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大風起兮云飛揚>大風起兮云飛揚(下部)一○五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大風起兮云飛揚(下部)一○五

小說:大風起兮云飛揚 作者:趙王 更新時間:2019/11/20 23:53:23

奉命去殺舞陽候的陳平試探地問絳侯周勃說道:“馬上就要到軍中了,絳侯是怎么打算的?”

說起殺樊噲來,周勃心中雖然不愿意,但是周勃答道:“還能怎么樣?陛下要我們去了殺老樊,我們既然領了旨,忠義不能兩全,只好對不起他了。”

陳平本想憑著周勃與樊噲之間的關系,借周勃之口說出猶豫殺舞陽侯的話,哪知周勃這人一根筋竟至于斯。想到樊噲身份特殊,陳平有些后悔當初自己為了和張良爭在劉邦心中的地位,給劉邦出了這樣一個主意,使自己如今處在這樣一個尷尬的境地。想到這里陳平對周勃說道:“話雖這樣說,但是陛下到底一向和樊噲親厚,樊噲這些年立下的功勞又多,而且他又是皇后的妹妹呂媭之夫,這關系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如此親貴,陛下因為一時的憤怒要殺了他,我擔心事后陛下會后悔。”

聽了陳平的話,周勃這才說道:“曲逆侯所言有理。其實陛下和老樊多年來一直兄弟相稱,只是近年來做了皇帝,才在稱呼上疏遠了。”

陳平探得了周勃的口風,心里有了底,才把他在心里掂量了幾天的話對著周勃給掏了出來。陳平說道:“如果我們真的到了軍中后把樊噲給殺了,萬一陛下將來后悔,定會遷怒于我們……”說著陳平看了看周勃,接著說道:“……不如到了軍中,將舞陽侯拿下后交給陛下,愿殺愿留都由陛下親自做主——絳侯以為如何?”

周勃與樊噲交情不淺,本也不想殺了樊噲,但命令是劉邦親自下的,執行人是陳平,他自己只是奉命來代替樊噲去討伐盧綰,和灌嬰會合,如今陳平自己提出來不想殺了樊噲,周勃當然樂得成全陳平,也給樊噲留下一條生路。周勃答道:“我也不想親自殺了老樊,畢竟我和他之間也是一場兄弟!”

就這樣,二人計議已定,看看將到樊噲大軍,便在五里之外設壇,派人持劉邦所賜符節去傳召樊噲來見。

樊噲聽說劉邦派了陳平來召見自己,果然應召而來,誰知來到陳平駐軍之處下馬還未站定,便被陳平所伏之人捉住,將兩只手反綁了。

猝不及防之下,樊噲又驚又怒,及至見了陳平,樊噲怒道:“陳平,你為什么抓我?”

陳平見被綁縛而至的樊噲一邊走一邊掙扎,回答說道:“陛下想念舞陽侯,特命我來請舞陽侯回長安見駕。”

聽了陳平的話,樊噲破口罵道:“恁娘,你敢誆我!陛下派我去抓老盧,怎么會讓你來抓我!還不趕緊放了我!”

陳平并不想和樊噲撕破了臉,于是解釋說道:“若無陛下旨意,我又怎么敢動舞陽侯你的一根頭發呢——實在是陛下病重,對舞陽侯想念得很,才派我來請舞陽侯回去。”

樊噲并不吃陳平那一套,繼續罵道:“恁娘,想我便不會綁我——陳平,你還要誆騙于我!”

陳平知道以樊噲的脾氣,想必也和他說不通了,便說道:“捉拿舞陽侯,實非我所愿。一切請舞陽侯回到長安,見到陛下后,親自去與陛下理論。”

陳平把話說到這個地步,樊噲心里這才相信真是劉邦派了他來抓自己的,于是樊噲問道:“你把我抓了,誰去抓盧綰?”

陳平見樊噲不再和自己糾纏,答道:“陛下已另派絳侯來接替舞陽侯。”

聽了陳平的話,樊噲詫異地說道:“周勃他來了?他在哪兒,讓死織薄曲的趕緊來見我!”

樊噲要見周勃,這在陳平的預料之中,但陳平面露難色地答道:“絳侯已經拿著陛下的符節去你軍中了,舞陽侯還是先回長安見陛下吧。”

說完,陳平一聲令下,武士將樊噲帶離,推上準備好的囚車之中,便踏上了返回長安之路。

呂雉知道劉邦就在這兩天了,便將辟陽侯審食其找來,對審食其說道:“當年陛下攻入彭城,項羽派人去沛縣抓太上皇、我和兩個孩子,我和他們走散了,在半路上遇到了你——可以說從那時起,我便當你是自己人。如今陛下已經多日未進水米,前日開始大便也失了禁,咱們也不用忌諱——陛下恐怕撐不了多久了。”

審食其見呂雉突然對自己說起劉邦將死之事,心中立刻明白,她這是要有所動作,有事要交待自己去辦。想到這里,審食其默不作聲,等著呂后下命令。

呂雉停下來看了看審食其,確認審食其在認真聽自己說話,也確認了一下審食其的表情,然后繼續說道:“我擔心,那些和陛下一起起兵的將軍們,從前他們與陛下一樣同為編戶之民,后來卻向陛下北面稱臣,平時總是怏怏不快,一旦陛下咽了氣,要讓他們臣事少主,他們心里肯定更不高興——如果不將他們全部滅族,恐怕以后天下會不安定。”

