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后三國演義>第八十九章 高歡大敗爾朱氏 北魏朝廷三易主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八十九章 高歡大敗爾朱氏 北魏朝廷三易主

小說:后三國演義 作者:羅文杰 更新時間:2020/1/18 17:45:10

普泰元年六月,元恭臨顯陽殿,親理冤訟。以使持節、驃騎大將軍、開府爾朱弼為儀同三司。爾朱弼,字輔伯,梁郡秀容(山西朔州)人,契胡族。北魏大臣,并州刺史爾朱侯真之孫,華州刺史爾朱買珍之子,爾朱世隆弟。擁立元恭有功,授散騎常侍、左衛將軍,封朝陽縣伯。

初,爾朱世隆為仆射,自憂不了,乃取尚書文簿在家省閱。世隆性聰解,積十余日,然后視事。又畏爾朱榮威,深自克勉,留心幾案,傍接賓客,遂有解了之名。爾朱榮死之后,無爾朱世隆所顧憚。及為尚書令,常使尚書郎宋游道、邢昕在其宅廳視事,東西別坐,受納訴訟,稱命施行。其專恣如此。爾朱世隆既總朝政,生殺自由,公行淫佚,無復畏避,信任群小,隨其與奪。又欲收軍人之意,加泛除授,皆以將軍而兼散職,督將兵吏無虛號者。自此五等大夫,遂致猥濫,又無員限,天下賤之。

爾朱世隆兄弟群從,各擁強兵,割剝四海,極其暴虐。奸諂蛆酷多見信用,溫良名士罕預腹心,于是天下之人莫不厭毒。爾朱世隆尋讓太傅,元恭改授爾朱世隆太保,爾朱世隆又固辭,元恭贈其父爾朱買珍使持節、侍中、相國、錄尚書事、都督定相青齊濟五州諸軍事、大司馬、定州刺史。

秋七月,爾朱世隆等以北魏前太保楊椿兄子濟北郡公楊侃參與誅殺爾朱榮,于是令爾朱天光將楊椿全家及前司空公楊津及其家人殺害。時北魏旱,司徒公爾朱彥伯以旱遜位。元恭除爾朱彥伯侍中、開府儀同三司。以侍中、太保、開府、尚書令、樂平王爾朱世隆為儀同三司,位次上公。詔隴西王爾朱天光下文武討宿勤明達者,泛三級。

元恭授潁川王爾朱兆使持節、侍中、都督中外諸軍事、柱國大將軍、領軍將軍、領左右、并州刺史、兼錄尚書事、大行臺。又以爾朱兆為天柱大將軍,爾朱兆對人說:“此是叔父終官,我何敢受?“遂固辭不拜。元恭尋加爾朱兆都督十州諸軍事,世襲并州刺史。爾朱兆大喜,突然將領慌忙來報:“高歡在信都起兵造反,派李元忠與高乾攻占殷州,斬刺史爾朱羽生。”爾朱兆大驚,怒說:“高歡這個忘恩負義的小人,真的起兵造反!本王要將他碎尸萬段。”于是派人聯合爾朱仲遠、爾朱度律。

爾朱兆與爾朱仲遠、爾朱度律約共討高歡。爾朱兆度步騎二萬出井陘,趨殷州,來到殷州城下,爾朱兆大喊說:“李元忠出來,和老子大戰三百回合。”李元忠在城上怒對爾朱兆說:“你這個逆賊,有本事飛上來跟老子打。”爾朱兆于是下令攻城,李元忠和高乾率兵抵擋,雙方大戰幾天,李元忠和高乾見爾朱兆勢大,城池將要守不住,于是棄城還信都。

九月,元恭以侍中、驃騎將軍盧同,驃騎大將軍杜德,車騎大將軍橋寧并為儀同三司。以使持節、都督東道諸軍事、兼尚書令、東道大行臺、彭城王爾朱仲遠為太宰。加使持節、大將軍、都督關中諸軍事、兼尚書令、西道大行臺、隴西王爾朱天光為大司馬。時,驃騎大將軍、青州刺史、開府儀同三司穆紹薨。元恭追尊父親皇考為先帝,皇妣母親王氏為先太妃;封皇弟元永業為高密王,皇子元子恕為勃海王。

