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烽火襄陽兒女>第072章 惡夢醒來春天到 〈大結局〉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072章 惡夢醒來春天到 〈大結局〉

小說:烽火襄陽兒女 作者:郭正青 更新時間:2019/12/4 14:27:52

這天上午,市一醫院八號病室里,郭子飛忽然如惡夢初醒般坐了起來,朝四下里望了望,靠在了床頭,他看見燦爛的陽光從敞開的窗戶里照進來,幾只麻雀唧唧喳喳無憂無慮的蹦跳在窗臺上,干凈整齊的房間里,除下他再沒第二個人。他的目光落到身邊床頭柜上放著的幾盆鮮花上,細看那幾朵深紅色的花瓣上,還盛著點點滴滴的露水,呃,奇怪,誰會這樣早就送花到了醫院?

他開始琢磨起來,是同事?還是夏敏?同事工作繁忙,哪有時間過來看病號?會不會是夏敏?因為兒子被父親送進看守所,她正生著氣呢,這個時候她是絕對不會來醫院里的,那,這幾盆鮮花到底誰送來的?

一個年輕的女護士拿著藥瓶和針管走過來,當看到郭子飛忽然坐了起來,她又驚又喜,她說:“你總算是醒來了,差不多把人嚇死了,謝天謝地了。“

郭子飛說:“同志,你這話是啥意思?是不是我睡了許久了?到底是怎么回事?這花是哪個送來的?“

護士回答說:”鮮花送英雄,管他誰送來的,那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傷。你知道你已經昏迷不醒幾天了嗎?老閉著眼睛,睜都不睜一下,把人嚇的夠嗆!“把藥瓶掛到立在床邊的支架上,從塑料袋里取出針管插進藥瓶,拿著針頭轉過身說:“把手伸出來?“

郭子飛愣了愣,猶豫著把手放到被子上,他說:“還要打針?算了算了,不必要了,你看到的,我不是已經完全好了嗎?我正準備辦出院手續,我想回派出所去。”

護士嚴肅的說:”哪個說你的傷已經好了?你想出院就出院?還早的很!你知道你的傷有多嚴重嗎?腸子割掉的差不多有一半,胃包也被捅破了,失血太多了,抬進來急救室的時候,差不多已經停止呼吸,連你的領導都直擺頭,以為你再也醒不過來了。快把手伸出來。”

郭子飛不相信護士的話,他說;“你越說越懸乎了,沒得那么嚴重吧?不就是一刀嗎?有什么大不了的?“

護士拿起郭子飛的手,先是擦拭酒精消毒,而后一針見血插好針頭,貼著膠布她說:“我知道你有好多年沒有打針了,你的同事說你最害怕就是打針,平時有個傷風感冒頭疼咳嗽什么的,總是喝一些藥片,是不是這樣的?平時歸平時,那個我們管不了。唯獨這次不行,我們不會依著你的性子亂來,因為你的領導已經囑咐幾次了,要不惜一切代價,把你從死亡線上拉回來。“

郭子飛被護士的幾句話感動了,靠在床頭他說:“應該不能說唯獨這次不行,還有一次遭遇,是在自衛還擊戰中,七九年的二月份,攻占了老街,在向涼山運動的途中,我們連隊遭到了敵人伏擊,隊伍很快就被打散了。我和兩個戰友鉆進了叢林里。剛剛進入叢林中,就碰上了十幾個越軍,狹路相逢除下拼命,再沒有任何可選擇的。子彈打完了,就拼刺刀,你戳我一刀我戳你一刀,就這樣拚命的撕殺著,兩個戰友很快就戰死在了沙場上。我身中七刀,踉蹌著捅死了最后一個越軍,跌入山谷……是熱帶雨林的暴風雨喚醒了我,我拄著槍朝著有汽車響聲的地方挪動腳步。于第二天上午,才爬到公路上,找到了自己的隊伍,精疲力竭爬在地上就再也沒有起來……直到有一天,我醒過來了,發現已經回家了。”

護士聽得了迷,自言自語地說:“身中七刀啊?光憑流血都能把人流死了,就不說傷疼有多大了。太可怕太殘酷了!那以后呢肯定是回國治療了吧?”

