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戰斗在中國的土地上>第二十三章 青木先生約談張璟瑜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二十三章 青木先生約談張璟瑜

小說:戰斗在中國的土地上 作者:似有風吹過 更新時間:2020/2/17 12:23:02

1937年7月8日凌晨,日軍在北平西郊宛平城外開炮,盧溝橋的戰火燃燒了起來。

即1931年輕易占領東北之后日軍自信心爆棚,開始進一步發動侵華戰爭。1932年在上海爆發淞滬抗戰,1933年在華北爆發長城抗戰。但讓日本軍方失望的是,不管上海的19路軍還是華北的29軍,雖然都和東北軍一樣是地方軍,但卻進行了頑強的抵抗。

由于當時的國民政府重心放在剿共方面,加上對日本強大國力的忌憚,擔心抗戰會造成日本全面挑起戰火,在戰略上總是采用妥協的策略。這就導致日本盡管遭到了抵抗,卻仍然實現了一些自己的戰略目標。

根據淞滬停戰協定,上海成為非軍事區,中國軍隊不能在上海至蘇州、昆山區域駐軍,但日本海軍陸戰隊及海軍艦隊在上海仍然駐扎。華北地區則根據塘沽停戰協定,宣布華北東部二十二個縣為非軍事區,不得駐扎中國軍隊,并且擁有自治權利。

這實際上為日軍下一步進行戰爭掃清了障礙,接下來的幾年,日本一直希望華北的29軍司令宋哲元能夠宣布自治。這樣就可以此為突破口,讓山西的閻錫山,陜西的西北軍等北方地區,逐步自治脫離南京的控制,從而讓整個北方都像滿洲國那樣分裂出去。

日軍認為他們已經在1936年控制了北平西南部的豐臺地區,關東軍和偽滿洲國軍又從北面的熱河承德一帶虎視眈眈,東部的天津也陷入華北日本陸軍和海軍的威脅之中。北平實際上已經被日軍包圍,只剩下了南部的宛平城盧溝橋一個軍事出口。

而日軍留下宛平城的目的也很明確,宋哲元是西北軍閥出身肯定有保存實力的思想,那么只要發動類似918那樣的摩擦事件,宋哲元出于保存實力的考慮就可能像東北軍一樣不敢和日本人全面開戰,而是由此南逃讓出平津地區。

宋哲元的29軍雖然只是一個軍,但實際兵力卻要達到十萬之眾,其中張自忠、趙登禹等主力師的兵力都在一萬五千人上下。總兵力要比日本在平津地區不到一萬的駐軍多得多,真要在華北開戰的話,日本就必須從本土和朝鮮調兵增援。

因此正如中國兵法中所說的,圍城作戰必須網開一面的思想,日軍保留了宛平城盧溝橋這條用來讓29軍逃命的通道。這么看來,日本人多少也有點訛詐和賭博的心態。可是卻沒想到宋哲元雖然是個軍閥,也一直和日本人虛與委蛇,但是盧溝橋真響起槍聲后第29軍卻開始了頑強的抵抗。,

從1937年7月7日爭端開始,到7月9日、11日、19日雙方三戰三和,日軍在平津那點可憐的兵力寸步難行,原本希望宋哲元的西北軍也能像**的東北軍那樣,逃出平津南撤的情況根本沒有出現。

由此在大半個月的時間里,日本人每當戰事吃緊就開始和談,另一方面又緊急從東北和朝鮮還有國內調兵。期間進行了三次停戰談判,可是日本人又怕真的停戰,因此在和談期間又不斷制造新的武裝摩擦事端。

就這樣拉拉扯扯的到了7月26日,日軍在平津的兵力增加到了六七萬人,已經基本抵消了29軍十萬兵力的優勢。7月28日,得到了數十架飛機和百余門重炮以及坦克支援的日軍發起了全面進攻,而因為一次次寄希望于和談的成功讓29軍喪失了很多的戰機。最終在7月30日天津失守,31日北平長辛店守軍投降,平津地區全部被日軍占領。

被戰火焚燒的燥熱的7月,日本留學的張璟瑜等人發現,之前在酒屋的閑談竟然變成了事實,也不免心焦氣躁起來。林漢生缺席了一次聚會,平津的戰事打打停停,韓德文整天為何時買船票回國而著急上火。楊度被日本忽戰忽和的計謀欺騙,對于情勢仍然比較樂觀,勸說韓德文和張璟瑜不要過于急躁的回國,而是再看看情況的發展。

華北的戰事也對日本國內產生了很大的影響,軍方和政府大肆欺騙國內民眾,不斷的挑動日本國民的情緒,各種游行和演說開始不斷的出現。指責中國方面對日本進行戰爭的宣傳也被大部分的日本國民相信和接受。

在張璟瑜每天回青木先生家的路上,也經常開始碰到在路邊演說的激進的日本青年,或者是舉著小旗子游行的隊伍,這也讓張璟瑜心里越來越感到擔憂。七月中旬的一天,當張璟瑜如往常一樣的回到青木家里后,意外的發現青木先生今天下班回來的挺早。

“張君,晚上有沒有安排?”吃過飯后,青木先生叫住了正要回自己房間去的張璟瑜。

“看看書,就準備睡覺。”

“如果可以的話,咱們聊聊天好嗎?”

