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諜戰:暉計劃>第一百一十三章 敵臺再現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一百一十三章 敵臺再現

小說:諜戰:暉計劃 作者:蟻鳴之 更新時間:2019/12/26 12:04:19

回到社會部的任道遠沒有想到,董文波帶著被他“趕跑”的偵查科戰士萬家寶已經在辦公室等他了。

“您怎么來了?”任道遠趕緊給他們豆倒了杯開水遞過去,然后坐在旁邊的沙發上問道。

“誰同意你把萬家寶同志趕回偵查科的?”董文波板著臉說道。

“我已經有一個牛愛國了,再派一個不合適,你也坐,小萬。”任道遠看著萬家寶不好意思的說道。

“牛愛國負傷住院,這是組織上的安排,你這么做就是無組織、無紀律!”董文波嚴肅的批評道。

“那行,讓他留下來,等牛愛國傷愈再讓他歸隊。”任道遠知道自己扭不過董文波,只好同意。

“他什么時候歸隊,你說了不算,必須經過我同意。”董文波毫無商量的余地道,這讓任道遠很意外,早知道剛才就不那么說了。

“這……您過來不會就為這件事兒吧?”任道遠無奈地問道。

“昨晚,去年底冒出來的那部新電臺又給蔡鴻義發了一封電報,內容現在還沒有破譯,但是肯定跟蔡鴻義特務組織的這次行動有關。”董副廳長憂慮的說道。

“電臺所處的位置鎖定沒有?蔡鴻義有沒有給他回電?”任道遠聽說過一次這部神秘的電臺。

“電臺位于吉春西南方向,不過應該跟以前一樣是流動發報,信號很強,電訊部門懷疑就在城區,目前還沒有收到蔡鴻義回電的報告,怎么,你有什么新想法么?”董副廳長問道。

“之前那次他們之間有過兩三封電報往來,后來就不再聯系了,所以這部電臺我們一直無法定性。現在這部電臺再次給蔡鴻義發報,而到目前為止蔡鴻義還沒有回電,那么,這部電臺要么是潛伏在吉春的敵特給蔡鴻義匯報什么重要情報,要么是他的上級給他下達指令,結合第一次是這部電臺主動先聯系的蔡鴻義這個情況來看,后一種可能性更大,但是,這就跟我們掌握的情報沖突了。”任道遠皺著眉頭說道,來社會部時間雖然不長,但是他每天利用一切時間調閱了大量文件、檔案、敵情資訊,所以基本了解了目前社會部掌握的情報。

“是啊!從隱秘戰線傳回來的情報和我們抓獲特務的口供來看,蔡鴻義特務團伙是保密局在東北的一個獨立組織,并沒有這么一個‘上級’存在,如果是潛伏敵特給蔡鴻義匯報情報,那會是什么呢?”董副廳長疑惑的說道。

“電臺偵測車什么時間能到位?”任道遠問道。

“本來分配給我們一臺新型電臺偵測車,但是,最近沈楊的幾部敵臺活動頻繁,那里又是蔡鴻義的老巢,所以,廳里同意了遼省省廳借調這臺車,主要是當時廳里還認為蔡鴻義依然在沈楊遙控指揮,所以,我們這邊暫時還要靠最原始的方法調查。”董副廳長有些沉重的說道。

“這樣您看行不行,我跟情報科嚴三虎同志商量過,咱們情報科和吉春市局電訊科組建一個針對敵臺的快速反應小組,根據包括原蔡鴻義留在吉春那部敵臺在內,這些敵臺通常在離城10—35公里范圍發報的規律,三個攜帶測向設備的戰士組成一個行動組,提前到幾條出城公路前方的派出所待命;情報科和吉春市局電訊科建立一個24小時的監控網,只要敵臺一發報、第一時間計算出大致方位,立即通知行動組出發,這樣雖然耗時、費力,但是在目前條件下,對付敵臺這種流竄發報,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任道遠建議到。