冬十月,孫騰對高歡說:“我們與朝廷隔絕,不權立天子,則眾望無所系。”高歡同意,乃推勃海太守元朗即皇帝位于信都。元朗,字仲哲,北魏章武王元融第三子。母程氏。元朗少稱明悟。永安二年,為肆州魯郡王后軍府錄事參軍、儀同開府司馬。元曄之建明二年正月,元朗為冀州勃海太守。

壬寅,元朗即皇帝位于信都城西。升壇焚燎,大赦,稱中興元年。文武百官普泛四級。以高歡為侍中、丞相、都督中外諸軍事、大將軍、錄尚書事、大行臺,增邑三萬戶;以兼侍中、撫軍將軍、河北大使高乾邕為侍中、司空公;前平北將軍、通直散騎常侍高敖曹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冀州刺史以終其身;以前刺史元嶷為儀同三司。

爾朱度律、爾朱仲遠、斛斯椿、賀拔勝、賈顯智率大軍來到陽平,爾朱兆也率兵到來。敵軍十萬,高歡召集眾將商議對策,竇泰對高歡說:“爾朱世隆沒有征求爾朱兆意見就私自廢立魏帝,爾朱兆本想發兵攻打爾朱世隆,只不過是給爾朱彥伯面子才作罷。所以爾朱兆和爾朱度律、爾朱仲遠根本就是表面和好而內心爭斗,我們不如縱反間、各個擊破”。高歡大喜,乃派人放出消息說:“本王準備與爾朱兆兼并爾朱度律、爾朱仲遠。”

爾朱度律和爾朱仲遠聽到消息,大驚,爾朱度律對爾朱仲遠說:“爾朱兆囂張跋扈,他只不過是叔父的一個養子,早想發兵攻打、消滅我們,這樣就可以獨攬大權!我們不如撤軍?”爾朱仲遠贊成。兩人于是與爾朱兆相疑,不戰而撤兵。

高歡聽聞爾朱度律和爾朱仲遠散走,大喜,立即率軍出擊,爾朱兆沒先到高歡突然出擊、措手不及被高歡大破于廣阿,爾朱兆殺出條血路,其士卒五千余人被俘虜。元朗大喜,詔將士泛五級,留守者二級。再詔征東將軍、吏部尚書封隆之為使持節、北道大使,隨方處分。

十一月,元朗下詔說:“王度創開,彝倫方始,所班官秩,不改舊章。而無識之徒,因茲僥幸,謬增軍級,虛名顯位,皆言前朝所授,理難推抑。自非嚴為條制,無以防其偽竊。諸有虛增官號,為人發糾,罪從軍法。若入格檢核無名者,退為平民,終身禁錮。“

高歡打敗爾朱兆后,率師攻鄴城,相州刺史劉誕嬰城固守。高歡的將士一陣陣的攻城、一陣陣被擊退,高歡大怒,起土山,為地道,往往建大柱,一時焚之,城陷入地。高歡舊相識麻祥時為湯陰令,高歡呼之說:“麻都!“麻祥慚而逃。

二年春正月壬午,高歡拔鄴城,擒刺史劉誕。元朗聞捷大喜,下詔說:“自中興草昧,典制權輿,郡縣之官,率多行、督。假有正者,風化未均。眷彼周余,專為漁獵。朕所以夙興夜寐,有惕于懷。有司明加糾罰,稱朕意焉。“于是上孝莊皇帝謚曰武懷皇帝。以高歡為大丞相、柱國大將軍、太師,增封三萬戶,并前為六萬戶。封侯、增邑九十七人,各有差等。是時青州建義,大都督崔靈珍、大都督耿翔皆遣使歸附高歡。行汾州事劉貴也棄城來降高歡。

三月,元朗以高歡起家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以侍中、車騎大將軍、尚書左仆射孫騰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車駕于是幸鄴。詔文武家屬自信都赴鄴城。以安北將軍、光祿大夫、博野縣開國伯尉景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以衛將軍、金紫光祿大夫庫狄干為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