“這樣,那,好吧。”

櫻子帶著香子回了房間,青木夫人在廚房里忙碌著。起居室里只剩下的青木先生和張璟瑜兩個人。

“現在,在你們的華北,戰況很激烈啊。”青木先生抽了一口煙,說道。

張璟瑜沒有回答,他一時沒有想好怎么說,也不知道青木先生問自己是什么意思。不過現在看來,青木先生今天好像是專門為了和自己聊天,才下班的比較早。

“你打算回國去嗎?”

“有這樣的想法,可是還沒有去買票,先看看情況的發展。”

“對不起!”青木先生突然說道。

“嗯,什么?”張璟瑜一下子沒有明白過來。

“我說,對不起!”

“怎么,先生是要……。”張璟瑜以為青木先生想讓他搬走。

“貪得無厭的日本軍人,再一次將戰火強加到了你的國家。”

“這……。”

“雖然我們自己有很多困難,可是也不應該對你們發動戰爭。”

“青木先生,你是……這樣想的。”

“日本已經瘋狂了,九一八事變爆發后,日本工廠還組織了反對的罷工,知識界還有人在寫反侵略的文章,還有人游行抗議。可是這幾年以來,軍隊和政府已經讓越來越多的日本人,成為了侵略戰爭的工具和幫兇。”

“這……我知道,日本也有,正義的很多人,被警察抓捕,遭到了暗殺。”

“很多正義的人,很多這個詞的位置你用的不對。”

“這,好吧,我的日語還需要學習。”

“現在爆發戰爭的地方,是你的家鄉所在的地方嗎?”

“不,不是,我在湖北。”

“湖北,啊,中國很大,你的家鄉距離戰爭的地方應該很遠吧。”

“是的,有將近兩千公里。”

“那太好了,我想,這次日本如果占領了北平,可能又會和你們簽訂一個什么條約。”

“是的,我想也是這樣。”

“如果你的家鄉距離戰火比較遠的話,也許你可以再看一看戰局的發展,如果停戰了還可以繼續你的學業。”

“青木先生,我也不想半途而廢。”

“嗯,不要急著回去,我的家里并不是好戰的,我們都很喜歡你住在這里,而且你們的國家需要有現代知識的年輕人,你不應該中斷學業。”

“我會考慮您的建議。”

晚上,青木先生回到臥室,青木夫人一邊在榻榻米上鋪著被褥,一邊問道:“我說,你問了嗎,他打不打算回國去?”

“目前他也比較的猶豫,畢竟不知道這次的戰爭會打多久,如果像是五六年前的上海或者是滿洲那樣打一兩個月就停戰,他回去就太虧了。”

“哎,我說也是,為什么總是打仗。他要是走了,剛剛租出去的房子又空下了,本來家里就還有一間空房沒有租出去呢。而且他給的房租,別人也不一定付得起。”

“我勸了他,請他再看看情形的發展。”

“啊呀,趕緊停戰吧,或者像是上海那次一樣,美國人英國人趕緊來調和吧,打來打去的真是煩死了,好像日本的年輕人刀槍不入一樣。”

“哎,說的是,刀槍不入。昭和七年的上海之戰,日本也死傷了上萬的士兵。”

“就是啊,聽說已經有人吵吵著要增加愛國稅了,聽說牙粉,咖啡,小孩子的玩具等等的好些東西,都算是奢侈品都要加收愛國稅了。”

“是嗎,你從哪里聽來的。”

“鄰里互助組的女人說的啊,說是從當大官的太太哪里聽來的,今天碰到鄰居荻島家的女人,跑去商店買了好多日用品回來了。”

“是嗎,那咱們家里是不是也要囤積點東西了。”

“你的工資能預支一些嗎?”

“啊,說到工資,今天社里還有人說,又要開始買愛國債劵了。”

“你看看,你看看,哎,要是張君能夠預付下半年的房租就好了。”

青木夫人滿心希望眼下的戰爭,能夠像是1932年的淞滬抗戰那樣快點結束,但是后來的歷史發展顯然證明她是想錯了。

第二天早上,張璟瑜從青木家出來去學校,大早上也是上班的高峰期,公交電車和小汽車,自行車和人力車在街道上穿梭。張璟瑜站在一個路口正在等紅綠燈的時候,一輛電車從街道上駛過,車窗里面嘩啦一下的就扔出來了一大堆的傳單。

不用看張璟瑜也知道這是激進的日本好戰者干的好事,他身邊有幾個日本人撿起傳單,好奇而興奮的看著,但是很快他們臉上露出了莫名其妙的表情。有一張傳單剛好落在張璟瑜的單背書包上,可能是被靜電吸住了。

張璟瑜正要揮手扔掉,卻被上面的文字所吸引拿了起來,只見那上面寫著:停止戰爭,軍隊退出滿洲,退出朝鮮。張璟瑜來了興致,他拿起傳單細看,上面還寫著要求政府消減軍隊,降低稅收,多多關注民生投入這樣的內容。

沒想到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有反戰的日本人在活動,難怪那個發傳單的人要從電車的窗戶里面灑出傳單。這種內容的傳單要是在大街上發,非得被激進的日本人當場抓住交給警察不可。

可是不管怎么說,遇到了這樣的事情,還是讓張璟瑜的心情好了一些,他決定繼續在日本堅持一段時間看看戰局的發展,最好爭取到這個學期畢業。

0

第二十三章 青木先生約談張璟瑜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