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重生之坦克王牌>001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001

小說:重生之坦克王牌 作者:丁丁小子 更新時間:2019/9/16 13:00:51

我還依稀能聽到耳邊傳來的怒吼——那是耳機中傳來的吼聲,在那個時候我們的坦克正在陣地上苦苦的支撐著,敵軍的攻勢非常猛烈,來自四面八方的炮彈令人感到窒息。

我依然記得在失去意識之前,眼前看到的最后畫面。

陣地上其他的信號源已經全部中斷,我們的坦克乘員和一名幸存步兵成為了這片環形陣地上最后的幾個活物,那位幸存步兵操縱著高射機槍拼命的壓制住了敵人的機降部隊。

我們的三人車組在高強度的戰斗數十個小時后已經疲憊不堪,跟隨我們堅守這個廠房的一個連已經只剩下那位幸存士兵。幸虧我們所在的防御陣地依托了一個非常堅固的廠房與寬敞且四通發達的地道,不然在敵軍的猛烈火力下,我們早已經灰飛煙滅。

我們別無選擇,因為我們的背后就是祖國。

在這場規模空前的現代戰爭中,我們連最初出征的戰士們已經只剩下了我們車組的三個人,高烈度的戰斗讓每一片戰場變成了徹徹底底的絞肉機,無情的吞噬著我們和敵人的性命。

提起這些真是有些感傷啊。

我們車組可是全員榮獲了“戰斗英雄”榮譽稱號的王牌車組,可以說,集團軍現在還活著的坦克兵里面,我們就是絕對數一數二的王牌坦克手了。

換取這些榮譽的代價是,一個一個身邊戰友的接連犧牲,還有難以估量的物資消耗。

現代戰爭所消耗的物資是難以估量的,誰敢相信,半年不到的戰爭中,我們打出的炮彈可能已經超過五千發——比我戰前總共打過的炮彈多出快二十倍,每一發鎢心脫殼穿甲彈的價值幾乎跟我戰前一個月的工資與各種津貼相當。

現在已經沒有什么工資了,現在我國已經發布了總動員令,以面對敵人的全面入侵,一切經濟活動都已經轉變為了計劃經濟,所有的物資都是定量配給。

為的只是抵抗敵人的全面進攻。

我們這把尖刀上,凝聚著每一個犧牲戰友們的寄托,也沾滿了敵人的鮮血。

我們現在就在國門前戰斗,身后,就在身后,跨過那條河,跨過那個鐵路橋,就是我們的祖國。

為了保衛我們的祖國,為了給身邊犧牲的戰友們復仇,我們只有血戰到底一條路可以走。

在廠房被用各種炮彈徹底轟成平地之后,敵人摧毀了幾乎所有的出口,但有一個在敵人進攻準備陣地附近的出口沒有被發現,盡管如此,我們已經沒有了后撤的可能,因此我們決定沖出坑道與敵人進行最后的決斗。敵軍是極其精銳的重裝部隊,同時擁有這個戰區的絕對制空權,我們在敵軍數倍的兵力優勢下能堅持如此之久,已經創造了一個奇跡。

后路已經切斷,我們只能向前沖鋒。

我切出了榴彈,將一枚次口徑鎢心脫殼穿甲彈塞入炮閘。

隨著車長發出一聲怒吼,駕駛員駕著坦克沖出了坑道,在這片城市外的曠野上奔馳。

敵人的坦克以為我們陣地已經被徹底占領,坦克和各式裝甲車正在沿著公路行駛,我們的位置是一個絕佳的襲擊地點

我很快鎖定了兩百米外的第一個目標,在利用火控系統鎖定之后先發制人,敵人的坦克在這枚鋒利的鋼針沁透后,炮塔順著車中騰出的烈焰沖天而起——看來是擊中了彈藥架。

借助自動裝彈機第二枚次口徑鎢心脫殼穿甲彈很快裝填完畢,我瞄準了位于隊列最前方的坦克,伴隨著彈殼拋出后落地的聲音,第二輛敵軍坦克被摧毀了。

“快,后退!繞到五十米外那個建筑后面去!他們在呼叫直升機的支援!”

從耳機中傳來了車長嘶啞的聲音,駕駛員立刻加速倒車,我又裝上了一枚次口徑鎢心脫殼穿甲彈,在倒車的間隙瞄準了隊伍最后尾的一個目標,但這一發炮彈很不幸只擦過了他炮塔上的煙霧發生器,我一邊罵著該死一邊不得不再次鎖定。

車長操縱著車頂加裝的自動榴彈發射裝置朝著編隊內的輕型裝甲車和補給車輛不停的射擊,很多敵人甚至還沒有來得及下車就已經被鎖在了他們的鋼鐵鋼鐵棺材之中化為黑炭,下了車的敵人也有很多人被炸成了篩子,敵軍的編隊一片大亂,而車頂的高射機槍也沉重的殺傷了敵人和敵人的輕裝甲目標。

敵人的坦克也已經反應過來了,但此時我們的坦克已經快要遁入建筑之后,不過就在快要完全被遮蔽住的時候,幾枚穿甲彈擦過了我們車首的裝甲——等效厚度將近一米的正面裝甲再加上附加的高硬度鋼板完全可以抵擋敵人的正面射擊,但一次次裝甲與炮彈的撞擊總是讓我感覺耳朵一陣陣長鳴。

