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咆哮>第九十二章 因為有我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九十二章 因為有我

小說:咆哮 作者:端木淳熙 更新時間:2017/8/3 13:46:34

這個二樓是松下的臨時辦公室,這些日本軍人聽到槍聲之后,隨即就看到沖上來的炎鋒,愣了一瞬,不知誰先喊了一聲“八嘎”其他人這才反應過來,開始掏槍。

炎鋒扛著洵美,一個飛踹踢起最先掏槍并且已經上膛的日軍軍官手里的手槍,完美轉身接住空中的手槍,跟本沒有思考,立即開槍。

手里有槍的幾個軍官瞬間就被開了瓢,還有一個正在費力拔槍的家伙,炎鋒將手里的手槍全力砸過去,直接給砸趴下。

并不是所有人都不怕死,這時屋里剩下的人一片寧靜,沒有人再掏槍。

事情就發生在電光石火間。

有些文官還呆呆的看著炎鋒,炎鋒沒有理會,經過幾個桌子他一邊快速靠近樓梯,一邊點頭哈腰的,“你們忙,你們忙。”

炎鋒沒有亂跑,他接著翻上右手邊的樓梯奔了上去,炎鋒記著這座樓周圍房屋的布局。

三樓才是松下的臥房,臥房里有兩個小女孩,看見炎鋒進來,瞬間就嚇哭了,炎鋒上去每人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兩個小女孩一下不哭了。

樓梯上的腳步聲很亂,炎鋒沒有停留,一腳踹開臥房的窗戶,翻身出去,三樓是一個獨棟,周圍是一片房頂。

炎鋒從窗戶出去之后并沒有逃走,他猛踩了幾下周圍房頂的瓦礫,造成自己慌亂中已經逃逸的假象,然后扛著洵美慢慢向三樓的樓頂爬去。

奉天城很快哨音四起,炎鋒就那樣坐在松下家的屋頂,看著奉天的星空。

李洵美愣愣的坐在炎鋒身邊,一動不動,一句話也不說。

炎鋒看了一眼身邊的小美女,他深深的感受到父輩教育的重要,父親從小對他不松不緊,大多時候都是放養,但到了關鍵時候總會拉一把。

現在長大了回想這些感覺完全不一樣。

正是這一次次關鍵時刻拉一把,讓炎鋒不至于走上歧途,其實炎鋒這次他也應該感謝李老板,要不是李老板在這個時候闖進他的生活,炎鋒應該已經開始殺人了。

殺人不要緊,但是一旦讓他嘗到了殺人的快感,那時候他很有可能就會迷失自我,再也找不到初心。

此時的炎鋒心很靜,李老板讓炎鋒再次感受到這世間最真摯的父愛,炎鋒決定送李老板的女兒到安全的地方。

只是現在炎鋒要先讓李洵美渡過她這人生最痛苦的一關,李洵美現在的表現炎鋒覺得絕對不能操之過急。

凌晨五點左右,下面搜查的人都已經開始疲憊,炎鋒扭頭看了看還在發呆的李洵美,“大美妞同志,接下來你就不要發呆了,我們要離開了”。

李洵美呆呆的沒有反應,炎鋒現在也懶得管她,扛起來就走,炎鋒又從三樓的那個窗戶鉆了進去,臨走的時候炎鋒在松下的臥室里畫了一個王八,畫了一個蛋。

松下的家里此時是一片狼藉,沒有一個人,炎鋒就那么大搖大擺的下到一樓,看到酒宴的菜有些還很完整的擺在那里,炎鋒過去從桌上摘了個雞腿拿上。

憑著“多年”逃跑的經驗,炎鋒神不知鬼不覺的出了奉天城,他現在要開始腦補松下看到他在松下家里留下的“王八蛋”圖會是什么表情。

出了奉天城,炎鋒向著山林方向奔去,進了山才能安全,現在他跟李洵美都已經算是曝光了,走附近鐵路是不行了,只有在別的城市想辦法了。

炎鋒扛著李洵美穿插在荒野中,好在李洵美不是很沉,四野寂靜,山林里更是黑的可怕,不過這些都不能阻止炎鋒,他總是能在萬樹叢中瞬息變向,完美的躲開周圍的阻礙。

“我是不是害死了我爹,”李洵美的口中突然冒出一句話。

炎鋒瞬間駐足,“我得個親姑奶奶啊,您終于開口了,我還以為您這一輩子就這樣了那”。

炎鋒一邊說話一邊扔下李洵美,李洵美再不沉,跑了這么久炎鋒也累了。

炎鋒摔了李洵美一下,李洵美雖然沒說話但眼睛瞪著炎鋒,“你瞪什么瞪,這荒郊野嶺大哥我扛你這么久,摔你一下怎么了?”

