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國術教官之白刃高手>第二十五章 殘月之夜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二十五章 殘月之夜

小說:國術教官之白刃高手 作者:巍巍就是鵝 更新時間:2019/11/28 10:44:27

張舜天想批評肖炳貴幾句,這個節骨眼上,背個女兵怎么了,背了女人又怎么了?又不丟人,又不少根毛。知道這個肖炳貴也是火暴脾氣,說不好就要耍脾氣。這群尖刀排的士兵,上戰場殺鬼子一點都不含糊,但不少士兵年輕氣盛,仗自己身上有些功夫,說不好就耍脾氣。自己有的時候,也好言好語說一些道理。這個時候也只有心頭忍了忍,落了腳好好勸導勸導肖炳貴的保守思想。

背上的女兵卻緊緊的把自己抱住。

女兵把頭輕輕的低垂在張舜天的肩頭,雙手緊緊的把張舜天抱住。張舜天感覺不太舒服,故意抖了一下,她才松開手。張舜天穿著破舊的中國軍服,厚實的肩頭,微微的體溫和透過軍服傳出來的汗漬味道,讓她心頭踏實了很多。回想到今天下午落在一群禽獸不如的鬼子兵手里,受盡了他們的拳打腳踢,現在仍然非常的驚恐。身體的痛,心頭的痛,現在突然一起襲來,前面的痛苦都被恐懼淹沒,現在才慢慢浮出水面。原以為自己一定會被受盡**后慘死在鬼子的刺刀下,沒有想到還能被救出來,真是老天爺開了眼。

“真不知道該怎么感謝你們。”女兵說話的聲音很輕很弱。

“謝什么謝,都是中國軍人。”張舜天爽快的說,“妹子,你是哪個部隊的?”

“第一軍。”

第一軍,聽到這響當當的名頭的時候,張舜天不由的心頭驚了一下。說起第一軍,獨立團對這支中央軍主力還頗有一點熟悉。在昆山國防工事駐地,團里閑聊的時候,大家細數了這次參戰的中央軍。幾個營長都說,第一軍的軍長胡宗南是“天子第一門生”,他自律到近乎自虐的程度。蔣總司令對他的喜愛簡直是無處不在。要錢給錢,要人給人,要裝備就給最好的裝備。無論是作戰人員的素養,還是武器裝備,在中央軍嫡系部隊中都是首屈一指。第一軍永不后退一步的作戰意志,團長楊志青每每在軍中談起,他都贊不絕口,說他簡直佩服的五體投地。第一軍也是唯一的一只在淞滬會戰中和鬼子三番戰的中央軍。他們第一次踏上淞滬戰場,就是從昆山出發。他們頂住鬼子上海派遣軍的立體進攻,不曾退后一步,打到百分之八十的官兵傷亡才撤下來,還無一逃兵。回到昆山補充了兵員,又沖上了戰場。正因為獨立團一直在昆山附近駐防的緣故,團長楊志青有幸見過胡宗南一面。說那是一個矮個的嚴肅軍人,他思維縝密細致,說話總是一針見血。這個人不但有高超的戰術眼光,還有雄韜大略的戰略思想。第一軍在昆山短暫休整補充后,第二次從獨立團的防區奔赴淞滬戰場。那天團長楊志青召集周圍的將士在路邊敬禮,目送他們第二次沖上前線。看到第一軍軍紀嚴明,裝備精良,個個將士懷著必死的報國之心,團長很感嘆的說了四個字:“嘆為觀止”。雖然淞滬會戰,第十八軍,第七十四軍都是響當當的鐵軍,英雄輩出,光彩熠熠。不過天下第一軍的名頭仍然雷打不動的是胡宗南的第一軍。這次團長接軍部命令,有可能從獨立團防線撤退的五個師里面就有第一軍的三個師。沒想到兵敗如山倒,第一軍撤退時,連女兵也無法保護了。

艱難的走出了獨立團的陣地,再向前走十多公里就是上海到昆山的主公路了。突然發現了,前面出現了有很多的人。是鬼子?想到鬼子不停的通過河道運兵,心頭頓時緊張了起來。四人立刻關了從鬼子身上搜來的手電筒。

“把我放下來。”那女兵見前面黑影重重,也有了一點緊張。

肖炳貴也說:“排長,好像前面有很多人,會不會是鬼子?”

