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歷史架空>烽火刀俠>第一章滅門慘案詩之過 西行之路坎坷途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一章滅門慘案詩之過 西行之路坎坷途

小說:烽火刀俠 作者:蛻變的金蟬 更新時間:2019/7/8 15:29:57

酒后吟詩招大禍,滅門慘案血飛揚。

偷梁換柱救獨苗,西行寄養路坎坷。

秋風瑟瑟,烏云壓頂。

唐朝貞觀元年菊月初三,午門法場刑臺上跪著三百余名身穿白色囚服的死刑犯人,男女老少個個披頭散發,面容憔悴,還有一個襁褓中嬰兒放在臺上哇哇啼哭。

每個犯人身后都有一名身穿紅色壯士衫的劊子手,手擎鬼頭刀,煞氣沖天。監斬棚內坐著一人,白面無須,細眉小眼,嘴角帶著淡淡壞笑。

法場遠處一輛馬車,車簾挑起,里面坐著一對中年夫婦,懷中抱著一個襁褓嬰兒,婦人長得花容月貌,男子眉清目秀。家丁與車夫都在遠處等候

“官人,現在賣主求榮都能當官真是世風日下。”

男子愁容滿面,長嘆一聲。

“唉,都怪我,沒勸住夢賢弟,酒后失言題詩寫息王,不然也不會遭此滅門之禍。”

美貌婦人嫣然一笑。

“官人你偷偷把夢家剛出生的嬰兒從大牢中偷換出來,也是對得起夢子舟。”

男子苦笑一聲。

“夢家的仇,等這個孩子了長大就交給他了。”

美貌婦人展顰一笑百媚生。

“還是官人想得周到,只是這孩子還未起名。”

“隨我姓劉,字夢龍,紀念他父不忘報仇之心。”

倆人正閑聊中,監斬官聽得午時三刻時辰已到,抓起桌上令簽往下一扔。

“行刑。”

劊子手嘴中含酒往刀上一噴,高高舉起鬼頭刀,斜下一斬,人頭滾落,脖腔鮮血竄出尺高,尸身栽倒。

三百余名犯人隨著鬼頭刀落,紛紛倒在臺上,人頭亂滾鮮血飛揚,最過殘忍的是連嬰兒也不放過,斬下頭顱,臺下觀看百姓一片嘩然,指責聲、怒罵聲不絕于耳。

中年男子,把眼一閉,眼淚順著臉頰無聲淌下,雙拳緊握恨不得捏死告密之人,中年美婦則是側過頭去,不敢再看行刑慘狀。悲聲喊道:“撤簾回府。”

車夫回到車前放下車簾,揚鞭催馬回府,家丁跟在馬車后面魚貫而行。

臺上,監斬管冷笑一聲,摸摸頭上烏紗帽,得意之極。邁著方步下臺,自有軍兵分開道路,上了官轎,一眾護衛兩側跟隨護送他回到府邸。

府門前新掛的牌匾,上寫“夢府”二字。

中年男子的馬車順著西直街來到府前,自有下人門前等候,攙扶著中年美婦回到后院,中年男子回首望著法場方向,臉上淚痕清晰未干。

“老爺,請進府休息。”

“劉福,你去找兩個奶媽,再找三十名武功高強可靠之人當做護衛,后天送四公子前往安西都護府王庭州將軍府邸寄養。”

“此事不可張揚,秘密行事,你可明白。”

“老爺放心,小的追隨老爺數年,這點事絕對辦的天衣無縫,不走漏半點風聲。”

“去吧,快去安排。”

“遵命老爺,小的這就去辦。”

三日后,劉府后門大開,一輛馬車匆忙出門,車內坐著兩個奶媽懷抱著嬰兒,劉福騎在馬上,倆邊三十名短衣打扮綠林好漢分列馬車兩旁,雙眼精光四射,掃視四周。

馬車前腳離開劉府,夢府太師椅上哪位監斬官就有人來通風報信。

“啟稟大人,劉府后院一輛馬車偷偷出府向城外行去。”

“可曾查到夢府余孽是否就在車里。”

“回稟大人,劉府之人守口如瓶,屬下派人多次打探也未探到口風。”

“夢七,你去糾結亡命之徒,給我跟蹤馬車,找機會把一行人全給我殺了。”

“大人,若是夢府余孽不在馬車上,殺錯了怎么辦。”

