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血沃太平花>第50章:玲瓏點竅 陰兵劫營(四八)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50章:玲瓏點竅 陰兵劫營(四八)

小說:血沃太平花 作者:鎕獅一品 更新時間:2018/6/5 17:08:18

1918年1月25日深夜及26日凌晨,子夜零時前后,三原城 北城墻外,清峪河谷,龍橋。

谷底河灘上,風勢漸小,雪花紛落。

口袋陣周圍的地上,插滿了一圈的火把,兩棚新兵荷槍實彈地嚴密警戒著四周,幾名官兵戴著防風鏡,舉著馬燈,分別在口袋陣中央的五具尸體附近和左下方的西南角附近的地面上仔細地搜索檢視。

備補營的三名核心人物當中,只有鄧瑜在一個小時之前最先趕到了現場。

后來,待張養誠和董威先后趕到的時候,谷底現場的詳細情況和城內各處戰場的大致結果,都已經被鄧瑜基本上掌握得差不多了。于是,就由他來向后到的這兩位備補營主官,一邊引導著查看現場,一邊詳細地說明目前的情況并講述著自己的分析和判斷:

“當下,除了敵酋曾繼賢單身一人在逃之外,曾協協部逃亡的其他五名高級官佐,現在全部都倒斃在這里,其中還包括曾協的參謀長劉墨儒。

“事情發現的大致經過是這樣的,在亥時二刻時分,北門城樓的當值哨位,突然聽到從龍橋谷底方向連續地傳出了三四次爆炸的巨大聲響,威力十分驚人。之后,就又聽到有人在谷底大聲呼喊了一陣。因為當時的風雪很大,再加上城內的槍炮聲一直在強烈干擾,所以哨位上的兵卒們并未能聽清楚喊話的具體內容。

“因為當時在北門當值的,僅有學兵隊的一個棚,棚目擔心,怕是有敵人的援兵在使詐,想賺開城門突進城中,所以沒敢擅自打開城門出城去查看確實,就只能遣人騎馬去往鐘樓,向今天負責四處城門夜間值守的值星官李莘桐副隊官稟報了這一特殊情況。李莘桐聽到報告之后,非常重視,當即迅速從附近的巡哨人馬之中緊急抽調人手,臨時湊出了一個整排,并親自率隊前來北門增援守軍。

“據北門哨位的兵卒稟報說,在李莘桐的援軍到達北門之前,龍橋下的谷底中,又先后連續地傳出過六七次的爆炸聲響。其間,還似乎夾雜有呼喝和兵刃打斗的聲音。在最后的一次爆炸響過之后,從谷底就再也聽不到任何其他動靜了。

“他們回憶,從第一聲的爆炸開始,到最后的一聲為止,一共大概有十一、二次爆炸,戰斗的整個時間并不算長,他們說也就是兩三袋煙左右的時間。安靜下來之后,又過了大約三袋煙的時間,李莘桐的援兵就到達了北門之下。打開城門之后,就直接由援軍負責出城搜索查探。

“經過初步搜尋,李莘桐他們,很快就在谷底發現了這些尸首和現場中的打斗痕跡。李莘桐當即派出人手,沿著谷底向東西兩個方向分別前出武裝搜索。同時,他自己立即騎馬,親自前往姚家巷的指揮部稟報這一情況。因為當時人手有限,關于谷底的武裝搜索,到當下為止,最遠也只是到達了東西兩面的城墻邊際,截至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其他的發現。

“針對目前的搜索發現,可以想到其中的兩處疑點:

“其一,北門哨位非常肯定地稟報說,谷底當時有兵刃碰撞和打斗的聲音,但在目前的整個搜索范圍之內,都沒有發現任何遺落的兵刃。這五名尸首的身上,也沒有攜帶任何的長兵刃,只有一名機要官佐在自己的靴筒里藏著一把短小的防身匕首,但是卻根本沒來得及拔出使用過。

“其二,在這五具尸首的西南方向大約七八丈之外的地面上,發現有大灘的血跡,附近四周的地面上也有著火繩炸子爆炸后所濺射的殘片,但卻是沒有看到尸首。而在這邊五具尸首的中間稍微靠后一點的位置附近,也發現有一處類似的情況,同樣只是在地上發現有血跡,但是卻沒有看到尸首。

“所以,我大致分析了一下,覺得當時的實際情況應該是:曾繼賢和劉墨儒他們六人,不知通過何種途徑,由清峪河谷底潛逃到城外,當他們逃到這里時,被人事先埋伏,打了個伏擊。除曾繼賢他們一行六人之外,他們這一方,當時應該另外還有其他的幫手。嗯,我估計,這幫手很可能就是嚴錫龍方面在逃的另外這三人。在曾繼賢六人遭襲時,嚴錫龍等三人,趕到現場出手救援,雙方都使用了長兵刃和火繩炸子,伏擊一方與反伏擊的一方,還在西南方向的那處地方,進行了時間相對短暫的白刃對戰。