“可以,人員和設備我來幫助協調,社會部的人手緊張,我看看其他處室和市局能不能調派一些給你。”董副廳長想了一下后說道。

“謝謝你的支持!”任道遠這才放下心來,僅憑社會部現有力量根本沒法完成這項工作。

“瞎客氣什么?接下來蔡鴻義會有什么行動才是你必須關注的,這種粗活我來幫你做。”董副廳長自謙的說道。

“鐘墨瀚這個人,您了解的多么?”任道遠突然問起這個來了。

“你懷疑他?我知道的就是,這是一位受人尊敬的愛國實業家,他的背景資料你不是看過么?”董副廳長有些奇怪的問道。

“談不上懷疑,只是今天他也陪一個叫常拓誠的古玩店老板也給顏將軍家介紹了一個保姆。”任道遠解釋到。

“是啊,王姐被害顯然是特務所為,你有這種擔心可以理解。但是,鐘墨瀚確實為600軍起義做出過貢獻,他給顏將軍的信就是通過我這個渠道傳遞的,那個常拓誠跟顏將軍是更近的親戚關系,但是做古玩生意的名聲都不太好,顏將軍不愿跟他打交道,他要是自己去,估計顏將軍未必讓他進門。”董副廳長解釋道。

“那個街道干部牛亞菲您聽說過么?”任道遠接著問到。

“我剛才讓人去查過了,她丈夫是北關區副區長溫勝榮同志,溫副區長年齡大、身體不太好,最近一直在休養,全靠牛亞菲同志照顧,她在街道的工作就是老齡辦主任,所以她關心顏將軍也是分內工作。”董副廳長說道。

“這樣看來兩邊的理由都很充分、很合情理。”任道遠若有所思的說道。

“你忙吧,我趕緊去落實快速反應小組的事情。”董副廳長說完就走,任道遠把他送出門外,轉回來后,就打電話把羅耀宗、梁忠喜找了過來。

“……。常拓誠跟牛亞菲的情況基本就是這樣,你們說說自己的看法。”任道遠說完看著這兩個手下,他想聽聽看,他們會不會有不同看法。

“我認為沒有疑點更可疑,敵特不可能派一個渾身可疑的人來做這件事,敵特暗殺王姐后,我們不可能不對新到顏將軍身邊的人員進行調查,所以,我認為這兩個人都很可疑。”羅耀宗首先說道。

“那個張媽和劉嬸也必須監視起來,如果這是敵特的陰謀,她們才是直接執行人,要不要先把她們秘密抓起來審一下?”梁忠喜分析道。

“人暫時都不能動,我已經安排趙芳住進顏將軍家,負責暗中監視她們了,請你們來就是研究一下如何在外圍做調查。”任道遠說道。

“對張媽和劉嬸的監視可以安排便衣股的同志來完成,對常拓誠跟牛亞菲的調查請情報科來完成比較好,他們調閱檔案的權限跟您一樣。”梁忠喜業務還是很精通的,直接建議道。

“那這樣,你馬上安排便衣股的同志立即投入這項工作。”任道遠說道。

“是!”梁忠喜起身答道。

“你去忙吧。”任道遠也起身跟他握了下手,走到辦公桌前打電話請嚴三虎過來一趟。

梁忠喜走后,等嚴三虎的間隙,任道遠又給羅耀宗安排了一個秘密任務,讓他暗中調查。

把調查常拓誠和牛亞菲的任務分派給嚴三虎后,任道遠一個人坐在辦公室開始沉思。

從目前調查的情況看,蔡鴻義是在返回吉春的幾條公路上都安排了伏擊陣地的,再加上準備在城內搞暗殺的特務,他部署的總兵力也符合目前掌握的情報,這么多人能隱藏在哪兒呢?

城內大小賓館、旅社都處在各派出所監視中,沒有發現可疑人員。

蔡鴻義會不會跟在沈楊一樣把人都隱藏在城外的縣、鎮、村中了?這個狡猾的蔡鴻義!

