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玄幻>異世界筆記>第六十四章 帝國的肌肉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六十四章 帝國的肌肉

小說:異世界筆記 作者:王伯安 更新時間:2018/4/29 9:38:27

冬貢的夜宴大典盡歡而散,王班和眾人回到了下榻的小院,令人意外的是漢憑軒和穆蓮也跟了來,一路嘰嘰喳喳的和寧雨涵等人聊著天,而寧雨涵和李曉娜也從自己隨身的小包里變戲法似的掏出一樣樣東西。

“這個是唇膏,我一般用三種顏色,一支是上班用的,一支晚上用,還有一支白天逛街用。”

“這個是粉底,這個是乳液,還有這個——遮瑕筆,來你試試!”寧雨涵和李曉娜耐心的向漢憑軒和穆蓮介紹著自己的寶貝,時不時的還拿出來在漢憑軒和穆蓮的臉上涂涂抹抹。而這兩個身份非同尋常的女孩現在卻像沒見過世面的小姑娘一樣面對一瓶瓶化妝品大呼小叫。

“真是難為你們了,從空難到現在發生那么多事兒,這些化妝品愣是一樣沒少啊!”旁邊的王班笑著插了一句,引來寧雨涵和李曉娜一陣白眼。

“女人的事兒,你能不能別多嘴?”身旁的方芳芳也瞪了一眼王班說道。

“好好好,當我沒說。”王班吐了吐舌頭,抬頭看了看天上的兩輪明月,然后對身旁牽著方寧的塔娜低聲說道:“今晚讓小寧睡你房間哈!”

永春宮的夜晚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便有人把早餐送到了樓下,是幾盤加了某種香料烤出來的薄餅和幾壇肉粥,外加一些腌制的蔬菜和煮雞蛋,早餐雖然簡單,但味道還不錯,眾人吃完早飯心情大好,而漢憑軒和穆蓮昨晚根本沒回自己的住處,也不知道和寧雨涵等人聊到多晚,就直接在寧雨涵和李曉娜的房間睡了。冬貢的組織者不知從何得知漢憑軒就住在云山使團的院子里,一早便有專人送來一套華麗的禮服,漢憑軒作為皇家的一員,必須換上這套禮服才能參加冬貢大典。

漢憑軒皺著眉頭看著那套繁復的禮服,嘟著嘴十分不情愿的在兩個婢女的幫助下回屋換好了衣服。而王班等人也換回了云山國的制服,準備前往霞光殿參加正式的冬貢大典。

上午十點,在皮鼓和銅號的樂聲中,各國使團悉數來到霞光殿前的廣場,而漢克十世的王座也從大典內挪到了大殿前的臺階頂端,衣甲鮮亮的近衛軍站成兩排,將各國使團分成了東西兩部分,中間留出了一個長長的通道。

開場照例是冗長的領導講話,不過此次說話的并非漢克十世,而是帝國政律司首相,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王班也是昨晚才知道帝國的首相名叫車明,是一個表面和善內心狠辣的角色,從一個小城的城主做起,一路摸爬滾打到帝國首相的位置權傾天下。

車明的聲音讓本來就沒怎么睡好的王班提不起任何精神,昏昏沉沉的聽完講話,隨后就是各個公國使團的進貢儀式,各個公國的使節穿著各自的特色服裝,操著不同的語言或口音,依次通過長長的通道走到漢克十世面前的臺階下,然后由使節宣讀同樣連篇累牘的進貢文件,內容都差不多,無非是夸贊漢克帝國國力強盛,皇帝陛下英明神武,自己的國家仰仗漢克帝國的照顧,得以安享太平國泰民安,因此心悅誠服前來納貢,納貢的貨品包括巴拉巴拉巴拉,最后把進貢的貨品明細念完算是結束。

當然,作為答禮,漢克十世也會說一些勉勵和撫慰的話,稱贊這個公國人民勤勞、君王勤政,對帝國忠心不二之類的話,然后讓一旁的近侍宣讀賜還的物品明細,這一家的冬貢儀式就算完事了,而這也只是走個形式,真正的貨物交接早都在政律司的院子里完成了。大大小小十七個公國全套走下來,就已經到了下午,漢克十世又對幾個過去一年表現不錯的公國和一些有特殊貢獻的大臣進行了賞賜,而云山國也因為鎮守西陲有功獲得了一些獎賞,算是皆大歡喜。