“在戰斗結束后,嚴錫龍和曾繼賢一方,共有四人離開現場。其中,可能有一兩人的身上帶著傷。

“而作為伏擊的這一方,可以肯定,他們并不是咱們備補營派出的內部人馬。因為,他們這一方沒有在現場遺留下尸首和任何的物品,所以其人的身份也無從查實,人數也不甚清楚。

“可以判斷,伏擊一方的人手也不會太多,而且他們當中,應該也有人在對戰之中受傷較重,導致整體實力受損。否則,他們必然不會在沒有達成伏擊目的情況下,就抱憾地退出戰斗,最終放任對方的殘余從容逃脫。經過探查發現,現場在事后明顯地被仔細清理過,伏擊一方能在徹底消除痕跡之后才從容離開,可見其傷患,若非已經當場陣亡,那么其傷患的傷情當時應該還在可控且不致命的程度。

“雖然最終讓敵方兩名主官逃脫,伏擊的一方沒能取得完勝,但能夠當場擊斃對手五人并擊傷一兩人,而且能在近身的白刃對戰中,與嚴錫龍等三個成名多年的江湖高手當面過招,生死搏殺之后還能最終全身而退,這些伏擊者,其人在頭腦和身手方面的實力,實在是非同凡響。

“目前,對陣雙方剩下的人都已經去向不明。因為城內的戰事還沒有最終完結,咱們備補營可供調配的人手不足。像今夜這樣的風雪天氣,視線不清,脫逃者的行跡也很快就會被積雪所掩蓋。所以,無論向城外的哪個方向派出人馬展開仔細搜索和大范圍緝捕,都會非常的困難。”

“看來,眼睜睜地坐視著曾繼賢和嚴錫龍他們逃出生天,而咱們這些人也只能是束手無策,圖嘆奈何了!”張養誠聽到曾瑜的一番詳細分析后,恨恨地說道。

三人此刻如鯁在喉,一時都是相對無言。

這時馬蹄聲從上方傳來,一騎快馬從北門城洞中穿出,速度不減,直接跑下河坡,向著這處火把光亮之地疾馳而來。

“管帶!管帶在哪里?”馬上一名參議高聲大喊。

“我在這里!”張養誠招手高聲作答。

因為怕馬蹄踏壞圈內的現場,三人也一同舉步,向著來人迎了上去。

在圈子邊緣處的火把附近,四個人湊到了一起。

參議立刻呈上一張紙箋,紙箋的樣式質地,三位主官在之前,已經是熟悉無比。張養誠趕緊接過紙箋打開,口中念道:

“曾嚴四人東遁,老賊身負炸傷,連夜城東搜捕,謹防喬裝潛藏。”

讀音未落,三位主官不禁同是喜形于色。

“什么時候的事?送信的人呢?”董威向著參議問道。

“就在方才,這個是有人綁在一塊磚頭上,遠遠地扔到大營轅門哨位的腳邊的。對方始終沒有現身,連個人影都沒能看到。”

“哦!”三人不約而同地輕嘆,面帶失落。

“寶珊,你我后邊還有諸多事情要忙,根本就走不開。振五啊,這件事情就只能交給你了吧!你馬上從山西街和姚家巷兩處的老兵之中抽調人手,再加上李莘桐留在這里的所有人,接下來的事情,你就自己看著安排吧。天寒地凍的,那幫家伙還帶著傷患,不可能跑出去太遠,咱們一定要抓到他們!”

張養誠對著身邊的二人道,一邊說著,一邊轉身領著大家向著河坡之上行去。

誰都沒有去注意,就在此時,火把圈中,一名拎著馬燈在地上查看的官佐,蹲在晏平之前受傷趴臥的地方,從冰凍干涸的血泥中,暗中撿起了一枚衣扣,飛快地揣進了自己的上衣兜里。

張養誠三人剛走到北門門洞之外,迎面遠處又奔來一騎,馬上有人高呼:“董隊官!董隊官何在?”

“這里!這里!”董威揮手高呼。

待人馬弛到近前,董威已經認出,來人正是毛猴子手下的兵士,正是派去教會醫院門外,負責盯梢啞巴小女娃的兩名暗樁的其中一人。

董威一見之下,心中不由得就是一動。

“三位官長,你們全都在這啊!真是太好了!”來人跳下馬來,高興地說道。

“怎么樣?莫非是有發現了?”董威疾聲問道。

“找見了!找見了!人全都在紅房巷里的大染坊呢。這半個晚上可算是沒白折騰,這幫小娃們,莫不是屬泥鰍的,實在是太難對付了!”

“哦!好!好!大染坊。哈哈!怪不得之前的紙片上,都有一種奇怪的味道,看來就是那染料的味道。啥?一幫……小娃?”

三人剛聞聽消息時都是一幅恍然大悟的表情,心中實在是非常高興,一待反應過來之后,卻全都是愣在了當地。

16

第50章:玲瓏點竅 陰兵劫營(四八)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