“殺錯了,就把動手之人全部毒死,一了百了不留把柄。”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寧可錯殺不可放過,去吧。”

“遵命,大人。”

夢七轉身離去,監斬官坐在太師椅上一陣冷笑。

“劉銘杰你個老匹夫,想把夢府余孽送到外地,門都沒有,我一并殺了,看你能把我怎樣。”

話音一落,仰天大笑,陰險毒辣無人能比。

再說劉福一行人,一路疾行來至涼州城外十里,正往前行,后面煙塵滾滾,數名全身黑衣蒙面之人銜尾緊追不舍。

劉福也是走過江湖之人,心中一驚感覺不妙,立刻下令由張峰帶著九人護送馬車先走,自己留下帶二十人阻擊追兵。

“倉啷啷”一聲聲兵刃出鞘,劉福握刀凝神等待追兵,馬蹄聲由遠及近,三四十名黑衣人轉瞬及至,縱馬揚刀沖殺過來。

劉福大喝一聲,駕馬迎敵,二十人緊隨其后沖上廝殺。

兩馬交錯,劉福仰身躲過一刀,反手一刀將一名黑衣人腰斬倆斷,黑衣人慘叫一聲,上半身倒地,馬馱著下半身疾馳而去。

劉福剛起身倆側兩名黑衣人各出一刀斬向兩肋,劉福抽腳離蹬馬上一躍而起,揚手打出兩枚飛鏢,兩名黑衣人喉嚨中鏢身體一栽眼見不活,被馬拖出老遠。

劉福這邊剛殺三人,自己這邊兩名護衛被五人圍殺,身中數刀死在馬上。

劉福目撕欲裂血灌瞳仁,伸手一摸百寶囊,三支飛鏢扣在手心,揚手就打,鏢出人亡,再摸出三支飛鏢見人就打。

黑衣人仗著人多勢眾圍殺護衛,一名護衛右臂被斬斷,護衛不顧傷勢大喝一聲,從馬上躍起一刀扎進一名黑衣人前胸與他同歸于盡。

慘烈交鋒中,不斷有人死傷,雙方都殺瘋了,護衛們臂斷肚破渾然不懼,把腸子往腰上一盤繼續廝殺,不死不休。

一炷香過后,眾護衛在劉福帶領下舍生忘死殺退了黑衣人。劉福轉頭一看眼淚奪眶而出,護衛死狀太慘了不忍直視,清點人數只剩下三人。

顧不得多看死去護衛一眼,帶領三人打馬如風追趕馬車而去。

甘州刺史府,劉福求見樊江城,互相寒暄一番之后,劉福掏出書信遞于樊江城。

樊江城接過一看之后,臉色一變。

“四公子被不明黑衣人追殺,可曾猜出是何人指使。”

“回稟大人,我若得知必殺他滿門,可惜沒有頭緒。”

“明日我派一千陌刀兵護送你等,必保你等一路順風到達安西都護府。”

“多謝大人,小人告辭了。”

“慢走。”

劉福回到客棧,到了房間詢問奶媽,四公子身體如何,奶媽回道。

“回管家,四公子無事,只是馬車顛簸琉璃,公子睡不踏實。”

“明日買些被褥,鋪的厚實一點。”

“謝謝管家。”

“不必客氣,我回房了。”

“管家慢走。”

劉福回到房間,心里頗不安靜,總感覺自己等人出京以來,一直有人在暗中尾隨著自己這一行人。

今日慘烈一戰后,隊伍只剩十余人,離西州還有千里之遙,再來一波追殺之人,恐怕連自己在內都得全軍覆滅。

迫不得已才拿出老爺給的書信,向樊刺史求救派兵護送到達西州,劉福正在房間胡思亂想之時,遠在三十里外,一處帳篷之中,夢七正與當地最大響馬首領胡遠山稱兄道弟。

“胡兄,我家大人可是重金求你幫忙,胡兄可不能推辭啊。”

“好說,看在夢大人拿出千兩白銀的份上,兄弟我就干他這一票。”

“現在要殺之人在何處,我點齊人馬片刻就可將他擊殺。”

“誰不知道我胡爺在這一片跺一腳,地面都得抖三抖。”

“胡兄莫急,我已派人尾隨監視,他們正在甘州城內不宜動手。”

