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大明抗倭英雄傳>第12章 走馬溪大捷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12章 走馬溪大捷

小說:大明抗倭英雄傳 作者:農場老農 更新時間:2019/10/29 13:03:34

卻說朱紈剛剛在福寧州州府住了下來,就收到盧鐺的報告,說有一伙倭寇在走馬溪的岐下、宮前、山南等村莊打家劫舍,除了在陸上搶劫殺人外,還在海上搶劫商船和漁船。

朱紈得到報告,立即命令福建都指揮使司軍政掌政署都指揮僉事盧鏜、福建巡視海道副使柯喬和漳州知府盧璧等火速行動,從福州的清滄、漳州的浯嶼水寨、銅山西門澳水寨、詔安玄鐘等地調動部隊,向著詔安灣和東山島進發。

盧鏜親自深入“走馬溪”鄰近的詔安灣海濱察看地形,發現岐下村后面的“走馬溪”是個大可用兵之地,因為這里既可以埋伏大批士兵,同時又能在“走馬溪”不遠的西嶼島布袋澳進兵伏擊戰船,而又不容易被敵人發現。

盧鏜回到軍營,便召集將領們進行周密的籌劃,決定海陸并進,一舉殲滅這股倭寇。

時間已經到了嘉靖二十八年年初,福建都指揮盧鏜、海道副使魏一恭、備倭指揮劉恩至、福建海道副使馮璋等官員都已經遵照朱紈的命令,在詔安灣和東山島的月港和浯嶼集結部隊,隨時準備投入戰斗。倭寇看到勢頭不對,立即轉移至詔安縣走馬溪。

二月十一日,倭寇的船隊行駛至銅山宮前灣海域停泊,并在宮前、下安等登陸,大肆搶劫擄掠。

二月二十日夜間,盧鏜等將領率領衛所部隊與詔安梅嶺、田林及東山島的鄉勇埋伏在倭寇必經之路上,準備從陸路截擊倭寇;又調集上百艘戰船在附近的布袋澳等海域埋伏,準備從海路給倭寇狠狠一擊。

卻說倭寇中的日本浪人松浦隆信男、辛五郎、稽天新四郎、武藤源六郎、織田信義,葡萄牙人何亞八、平托、卡爾佛、別都盧,大明海盜徐海、陳東、蕭顯、葉麻等在雙嶼港被搗毀后,在大明沿海許多地方逗留,企圖找到合適的居住地,但是由于明軍不停歇地追擊搜捕,他們至今還沒有找到穩定的落腳點。聽說福建漳州附近的走馬溪也是走私貿易的好去處,于是這一批從雙嶼港逃出的倭寇最終來到了走馬溪。

由于近一年來的漂泊生活,倭寇們的內心都很沮喪。沮喪的日子需要尋找精神刺激,而最能夠刺激倭寇們神經的是述說倭寇們非同尋常的往昔經歷。而在這方面,葡萄牙人又不愧為老資格。

于是人們就喜歡聽葡萄牙人的故事。這不,此時葡萄牙人卡爾佛和別都盧正在述說他們如何走進古老大明帝國大門的不平凡經歷。

卡爾佛的老爹曾經是一支二十多艘船的船隊首領。卡爾佛回憶說,二十八年前,那是大明古歷的八月底到九月初,十六歲的卡爾佛隨著老爹的船隊到了大明帝國南部海域的一個名叫屯門的小島上。據卡爾佛老爹說,這個屯門島是塞克拉在七年前率領船隊來到這個小島上開始定居的,并在此修筑工事,設立刑場,制造火器,刻石立碑以表示占領。

卡爾佛回憶說,在此前幾年,曾經有阿爾布克爾克不斷派船到大明帝國進行貿易。如費爾南安德拉德,曾經載著葡萄牙使者佩雷斯駕八艘船前往大明帝國,于八月十五日抵達“屯門島”。當他們再北上時,遭到明水師的阻攔,但葡萄牙人憑著先進的佛朗機炮強行進入珠江內河,到達廣州附近。葡萄牙人知道大明人憎惡葡萄牙人,于是假扮成伊斯蘭教徒模樣,并宣稱是向大明進貢的。大明當地官員相信了葡萄牙人的話,于是安排他們到光孝寺學習大明禮儀,同時將此事上奏朝廷。

