天之內如果找不到解決的辦法,穹哥的主人格會永遠消失。”

這個消息可謂是雪上加霜,誰那么厲害能讓一個人的主人格和副人格交換?人為干預副人格對主人格的吞噬,這種人怎么可能存在?即使存在,也不可能算計到端木穹的身上。所以,端木穹到底是怎么變成這個樣子的?

“青姨,你有辦法治療斷木叔叔嗎?”方梧急切的問道,然而蕭青青卻搖了搖頭“如果只是主人格和副人格,那我完全能幫助主人格把副人格吞噬或者驅逐。可最關鍵的是有人通過人為干擾的方式將主人格蠶食了,我還不知道那個啟動的密碼是什么,一旦錯了就沒有從來的機會了。小梧,這件事我幫不了你,穹哥的問題我解決不了。”

方梧頓時心涼了半截,她以為蕭青青的到來會讓他們如此被動的局面有一個好轉,只可惜一切還是原樣,甚至比之前更為艱難。她忽然記起之前安娜在病房里信誓旦旦的說可以治療好方曉和端木穹,難道她知道這二人的情況?

“青姨,真的沒有人可以治好他們嗎?醫生告訴我曉曉之后可能一輩子都是這么癡傻的狀態,我不想她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一輩子。青姨幫幫曉曉和端木叔叔。”方梧對語氣帶上了懇求,蕭青青聽得很難受,可她真的無能為力。

“小梧丫頭,對不起,我真的沒辦法。不過我認識一個國際上很有名的心理學大師,年輕有為,她曾經接觸過這類患者,應該會有辦法治好曉曉和穹哥。”蕭青青話音剛落,方梧對眼睛就亮了。

能被青姨夸年輕有為,而且還接觸過這類患者,說不定曉曉和端木叔叔能被治好。“青姨,盡快幫我聯系一下他吧,我想曉曉和端木叔叔快點好起來。”方梧有些著急,蕭青青拍了拍她,就拿出手機去一旁打電話。

1

第一百三十四章 無能為力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