“等明日他們離開甘州,你我兄弟聯手將他們擊殺,你看如何。”

“唉,何須夢兄動手,你在一邊看著就行,看我如何宰了這幫廢狗。”

“來,胡兄干一杯。”

“痛快,來干了。”

次日清晨,天光大亮,甘州中府別將翊麾校尉周宗良在操場點齊一千陌刀兵,令旗一揮,大軍排成二龍出水陣走出軍營。

劉福等人早已外面,與周宗良打聲招呼,周宗良拱手還禮,隨后大手一揮,軍兵把馬車護在中央,緩緩向外行走。

大軍還未出城,早有密探給夢七通風報信,夢七得報急忙來到大帳,通報消息之后,胡遠山搬鞍上馬,大聲招呼手下響馬,上馬出谷準備去殺人。

夢七帶著人與胡遠山手下響馬上千人,浩浩蕩蕩出了山谷,直奔必經之地黃沙嶺埋伏劉福等一行人。

而此時劉福等人在周宗良帶兵護送下,漸漸接近黃沙嶺,周宗良在馬上打涼棚察看周圍地勢,當看到黃沙嶺時臉色一變。

周宗良久經沙場,一看便知此地最適合伏擊敵人。但此路又是必經之路,猶豫了一下,派出探馬去打探是否有埋伏。

探馬小心翼翼前去探路,大軍原地等待,半炷香過后,探馬返回未發現有埋伏,但發現黃沙嶺上有凌亂馬蹄腳印。

周宗良聞聽眉頭一皺,感覺有些不對勁,雖有商隊從此經過,但從不走嶺上,走嶺下才對,哪嶺上腳印從何而來,讓人感到費解。

想罷多時,看看天色不早,大軍再不趕路將錯過投宿之地。萬般無奈之下,揮手開拔前行,下令所有陌刀兵提盾做好防御應變。

黃沙嶺上真的沒人嗎,真有,但是都埋伏在嶺后一條土溝中,人馬鉆入溝中,外面沙土一蓋,根本發現不了,胡遠山熟知地形才敢夸下海口在此埋伏殺人。

周宗良率領大軍進入黃沙嶺,全軍聽令加快腳步,急速經過此處險地。就在軍兵進入山嶺不久,胡遠山將耳貼地聽著動靜。

當聽到震動聲響后,他面上喜色閃過,起身下令道:“點子到了,大個的,上馬準備,給我上。”

眾響馬紛紛上馬,一提韁繩戰馬躍出沙溝,胡遠山一馬當先,騎馬來到嶺上,往下一看,唐軍黑壓壓一片,正快速通過嶺下小道。

胡遠山拔刀一舉,大喝一聲:“兄弟們,點子有點大,給我使勁殺。”話音未落,一馬沖出居高臨下沖向唐兵。

眾響馬跟隨胡遠山,亮出刀劍發出“嘍嘍嘍”聲響,騎馬滑下沙坡沖向唐兵。周宗良聞聲一看,是響馬埋伏,雖然吃驚但臨危不亂,下令就地列陣迎敵。

“前排舉盾防御,后排放箭。”

唐軍訓練有素,聞聲舉盾放箭,箭如飛蝗射向響馬,當場百名響馬中箭倒地。胡遠山兇性大起,頂著箭雨繼續沖鋒,他身后響馬也跟隨著悍不畏死往坡下沖。

夢七帶著十多名手下在嶺上,騎馬駐足觀看,根本沒有出手幫忙的意思,在他看來,響馬都是一群沒腦子的土豹子,只可利用,合作一起殺人,他們不配。

就在他冷眼旁觀時,戰場又發生變化。

唐軍放完三輪箭雨,周宗良再次下令。

“后排投擲短槍,前排盾牌扎地給我頂住戰馬沖擊。”

唐軍得令扔下弓箭,從身后解下短槍高高投擲而出,密集槍雨當空而下,把響馬連人帶馬釘死沙坡,一陣人嘶馬叫,上百名響馬當場死亡,鮮血直流。坡上留下一地槍林。

胡遠山何時吃過這虧,他大吼一聲。

“兄弟們,為了銀子殺啊,殺光唐軍,沖啊。”