郭子飛正要回答,就看見病室里走進來幾個人,王平領著郭強和宋月月走在前面,夏敏扶著肖靜慢走著跟在后面,再后邊是弟弟郭子陽以及他的未婚妻林燕子,再后邊走著的是妹妹郭子英。讓人納悶的是,他們的胳膊上都戴著白色孝葬布,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憑白無故地干嘛披麻戴孝啊?哦,他想起來了,會不會是老爸出了事故?因為他知道老爸高血壓纏身多年了,哎呀!完了完了,很有可能是老爸不在了?他的眼淚止不住流下來了。

令他感到費解的還有一件事,那就是兩個兒子的出現,大兒子郭強涉及的案子不是正在調查取證當中嗎?還好,小兒子郭靜他并沒有遭到歹徒的殺害。他看了看王平,又瞅了瞅夏敏,問道:“他倆到底是咋回事?”

王平說:“是這樣的,歹徒們押著郭靜和宋月月來到的河壩邊上,時間已是早點五點多鐘,眼看著天就要大亮了,幾個歹徒著急起來。就是在這個時候,他們聽見從郭家莊方向傳來一陣緊過一陣的警笛聲,不用猜就知道警察已經出動了,正在四處尋找搜查他們,恐慌之中他們決定殺人滅跡,然后遠走他鄉。崔平推著郭靜下了車,拿出殺豬刀就要動手,這時候宋月月從車上跑下來推開了崔平,她大聲的說:“要殺你們就先把我殺了,反正我是一個孤兒,無依無靠的我早就不想活了。”其實她已經隱約認出歹徒當中,有一個就是自己的父親。宋文杰焦頭亂額,他打了宋月月一個嘴巴,罵道:“你個賤人,偏跟老子作對,天下是不是沒得男人了?就是天下的男人都死絕了,我也不準你嫁給郭家的人,深仇大恨,不共戴天,你知道不知道?”

郭子飛說:“積怨太深,他不好好的檢討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干了違法亂紀的事,而是一個心思的把錯誤強加在別人身上。怒火燒身難自消,報仇雪恨的邪念反而更加強烈了,直致斷送了個人的性命……。”

王平又說:“宋文杰剛剛訓斥完自己的女兒宋月月,忽然瞅見不遠處警燈閃煉,正朝這邊開過來,他拉著崔村到旁邊咕叨了幾句,然后跑了回來,從崔平手中拿過來殺豬刀,朝郭靜的腿部連戳幾刀,見宋月月上前阻攔,他舉起刀把子照著她的頭部砸過去……歹徒們扛起昏迷不醒的郭靜和宋月月,跑進河壩邊上草叢中。本想著等警車過去了,稍微平靜一點了,再來收拾郭靜,沒有想到警車在路上停了下來,幾個警察在河壩邊轉悠著,就是不肯離開。眼看著天已經亮了,他們不得不丟下兩個少年,慌慌張張的上了船,劃向自己的巢穴。這時候被打暈的宋月月漸漸地蘇醒過來,她擔心歹徒們再來行兇,連忙喚醒了郭靜,架著他離開了草叢,來到孤崗野洼中,她回頭看了看,看見沒有人追過來,就放下了郭靜,因為她實在是太累太辛苦了。“

查看兒子大腿上纏著的繃帶,夏敏說;“幾個年輕人被放出來的主要原因是,他們的父母組織起來了,逐級向上邊申訴。按司法程序那案子已經走到了檢察院批捕科,檢察院匯集各科室召開了一個緊急會議,研究討論了這個案子,一致認為,把幾個輕人入室搜查定性為冒充軍警搶劫,調子太高站不住腳,決定不予批捕。案子退回去以后,公安局領導責令法制科重新審理,審理的結果是證據不足。于是就決定以監視居住的方式放了他們,畢竟是幾個初中學生嗎,檢察院和公安局擔心的是,害怕耽誤了他們的學業。”

看看郭靜又望望郭強,郭子飛想起了匆匆離去的老爸,許多的往事隨風如煙般飄飄然已經遠去了,從打上小學那天起到自己轉業回鄉干上治安工作,以及早些天前的那個夜晚在郭家莊莊子北邊的見面,直到坐上直升飛機登上孤島,印象中的老爸不僅愛憎分明勤勞智慧,而且他的心腸還是比較善良的,他不僅疼愛自己的兒子。也喜歡自己的孫子。正是因為有他的正確引導,兒女們一個個走上了革命道路,并且不斷的教育培養自己的子女,要不悲不棄,要意志堅定,要敬崗敬業……想著他心里邊又涌起陣陣酸痛,他問王平:“老爸臨走的時候有沒有囑咐過什么?”

