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呼嘯的軍刀>軍刀呼嘯(一)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軍刀呼嘯(一)

小說:呼嘯的軍刀 作者:螞蚱 更新時間:2019/12/23 21:01:16

軍刀呼嘯(一):

我們跟著戰區指揮部的軍官乘車趕到了我們要出發的A點,那里已經有兩部車在等我們,幾個人圍在車邊靜靜的等我們,帶我們過去的軍官把我們交給了他們,就扭頭上車走了,留下我們跟那幾個人交流,領取任務。

一個戰區的干部指著他身邊的兩個人跟我們介紹:“大家認識一下,你們這次的任務就是要保護好這兩個人,安全的進去,安全的回來”。

他指著左手邊的一個穿便衣的人說:“這位是陳參謀”。

他又指著右邊那個穿便衣的人說:“這位是黃翻譯”。

于是我們蜂擁而上,同陳參謀和黃翻譯握手認識。

“同志們,你們的這次任務是護送這陳參謀和黃翻譯去取情報,他們明天晚上將會在那邊和我們的情報人員會面,你們要悄悄的進去,悄悄的出來,為了保護我們的情報人員,你們不要驚動越軍,消除一切痕跡,不要留下任何進去過的意思,讓越軍看不出來一絲線索,咱們先來看一下地圖”。

他轉身從車上取出一張地圖鋪在地上,我們圍在他身邊聽他給我們講解任務。

“你們明天晚上要到達這個地點”。他用鉛筆指著地圖上的一個點對我們說:“你們進去的路要這樣走,先向西,到達這個點后轉向南,到達這個點后在折向東,到達這個點后再轉向南。。。。。。,具體的路線,在路上黃翻譯會指給你們的”,他的鉛筆在地圖上指指點點,我們都瞪著眼睛努力的在大腦里記錄。

任務交代的很仔細,我們今晚的行動路線該怎么走,黎明時分到達什么什么位置,宿營地的選擇,穿越封鎖線的選擇點,路上要注意的細節,越軍的觀察哨在什么位置,碉堡群在什么位置,如何躲避敵人的觀察哨,特別的交代尖兵“蟋蟀”,如何在這次溫熱帶的夜間識別道路。。。。。。,看的出這個戰區的干部有著豐富的戰場經驗,他講的我們都仔細的聽,把他的每一句話都深深的印在腦海里

我和“蟈蟈”、“蟋蟀”爬在地圖上用指北針上的滾輪把我們的行軍路線走了一遍,讀數是13。8公里,讓我們松了一口氣,這點路程對于我們經常搞夜間跑點的人的來說,跑山路也就是五個小時的事兒,但這邊的地形跟內地區別太大了,不僅樹蔓橫生,而且路滑泥濘,這都嚴重的影響我們的行軍速度,而且還要隱蔽行軍,不能留下痕跡,我和“蟈蟈”都用凝重的眼神看著“蟋蟀”,看的他渾身直毛。

“你們干嘛用這種眼光看我,好像我做錯了什么一樣,我又沒偷你家大米”。“蟋蟀”囁囁的低著頭往旁邊閃了一步。

旁邊的黃翻譯哈哈笑著走過來對我們說:“知道你們擔心什么?不要怕,這條路我很熟悉,我走過三趟了,跟著我走,沒有問題的”。

他一邊說一邊輕拍著“蟋蟀”的肩膀,用鎮定而自信的眼光看著我們,給我們傳遞了無形的力量。

陳參謀也過來和我們一起聊天,他拿著地圖和我們一起研判,讓我們對這次任務的準確執行增加了信心,但我們也有擔心的情況,“蟈蟈”猶豫了一會,終于把他的擔心講了出來。

“陳參謀,剛才我們接應103的時候,就發現地圖和地形不匹配,剛才戰區送我們過來的同志也講了,是由于下雨、泥石流、山體崩塌造成的,回來的103也講了,他們進去也發現了地圖和地形不匹配,造成了他們很多時候都是在摸地形,浪費了他們不少的時間,走了不少的彎路,所以我們擔心由于地形和地圖的不匹配,會給我們帶來不少的麻煩,您看。。。。。。”。