典禮一直持續到午后,王班等人全程站立,早已是雙腿麻木腰酸背痛,肚子也餓的前胸貼后背,在首相宣布冬貢大典結束之后,便一陣風似的跑回了住處,翻出一切能夠填肚子的東西往嘴里塞,隨后又有人送來晚飯,依然是各種烤肉香腸和涼拌菜,眾人也不講究,就著餅和饅頭吃了個肚子滾圓。

吃完飯,漢憑軒又蹦蹦跳跳的從門口跑了進來,說要帶大伙兒游覽永春宮,王班白天參加了冬貢典禮本來很累了,但方芳芳對夜游永春宮來了性質,非得拉著王班去,王班無奈,只得跟著大伙兒出了門。

永春宮所有的燈都使用昂貴的鮫人油點亮,看著燈火通明的永春宮,再想起帝國圖書館那幾層黑洞洞的樓層,王班心頭泛起一絲異樣的感覺。

不過永春宮的夜景確實是別有一番風韻,在漢憑軒的帶領下,原本很多各國使團不能進入的區域也暢行無阻,除了漢克十世的宮闈,幾乎把永春宮游了個遍,在贊嘆漢克帝國的建筑藝術之余,對漢憑軒也平添了不少好印象。

冬貢大典終于進行到了第三天,也是冬貢大典的重頭戲——冬貢閱兵式,漢克帝國向整個大陸展示肌肉的儀式。

冬貢閱兵式在永春宮章陛門外的廣場上舉行,各個冬貢使團一早就來到了搭好看臺的城墻上,而城墻上也早就插好了各個公國的旗幟,一來起到裝飾作用,二來方便各個使團找到自己的觀看位置,而城墻外的空地上,上萬甲兵已經集結完畢,一個個黑色的方陣遠看如地毯般整齊的鋪在原野上,旌旗招展刀槍列列,一股肅殺之氣撲面而來。

伴隨著隆隆的鼓聲,漢克帝國皇帝漢克十世登上了門樓,代表皇帝駕輦的紫色皇室旗幟也升了起來,看到皇帝的旗幟,城墻下的軍陣發出整齊的“萬歲”呼聲,巨大的聲浪沖上城墻,各國使節的臉上都露出一種驚恐又崇拜的表情。

“軍容不錯!”王班此時卻表現得很淡定,看著下面的方陣淡淡的說道。

“這是漢克帝國最精銳的近衛軍團,清一色的秘金裝備,我們出產秘金的云山國都做不到用秘金裝備武裝整個軍團啊!”一旁的邁清也感慨道。

“漢克帝國有多少這樣的近衛軍團?”王班轉向邁清問道。

見王班問起,邁清就大致介紹了一下漢克帝國的軍備情況,漢克帝國的軍隊大體上分為三種,一種是由皇帝親自掌握的近衛軍,共五個軍團,每個軍團編制為一萬人,常年駐扎在首都周圍,近衛軍團的指揮官由皇帝本人親自任命,第二種就是各個行省的常備軍,每個行省根據自身情況配備有1~3個常備軍團,每個軍團滿編是五千人,這些常備軍團的管理和軍官任命由元帥府負責。

“這么說來,漢克帝國的常備軍能達到三十萬?”王班伸伸舌頭說道。

“何止,這還沒算各個公國的軍隊,以及有封地的貴族們的私兵,如果把這些都征召起來,怕是五十萬都不止。”邁清看著城墻下的軍陣說道,隨后還介紹了漢克帝國軍團的編制:每個軍團5000人,近衛軍一萬人,軍團下面轄大隊,每個大隊一千人,大隊下轄百人隊,每個百人隊200人,編制結構倒是很類似古羅馬軍團的編制。

“對了,你說漢克帝國的正規軍分為三種,那第三種是什么軍隊?”王班繼續問道。

“第三種,就是漢克皇帝的魔法軍團。”邁清說道。

“魔法軍團?是什么?”王班第一次聽到這個魔法軍團,不禁來了興趣。

“這支軍隊才是漢克帝國精銳中的精銳,但一直非常神秘,駐地在遠離首都的瑪崗大山脈中,外人極難得見,但顧名思義,這個軍團里集中了大量的法師,會使用魔法手段來殺傷敵人,戰斗力非常可怕。”邁清繼續說道,語氣中透出一絲無奈。

