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生死火線>過程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過程

小說:生死火線 作者:戲子 更新時間:2020/2/2 16:22:30

第一階段的產物嗎,白琛目光凜了一下,他緩慢的衣服脫下,借著頭頂明晃晃的燈光,他看見肩頭那些云空亮閃閃的,說不出的好看。

白琛想著也不可能把它一點點撿出來,所以干脆把那一塊衣服全剪下來放進了一個密封的袋子里,回頭得去一趟鳳城把這個交給駱輝,讓他研究一下成分。

“周品出現,葉雄,能接近嗎?”

“接近不了,這孫子太警覺了,我現在都不敢有什么大動作。”

耳朵里傳來柳悅兒和葉雄的聲音,把白琛的思緒拉回來,他考慮了一下,說:“悅兒,你繼續看監控,蕭海復,把楊秋炎房間的監控調出來。葉雄,你出去,別在大堂了,在外準備好跟周品。”

“知道了。”葉雄停了一會兒,嘆氣:“不行,我要求加工資,你看看你們,全在酒店里,還能輪班睡個覺,你看看我,只能苦逼在外面獨自忍受這凜冽的寒風。”

“哦,”柳悅兒非常冷漠。

葉雄:“。。。。。。。得,當我沒說。”

酒店2015房間。

“叮——咚”

楊秋炎剛剛在房間把自己的那一身行頭換下,門口就傳來這么一聲,楊秋炎走過去把門打開一條縫,警惕的打量著門外那個裹得比他還嚴實的人,門外的陌生人盯著他看了許久,在他準備關門得時候終于開了口:“楊秋炎?”

楊秋炎沒說話,也沒有讓他進屋的意思。門外的人繼續道:“你不認識我,但我認識你,讓我進去,我可以向你證明我的身份。”

楊秋炎沒搭理,徑直準備關門,外面的人一把拽住了他,楊秋炎不悅皺起了眉頭,外面的人緊緊盯住了他的眼睛,開口緩緩吐出了兩個字:“云空。”

他的聲音透過口罩顯得有點悶悶的,讓那兩個字宛若重錘一樣打在了楊秋炎心上。楊秋炎沒說話,卻是反抓住了來人的胳膊,一把將他扯回了房間。

他沉默道看著來人,終于問:“你是誰?”

那人摘下口罩,那略顯陰沉的面龐除了周品還能是誰?看見是周品,楊秋炎瞳孔不由自主的縮了一下,他認識他,這人是老大身邊的紅人。

周品自然是沒放過楊秋炎的表情,卻沒有多說什么,只是笑了下,夸了一句:“警覺性不錯。”

說著,他摘下了口罩,一雙眼睛習慣性的觀察周圍——自從干了這行,為了預防被條子盯上,這習慣幾乎就已經成了刻在他骨子里的本能。

察覺到周品動作的蕭海復笑了:“開玩笑,我放的監控能讓你看見?”

旁邊的柳悅兒淡淡瞥了他一眼;“別高興得太早,周品那根老油條奸詐的很。”

但蕭海復確實是有笑的資本,周品真的沒發現監控。他和楊秋炎的對話聲通過監控器上的監聽器傳過來,帶著絲絲的電流聲。

“您怎么來這了?”這是楊秋炎。

“老二那邊被清月組和殘月會端掉了。”

“殘月會怎么和清月組攪合到一起了?”

“殘月會高層是軍隊的人,我們被陰了。”

“嘖,他們的手越來越長了,那,我們現在怎么辦?”

“琉灣島,得抓緊時間去,那邊還有一條線。”

“琉灣?那邊確實是個好地方,只不過清月組他們不會派人看著嗎?”

“鳳城的銷毒網就足夠他們忙碌了,更何況,還有速達幾家小地方。對了,你們的云空如何了?”

聽見周品提起這個,楊秋炎后背慢慢浸了冷汗出來。因為他們研究云空是自己偷偷進行的,也不知道怎么就被人透露到了老大那邊,現在周品突然提起來,楊秋炎有點摸不住他的意思。

周品看出來楊秋炎的緊張,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說:“上面并沒有責備你們的意思,反倒是覺得你們很厲害,把云空的樣本帶回去一些,一起研究速度會快一些。另外,老大的意思是叫你和我一起去。”

楊秋炎剛松的那口氣又提了起來:“我去啊?這,會不會有些不太和規矩?”

周品不甚在意:“沒事,老五那邊我會交代清楚。”

楊秋炎只能點點頭,等到周品離開之后,楊秋炎的整個后背都被汗浸濕了,他舒出一口氣,平復著心中的震驚和恐懼——他到現在都沒有想到老大是什么時候知道這些事情的,明明遠在金三角,卻對鳳城這邊的事情如此了解,而且,老五把老四小團體吞并的事,按道理來說在總部應該是大忌,怎么這次老大這么輕易的就放過了老五?他簡直要懷疑這是不是老大本來的意思了。

想到這,楊秋炎手中的動作猛然一頓,是啊,萬一,這不是老大的意思呢?如果這不是老大的意思而是周品的意思的話,那就可以解釋為什么老大會放過老五了——因為老大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

隔著監控屏幕,蕭海復看著楊秋炎的動作,挑了一下眉:“這孫子想到什么了?”

一邊核對著魏杰公司數據還要一邊看著監控的柳悅兒抽空看了一眼蕭海復的電腦畫面,說:“想知道他們的內部情況聯系你們家黑熊不好嗎?”

黑熊?是了,熊天誠,現改名祝延,臥底于金三角。

蕭海復有點苦惱的皺了皺眉:“不能啊,黑熊最近才剛剛臥底,不適宜有更大的動作。”

柳悅兒瞥了他一眼:“那就通知老大他們。”

于是這件事就直接被丟給了謝飛雨,謝飛雨直接讓他們把人放走了,只在暗處跟蹤。

聽完謝飛雨的敘述,花千落“嘖”了一聲:“那,找唐林他們吧,飛澤原木家具城,正好可以為我們的身份打掩護。”

謝飛雨聽著花千落的聲音,嘴角不自覺的揚起來一點:“偽裝成富豪他不香嗎?”

花千落在電話的另一頭超級嫌棄:“男朋友,你的腦子是壞掉了嗎?那個圈里就那么幾個人,你打算偽裝誰?”

謝飛雨無奈:“我這不就開個玩笑?至于這么嫌棄我嘛?”

花千落哼哼兩聲,不作評價。兩個人誰也不再說話,就隔著電話聽對方的呼吸聲,恬淡的連花千落也不由得放松下來。

0

過程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