時,費也頭帥紇豆陵伊利、萬俟受洛于等據有河西,未有所附。爾朱天光以高歡起兵信都,內懷憂恐,不復北事紇豆陵伊利等,但微遣備之而已。于時高歡義軍轉盛,爾朱兆、爾朱仲遠等既經敗退,爾朱世隆累使征爾朱天光,爾朱天光不從。爾朱世隆令斛斯椿苦要爾朱天光說:“高歡乃人杰,非王無以能定,豈可坐看宗家之滅也?“天光不得已而率軍東下。

爾朱天光自長安、爾朱兆自并州、爾朱度律自洛陽、爾朱仲遠自東郡同會鄴,眾號二十萬,挾洹水而軍,元恭以長孫稚為大行臺總督大軍。高歡令封隆之守鄴城,自出頓紫陌。爾朱兆率輕騎三千夜襲鄴城,叩西門,封隆之率兵拼死抵擋,爾朱兆攻門不克,退走。

時高歡馬不滿五千,步兵三萬,眾寡不敵。乃于韓陵為圓陣,連牛驢以塞歸道,于是將士皆有死志。兩軍對峙,爾朱兆責高歡說:“高歡逆賊,你為何背叛本王?”高歡怒說:“本戮力者,共輔王室,今帝何在?“爾朱說:“永安枉害天柱,我報仇耳。“高歡說:“我昔日親聞天柱計,汝在戶前立,豈得言不反邪?且以君殺臣,何報之有?今日義絕矣。“乃合戰,爾朱兆直取高歡,高歡也單挑爾朱兆,高歡眾將士個個視死如歸、四面赴擊、勇不可當,大敗爾朱兆。爾朱天光見爾朱兆大敗,也帶兵殺上支援爾朱兆,高歡將士用命,勇不可當,爾朱天光也大敗而奔。

爾朱兆兵敗如山倒,對慕容紹宗叩心說:“不用公言,以至于此!“將輕走。慕容紹宗令人豎起將旗、吹響號角,收聚散卒,成軍容而西上。爾朱兆親自殿后,高乾第四弟高季式頗有膽氣,勇猛過人,以七騎追奔爾朱兆,度野馬崗,與爾朱兆遇,高季式怒喊:“逆賊別跑!”爾朱兆大怒說:“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于是力劈高季式,雙方大戰,爾朱兆邊戰邊退,高季式緊追不舍。高昂望高季式不見,哭說:“喪吾弟矣!“夜久,高季式還,血滿袖,氣憤的說:“讓爾朱兆這個逆賊跑了”。

元恭鎮國將軍賀拔勝、徐州刺史杜德見爾朱氏大敗,于陣降。爾朱兆走趣并州,仲遠奔東郡,爾朱天光、爾朱度律將赴洛陽。北魏大都督斛斯椿、長孫稚、賈顯智等大荒,倍道先還。

斛斯椿與長孫稚、都督賈顯智等先據河橋,懼罪上書元朗自劾說:“臣等皆是鑒于爾朱氏的淫威才屈服與爾朱氏,皇上因明神武,有渤海王高歡相助,我等愿歸順”。時爾朱天光、爾朱度律率領殘兵敗將來到河橋,前方將士驚慌稟報說:“斛斯椿與長孫稚、都督賈顯智等于河梁拒守,已經歸順高歡。”爾朱天光和爾朱度律大驚,向西北方向走,遇雨不可前進,時身邊將士幾乎跑光,爾朱天光和爾朱度律乃被斛斯椿的將士執獲之。

斛斯椿使長孫稚入洛,啟元恭誅爾朱世隆兄弟之意。北魏西北大行臺長孫稚、都督賈顯智等乃率騎入京師,執爾朱世隆、爾朱彥伯,于是拜見元恭說:“我軍大敗,大勢去矣!爾朱榮為立威大開殺戒,爾朱氏又殺害莊帝、禍害國家,皇上應該下令斬爾朱世隆、爾朱彥伯于都街,以謝天下,這樣高歡也許會退兵”。元恭無奈,只好丟車保帥,下旨說:“爾朱氏禍害國家,挑撥朕和勃海王高歡的關系,現下令將爾朱世隆、爾朱彥伯誅殺”。爾朱世隆、爾朱彥伯于是被殺于洛陽。斛斯椿將爾朱天光、爾朱度律送洛陽。爾朱仲遠奔蕭衍。兇蠹既除,朝廷慶悅。