王班當然明白邁清語氣中無奈的原因,以王班對云山國的了解,整個云山國傾盡全力也只能拼湊出一兩萬軍隊,面對漢克帝國這樣一頭擁有數十萬武裝力量的巨獸,加上強大的魔法軍團,任何人都不會有和它對抗的勇氣。

“那以漢克帝國這樣的武力,恐怕整個大陸就沒有對手了吧?怎么我聽說北方還有個特崗國,南邊還有個斯沃帝國跟它作對呢?”一旁擔任翻譯的方芳芳將兩人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便插嘴問道。

“你懂什么?打仗不是算算數,人多就一定能贏的。”王班用鄙視的眼神看了一眼方芳芳說道。

“北方的特崗國,都是游牧部落,逐水草遷徙,來去如風,又隔著幾百里的沙漠戈壁,漢克帝國幾次遠征都無功而返,后來發現就算把特崗國打下來,除了牛羊也得不到別的什么東西,從漢克四世開始便不再大規模對特崗國用兵了,只是在北方幾個行省駐扎重兵防止特崗人南下搶掠。至于斯沃帝國么……”邁清頓了一下說道:“從名字就知道也是個強大的存在,它占據著南方叢林沼澤密布的土地,以及數十座大大小小的海島,擁有十余萬剽悍的軍隊,還有一支強大的海上艦隊,是漢克帝國的勁敵啊,當年漢克七世曾一度兵臨斯沃帝國首都城下,但斯沃帝國的艦隊竟然在余江口登陸,直撲漢克帝國首都,漢克七世不得已撤兵,功虧一簣,從那以后,兩國便再無大的戰事。”

“哦?”聽到邁清這么說,王班倒是對這個斯沃帝國來了興趣,能在陸戰不利的情況下指揮艦隊在敵國腹地進行這種戰略性的登陸作戰,在這個時代絕對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其戰略眼光和膽識至少是漢尼拔的水平。

王班正想對這個斯沃帝國再做些了解,卻被一陣鼓聲和整齊的步伐聲打斷了,眾人的注意力又被閱兵式吸引過去了。只見城墻下的各個方陣和戰車開始有序的移動,揚起一陣陣塵土,隨著一聲整齊劃一的跺腳聲,十幾個方陣面向城門方向站成了一排。

與此同時,漢克十世的馬車也緩緩從城門駛出,車篷被打開,漢克十世身著盛裝站在馬車上,面向各個方陣揮手致意,皇帝每經過一個方陣,方陣中的數千士兵就會發出山呼海嘯般的“萬歲”和歡呼聲。

而王班也趁此機會認真的觀察起漢克帝國近衛軍的裝備情況,和大多數冷兵器時代的軍隊一樣,帝國近衛軍的裝備也主要是盾牌、刀劍和長矛,每個方陣的前五排都是手持長方形大盾和長劍的士兵,盾牌上繪著代表漢克帝國皇家的交叉的兩把劍和權杖,劍盾兵的后面是五排長矛手,身上穿著全套盔甲,雙手持矛,長矛的長度估計在三米以上,應該是用來近戰刺殺的主力,再后面則是三排弓手和兩排弩手,三排弓手手持黑色長弓,而弩手們則背著一架巨大的弩機,通過邁清的解說,王班得知這種黑色的長弓名叫黑林弓,是用產自南方的一種黑林木制成的,最大射程在150米以上,殺傷力很強,射程也是目前盤古大陸各個國家裝備的弓弩中的佼佼者,而那些持弩士兵手里的弩稱為震山弩,從名字就能判斷其威力巨大,雖然上弦很花時間,但巨大的威力和200米以上的射程足以讓任何遠距離的敵人在它的攢射下付出巨大代價。

不過最吸引王班眼球的,還是每個方陣后面的幾架弩炮,以及兩翼的兩個單獨的戰車方陣,弩炮的形制看起來和云山國那些戰船上的弩炮差不多,但漢克帝國的弩炮是多個弩弓疊在一起,顯然能夠一次射出更多的箭,殺傷力當然也就更大。而兩翼的兩個戰車方陣則分別由數百輛戰車組成,每輛戰車由四匹馬拖拽,馬匹的身上也披了皮甲防護,同時在車轅的側面和前部還加裝了木質裝甲,裝甲上布滿尖刺,擁有強大的沖擊力,和地球上東方和西方的戰車都有所不同的是,漢克帝國的這種戰車是四個車輪,車廂也前低后高,馭手被放置在車廂前部一個四周都有木板保護的座位上,雖然視野會受到一定影響但十分安全,馭手后面的車廂里則是三名手持長柄鐮形兵器的披甲士兵,而再后面的高一級的車廂里則站著三名手持弓弩的士兵,想必是前面的士兵負責近戰搏殺,而后面的弓弩手則負責遠程攻擊,配合車軸上旋轉的刀刃,這每架戰車都相當于一個活動的堡壘,戰力不可小覷。

