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最后一個軍禮>第七十九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七十九

小說:最后一個軍禮 作者:三連最后一個兵 更新時間:2019/10/15 13:05:32

我曾聽老兵說人最難控制的就是睡眠,而影響睡眠的往往是一個人的心魔,當時我覺得我是沒有心魔的,因為我不會失眠,老兵笑著說,你還小而已。我不喜歡老兵的這句話,我還小,我在他們的世界里,我總是很小。有時候我真希望自己成為許三多或者成才,因為在他們的世界里,沒有人會把他們當成小孩看。但是老羅折了過后,我也有了心魔,我的睡眠不再如以前,緊張的救援任務,讓我不斷的放空著自己,但是我并沒有得到好轉,我只有筋疲力盡的時候,才能睡著,但是我的睡眠真的不如以前了,我經常會在半夜驚醒,看見很多殘忍的畫面,然后就再無睡意,我看見一個小孩站在廢墟之上,哭著找媽媽,他離我很近,我想要沖過去抱著他離開廢墟,可是不管我在夢里怎么跑,都跑不到他身邊。我看著余震來了,我就這樣跑著看著他被埋在廢墟里面。

以前我總在想人累了睡就好了,怎么還需要控制睡眠,睡眠有什么好控制的,每天生活這么累,那些失眠的人,真是有精力,既然還失眠,而像我這種每天沾枕頭就睡,走到哪里都睡的人,又怎么會知道他們是怎么熬過那每一個漫長又孤獨的長夜,現在我知道了,我能感受到他們在走廊徘徊的腳步聲,可是我卻理解不了他們內心,如野獸般的嘶吼,我能聽見打火機一次又一次點燃香煙的聲音,可是我卻不能明白,那些說有痛說不出來的無奈,我能感受到房間里每一個無眠的夜,痛苦的翻來覆去,可是我卻無法去給他們一個擁抱,時間并不是一個好東西,我們在這里,更多的是掙扎,老兵是如此,我也是如此,只是我不知道,這種痛苦,何時才是盡頭。很多時候,我告訴自己入睡,入睡,不去想,不去管,可是我卻怎么也難以入眠,我的眼睛很痛,我很想睡,可是我卻怎么也睡不著,我只要閉上眼睛,就會看見老羅,看見災區的一切。夜又深了,我再次聽到從窗戶外面傳來的打火機的聲音,我知道又有老兵失眠了,煙在部隊,是很多老兵的精神寄托和希望寄托,因為在部隊,很多不能用語言表達和發泄的時候,老兵都只是靠著喝酒或者躲在某個角落偷偷的點燃一根煙,然后一根沒有抽完,又續上一根,不停的抽,也不說話,就是抽煙。我很困,可是我沒有睡意,我只是睜著眼睛,看著外面的窗戶和黑影抽煙的姿勢,有時候看著老兵那抽煙瀟灑的動作和很爽的表情,我也想來一根,只是我還有職業,我的職業不允許我放肆,而我也不允許自己放縱自己,我想如果哪天,我離開這個崗位,離開部隊了,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抽煙喝酒,使勁的抽煙和大口喝酒,把這些年,我沒有接觸的都接觸一遍。我在黑暗中看著宿舍里的人輕手輕腳的走了出去,看著他們一個個落寞的背影,我很傷感,我想為他們做些什么,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也爬了起來,跟著走了出去,我出去純屬是為了去外面吹風,看看美麗的夜景和看這群老兵在一起,因為從四川回來后,我沒有享受過晚上的清風。可是我當走廊一看,我有些詫異。因為半個樓的層的人,都在走廊徘徊,這是一場沒有約定,沒有預約的相會,有人抽煙,有人小聲的聊著什么,有人眺望遠方,有人發呆,我出來的時候,包軍邊遞給一根煙邊說,怎么你也睡不著啊!我客氣的說了不會。我說是啊!你怎么也睡不著。包軍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說,老毛病了。包軍并沒有收回去手中的煙,而是停在半空中,睡不著就來一根吧!煙是個好東西,我思考了一下,接過包軍手中的香煙,然后點上,我以為我會像電視里面,先是咳嗽,可是我沒有,只是第一口進去,我就感覺到了地轉天旋,然后有一種很爽的感覺,這種感覺讓緊繃的神經,一下子就放松了,某一刻,我有一種錯覺,包軍給我的不是一根煙,而是毒品,可是我知道這就是一根普通的煙,我知道為什么老兵離不開煙了,這種感覺真的很爽。因為這根煙實在太爽了,讓我有些站不住,我依靠在墻邊,看著夜色中的走廊,我看不清他們臉上的表情,只是在黑暗中,看見一個個紅點,我心里再說著,抽吧,把煩惱都抽干凈就好了。