即便任道遠現在知道他就在城外的某個角落隱藏著,目前也還是拿他毫無辦法,僅負責城內的安保工作,社會部就已經捉襟見肘了,到城外大規模搜查只能等到駐軍過來后,才能有計劃的開始實施。

但是,不知道為什么,社會部申請駐軍幫助的報告打上去后,到現在也沒有得到上級批復。

任道遠覺得這件事還是越早辦、越有利,于是他給宋廳長打了一個電話詢問此事,宋廳長回復他,讓他去廳長辦公室說這件事。

“小任,來,坐!”宋廳長起身招呼急急忙忙趕過來的任道遠,警衛員龐鐵柱跟著一塊兒進了辦公室,在會客區茶幾上放了一個煙灰缸才退出去。

“宋廳長,請駐軍協助的事情落實了么?”任道遠坐下后趕忙問道。

“你先把煙點上。”宋廳長說道,他似乎在思考什么、有些猶豫的樣子。

“我剛在辦公室抽過煙。”任道遠不想搞特殊。

“讓你吸、你就抽!”宋廳長說道,語氣中有些說不清楚的焦慮。

“我還是懷疑蔡鴻義跟在沈楊一樣把特務都分散在吉春城外,大規模搜查勢在必行,所以請駐軍協助的事必須抓緊了。”任道遠點燃香煙后說道。

“這個……現在情況有點特殊。”宋廳長似乎還在猶豫著,所以說了這么一句等于沒說的話。

“什么特殊情況?”任道遠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這么問,但是躲在暗處的蔡鴻義隨時都有可能冒出來搞破壞,實在是防不勝防,所以清剿城外隱藏的特務確實很必要。

“我下面說的話,你必須嚴格保密!跟任何人都不能說。”宋廳長突然嚴肅的說道,顯然他要說的事情很重要,宋廳長也是剛剛下了決心。

“是!要是……”任道遠還沒有說完就被宋廳長打斷了。

“我告訴你,是因為信任你,但是,這份文件只傳達到省廳我和石政委這里,為了不讓社會部的同志們產生誤會,我才決定告訴你,所以這件事你知道就可以了,絕對不許外傳。”宋廳長這么說,就是要讓任道遠知道這件事的重要性和保密的必要性。

“是!”任道遠也不由得緊張起來。

“根據軍委命令,現駐扎在吉春郊外的省軍區部隊,三天后將被調往銅化市,加入新組建的邊防軍。”宋廳長說道。

一時間兩個人都沒有再說話,這個消息讓任道遠很震驚,這種國家層面的高度機密,他確實不應該知道,但是宋廳長告訴他的目的也很明確:不要指望駐軍協助、憑現有力量粉碎蔡鴻義特務組織的一切破壞活動。

“怎么樣?現在對破獲蔡鴻義的暗殺陰謀還有沒有信心?”隔了一會兒,宋廳長才問道。

“堅決完成任務!”任道遠起身、立正,聲音洪亮的答道。

“好!坐下吧。在現有條件下,你有什么打算?”宋廳長這才問道具體工作。

“首先,做好顏將軍的貼身安保工作,其次,派少量公安戰士配合當地派出所進行一次小規模的排查,雖然不會有太大效果,但可以敲山震虎,讓蔡鴻義不敢輕易再組織大規模的破壞活動,第三,嚴密調查已經發現的線索,把蔡鴻義在吉春城內的觸角斬斷。”任道遠一時間也只想到這么多。

“嗯,有什么困難就說出來,廳里全力支持你的工作。”宋廳長說道。

“董副廳長已經在幫我們協調,調查敵特電臺的事情了,暫時沒有其他情況。”任道遠回答道。

“這幾部敵臺都很猖獗、也很狡猾,我跟黑遼兩省的同志溝通了一下,原來蔡鴻義留在吉春的那部電臺被命名為4號電臺,新冒出來、又跟蔡鴻義聯絡了一次的這部電臺是9號,加上很早就出現的神秘的0號電臺,是你們今后一個時期工作的主要方向。這次遼省借用電臺測向車,我沒有事先跟你通氣,你不會怪我吧?”宋廳長笑著說道。

“都是為了工作,畢竟蔡鴻義的老巢在沈楊附近,而且隱藏的非常好,抓住他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兒,我完全理解廳里的決定。”任道遠回答道。

“嗯!你回去以后抓緊把工作安排好,我們決不能讓敵特得逞!”宋廳長說道。

“保證完成任務!”任道遠起身、立正后答道。

2

第一百一十三章 敵臺再現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