“那個戰車上的人,怎么都拿著大鐮刀啊?”方芳芳好奇的看著下面的軍陣問道。

“在車戰中,幾乎沒有直刺的機會,都是從兩側鉤砍,所以在中國車戰全盛的春秋時期,發展出了‘戈’這種獨特的武器,后來隨著戰車的逐漸消亡,戈也逐步的退出了歷史舞臺,這種大鐮刀一樣的武器,其實就是中國古代戈的變種,只不過是漢克帝國一直沒有淘汰戰車,但已經進入了使用鋼鐵的時代,由于材料改良,所以這個‘戈’就做得大了一些,看上去就有點像鐮刀。”王班解釋道,同時心里已經開始盤算,如果將來在戰場上遇到這種戰車,應當用什么方法應對。

王班細細的觀察完漢克帝國近衛軍的武備情況,漢克十世也結束了對各個方陣的巡閱,重新回到了城樓之上,隨著一陣軍號和戰鼓聲再次響起,門樓上一面令旗揮動,下面的近衛軍軍陣再次發生了變化,閱兵儀式進入第二階段——戰法演練。

只見宮門前的空地上迅速的被布置成了一副校場的模樣,兩個步兵方陣從隊列里開了出來,開始向不遠處一個樹滿假人的山坡發起進攻,空地上一時間塵土漫卷殺聲震天,只見兩個方陣三千余名士兵踩著鼓點緩緩的前進到了距離山坡二百米的地方,隨后隊伍最后面的推著的十架弩炮首先發射,隨著連綿的“嘭”“嘭”聲,一支支短矛般的利箭射入對面的假人群中,揚起一片片塵土,不少假人被弩炮射出的箭矢穿透、打倒。

伴隨著弩炮射擊,兩排弩手從隊列的縫隙中跑了出來,再陣前站成兩排,向著對面發射了幾輪弩箭,隨后退入陣中,方陣再次前進數十步,三排弓手擎起黑林弓,再次向著對面山坡潑灑箭矢。王班遠遠的看到,最前面的幾排假人身上已經刺猬一樣插滿了箭矢。

“嗚嘟嘟——”緊隨著一聲激越的號角聲,劍盾兵和長矛兵越過弓箭手的位置,踩著整齊的步點向山坡上的假人方陣壓了上去,隨著一片噼里啪啦的聲音,山坡上剩余的假人被風卷殘云般砍倒刺翻,沖上山坡的步兵隨即發出勝利的歡呼聲。

隨著步兵操演結束,戰車方陣隨后登場,二百余輛戰車趁著步兵操演的時間已經在數百米外排成兩排,稀疏的陣形蜿蜒近千米,隨著門樓的一聲號角聲發起了沖鋒,揚起漫天的塵煙直奔宮門而來,隆隆的馬蹄聲和車輪聲如驚濤駭浪般傳來,戰車上的士兵神情冷峻,兵刃上閃著森冷的寒光,宮墻上的公國使團被這一幕深深的震撼了,直到戰車沖到宮墻下不遠處停住,很多人才長長的呼出一口氣。

“子爵對這些近衛軍有何看法?”邁清面沉如水的看著城墻下的戰車隊列說道。

“確實是一支強軍,實力不容小覷。”王班淡淡的說道。

“不知我們云山國何時能擁有如此強軍。”邁清又悵然的說道。

“強和弱,從來就是相對的,歷史上很多帝國的覆亡,其原因都不是軍事上的失敗。”王班卻渾不在意的說道。

“子爵的意思……”邁清拋來一個震驚的眼神。

“殿下忘了我說過,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么?”王班看著正在重新整隊的近衛軍說道。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邁清輕輕的念著這八個字,思緒飄向了千里之外的云山國。而此時的邁清并不知道,一場巨大的危機正籠罩在云山城上空,這場危機將邁清、王班和很多人卷入其中,在不遠的將來徹底改變整個盤古大陸的力量格局。

第一卷,異世求生,完!

0

第六十四章 帝國的肌肉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