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代號八一杠>第44章 熄燈后,聊聊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44章 熄燈后,聊聊

小說:代號八一杠 作者:李嘎吾迪 更新時間:2020/2/16 22:38:00

晚上,秦朗再三猶豫,終還是如期履約。

“踩哥,來了!抽煙!”楊浩宇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秦朗正色拒絕,“有事說事,干脆點!”

楊浩宇嘿嘿一笑,輕輕躍到雙杠上坐下,點煙吸了一口,故弄玄虛,“你喜歡辛子荷?”

“跟你似乎沒關系!”

“辛子荷好像對你也有好感!”楊浩宇的變化教人懼怕,言行老辣,句句誅心,“沒有辛子荷 ,你在A旅必受處分。沒有她鋪路,你更來不了飛虎。”

聽到這些話,不僅讓秦朗赤裸裸的暴露,心底防線徹底垮塌,還心生醋意。“你跟她是什么關系?”

“怎么?吃醋了!”楊浩宇笑了,繼續火上澆油,“在一個院子里長大,我說兩小無猜,青梅竹馬,你信嗎?”

新兵連敗在楊浩宇的拳頭下,此次敗在心理。秦朗想逃。

“辛將軍。上過戰場,殺過人……”楊浩宇丟了煙蒂,跳到秦朗面前,“你在他面前大氣都不敢出,還想搶他的心肝寶貝?”

“楊浩宇,你究竟想說什么?”秦朗被人牽了鼻子,毫無章法和招架之力。

“秦朗,你不要誤會。我對辛丫頭不感興趣。”楊浩宇巧如簧舌,步步逼進,“不過,我可以幫你!幫你追辛子荷。”

“不需要。”秦朗明白,黃鼠狼給雞拜年,肯定沒安好心。楊浩宇的言行表現出太多的不安全,就像晃蕩的桶糞隨時可能濺自己一身。

“中國自古講究門當戶對,你普普通通的農村兵,想追堂堂中將的孫女,你覺得可能嗎?”楊浩宇語速有些快,想急于表達什么,“我真的可以幫助你?”

秦朗揮起了拳頭,就想打花他的嘴臉,嚇得楊浩宇也是一顫。

楊浩宇這一躲,教秦朗突然冷靜下來,關心亂了分寸,好在一直心存戒備未釀成大禍。此時緩氣稍稍調整心態,便覺察到了楊浩宇心跳、語調、眼神以及表情的諸多細微變化。從而判斷,楊浩宇著急心慌了。

“幫我?”秦朗瞬間理清思路,以退為進欲要扳回一局,“那需要我做什么?”

楊浩宇驚喜,外表不慌不忙,“你跟辛子荷之間無非是身份的差異?你是高中學歷,如果考上軍校,或者提干……”

“立功提干!以我現在的能力,指日可待!”秦朗信心滿滿,“再說你剛才也提到,辛子荷也喜歡我!足已說明,辛子荷喜歡的是我本人,并不是你所說的身份,或者職務。我是想問,你為什么要幫我?”

“呃……”楊浩宇一時崩潰,無言。

秦朗反敗為勝,咄咄逼進,“更確切的說,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目的?”

楊浩宇呆住,見秦朗軒身要離開,心里一急將他拉住。

“秦朗,你得幫幫我?”楊浩宇怔了片刻,改了策略,拋出了感情牌,“看在一個新兵連的份上……”

秦朗無法判斷是真是假,沒有出聲。

“秦朗,我的父親出事了!希望你幫幫我……”楊浩宇看到秦朗有所遲疑,一時情感崩潰痛哭浪涕,跪下抱住了秦朗的腿,坦誠布公,“我父親出車禍了,我家完了!我不能失去這次機會……”

秦朗感嘆,心里不是滋味,也不知如何拒絕,“需要我做什么?”

“過幾天的格斗考核,讓我贏!”

秦朗意外,同時心底一顫,“張綿綿也是這樣主動敗給你的?”

楊浩宇沒有否認,不說話。

“我考慮考慮。”

回去的路上非常順利,沒見到教官和哨兵,秦朗有些意外。“格斗考核?會不會是辛子荷提過的考核?”