“如果是鬼子,就麻煩了。”

“我去看看。”肖炳貴自告奮勇的說。

張舜天也累的不行了,一屁股癱坐在地上。剛才背上的女兵,問他累不累。他總是咬緊牙說不累,其實已經到了體能的極限了。好在實在是累的不行的時候,從殺了的三個鬼子兵身上搜了不少的干糧,填了肚子。

那女兵也挨著他坐了下來,讓他覺得怪怪的。

“張排長,你結婚了嗎?”那女兵突然問道。

“你問這個干什么?”

“你喜歡什么樣的女孩子?”那女兵又問。

“這是一個很無聊的問題。我找到第一軍的人,就把你送回第一軍。”

那女兵沉默了一下,然后說,“撤退的時候,已經亂成一團了。我們還遭遇了鬼子的追擊,軍指揮部都被打散了。也不知道軍長他們,現在怎么樣了。”

張舜天和許忠聽她這么一說,都是非常的震驚。第一軍呀,中央軍里面最能打的部隊,王牌中的王牌,都打成了這個樣子,真叫人唏噓不已。

許忠正在一邊用破布擦拭著一把從鬼子身上繳來的刺刀。他不由得說:“你們第一軍都打成了這樣,也別指望誰了。”

“許大哥,我們是奉命撤退,才弄成今天這樣的,誰也沒想到是這樣的撤退。”那女兵說。

張舜天聽這女兵的幾句話,才知道這次中央軍的撤退是非常的混亂。這女兵說話帶著清脆的北方口音,挺好聽的。在當晚的浩瀚夜空中掛著一輪殘月,他轉過頭來,偷偷看了一眼這個女兵。這個女兵長著瓜子臉,明亮的眼眸,高挺的鼻子,短短的頭發,白皙的皮膚,長的挺漂亮的。在看她的那一剎那,她也抬起頭,看著自己。在她的眼眶里,還殘留著淡淡的淚光。剛才對她的提問,還有一點不耐煩,見到她可憐的模樣,也煙消云散了。

“你叫什么名字?”張舜天問她。

“蘇娜。”那女兵回答。

張舜天凝視著她,說:“蘇娜,這年頭,當女兵的很少,能上戰場殺鬼子的女兵更少。無論你是什么職務,在軍中做什么工作,能到上海來和我們一起殺鬼子,就是巾幗英雄。蘇娜,我張舜天,很欽佩你。”

“張排長,———”那女兵突然語塞了。

“你也別見外,我們都是殺鬼子的中國軍人。”

一會兒,肖炳貴就跑了回來,上氣不接下氣的說:“是老百姓,都是從上海那邊逃難過來的老百姓。”

張舜天立刻站了起來,說:“走,我們趕緊走。這一帶的鬼子兵多了,不知道什么時候,他們會追上來。”

“你看到道長他們沒有?”許忠緊接著又問。

“這么多人,這么黑,我怎么能看到道長他們?”

“說好去那戶農戶家會合,我看我們還是先找到那家農戶再說。”張舜天說。

這次那女兵找了根木棍,杵著木棍,和張舜天他們一起走進了黑暗中逃難的人群。

進了逃難的人群,才發現這片逃難的人真是多呀。有路的地方到處都是人,路稍寬一點的地方,更是擠滿了更多的人。個別老百姓舉著火把,也有些老百姓打著電筒。放眼望去,周圍密密麻麻全都是人,燈光和火光點綴在這些黑影之中。他們有的推著獨輪車,有的挑著擔子,有的背著背包,不少是拖兒帶女的一家人。他們默不作聲的行走著,不時能聽到了一些小孩的哭叫聲。人太密集了,到處散發著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體臭味。

幾人走到一條稍寬一點的土路上。就聽見后面有人用北方口音大喊:“有當兵的沒有?”

許忠正準備回答,就被張舜天制止了,說:“先別喊,看看他們想干什么。”

果然前后左右,零零星星有幾個人回答。不過聽聲音這些人群里面的士兵并不是很多。估計這些逃難的人群里也只混入了十多個的撤退士兵。

回答的話音剛落,后面就從沖出來一隊士兵,這些士兵橫沖直闖,根本不顧及這些逃難的老百姓。很多老百姓,連人帶行李一噗通被擠到了水田里。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是鬼子!是鬼子!

人群頓時亂成了一團,四處逃散,如同一群驚弓之鳥,哭聲,呼叫聲,跌倒的聲音,打亂原本安靜的夜幕,混雜在一塊。有的人快速的向前跑,有的人直接就往水田里面跑。也有不少的人躲在路邊。

張舜天連忙招呼其它三人,匍匐臥倒,端起步槍,子彈上膛,躲在路邊,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情況。

1

第二十五章 殘月之夜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