我是在行進的隊列中看見隊長的,他穿著迷彩服,從我們隊伍旁邊走過去,我希望他能看見我,可是他沒有,他只是和我擦肩而過,而我們的距離不到2米,我卻不能喊出隊長。我在想,他什么時候回來的,他怎么不過來看看我。我心里很是失落,但是我想或許他很忙吧!忙的已經忘記我已經回來了……我有些懷念特勤隊的生活,可是我卻不知道,我何時才能結束在這里的生活。我看見隊長的時候,已經我已經哭了,我的內心早已嚎啕大哭,但是我卻裝作沒事的樣子,我想要努力去擠出一個笑容,一個讓隊長覺得我很好的笑容,可是我笑不出來。隊長目不轉睛的看著我,我也看著他的眼睛,我們誰也沒有說話。過了十秒左右,我想問隊長我什么時候能回特勤隊。隊長就先開口了說,我是來接你,回家的。如果早些年,這樣的場景,這樣的情況,我會狂奔上樓收拾東西,可是現在我沒有,我要回去了,回到那個家的地方,我開心,但是我更多的是平靜。

其實我沒有什么好收拾的,因為這個地方,被子,牙刷什么都不是我的,但是因為節儉,我想都拿走,但是除了其他日用生活用品,其余的是不允許我個人帶走的。隊長和副參謀長看著我的時候,副參謀長說,那么你們特遣隊的兵,就交給你了。隊長很是客氣的連忙說著感謝。坐到特遣隊的車上,我原本緊張的神經,在這一刻,終于得到了放松,我選了一個讓自己覺得舒服的姿勢,坐到車上。隊長問感覺怎么樣?我說感覺就像在監獄和地獄里走了一趟。隊長說你們可不能跟監獄比,你們天天好吃好喝,只要玩,人家監獄的伙食,連油都少的可憐。隊長沒說地獄,因為四川在我們的世界里,就是地獄,人間煉獄場。我不說自己是祖國的精英,但是也不是祖國的敗類,這生活怎么就成這樣了呢。隊長說我看了你的心理測評,我沒有說話,因為我知道接下來隊長會接著說,人家專家說你的掩飾分很高,抗拒心理很強,一點都不配合工作,你在故意掩飾你的內心。我以為隊長會揭開我的疤來和我說,可是他沒有。他繼續說道,你學習了這么久,你這個偽裝還是不行,分析問題不夠徹底,偽裝,不僅僅是人體上的偽裝,可是心靈上的偽裝,你要偽裝,你就要做到讓別人怎么測試,都覺得你就是真的一樣。你不能讓別人幾次測試,就測試出來了,真正的高手,是可以根據你的心理測試,分析出你的思維能力的,你還需要學習,我給你找了幾本書,你到時候帶著,都是內部資料,不要弄丟了。對了,你沒有太多的時間休整,北京那邊有任務,你被點將了,是參部的XXX點的你將。隊長說完之后才來問我,有沒有什么問題。我說沒有,我真的沒有。隊長才叮囑我,過去之后,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們在家等你。我沒有問什么,我不知道問什么,該給我的資料,肯定會給我,不該我問的,我也問不到。地獄村還是那個地獄村,只不過特勤隊,卻再也不是特勤隊了。我看見門口三個大紅字寫著,特遣隊。特遣隊,還是只有我們兩個人,隊長和我說,軍人,中國軍人,只有戰死的,沒有嚇死的。我回過頭看著隊長的眼睛,我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我過去堅定。是的,中國軍人,只有戰死,沒有嚇死的。我還年輕,我還有很多事要去做,容不得,我那么矯情的活著,其實,我在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想把《士兵突擊》在看一次,因為在不知不覺中,士兵突擊,在我心里早已不在是一部單純的軍旅電視劇了。

0

第七十九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