陳參謀布滿皺紋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疑云:“同志們,這條路我也沒走過,雖然我以前也進去過幾次,但這條線路我也是第一次走,所以戰區給我們配備了一名向導”,他抬起頭看了看黃翻譯,面色黢黑的黃翻譯沖我們咧嘴無聲的笑了笑。

“關于地形和地圖不匹配的問題,我們也早有察覺,但目前我們還無法解決,只有依靠向導和你們這些訓練有素的戰士們,國家下大力氣培養訓練你們,就是要讓好鋼用在刀刃上,我聽作訓部的同志講過,上級這次調你們‘獵蛇犬’小隊過來,就是因為你們是精英部隊,訓練全面,技術過硬,這次就是你們展露手腳的機會了。。。。。。”。

陳參謀的一番話給我們增添了無比的信心,大大的激昂了我們的斗志,大家伙都群情昂奮的暢所欲言,不時的爆發出陣陣壓抑的笑聲。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天色也漸漸的黑暗下來,我們知道,考驗我們的時刻即將到來,大家都默默的整理自己的行裝和背囊,準備迎接考驗。

22點,我又一次和指揮部進行了溝通,我掏出密碼本,按照規定的頻率和代碼進行聯絡。

“186、186,我是177,我是177,聽到請回答,聽到請回答,完畢”。電臺里只有靜電噪音的沙沙聲,我手持話筒靜靜的等待。

按照規定,我們沒執行一次任務就需要更換一次密碼、代號、頻率,防止被越軍監聽到。

“177,、177,我是186,我是186,請講,請講,完畢”。電臺里突然出現了一陣沙啞的喊話聲,我憑借經驗知道這是有干擾,信號接受不好,我迅速的轉身往平坦的地方走了兩步,我們“綠二隊”的人都靜靜的看著我忙活,都替我捏了把汗

“186、186,有鍋蓋(信號不好),有鍋蓋,完畢”。

耳機里沒有動靜,我耐心的等待著,能聽見自己心臟“噗通、噗通”的跳動聲,汗滴順著我的鬢角往下滴。

“177、177,能否聽見,能否聽見,請回答,請回答,完畢”。耳機里又出現了指揮部的喊話聲,這次清晰而明亮,看來是他們也在調整了波段的微調。

“186、186、母雞準備抱窩(我們準備出發),母雞準備抱窩,完畢”。我激動的趕緊回話。

“177,、177,鍋已準備好(友鄰配屬部隊已經到位),鍋已準備好,水已燒開(配屬炮兵已經準備好),水已燒開,可以殺雞(可以出發),可以殺雞,完畢”,上級已經把保障工作都準備完畢了,我們可以出發了。

“177明白,177明白,結束”。我把發話手柄塞進胸前的口袋,沖三米外的“蟈蟈”做了一個單刀的手勢,我們“綠二隊”就排成一條綠色的長龍,迅速的開進。

由于這次有了我們需要掩護的目標,“蟈蟈”對行進隊伍重新進行了編組,行進次序依次是“蟋蟀”、黃翻譯、兩個突擊手“蝎子”、“跳蚤”、機槍手“蜘蛛”、“蟈蟈”、通信兵“螞蚱”、陳參謀、阻擊手“蚯蚓”、突擊手“蜈蚣”、衛生員“螳螂”、突擊手“螞蟻”、爆破手“甲殼蟲”。

“甲殼蟲”這老小子還肩負著清楚痕跡的任務,因為他做偽裝的功夫好,讓他干這個準沒錯。

漆黑的夜晚,我們鉆進了茂密的叢林,滿天的繁星在眨著眼看著我們,我們就像一條蜿蜒的獵犬在叢林里蠕動。

0

軍刀呼嘯(一)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