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血肉蒼穹>序章 驚變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序章 驚變

小說:血肉蒼穹 作者:狂風習習 更新時間:2020/2/15 19:10:59

“準備!開始!”

隨著開始的信號響起,一個普通的身影迅速邁開矯健的步伐沖進布滿障礙物的場地中,他手持一把格洛克19,躲藏到掩體后靈活地探身,舉槍,射擊,然后又繼續在各個障礙物間快速穿行,熟練地更換彈匣,繼續舉槍射擊。

隨著一聲聲槍聲響起,各個人形標靶上出現一個個彈孔。

“22.4秒,全中A區,沒有脫靶!可以啊明風,你又破了我們俱樂部的記錄!你如果參加下個月的年度戰術射擊比賽,絕對能拿個名次回來給我們俱樂部爭光!”

“再說吧。”江明風微微一笑,繼續說道“我是對我們這個場地熟悉而已,玩過無數次的地圖,能玩得不好嗎?比賽都是隨機布置的陌生場地,到時候拿起槍可能連靶都找不著,不丟臉就不錯了。”

說話間,他走到桌前,拉動格洛克19的套筒,退出槍膛里的子彈,然后利索地把手槍分拆成部件,低頭一絲不茍地清理起部件中的灰塵。

“看你說的,你無論是速度還是反應還是準頭都能比上職業選手了,而且我們這個是實戰型的場地,比賽場比起這個場子可簡單太多了!甚至都無需你跑動!你就別謙虛啦,我幫你報名,報名費由俱樂部出,算是給資深會員的福利啦!就這樣定啦哈!”

“那...好吧!”

“對了!我們等下去打游戲,開黑,你來不?”

“不了,我去爬山。”

“又去射擊場后面那座山?那座荒山有啥好爬的,你還真是熱愛大自然。”

江明風沒再作聲,只是作出一個微笑的表情作為回應,又低頭繼續給手槍做保養。

江明風并不抗拒與人接觸,但他卻總是出于本能地盡量避免著與任何人做過多交流,他認為現代人都是利益動物,即使自己如何真誠,對方卻總會懷揣著各種目的與心思,任何人都不能讓他感到信任,即使是最親的親人。最終,他選著與任何人都保持距離。

所以他喜歡一個人走在郊野荒山,這片小山林處于城市邊緣,郁郁蔥蔥的植物中幾乎沒有像樣的路,他卻非常享受這里遠離都市喧囂的寧靜,這讓他感覺到自由的氣息。

經過不到一個小時的路程,江明風到達這座山的最高點。他站在山沿處,深吸一口氣,雙眼眺望著這座繁華的大都市。高樓聳立的城市五光十色,卻又總是被一層看不清道不明的灰色籠罩著,身在其中與身在其外是兩種完全不同的風景,就像是他活著呢的這24年里的種種經歷。

忽然,從草叢中跑出兩只毛茸茸的小家伙,它們很快地跑到江明風腳下,親昵地在他腳邊打轉,磨蹭著他的褲腿,這是一白一菊兩只小野貓。

“哈哈,小家伙你們好啊!”江明風蹲下身,臉上露出非常真實的笑容,他伸手摸著兩只野貓的小腦袋“餓了吧?今天給你們帶了好吃的呢!”

江明風轉頭把手探進自己的背包,從中摸索出貓罐頭與貓糧。

就在這時,他眼前一瞬間閃過明暗不定光線,就像是視覺畫面變成了快速更換的幻燈片,這變化只在眨眼間,甚至讓他懷疑那只是一種錯覺。

當他再轉過頭時,赫然發現兩只小貓已經無影無蹤,就連那小腳掌在土地上留下的小腳印也全都消失不見,似乎它們從來不曾出現過。

“貓咪?去哪了?”江明風嘴里呼喊小貓的同時,目光也隨之四處尋覓小貓的蹤影。

他抬起頭,眼睛向四周掃視,目光無意中撇向遠處的城市時,但就是這不經意的一撇,不由得讓他愕然地愣在當場。他緩緩站起身,雙眼圓瞪嘴巴微張,臉部表情就像是被定格了一般,就連手中的貓糧與貓罐頭掉落在地也全不自知。

城市,還是那座城市,但是卻比幾秒前多了許多不一樣的地方。這座城市的占地面積似乎邊得更大,城市的整體布局似乎也發生了某些改變,與印象中的不盡相同,而那層籠罩著城市的灰色也變得更加深沉。

而最讓江明風吃驚的是,城市中某些建筑已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巨大得難以置信的高樓,這種高樓是他從未見過的,在他看來就如同一塊塊無比巨大的石碑趁著他轉頭之際突然從天而降,而又無聲無息地插入這片土地,壯觀,震撼,但又讓他感覺到一種對未知的莫名恐懼。

正當江明風的腦子因眼前的驚變而變得一片空白時,城市的另一面邊緣升起沖天的煙塵,同時煙塵中閃爍著火光,如同一顆重磅炸彈被引爆。

“What the ...?”還沒等說出最后那個F開頭的英文單詞,江明風已經反應過來,立馬側頭捂住自己的雙耳。

“轟!”撲面的氣浪夾雜著無數細小沙粒沖擊而來,伴隨著的還有巨大的爆響聲。

這不是“如同一顆重磅炸彈”,這根本就是一顆實實在在的重磅炸彈。

緊接著,又是連續的轟鳴聲傳來,不過這一次的聲音是從天上而來。十幾架飛機頂著錐型的音爆云在白茫茫的天空中呼嘯略過,直沖向爆炸發生的方向,還有數架大型攻擊機跟在戰斗機后方。

江明風趕緊從背包中抓出一個小型戰術望遠鏡,他的視線很快就透過望遠鏡鎖定住其中一架飛機。

這是一架他從未見過的戰斗機,機身與機翼完全一體化的流線型構造,加上沒有任何尾翼結構,雖然江明風不可能認得這個世界上所有戰斗機,但作為半個軍迷的他敢肯定這個型號的戰斗機從來未在任何媒體信息出現過。

概念機?全保密研發?高度機密的武器?