審食其見呂雉和自己商量這樣的大事,挑眉問道:“皇后的意思是……”

呂雉深深地看了看審食其,這些年來大小事情沒少倚重他,少不得這事得和他一起辦。想到這里呂雉下定決心說道:“我的意思是,萬一陛下閉了睜,不能馬上讓外面的人知道,我們得趁機把那些平時不服氣的將軍們先滅了族,除去后患,然后再公布陛下的死訊,然后再發喪。”

聽了呂雉的話,審食其心中一驚,平時嘴上心上嘟囔不斷的將領可不少,聽呂后話里的意思這是要全都殺了——想到這里審食其不禁渾身的汗毛都驚悚得豎了起來。但是審食其馬上又想到韓信(2)、彭越之死,呂后的手段可不是鬧著玩的,想到這里,審食其便知道既然呂后主意已定,與自己商量是給自己機會,只待劉邦一死,她的兒子劉盈便是新的天子了,劉盈也還沒長大,以后肯定事無大小,還是呂后說得算,以呂雉的決斷,自己必須聽她的吩咐做事,只要聽她的吩咐做事,便能保住今后的富貴。

想通這一切,于是審食其對呂雉說道:“皇后籌謀的是——臣愿聽皇后差遣。”

漢十二年四月甲辰日,六十二歲的劉邦帶著他的放心不下和不甘心,吐出人生最后一口氣,永遠閉上了眼睛。他的身后,注定不全由他籌謀做主。

盡管呂雉封鎖了劉邦駕崩的消息,但山雨欲來之勢下,朝中各方勢力都各有耳目。終于,劉邦駕崩、呂雉與審食其的謀劃,很快傳到了曲審食其說道:“你糊涂啊!我聽說陛下已經駕崩四天了,皇后卻始終不發喪,她是在打算誅殺諸將——是不是?”

審食其沒想到酈商已經知道了,而且問得這樣單刀直入,審食其不正面回答酈商的問題,反問道:“這事曲周侯是如何得知的?”

酈商也是個直脾氣,說話毫不迂回,繼續逼問審食其,說道:“你別管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問你,皇后要殺帶兵的將軍,你為什么不阻攔?你知不知道,她要真這么做的話,天下危矣!”

聽了酈商的話,審食其不解其意,問道:“曲周侯這話什么意思?”

酈商見審食其語意輕佻,怒目逼視審食其說道:“你可知如今潁陰侯灌嬰和曲逆侯陳平率十萬大軍駐守滎陽,絳侯周勃和舞陽侯樊噲率二十萬大軍北定燕代,這幾個人要是聽說陛下駕崩后,皇后在長安誅滅諸將,一定會連兵回來攻打關中——到時侯大臣叛于內,諸將反于外,你就翹著腳等著天下覆滅吧!”

酈商這幾句話說得審食其嚇得眼皮猛地跳了幾跳,審食其顫聲問道:“他們——真的會反嗎?”

酈商叉手答道:“不反,難道等著回來受誅嗎?你趕快進宮去和皇后把事說透了,不要釀成大禍!”

聽了酈商的話,審食其趕忙去見呂雉,把酈商的一番話一一和呂雉說了。

呂雉聽說劉邦死前竟然在滎陽布下陳平、灌嬰這樣一步大棋,又想起率兵在外的周勃和樊噲,身上不由自主地冒出一層冷汗。呂雉后怕地說道:“是我考慮得不夠周全,忘了外面這些人了!”

正說著,太監來報:“曲逆侯陳平求見。”

本應在滎陽的陳平竟然到了長安,呂雉十分意外,忙叫人將陳平傳進來。

原來陳平抓了樊噲之后,押著樊噲往回走,哪知還未到長安,便接到家中傳書,說刺得劉邦已經在甲辰日駕崩,呂后一直密不發喪。

陳平接到消息,心中暗想:壞了,本想將樊噲交給劉邦親自處理,現如今人還沒到長安,劉邦就晏駕了。劉邦在生,樊噲的生死自有劉邦做主;但如今劉邦駕崩了,樊噲是呂后之妹呂媭的丈夫,她們姐妹二人若是知道是我把樊噲綁了,定會遷怒于我——呂媭也就罷了,呂后的手段男人都比不上!自己好不容易熬出了頭,劉邦這一撒手西去,功名和性命可別全丟了!

