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歷史架空>三國之辯王天下>第一二四章:長安之變,河套戰起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一二四章:長安之變,河套戰起

小說:三國之辯王天下 作者:情迷亂古 更新時間:2018/4/6 9:37:10

公元193年10月下旬。許褚和王靖回來以后,向劉辯述職,劉辯為了表彰他們的功勞,在王府之中設宴款待他們。

劉辯等人邊晏宴,邊聽許褚他們的經歷,許褚嘴笨,事情經過就由王靖訴說。

講到驚心動魄之處,劉辯等人皆擊節而嘆。事情過去之后,劉辯贊曰:“昔日高祖得樊噲,鴻門宴之時,威震灞上,有食肉飲酒之勇。

今日觀仲康,頗得樊噲遺風。今特冊封許褚為牟鄉侯,賜‘癡虎’之名。”

事后,劉辯讓暫時擔任幽州刺史、別架的荀彧、糜竺二人,調入王府做事。升王靖為幽州刺史,并調一批薊城學院新畢業的士子,到幽并定三州中低層擔任官職,對他們進行一番磨礪。

等到時機成熟,再重新進行編制升遷或者調任。

至于現階段,那些因為官職不足而多出來的官員或者學子,劉辯或是讓他們重新進入薊城學院進行深造。

如果真正有大才的,劉辯就讓他們進入民間底層,走鄉串村,體味民間疾苦。等到這些人真正的有了一些經歷和感悟之后,劉辯再對他們進行任免。

如果可以的話,劉辯讓他們在鄉村亭,這些基層,教化百姓。

如果自己家有余財的,可以讓他們自己建造。如果家境貧寒的,這可以讓官府督促,在這些基層單位,開辦私塾和學堂。

考慮到后期經費的問題,劉辯允許他們在私塾學堂之中,收取一定的學費和書本費。但是都必須在百姓的認可范圍之內。不能超出百姓的底線。

為了這些事情,能夠有效地進行,防止一些官員借助這些有利于千秋萬代的大事情,而造成貪污腐敗的問題。

劉辯在三州開辦了個新的官職,其名“教化司”。第一任的司丞,暫時由劉曄擔任

不說這些問題了,只說河套那邊,本來劉辯和韓馥、袁紹的聯軍,計劃是在11月份到達河套地區。可是時機太過于不湊巧,在11月份上旬,河套地區突降暴雪,氣溫下降到零下十幾度。

實在不適合出兵,三軍無奈,只好暫時的,退回幽州并州地區,等到來年春耕之后,再行出兵。

至于長安那邊的情況,雖然劉辯看的是憤怒異常,可是無奈,是因為馬騰、韓遂的聯軍,太過勢大,劉辯兵寡,不敢直攖其鋒。只好看著羌族、南匈奴等外族,在長安地區四處劫掠。

到12月份的時候,扶風被馬騰攻破,扶風守將齊遠被馬超刺死。至此,扶風盡歸馬氏,李傕在扶風的兵馬都投降了馬騰。

在當初,攻破扶風的時候,對于這些投降的李傕兵馬,按照馬超的意思,是要把他們全部坑殺的。可是馬騰不許,言“殺降不詳”。

馬超不解其意,對自己的住所之內,大吼大叫。傍晚的時候,其堂弟馬岱到馬超軍中,對著他說道:

“兄長,這不是叔父不愿意殺死這些降軍,只是在這個階段,殺害降軍,對我們的名聲不利。

如果以后我們在與其他人進行大戰的時候,別人顧忌我們這些殺戮的名聲,就不會輕易的投降了。

到那個時候,我們就要花費大量的物資,大量的精力,大量的時間,去打敗他們。這對我們是非常不好的。”

馬超聽完馬岱的話以后,心中的怒氣未平,臉上尚有憤憤之色。馬岱見狀,繼續說道:

“兄長,你看那韓遂如何?”

馬超冷哼一聲,說道:“韓遂?不算是個人物,他自己靠著一些陰謀詭計,才得以在涼州立足,不算是英雄,我都不知道他是如何在涼州成就一番事業的。”

馬岱搖了搖頭,說道:

“兄長,其實話不能這樣說。在一場戰爭之中,將軍自身的武力值是一個方面。但是更多的,是在戰爭之前的謀劃,在兼之戰場上的臨機決斷,反正是很多方面形成的原因。

不單單只是靠武力和好勇斗狠,來取得的勝利。

如果一場戰爭之中,只靠著好勇斗狠,可能會帶來短時間內的勝利,但是在以后的行事當中是極為不正確的。

再說了,現在涼州有韓遂和我們,因為攻打長安,而被迫的聯合在了一起。

等到這次攻打長安以后,我們與韓遂之間必定有一場大戰。所以在這個階段,我們應該做的是快速的積蓄實力。

是,我也知道殺掉這些降軍,兄長的心里面是痛快了,可是我們以后怎么辦?難道還繼續殺殺殺嗎。

現在涼州本來就已經非常的貧瘠,人口就已經非常的少了。兄長你把人都給殺光了,就算是把涼州這塊地方給占領下來了,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

沒有人給我們種糧食,沒有人給我們交稅。兄長你讓我們的將士,以后吃啥喝啥?難道以后兄長你讓我們的將士,都去喝西北風嗎?”