考核之上,辛子荷會向秦朗挑戰,誰哭了是佩奇。

“小豬佩奇。”

這是李銘告訴他的。難道這便是代溝。按理說,李銘年紀還大他三歲!秦朗想不明白,想了半夜的佩奇,把楊浩宇的請求棄之腦后。

第二天,辛子荷臉色冰冷,失去了往日的甜蜜與笑容。

秦朗詫異,猜度著她的心思。反而觀之,她眉關深鎖,面如冰山恰恰又是另外一種美。

整節課,辛子荷未從講臺下來。休息時候,叫了聲,“秦朗,你出來一下!”眾隊員習以為常。

秦朗隨她走出教室,在身后細細品味著辛美女的背影,甜蜜地咽著口水。

“說,昨晚跟楊浩宇出去干什么了?”辛子荷開門見山,語氣生冷,凍得死人。

“沒,沒干什么?”秦朗驚訝,仔細想來飛虎戒備森嚴,被集訓隊發現那是必然,“戰友之間,聊了聊!”

“真不說?”辛子荷兩眼冷光。

“真沒什么?”秦朗莫明心虛,“不是,我跟他一個新兵連,一直互相崇拜,切磋切磋而已……”

“秦朗,我的秦大教官!這不是一件小事,你能不能嚴肅認真一點。”辛子荷如長者般諄諄教誨,“此次集訓非同尋常,你能夠取得今天的成就,走到今天這個位子,離不開默默關心和幫助你的人,請你不要辜負他們,不要讓他失望好不好?”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秦朗心中一痛,頓覺形穢。或許昨日與楊浩宇單獨見面違反紀律;或許能夠來到飛虎,得到了辛將軍暗中支持;或許她與楊浩宇青梅竹馬……一直以來都從內心深處感激那些幫助過自己的人,但是,從不需要任何人憐憫。

“秦朗,你上勁一點好不好?你說,你出生農民家庭,不要拿自己的前程開玩笑……”

“夠了……”秦朗頓怒,恍然自嘲,這便是楊浩宇所說的身份差別。她出生名門世家從來瞧不起自己,只是自己一廂情愿。“我命如此,靠自己努力,不怨天不由人……”

秦朗轉身,雖心痛如刀絞,但毫不猶豫,這是農村孩子的倔強和骨氣。

“秦朗!”辛子荷急的跺腳。

秦朗回到教室繼續訓練,對他人的目光不屑一顧。某些隊員聽到了外面的爭論,只是私下猜測不敢公開議論。

辛子荷沒有回教室,踩著高跟徑直離去,很是氣憤。

午飯時候,秦朗咽下一口干飯,不理睬李銘、王勝的疑惑與質問,當楊浩宇從身旁經過,淡淡了說一句,“我答應了!”

楊浩宇感激涕零,不去理會李銘二人疑惑表情,匆匆而去。

后期幾天都是以軍事訓練為主,未見戴瑩,更不見辛子荷。計劃40天的訓練,終于結束。秦朗知道,楊浩宇與辛子荷所說的考核就要到了。

集訓隊考核,簡單粗暴。200余人打破建制混合編組,不論軍官還是士兵,不論男兵女兵。10人一小組分別進行小組賽,取前2名晉級進行決賽。

小組賽一天便結束,秦朗一路勢如破竹,毫無懸念的取得小組第一。臨近決賽,秦朗想起對楊浩宇的承諾,內心掙扎不在狀態。李銘、王勝二人早已覺察,但不敢深問。又不想他因此錯過這次機,只得小心翼翼的勸說,“秦朗,考核拿第一有沒有信心。我跟勝總是沒有機會了,尖鋒連只有靠你了。”

秦朗淡淡回答,“尖鋒連不是還有個全旅第一,楊浩宇嗎!”

王勝突然聯想到那天的對話,“秦朗,楊浩宇不是不找你說了什么?”

秦朗不予以回答,帶著看破紅塵的冷漠和自嘲的笑,“起初我還瞧不起娘娘,現在想來真是好笑。”說完起身走出餐廳,留下李銘二人各自猜度。他們不知道,答應楊浩宇需要多大的勇氣,內心倍受折磨和煎熬。

“秦朗。”

秦朗出餐廳聽出是辛子荷的聲音,停步卻沒有回頭,但是心里又泛起漣漪。

0

第44章 熄燈后,聊聊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