侯景,字萬景,朔方人,或云雁門人。少而不羈,見憚鄉里。及長,驍勇有膂力,善騎射。以選為北鎮戍兵,稍立功效。北魏孝昌元年,有懷朔鎮兵鮮于修禮,于定州作亂,攻沒郡縣。又有柔玄鎮兵吐斤洛周,率其黨與,復寇幽、冀,與修禮相合,眾十馀萬。后鮮于修禮見殺,部下潰散,懷朔鎮將葛榮因收集其眾,攻殺吐斤洛周,盡有其眾,稱為“葛賊”。四年,北魏明帝殂,其后胡氏臨朝,天柱將軍爾朱榮自晉陽入殺胡氏,并誅其親屬。侯景始以私眾見爾朱榮,爾朱榮甚奇景,即委以軍事。會葛賊南逼,爾朱榮自討,命侯景先驅,至河內,擊,大破之,生擒葛榮,侯景以功擢為定州刺史、大行臺,封濮陽郡公。侯景自是威名遂著。元恭封其為驃騎大將軍、行濟州事,侯景聽聞爾朱氏大敗,乃據城降高歡。

元朗仍除侯景儀同三司、兼尚書仆射、南道大行臺、濟州刺史。以車騎將軍、尚書右仆射魏蘭根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以高歡從叔祖、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中軍大都督高盛兼尚書仆射、北道行臺,隨機處分。

爾朱天光等赴韓陵,爾朱世隆以其府長史房謨兼尚書,為齊州行臺,召募士馬,以趣四瀆。囗授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青州刺史爾朱弼總東陽之眾,亦赴亂城,揚聲北渡,以為掎角之勢。及爾朱天光等敗,爾朱弼乃還州。爾朱世隆既被擒,爾朱弼欲奔南梁,數與左右割臂為約。爾朱弼帳下都督馮紹隆為爾朱弼信待,乃對爾朱弼說:“今方同契闊,須更約盟。宜可當心瀝血,示眾以信。“爾朱弼乃從之,遂大集部下,爾朱弼乃踞胡床,令紹隆持刀披心。紹隆因推刃殺之,傳首京師。

爾朱天光率眾赴洛,將抗高歡,賀拔岳與侯莫陳悅下隴赴雍州,以應義旗。高歡攻破洛陽,賀拔岳率宇文泰等殺長安留守爾朱顯,以長安降高歡。元朗令賀拔岳都督二岐東秦三州諸軍事、儀同三司、岐州刺史。尋加侍中,給后部鼓吹,仍詔開府。俄兼尚書左仆射、隴右行臺,賀拔岳仍停高平。時,元恭安東將軍辛永,右將軍、建州大都督張悅也舉城降元朗。

中大通四年春正月,蕭衍以鎮衛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南平王蕭偉進位大司馬,司空元法僧進太尉,尚書令、中權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袁昂進位司空。立臨川靖惠王蕭宏子蕭正德為臨賀郡王。以丹陽尹邵陵王蕭綸為揚州刺史。

蕭衍聽聞北魏又大亂,乃封太子右衛率薛法護為平北將軍、司州牧,衛送元悅入洛。于是立嫡皇孫元大器為宣城郡王。北魏南兗州刺史劉世明以城降南梁,蕭衍改魏南兗州為譙州,以世明為刺史。

中興二年夏四月,高歡率大軍至洛陽北邙山,元恭帶領群臣出迎。高歡使魏蘭根尉諭洛邑,且觀元恭之為人。蘭根忌元恭雅德,還致毀謗,高歡心腹崔?也說:“元恭乃爾朱氏所立,不值得信任。”高歡從崔?議,廢元恭于崇訓佛寺,令元朗封其為廣陵王。元恭失帝位,乃賦詩說:“朱門久可患,紫極非情玩。顛覆立可待,一年三易換。時運正如此,唯有修真觀。“