所有人的汗水都濕透了坦克服,在短暫的喘息之后,駕駛員迅速從另一邊殺出,此時我已經可以看見敵人組成了攻擊隊形準備朝我們殺來。

“迅速向一點鐘方向的那個大彈坑機動。”車長對駕駛員說著的時候,我已經瞄準了處在進攻隊形最前方的敵人,我知道我們的穿甲彈也很難擊穿敵人坦克的正面裝甲,所以我切換了榴彈瞄準了他的炮管——希望能夠癱瘓這個目標。

從尋找目標到瞄準擊發,全部過程只花費了兩秒鐘。

我看得到那輛坦克身上的火光,盡管這輛車沒有什么巨大的損壞,但它還是緩緩地停了下來,我沒有任何停頓,試圖再次進行裝填,自動裝彈機上面已經只剩下了一發炮彈,必須把這發炮彈用在刀刃上。

我沒有多做猶豫便開始搜尋下一個目標。

此時坦克駛入了彈坑之中,幾發炮彈又是擦著頭頂飛過,然而正在車尾準備進入坑內之時,一發炮彈擊中了發動機,但是并沒有起火。那個車外的步兵也早就撤回了車內,不然他也難逃一劫,車內的各種器械現在似乎都已經沒有辦法正常工作了。

“直升機!發現敵人直升機!”在短暫的喘息以后,我通過潛望鏡發現了敵人的直升機編隊,一共三架重型武裝直升機直線向我們飛來,但我們知道,我們已經沒有任何辦法對他們進行反制,煙霧發生器早就壞了,彈藥現在也已經消耗殆盡,連車內的燈光都已無法維持。

“同志們,永別了。”車長閉上了雙眼,等待最終時刻的來臨。

我通過觀察窗,看到了傾瀉而來的火箭彈和反坦克導彈。

這一刻,我閉上了雙眼,感覺身體融入了無盡黑暗。

全身傳來了強烈的灼燒感,我在這一刻昏死了過去。

“難道我這輩子,就永遠定格在這個年紀了嗎……”

這是我最后一刻的念想。

……

在許久的昏睡之后,我逐漸恢復了意識,眼前卻一片漆黑。

身體似乎逐漸有了溫熱,不似之前一般冰冷。我可以感覺到手心中滲出的汗水,但身體似乎是那么的無力,身體上好似裹著厚重的棉大衣,隔著棉大衣透過絲絲寒氣。

耳朵還有炮彈爆炸在耳畔留下的轟鳴聲,撕裂的疼痛逐漸讓我恢復了意識。

我的視覺也逐漸恢復,天空上還彌漫著陣陣硝煙,這時鼻子已經可以聞見油料燃燒發出的刺鼻氣味,我覺得一切都不合乎常理。

我怎么可能在這種情況下生還。

我的手終于有了些力量。

借著剛剛緩過勁的手,我開始摸索自己的身體,這時我發現我的身體完好無損,沒有一點傷口。

我現在眼前對發生的一切都非常奇怪。

我怎么可能沒死?

雖然在這一刻我欣喜若狂,甚至準備大笑出來了,然而我逐漸發現周圍的情況并不太對勁。

我他媽到底是在哪?

“他媽的……這到底是哪……”我掃視著四周。

周圍樹木不少,但不同于亞熱帶和熱帶的闊葉林,這里的樹木絕大部分都是針葉——那是溫帶的主要樹種。

紛落雪花覆蓋在葉子上,一陣陣寒風劃過我的臉頰。

如果沒有猜錯,這里應該是俄羅斯。

什么?俄羅斯??

明明現在是夏天,為什么我身上卻裹上了棉衣?

這種衣服的款式部隊從來沒有配發過。

我開始感到有一些慌亂,但半年的戰場生活讓我迅速平復了我的心情,盡管身上還殘留有一絲絲痛感,但已經可以忽略掉了,這不是影響接下來繼續戰斗的理由。

不過在這個時候,我的欣喜還是遠遠大于驚訝的。

至少我活下來了。

我緩慢的在雪地上爬行著,直到我爬到了一塊最近的石頭后面我才松下一口氣來。

“好在還是活下來了……難道我是在做夢嗎……”

在終于安下心來之后我開始慢慢思考現在的處境。

莫非是敵人動用了新式武器,把這里的氣候徹底改變了?不,這不可能,至少以現在的科技水平來說,不可能。

“車長呢?老莫呢?那個機槍手呢?”我喃喃著。

他們現在都不在我的身旁。

在周圍沒有一個人影,至少在我的視野范圍之內。

我能夠判斷出這里是一片戰場,但氣氛明顯不對,這和我們之前的戰場相比起來太不協調了。

或許這里是一個正在進行中高烈度武裝沖突的地區,有可能是某些正在內戰的國家。

但據我所知,在這個緯度上,沒有哪個國家正在爆發內戰或者是有激烈的武裝沖突。

帶著這些疑問,我開始摸索身上所有的剩余物品,先看看有什么有用的東西吧。

“身上好像有東西硌著我……”

我沒有敢站起來,生怕這里還有我們的敵人在巡邏。我從口袋中摸索出一個鏡子,鏡子之中映出了我現在的模樣。

17

001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