想到這里,陳平也顧不上別的,趕忙去驛站挑快馬騎了,十萬火急地往長安趕。

行至半路,遇到劉邦生前派出的使者,將陳平攔下來,宣讀劉邦的詔令:曲逆侯陳平斬殺舞陽侯樊噲后,速去滎陽,與潁陰侯灌嬰會合,鎮守滎陽。

陳平跪于馬下將劉邦生前發給他的最后一道詔令接了,雖然知道劉邦派自己去滎陽與灌嬰會合,是要防備內外有變,但個人前途至關緊要,也顧不得滎陽和劉邦的遺命了,拜別使者之后,陳平鞭馬繼續往長安趕——陳平知道,如今最緊要的不是滎陽和劉邦的詔令,而是未來將要主宰他的命運的呂太后。

陳平淚流滿面地由小太監領著進來,一見到呂雉,陳平立刻跪下給呂雉行大禮。

呂雉見陳平滿面淚痕,問道:“陳平,聽聞你和灌嬰在滎陽,怎么突然回長安了?大男人,這是哭什么?”

陳平哽咽說道:“臣奉陛下密令,與絳侯一同去誅斬舞陽侯……”

聽了陳平的話,呂雉大驚失色,直起身來問道:“你說什么:舞陽侯……死了?”

陳平趕忙哭著答道:“臣惶恐,擔心陛下只是一時之怒,又想著舞陽侯畢竟是皇后的妹婿,所以未敢輕易斬殺舞陽侯,只將他系于囚車,打算帶回長安交由陛下和皇后親自處置。”

呂雉這才把吊起來的心放下,慢慢坐回去,說道:“陛下為何要殺舞陽侯?我怎么一點消息都沒聽到?”

陳平趕忙斟酌答道:“陛下當日不知聽了誰的讒言,說舞陽侯,說舞陽侯……”

“說舞陽侯什么?”呂雉問道。

“……說舞陽侯與皇后是親戚,哪天陛下宮車晏駕,舞陽侯就會舉兵殺了戚夫人和趙王如意。陛下聽了大怒,這才密令絳侯和臣持陛下的符節去軍中斬殺舞陽侯。”陳平邊說拿余光偷眼觀察呂后的臉色。

果然,聽了陳平的話,呂雉大怒,說道:“想不到你死之前,還要為了戚氏那個賤人和她生的那個兒子謀劃——看我到時候怎么收拾他們!”

聽了呂雉的話,陳平這才假意吃驚地問道:“皇后剛剛說什么?陛下他……”

呂雉點了點頭,說道:“我也不瞞你,陛下已于四日前駕崩了。”

陳平聽了,眼淚又流了下來,哭道:“想不到臣當日拜別陛下,已是最后一晤。”

呂雉見陳平一個大男人抽抽答答的,對陳平說道:“一個大男人,哭什么!事情我都知道了,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

陳平一進呂雉的寢宮之時,就早已見到辟陽侯審食坐在一旁了,知道呂雉一向倚重審食其,這個時候審食其在這里,肯定是在商量大事,此時聽呂雉說讓他回去休息,陳平不知道呂雉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拿不準呂雉是不是表面上原諒了自己,而心里另有計較;更讓他擔心的是,自己奉命去殺樊噲這事若是讓呂媭知道了,她一定會進宮來找她的姐姐討要說法,到時候疏不間親,自己剛剛說的那些話、流的那些眼淚,就都白費了。為了不給潛在危險留下爆發的機會,陳平對呂雉說道:“臣惶恐,剛剛驚聞陛下山陵崩,臣唯恐宮中不安全,不放心皇后和太子,臣請求留在宮中宿衛皇后和太子殿下。”

聽了陳平的話,呂雉點了點頭,然后說道:“宮中自有衛尉看守,用不著你,你還是回去吧。”

回去自然不是陳平的主張,陳平堅持要留下來,說道:“宮中衛尉雖多,乃是武備,臣留下來,萬一需要臣出出主意,臣可以隨叫隨到——請皇后給臣盡忠的機會!”

呂雉見陳平堅持,想了想,說道:“也好,那你就留下來吧,暫時充任郎中令。”

陳平聽了大喜——郎中令掌管殿掖門戶,呂后讓他做郎中令,等于將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交給了自己,這說明自己這一步是走對了;而且殿掖門戶歸自己管后,呂媭也就沒有機會進宮在呂雉面前說自己的壞話了。想到這里,陳平一顆不安的心總算慢慢平定下來。

于是在劉邦死后的丁未日,呂雉向天下宣告了劉邦的死訊。

皇帝大行的消息一公布,很快便被快馬傳送到了遠在長城的盧綰耳中。

原來,審食其和趙堯走后,盧綰便將全家和宮中上下人等,以及手下幾千騎兵帶到長城腳下。盧綰一心等著劉邦病好了,他好親自上長安向劉邦當面謝罪——以他和劉邦的關系,這點誤會,盧綰相信總能說清楚。哪知道等來等去,始終等不到劉邦病愈的消息,卻等來了劉邦大行的消息。

聽到劉邦的死訊,盧綰心里一沉,跺腳說道:“劉季老兒,你怎么說死就死了,也不等等我!你這一死,讓我以后可怎么辦啊!你死了,你那心狠手黑的婆娘非要了我的命不可啊!我是真不想反啊,可如今不反,我們全家老少怎么活下去啊!”

思來想去,長安是再也回不去了,老相識周勃又帶兵打了過來,盧綰無奈之下便只好帶同家人和部屬逃入匈奴避禍。

(完)

0

大風起兮云飛揚(下部)一○五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