第二年正月,朝廷有了答復,把佛朗機人帶來的特產按市價折成銀兩,使節進京洽談,請其余船只、人等立即返回。其實葡萄牙人根本沒有按照明政府要求離開,而是退出廣州,準備用武力攻占南山半島,但由于明駐軍太多,葡萄牙人不敢動武,退回到“屯門島”,安營扎寨,做更多的軍事準備。此后,葡萄牙人又在“屯門海澳”及“葵涌海澳”等地建立新的據點,制造火器,立石碑,同時干一些中國人叫著“打劫”的事情。這樣,當地居民不滿了,紛紛向官府告狀。葡萄牙人眼見這樣拖下去無法見到大明皇帝,于是就賄賂廣東的宦官。此法立即奏效,年底,朝廷允許他們到北京朝見。次年正月,佩雷斯終于從廣州啟程,他事先已買通宦官得知正德皇帝在南京游玩,趕了四個月的路到達南京。正德皇帝知道葡萄牙使者到達南京,卻不急于召見,而是自行返回北京,并告知佩雷斯到北京朝見。佩雷斯抵達北京后,又到處拉關系,行賄,并讓自己的翻譯火者亞三聯絡大宦官江彬。火者亞三教正德皇帝學習葡萄牙語取樂,可以經常接觸到皇帝,但他依仗皇帝及江彬的庇護經常對官員無禮冒犯。主管外國進貢等事宜的四夷館主客主事梁焯對不按規矩行禮的火者亞三施以杖刑,江彬得知后大罵梁焯,并向正德皇帝告狀。但朝中憎惡江彬及火者亞三品行的人很多,又有朝中重臣幫梁焯求情,因此正德皇帝并未治梁焯的罪。而在廣東的葡萄牙人也因佩雷斯進京而開始更加肆無忌憚。

就在這時候,正德皇帝駕崩,皇太后當天就根據群臣意見殺了江彬,后又將火者亞三處死,并下詔不許葡萄牙人進貢。嘉靖皇帝根據江彬及火者亞三的表現及禮部與兵部的態度,下令官員盡快驅逐葡萄牙人,并且再不許入境。也就在這一年,我爹的船隊來到了屯門島。我們剛到屯門島就受到明軍的猛烈攻擊,正準備撤出屯門島,科埃略和雷戈各帶兩艘大船前來援助,科埃略和雷戈的四艘大型戰船都裝備著佛朗機大炮,明軍受不了猛烈炮火的攻擊撤退了。我們以為明軍害怕了不再來攻打,想不到過了十多天明軍又來了。那一天刮起大風,大風掀起巨大的海浪,這時候海面上出現一個巨大的船隊,船隊順風向著我們疾駛而來,我們正準備迎戰,忽然明軍船隊燃起大火,正是火乘風勢風助火威,頃刻間明軍的火船已經駛近我們的船隊。由于我們的船只巨大,轉動速度太慢,無法躲開火船進攻,我們的戰船很快燃燒起來了。那時候我們都感到死神已經在對著我們微笑,我們暗想我們的末日到了。船隊已經是一片混亂,還沒有起火的一艘戰船急忙靠近著火戰船,準備援救人員,也不知道怎么搞的,那艘還沒有著火的戰船忽然開始下沉,船上人員紛紛跳水逃命。明軍乘機駕船砍殺落水人員,可憐我那許多兄弟叔伯都冤死在那個屯門島海域。一場混戰過后,我們還有三艘大船幸存下來,天黑以后趁天黑逃到附近島嶼藏身。天亮后,風向逆轉,我們才借強勁的北風逃過明軍的追擊,逃回滿剌加。”

卡爾佛說到這里,露出滿臉無奈。別都盧問:“你們就那么逃回滿剌加了?”

“是啊,不逃回去,我們還能怎么樣呢?后來我們又聽說屯門海戰后,中國戰船見到懸掛葡萄牙旗幟的船只就將其擊毀。所以我們過了許多年不敢來大明帝國海域。”

“但是,但是你知道嗎?就在你們從屯門島跑回去的第二年,我們的船隊也來到了屯門島,但是由于明軍已經在島上修筑了炮臺,有配套的防御工事,而且有武裝人員把守,于是我們的船隊改向另外一個地方,那個地方地名叫著西草灣。我們準備從那個海灣登陸干一些事情……”

別都盧說到這里笑笑說:“至于準備去干些什么事情,你們都是道中人,應該是明白的。我們剛剛登岸,一大批武裝人員就迎著我們跑來,我們知道那些武裝人員一定是來干預我們的行動。于是我們立即拔出火槍準備戰斗。果然,對方開始發射,轟隆隆的槍炮聲震耳欲聾。我們知道對方也有了最先進的火藥武器,而且人數比我們多許多,我們估計占不到便宜,于是一邊發射抵抗一邊退回商船。”