馬超聽完以后,一屁股坐在地上,也不說話,抱著頭低聲嗚咽著。馬岱知道,這個時候神馬超心里面最痛苦的時候。馬岱不宜打擾,就悄悄的退了出去。

馬騰他們,占領扶風之后,長安最后的防線也被攻破。現在長安周圍,東面有馬騰,北面有南匈奴,西面有韓遂,南面有羌人。

在公元194年的正月,被圍困了將近三個月的李傕等人,因為長安糧盡。人心思變,出城投降的不計其數。李傕攔截不住,只好任其而為之。

這些逃出去的人,便向韓遂投降,韓遂不計前嫌,均納之。

在二月份的時候,長安之中,糧食都吃完了。而像什么馬匹、草根、樹皮,能夠吃的都已經吃完了。在民間甚至有異子而食的。

為了不再讓這些百姓受苦,劉辯讓三州的士子,到三輔地區,進行宣傳和游說,讓這些百姓可以進入并州或者幽州。

如果他們能夠前來,劉辯可以免費提供他們一年的口糧,減免他們三年的稅負。并給予他們都進行土地規劃,讓他們耕者有其田。

如果一些家庭實在是貧困的很的話,劉辯會對他們這些百姓,以鄉鎮的模式,租賃給他們一些農械和耕牛等一些能夠勞作的工具。

接到消息之后,三輔的百姓,大規模的,有編制的向并州和幽州地界與大量的涌入。

為了愛撫這些百姓,劉辯讓田豐和王靖,對這些百姓進行分戶歸納,讓他們重新以縣鄉村亭的模式,分配居住。

因為在前些年的時候,劉辯發明出來了水泥,短短的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這些百姓都暫時的,有了自己的臨時居所。

把這些百姓進行編制之后,田豐和王靖,帶領州中的官員,對這兩個州的土地重新進行丈量。

這些事情辦理的差不多之后,劉辯又把一大批高句麗的奴隸,分配到這些地方,進行基礎設施的建設。

不說這些,只說李傕那邊,他看著自己的手下,不斷地向韓遂那邊的人馬去投降。自己地方的百姓,紛紛響應劉辯的號召,涌入并州幽州之地。

其中有一些也包括了這些關中世家的家奴和佃戶。當這些關中的世家,看著自己的家奴慢慢的變少。這些關中世家,在忍饑挨餓的同時,對李傕更是起了怨恨之心。

在二月下旬的時候,以朱家為首的關中世家偷偷的的打開,長安的城門,放馬騰、韓遂之輩入長安。李傕在睡夢之中,被叛軍給殺害。

李傕的首級,被掛在長安城的城樓之上,一連過了半個多月,實在是腐臭的不得了了,才終于被韓遂的將士取下來,扔到了野外去喂野狗。

馬騰、韓遂等人進入長安以后,一直以心機著稱,不漏聲色的韓遂,突然下了一個令所有人都膽戰心驚的命令。那就是縱容羌族和南匈奴,這些外族的士兵,對城中的富戶和世家進行劫掠。

在事情開始之后,馬騰大為震驚,不愿意做這種禍害自己同族百姓的事情。可是當他看到韓遂也縱容自己的部下,在城中進行燒殺擄掠的時候。

馬騰也起了心思,可是他實在不忍心對手無寸鐵的無辜百姓動手。

在這種情況之下,馬騰去面見韓遂,他們兩個人進行一番商議之后,決定只允許自己的部下,對長安城中的世家和富戶動手,不再對百姓出手。

接到命令以后,這些百姓,勉強算是逃過了一劫,可是城中的世家富戶可就慘了,他們儲存了幾十年甚至上百年上千年的家產。被這些外族和這些強盜,搶奪一空,許多的典籍,也都毀在了戰火之中。

在三月份的時候,馬騰、韓遂退兵,長安周邊的三輔之地,幾乎成為了一片廢墟,十室九空。

長安周圍,白骨橫于野,盤踞在長安長達上百年,甚至上千年的世家,自此以后,終于消失在了歷史當中。

得到消息以后的劉辯,勃然大怒,除了那些屯田墾荒,建造基礎設施的屯田兵、外族奴隸之外。

按照原計劃,三路出兵,攻打河套地區。只是徐盛那一路略微做了一些改變。

劉辯下令讓他們悄悄跟在南匈奴單于于夫羅的背后,不攻擊不暴露,只是就跟著他們。等到時機成熟,再給予他們致命一擊。

公元194年四月,關羽率領的這一路人馬,兵出雁門關,到達河套地區,逐漸逼近南匈奴的王庭所在地賀蘭山。

只因為在幾個月前,王靖和許褚殺害了劉豹和須卜骨都侯,現在南匈奴之中,地位和身份最高的就要數呼廚泉的兒子去卑了。

留在賀蘭山的這些南匈奴首領,經過一番商議之后,暫時以呼廚泉之子去卑為大統領,調轉賀蘭山剩下的兵馬,繼續與漢人對抗。

到達賀蘭山周圍以后,賈詡聽說現在賀蘭山上,現在的大統領是去卑,突然計上心來。

賈詡向關羽建議,讓自己麾下的人馬,退后30里扎營。在退后之前,賈詡讓麾下兵馬朝著賀蘭山上大喊:

“我們聽說現在賀蘭山的首領是去卑,我們不敢對抗他的鋒芒,愿意退后30里以相讓。”

喊完這些以后,關羽等人不明其義,紛紛向賈詡問原因,賈詡在最后都神秘的說:“天機不可泄露。”

而留在賀蘭山上的南匈奴的首領,聽到這個消息以后,紛紛大笑起來,嘲笑這些漢人都是一些貪生怕死的懦夫。

0

第一二四章:長安之變,河套戰起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