元朗見元恭被廢,乃對高歡說:“朕自疏遠,未允四海之心,請其遜大位。”時元悅回到洛陽,以元悅為北魏高祖孝文帝子,宜承大業,乃令人示意。元悅既至,清狂如故,動為罪失,不可扶持,高歡乃止。高歡與百僚會議,百僚皆說:“高祖不可無后。”大家乃共奉平陽王元修。

元修,字孝則,廣平武穆王元懷第三子,母李氏。元修性沉厚少言,好武事。始封汝陽縣開國公,拜通直散騎侍郎,轉中書侍郎。建義初,元修除散騎常侍,尋遷平東將軍、兼太常卿,又為鎮東將軍、宗正卿。永安三年,封平陽王。普泰初,轉侍中、鎮東將軍、儀同三司、兼尚書右仆射,又加侍中、尚書左仆射。

戊子,元修即帝位于東郭之外,入自東陽、云龍門,御太極前殿,群臣朝賀。禮畢,升閶闔門,下詔說:“否泰相沿,廢興互有,玄天無所隱,精靈弗能諭。大魏統乾,德漸區宇,牢籠九服,旁礴三光。而上天降禍,運踵多難,禮樂崩淪,憲章漂沒。赫赫宗周,翦為戎寇;肅肅清廟,將成茂草。胡羯乘機,肆其昏虐,殺君害王,刳剔海內。競其吞噬之意,不識醉飽之心。自書契以來,未有若斯者已!大丞相勃海王忠存本朝,精貫白日,爰舉義旗,志雪國恥。故廣阿之軍,貔虎奪氣;鄴下之師,金湯失險。近者四胡相率,實繁有徒,驅天下之兵,盡華戎之銳。桴鼓暫交,一朝蕩滅,元兇授首,大憝斯擒。揚旆濟河、掃清伊洛,士民安堵,不失舊章。社稷危而復安,洪基毀而還構。朕以托體宸極,猥當樂推,祗握寶圖,承茲大業。得以眇身,托于王公之上,若涉淵水,罔識攸津。思與兆民同茲嘉慶,可大赦天下。改中興二年為太昌元年。”

五月,元修封元朗為安定郡王,北魏前廢帝廣陵王殂。高歡上言:“建義之家枉為爾朱氏籍沒者,悉皆蠲免。”元修同意,以世易,復除高歡為大丞相、天柱大將軍、太師,世襲定州刺史,增封九萬,并前十五萬戶。以太傅、淮陽王元欣為太師,封沛郡王;司徒公、趙郡王元諶為太保;侍中、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清河王元亶儀同三司;使持節、侍中、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司州牧、南陽王元寶炬為太尉公;侍中、太保、錄尚書事長孫稚為太傅;侍中、驃騎大將軍、尚書左仆射元羅儀同三司、尚書令;驃騎大將軍、吏部尚書元世俊儀同三司。以前司空高乾邕復為司空公。

高歡固讓天柱大將軍,請求減戶五萬。元修聽從高歡之請解高歡天柱大將軍,滅封五萬戶,余悉如故。加高歡父侍中、開府儀同,余如故。于是封賀拔岳開府、兼仆射、大行臺、雍州刺史,增邑千戶。加侯莫陳悅開府、都督隴右諸軍事,仍秦州刺史。高歡還鄴城,元修餞高歡于乾脯山,執手而別。

元修幸華林都亭,宴群臣,班赍有差。羽林隊主唐猛突入稱慶,元修以猛犯禁衛,杖之。猛辭色有忤,元修大怒,斬之階下。下詔說:“無侮煢獨,事炳前經;惠此鰥寡,聲留往冊。朕以薄德,作民父母,乃眷元元,寤言增嘆。今理運惟新,哀矜伊始,如有孤老、疾病、無所依歸者,有司明加隱括,依格賑贍。“又詔說:“理有一準,則民無覬覦;法啟二門,則吏多威福。前主為律,后主為令,歷世永久,實用滋章。非所以準的庶品,提防萬物。可令執事之官四品以上,集于都省,取諸條格,議定一途。其不可施用者,當局停記。新定之格,勿與舊制相連。務在約通,無致冗滯。“于是以侍中、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清河王元亶為司徒公。