“就那么安全退回了?”卡爾佛問。

“就那么安全退回了?沒那么便宜。我們還沒有退回到船上,發現對方有數十艘大小戰船將我們的戰船圍住,我們立即預感到危機正降臨到我們頭上,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一邊用猛烈的槍炮還擊,一邊分散突圍。我們處在船隊覆沒的萬分危急之中。也許上天保佑我們,這時候突然風雨大作,對方雖然將我們團團圍住,但是我們是在危亡關頭的求生,我們除了以死相拼別無選擇,于是我們包括船隊總領疏世利、船長米兒丁、甫思羅、多減兒等在內的五艘大型戰船上一千多名人員一齊拼死突圍,加上狂風暴雨的幫助,我們終于突圍了。但是我們被明人奪取兩艘船,我爹別都盧和船隊總領疏世利等八十五人被明人抓去。幾天后我們從一個逃出來的人才知道,被明人抓去的八十五人中,有三十五人被砍了腦袋,其中我爹別都盧和船隊總領疏世利等作為首惡被殺。”

別都盧說到這里聲音低沉,滿臉憂傷。

“后來你們去了哪里?”日本人阿士機問。

“從西草灣逃出來后,我們知道大明帝國已經有了新式武器,不好對付了,于是我們回到了馬六甲。直到四年后,我們在馬六甲結識了一個明人,名叫鄭獠,自己說是福建人。鄭獠對我們說,在浙江溫州外海域有個雙嶼港,很多外國商人都在那里做生意,很賺錢的。鄭獠還特別介紹了一個名叫盧黃四的生意老板。鄭獠還再三說在雙嶼港做生意很安全。于是我們在鄭獠的帶領下輾轉到了溫州附近的雙嶼港,那雙嶼港果然好做生意,從此我們就在雙嶼港定居下來,錢也真的賺了不少。想不到這一次……”

船上倭寇正被卡爾佛和別都盧的故事聽得入迷,忽然大家看到海岸上有許多人,那些人手中都拿著木棍一樣的東西,見過大世面的倭寇憑著經驗判斷,岸上那些人手中拿著的木棍一樣的東西一定是明人所說的火銃,它是一種很厲害的家伙,遠遠地“砰”地一聲,就有鐵彈或者鉛彈飛過來,稍不留神,被鐵彈或者鉛彈射中,可以立馬讓人斃命的。但是倭寇不太害怕明人手中的火銃,因為倭寇手中都有更加厲害的東西,火繩槍。火繩槍原來是葡萄牙人的利器,前些年又通過王直傳到日本,火繩槍在日本大量制造出來,所以現在在中國沿海地區活動的日本浪人都帶有火繩槍。由于火繩槍比起明人的火銃更加厲害,所以船上的倭寇并不怎么在意,他們仍然按照計劃將船靠岸停泊,手中拿著火繩槍離船上岸,向著那些不知死活的明人追去。

明人看到密密麻麻一大群人都拿著家伙沖來,一轉身拔腿就跑,同時大聲呼喊:“倭寇來了!倭寇來了!”

倭寇看到明人驚慌失措的丑態,都笑起來,追趕得更加起勁。忽然聽到“砰”地一聲,接著就槍炮聲大作,吶喊聲驚天動地,倭寇們慌了,知道中了明軍的詭計,但是現在后悔已經晚了,密密麻麻的明軍一邊射擊一邊向倭寇隊伍壓過來。現在倭寇別無選擇,盡量發揮兩條腿的功能盡力狂奔。但是當倭寇們跑到停泊船隊的海岸,立即被嚇得面如土色,早已失了魂魄,只見七艘戰船都被大明水師的戰船團團包圍著打,雖然倭寇七艘戰船上將數十座佛朗機炮連續發射,船上的倭寇也努力用火繩槍反擊,但是畢竟倭寇寡不敵眾,七艘戰船先后被明軍大炮擊傷或擊沉。

一場驚天動地的混戰過去,海面恢復了平靜。福建都指揮盧鏜、海道副使魏一恭、備倭指揮劉恩至、福建海道副使馮璋等將領匯聚在103號大型福船上聽取一線指揮官匯報戰果:擊沉倭寇大型戰船一艘,哨船一艘、喇叭船兩艘,繳獲大型戰船一艘,喇叭船兩艘;共殲滅倭寇二百三十九名,其中生擒九十六名(包括四名倭寇頭目和以李尖興為首的九十二名大明海盜)。其余一百四十三人均在混戰中被打死和隨沉船沉入海底。

0

第12章 走馬溪大捷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