王平覺得也很痛心,他說:“老人家從崔平嘴里得知郭靜被殺害的消息以后,情緒極不穩定,他掄起刀把子打倒了崔平,轉身出了門,快跑著來到河水邊上,毫不猶豫倒跳進水中,他執意要去救孫子。當時跟著跳入水中的有我和幾個武警戰士。上了岸四處尋找著,走到一個干涸的魚池里,發現池子里根本沒有人,只有一灘鮮血。他盯著那灘血流著眼淚大聲的喊道:“孫子,孫子,你在哪里呀?爺爺找你來了,是爺爺無能啊?是爺爺害死你了。”話還沒說完忽然倒下了。有個戰士二話沒說背起他跑向警車,把他送到了醫院,但他老人家已停止呼吸了。

郭子飛擦掉眼淚,喃喃自語說:“太蒼促了,他老人家走的太倉促了,搞了一輩子的治安工作,臨死還是死在了抓捕歹徒的沙場上。其實,他還有許多的心愿未了!你們把他安葬哪了?”

夏敏回答說:“按照他生前說過的,等他百年以后要從儉辦喪事的愿望,我們把他送到郭家莊墳場,跟爹娘安葬到一個墳場里了。”

嘆了一口氣,沉思片刻,郭子飛扭頭問王平:“除下老爸,其他人有沒有受傷?好啊沒有就好。生死之交,患難見真情,因為我的家庭遭遇了不幸,占用了他們的休息時間,若是他們中間任何一個人,再因此受到傷害?我的后半生都會在痛苦中度過的。不行,我要去看看他們。”說罷伸手扯掉針頭,掀開被子下了床,走到兒子身邊替他們擦去眼淚,拍拍他們的肩膀上說:“不要悲傷,不要難過,你們的爺爺是為弘揚正義打擊邪惡英勇獻身的,死的值得死的光榮。我們要記住那些為建設和平盛世曾經做過貢獻的人,擦干血跡,繼續戰斗!”

郭強低著頭說:“爸,對不起,我以前錯怪你了,經過這件事我才知道,你做的是對的,棒打出孝子,嚴管良民多。如果早點管教了,也不至于發生這次事件。”

“不生氣,父子間有啥子氣可生的?“郭子飛又拍了拍郭強的肩膀,他說:“我倒覺得,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平時沒有關心照顧你們,到頭來還送你們進了監室。算了吧等到將來長大了結了婚生了子,你們是會明白這個道理的,兒女是父母身上的一塊肉啊,他們咋可能不心疼自己的骨肉呢?惡夢一場終于過去了,忘掉它們,從頭再來,行不行?爭取在初中畢業考試中,拿個好成績回家。因為爸爸還有要緊的工作要去做,我先走一步了,再見!“轉過身大步走向門外。

護士著急地追了上去,大聲的說:“別走啊郭所長,怎么說風就是雨呀?起碼還得把這瓶藥打完再說?工作再重要,也沒得生命重要啊?快回來,你們這些警察呀!”

夏敏扶著兒子隨著眾人朝外邊走去,她說:“算了吧護士,麻煩你操心了,你是阻止不了他的,他就是那個樣子,一旦工作起來,就把自己忘記了,差不多快二十年的夫妻了,我還不了解他?”說著話來到了門口,抬頭看見自己的丈夫已經走到院子當中,他邁著堅定的步伐,迎著春天明媚的陽光和溫暖的春風,快走著奔向大門外邊那繁華的街道。

忽然,院子那邊走過來一個小姑娘,一邊歡快的走著一邊唱著歌:“我在大路邊撿到一分錢,把它交給警察叔叔手里邊,叔叔拿著錢對我把頭點,我高興地說了聲,叔叔再見……。”

這時候,郭子飛已經走到醫院門口,他被這首充滿對警察信認的歌曲感動了,回過頭朝小姑娘看了看,投過去的是信認的目光。是啊,好多年沒聽到有人唱這首古老的歌謠了,追其原因確實讓人匪夷所思難以理解,究竟是人們淡忘了警察這個職業呢?還是人們對公安隊伍里的某個警察失去了信認?因此不愿再唱頌歌警察的那首純真的歌曲了?

的確,在現實生活中,我們的警察隊伍里出現過幾個讓人深惡痛絕的腐敗分子,但充其量也只有千分之一或者萬分之一。怎樣才能在人民心目中樹立起一個好的警察形象?怎樣才能取得人民的信任?

一串警笛聲從遠處傳來,緊接著他看見一輛警車護送一輛法院押送車飛快地從門前閃過,他知道又有一個疑犯即將被送往審判廳接受法官審理,這個人會是誰呢?有可能是宋文杰?也有可能是其他人?

0

第072章 惡夢醒來春天到 〈大結局〉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