庚戌,元修下詔說:“頃西土年饑,百姓流徒,或身倚溝渠,或命懸道路,皆見棄草土,取厭烏鳶。言念于此,有警夜寐。掩骼之禮,誠所庶幾;行墐之義,冀亦可勉。其諸有露尸,令所在埋覆。可宣告天下。“于是詔外內解嚴。

六月,元修于華林園納訟。丙寅,蠕蠕、嚈噠、高麗、契丹、庫莫奚國并遣使朝貢。北魏太尉公、司州牧、南陽王元寶炬坐事降為驃騎大將軍、開府,王如故,歸第,令羽林衛守。改謚武懷皇帝曰孝莊。詔內外百司普泛六級。在京百僚加中興四級,義師將士并加軍泛六級,在鄴百官三級,河北同義之州兩級,河橋建義者加五級,關西二級。諸受建明、普泰封爵、泛級、優特之階,悉追。

不久,元修臨顯陽殿納訟。高麗、契丹、庫莫奚國遣使朝貢。元修以前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斛斯椿還為前官。下詔說:“間者,兇權誕恣,法令變常;遂立夷貊輕賦,冀收天下之意;隨以箕斂之重,終納十倍之征。掩目捕雀,何能過此?朕屬念蒸黎,無忘寢食。加田桑始事,生業未滋,若頓依常格,或不周展。今歲租調,且兩收一丐,來年復舊。“于是以使持節、衛大將軍、儀同三司、尚書左仆射賈顯度為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七月,高歡帥師北伐爾朱兆。封隆之說:“侍中斛斯椿、賀拔勝、賈顯智等往事爾朱,普皆反噬,今在京師,寵任,必構禍隙。“高歡深以為然,乃歸爾朱天光、爾朱度律于京師,斬之。遂自滏口入山西。爾朱兆大掠晉陽,北保秀容。并州平。

高歡以晉陽四塞,掌控東南西北,乃建大丞相府而定居。爾朱兆既至秀容,分兵守險,出入寇抄。高歡揚聲討之,師出止者數四,爾朱兆意怠。高歡揣其歲首當宴會,遣竇泰以精騎馳之,竇泰率領騎兵一日一夜行三百里,高歡以大軍繼之。

太昌二年正月,竇泰率軍奄至爾朱兆庭。爾朱兆的軍人因宴休惰,忽見泰軍,驚走。竇泰追破爾朱兆于赤洪嶺,爾朱兆眾并降散。兆竄于窮山,殺所乘馬,自縊于樹。高歡親臨厚葬之。爾朱兆弟爾朱智虎與兆俱走,高歡擒之于梁郡岢嵐南山,赦之。慕容紹宗以爾朱榮妻子及余眾自保烏突城,高歡派人入城勸降,慕容紹宗和爾朱榮妻子乃降,高歡以義故,待之甚厚。

梁帝蕭衍聽聞元悅無法成為魏主,又送新除太尉元法僧還北,為東魏主。元法僧不行,對蕭衍說:”北方混亂,臣不想歸故國“。蕭衍說:“既然你不想歸北魏,那就留在南梁吧。”于是以江州刺史武陵王蕭紀為揚州刺史,領軍將軍蕭昂為江州刺史。

時,南梁侍中、領國子博士蕭子顯上表置制旨《孝經》助教一人,生十人,專通蕭衍所釋《孝經義》。時,盤盤國(泰國南萬倫灣沿岸一帶)遣使獻方物。蕭衍接見使者,問:“盤盤國在南海何方?”盤盤國使者說:“在南海的西南邊。”蕭衍于是賞賜大量禮物給盤盤國使者。

時,特進陸杲卒。蕭衍以太子詹事南平王世子蕭恪為領軍將軍,平北將軍、雍州刺史廬陵王蕭續為安北將軍,西中郎將、荊州刺史湘東王繹為平西將軍,司空袁昂領尚書令。高麗國遣使獻方物。蕭衍以太尉元法僧為驃騎大將軍、開府同三司之儀、郢州刺史。

0

第八十九章 高歡大敗爾朱氏 北魏朝廷三易主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