江明風還在努力從腦海里尋找著這種戰斗機的任何信息,突然他視線中的那架戰斗機的一邊機翼突然毫無征兆地裂開,就像是被什么看不見的力量憑空撕裂,整架戰斗機瞬間失去飛行重心前沖著往下墜落,在墜落途中又不斷地解體,化為無數帶著火焰的碎片。

顯然這種神秘的力量沒打算放過任何一個可以擊落的目標,所有戰斗機陸續在高空中解體,灰白的天空就像是下起一小片火雨,

這又是什么情況?是被什么對空火力擊落了?能在這個高度擊落如此先進的戰斗機,那只可能是導彈啊,但是...根本沒看到有導彈出現,而且以戰斗機破碎的方式來看,這更像是子彈類的動能武器造成的。

江明風帶著震驚與疑惑,視線轉向地面的城市,他看到了同樣不可思議的一幕。

只見城市中視線所及的地方就分布著上百輛坦克,而這些坦克同樣是他從未見過的型號。最明顯的特征是這些坦克的主炮并不是通常的圓形炮管,而是橫截面成長方形的特殊炮管。

這東西江明風倒是認識——電磁軌道炮,可是當今的磁軌炮技術離投入實際應用還有相當大的距離,怎么可能出現批量實裝的現役武器?

又是一聲低沉的轟鳴聲傳到江明風的耳中,城市最邊沿的一輛坦克的主炮率先吐出橘黃色的火舌,而后其他坦克也相繼轉動炮臺向同一方向開炮,城市邊緣的一大片山林瞬間硝煙彌漫,樹木傾倒,煙土翻滾。

于此同時還有有數十架武裝直升機從城市各處起飛升空,但這些武裝直升機的飛行高度十分低,簡直可以用貼地飛行來形容。它們在城市密集的建筑間快速穿行,從各個方向向正在被轟炸的山林迅速聚攏而去。

下一刻,從山火焰紛飛的林中沖出無數黑灰色的人形生物,這些生物有大有小,粗略看去有幾種不同的種類,它們全部四肢著地奔跑,速度無比迅速,而且異常靈活的肢體能無視所有載具和人力無法越過的地形,秘密麻麻一大片向城市蜂擁而來。

一顆顆炮彈在人形生物群中炸開,把破碎的肢體掀到十數米高的半空中,卻沒能給它們帶來絲毫的畏懼。它們就如同一群瘋狂的行軍蟻,欲圖吞噬所有能碰到的一切事物。

江明風的視線焦點集中在其中一只黑色人形生物上,他想要仔細辨別這些到底是什么東西。突然間在望遠鏡的視野中閃起一點灼眼的光芒,轉瞬間又化為一道白光疾速向城市的方向飛去。江明風本想探尋這點亮度如同電焊一樣的光點是怎么出現,要飛往哪里,但他卻被那種異常強烈的光線灼得本能地閉上了眼睛。

揉了揉被刺得有點發脹的雙眼,江明風的視線又回到城市中,這時他看到其中一輛磁軌炮坦克已經被擊毀。

江明風看過很多真實的戰爭視頻,現實中被擊毀的坦克他自然也見過不少,被攻擊機摧毀的,被RPG摧毀的,被脫殼穿甲彈摧毀的,炮塔被掀飛的,彈藥殉爆的,但沒有任何一輛坦克會像眼前這臺這樣,它被毀壞的程度簡直到了慎人的地步。

只見三分之一的坦克像被加熱的奶酪一樣被化為鐵漿,熾紅的鐵水正往地面緩慢地流動。與其說是被擊毀,可能說它是被融化會更為貼切。

這時候所有武裝直升機與無數隱藏在城市中的火箭發射車同時發動攻擊,無數火箭彈拖拽者尾煙從各個方向襲向山林,恐怖的火力組成一片火箭彈幕迅速向目標區域逼近,馬上要把漫山遍野的人形生物全部吞噬。

那種灼眼的光線突然間再次出現,不過這一次不是點狀,而是線狀。數十條細長的灼眼的光線從密集的植被中發出,瞬間延長至十數公里遠,光線以極快的速度在天空中畫動,幾乎覆蓋了城市低空的每個角落。

光線所過之處,一顆顆火箭彈接連在空中爆炸,爆炸產生的轟鳴聲此起彼伏,整個城市到處都是硝煙與火光。

沒有任何一顆火箭彈能落在目標區域內,短短幾秒時間,原本鋪天蓋地的火箭幕全部被這種光線攔截得一個不剩。

但光線并沒有就此罷休,在擊落所有火箭彈后,光線再次有目的地再城市上空掃過,在巨大的高層建筑上留下一道道由紅光與火焰組成的軌跡,所有沒有障礙物掩護的武裝直升機幾乎在同一時間被全部擊落,墜落的殘骸在城市各處燃起熊熊火焰。

“戰...戰爭?是戰爭?那我們打的是什么?是他國?不...不可能...那...那些東西根本不是人!”

江明風目瞪口呆地看著已經變為戰場的城市,突然間他想起了什么,有點慌張地從褲兜里掏出手機,然后目光定格在屏幕上的一行字上:SIM卡已失效,無法接入網絡。

0

序章 驚變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