眾響馬在胡遠山激勵下,再次鼓起勇氣,發起沖鋒,越過槍林,與唐軍短兵相接。

戰馬帶著慣性撞在盾牌上,將唐軍陣型撞出缺口,眾響馬沖進缺口,揮刀砍殺唐軍,唐軍一下陣亡數人。

周宗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大喊一聲。

“所有人舉盾迎敵,專削馬腿,給我殺。”

唐軍聞聲紛紛左手舉盾,右手握刀貼地削馬腿,眾響馬還未反應過來,馬腿前蹄斬斷,戰馬往下一倒,響馬紛紛落馬,還不等站起來,唐軍鋼刀已然到了。

“噗噗噗”“啊啊啊”一聲聲慘叫,數名響馬尸首分家,人頭亂滾鮮血噴灑尸體栽倒。

胡遠山眼見眾多手下死亡,氣得目眥欲裂,揮刀瘋狂砍殺唐軍,他武藝高強唐軍是挨著即死碰著即傷。

劉福看到胡遠山如此兇猛,擔心戰場因他有變,一帶韁繩,從馬車旁沖向胡遠山,胡遠山殺得正起勁,見劉福沖過來,舉刀就剁。

劉福橫刀一架,“當”的一聲,倆馬交錯分開,劉福帶馬回頭再次殺向胡遠山,胡遠山殺紅眼了,見劉福過來,斜劈秋風就是一刀,劉福鐵索橫江橫刀一擋,抽腿離蹬就是一腳。

胡遠山猝不及防,跌下馬背,剛想起身,劉福鋼刀一甩,鋼刀快如疾風穿透胡遠山前胸后背,刀尖露出一寸,胡遠山手指劉福嘴角鮮血順著唇邊流淌,張嘴想要出聲,聲未發出人已倒地而亡。

隨著胡遠山陣亡,響馬群龍無首,軍心渙散,周宗良趁機帶兵兇猛反擊,殺得響馬節節敗退,最后掉轉馬頭向嶺上逃命。

周宗良唐刀高舉。

“放箭投擲短槍,不能放走響馬。”

眾唐軍得令,撿起弓箭短槍向著響馬射箭投擲短槍,箭矢短槍當空如雨而下,將逃跑的響馬大部分釘死射殺在沙坡。

嶺上觀戰的夢七等人見敗局已定,撥馬下了沙嶺,直奔響馬老巢而去。一名黑衣人不解問道。

“七爺,響馬已敗我們還去他們巢穴干嗎。”

夢七冷笑一聲。

“這幫廢物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去他的老窩把金銀都拿回來,順道還能搜刮一下響馬的金銀財寶何樂而不為。”

“七爺英明。”

“莫要啰嗦,快去響馬老窩。”

“是,駕。”

夢七不愧是跟他主子一個德性,跟誰都倆面三刀,胡遠山為他喪命,他轉手去端響馬老窩。放下夢七不提再看戰場。

只有三四十名響馬僥幸逃得性命,大部分死亡。胡遠山這支響馬在這一帶是最大一支,達到一千二百人,此戰過后,當地響馬再也成不了氣候。

周宗良下令打掃戰場,清點人數。

“回稟將軍,我軍陣亡二百四十人,重傷六十人,輕傷一百人。”

周宗良聽完眉頭緊皺。

“響馬傷亡如何。”

“回稟將軍,響馬死亡一千一百六十人,沒有重傷輕傷之人。”

“怎么沒有重傷輕傷之人。”

“響馬沒死之人,兄弟們補上一刀都給殺了。”

周宗良聞言長嘆一聲。

“唉,送重傷之人回城,輕傷繼續上路。”

“遵命將軍。”

唐軍分出幾十人護送重傷之人回甘州城,周宗良帶著六百余名唐軍,護送劉福一行人浩浩蕩蕩趕往肅州。

周宗良帶領護送人馬一路疾行,怕再次遇上響馬,煙塵滾滾急急行軍。

唐軍急著趕路,而夢七等人則在響馬老窩大塊吃肉,大碗喝酒還有美女相陪,帳內中間金銀財寶堆積如山,金銀財寶光華璀璨耀人雙目。

帳外橫七豎八都是響馬尸體,夢七等人干起黑吃黑真是輕車熟路,銀子沒送出去還得了一座寶藏,興奮之余在帳內飲酒作樂。

殺完人一邊欣賞財寶,一邊喝酒享樂真是惡人之福,常人干不出來。

356

第一章滅門慘案詩之過 西行之路坎坷途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