聽著炎鋒的話,李洵美才下意識的看了一下周圍的情況,她的臉色變了又變,炎鋒就那么靜靜的看著,不過炎鋒心里已經放心了好多。

李洵美臉色變得很難看,荒郊野嶺,孤男寡女,這個貨又是一個無賴,說話沒個章法,她實在有些想不下去。

李洵美只顧著想荒山野嶺了,在這一秒鐘里她的心竟完全從父親剛剛去世的悲傷中走了出來,等她再次低下頭內疚感又席卷而來。

李洵美的眼神再次變得渙散,“我父親死了,他是因我而死,我是罪人,我是殺他的兇手”。

炎鋒知道想要從父親去世的悲傷中走出來是很難的,更何況是在那樣的情況下,所以要真的走出來是要付出代價的。

炎鋒打算用一劑猛藥,以毒攻毒。

炎鋒看了李洵美一眼,說實話,這個李洵美還真是人如其名越看越美。

隨即炎鋒一把將李洵美摟在懷里,“你既然知道你的父親是因為你而死,你就應該為他做出一定的付出,比如以命相抵,不過在你死之前先讓老子我爽一番”。

炎鋒的聲音里充斥著不羈和放蕩,作為馬上成年的李洵美怎會聽不出來炎鋒的意思。

立刻在炎鋒懷里掙扎,炎鋒沒有客氣,一把將李洵美拉倒趴在他的腿上,揚手就在李洵美的屁股上一陣拍打。

從小嬌生慣養的李洵美什么時候受過這樣的待遇,從來父親給她說話都是輕聲細語,大聲都害怕嚇到她。

炎鋒猛揍一陣,剛開始還沒有什么,打著打著李洵美不掙扎了,炎鋒的手上傳來陣陣肉感,炎鋒輕輕一震,趕忙將心中的邪念壓下。

不過真別說這小妮子的手感還真不錯。

李洵美不掙扎了,開始抽泣,再一會哭聲越來越大,“李洵美,就在幾個小時以前你的父親李老板已經死了,而你可能還不知道這個扛你過來的人他連自己父親是生是死還不知道。”

炎鋒一股腦將自己的各種遭遇全都告訴了她,遠洋回國害死國軍將士,后來跟自己的好兄弟生生分離,剛剛又經歷了兄弟背叛,一直護著自己的大牛哥也為了救自己被日軍活生生的殺死。

炎鋒說這些事情的時候李洵美一直哭,炎鋒也不管她聽清楚沒有,也不管他聽明白了多少,就那么自顧自的說著,炎鋒將自己也再次沉浸在痛苦中。

李洵美的父親李老板用他那顆無私的愛女之心救了炎鋒,不然現在的炎鋒也會像李洵美現在的狀態一樣,只不過體現出來的形態不同罷了。

炎鋒說完了,扛起李洵美繼續趕路,慢慢的李洵美不再哭了,炎鋒給她講了路上遇到了的日軍干的種種惡行,包括細菌部隊,細菌炸彈。

炎鋒他很不愿意將李洵美引上復仇的這條路,但現在炎鋒別無選擇,李洵美需要一個精神寄托,要不然他很有可能連活下去的勇氣都沒有。

炎鋒也知道這樣一來這個俊美的小姑娘也即將被仇恨改變,或許日后這個小妮子的世界將變成陰冷黑暗的地獄,從此再沒有笑顏,甚至為復仇可能墮落成奴。

這些炎鋒都顧不了了,現在活著最重要,此時炎鋒還沒有發現,一個姑娘剛剛在那樣的情況下經歷了父親之死,一路上又讓他毆打恐嚇,竟然到現在還醒著,而且還是不是回擊炎鋒幾下。

炎鋒一路上說了很多,不知不覺四天已經過去,后面幾天李洵美再也懶得理炎鋒,直到走到奉天到新民之間的一個小站,這個小站李洵美記得。

這個小站坐落在一個屯子里,到熱河的火車也在這個小站停,李洵美想了想再次開口,“去熱河的火車在這個小站停,我從這里走就可以了,你不用送了”。

此時的李洵美沒有了大嗓門,說話的聲音也帶著些許沙啞。

炎鋒環顧自周,兩人來到這里直接從野地里竄過來的,并沒有進屯子,這個地方說是一個屯子,但因為火車站的修筑也變得繁華了不少。

日軍在這個地方也派了一些部隊。

這時炎鋒發現不妙,一對日本兵好像發現了他們的行蹤正向這邊趕過來,炎鋒一著急,又一把把李洵美扛在肩上。

此前因為李洵美的心神一直神游,炎鋒也一路上只顧著趕路,李洵美被炎鋒這么扛著也沒有覺得什么。

只是此時兩人在一起已經四天,而且炎鋒還曾對著李洵美的屁股一陣蹂躪,這時候炎鋒為了抓緊肩上的李洵美,手依舊放在李洵美的屁股上。

炎鋒肩上的李洵美臉火辣辣的燙,可是她心中又有一種異樣的感覺,這種感覺她從來沒有過,也不知道是什么。

炎鋒發現前面有一片蘆葦地,果斷的鉆了進去,進去之后七拐八拐,找到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才將李洵美放下來。

放下李洵美,炎鋒發現李洵美的臉色不對,“你臉怎么那么紅?”

炎鋒不問還好,他這一問,李洵美就有些惱羞成怒了,“你個混蛋,”李洵美壓低聲音說著并推了炎鋒一把。

突然炎鋒一把將李洵美拉到懷里,同時用手捂上李洵美的嘴,不一會兒有四個鬼子從距離他們的藏身點不到五米的地方經過。

鬼子走遠之后,炎鋒直愣愣盯著李洵美的臉然后慢慢的放開她的嘴,這么多年炎鋒的腦子里有的只有炎小順那肥碩的身體,他第一次覺得一個女人能如此好看。

李洵美看了看炎鋒依舊摟著自己的左手,“你摟夠了沒有?”

聽到這話,炎鋒趕忙從自己的思緒中出來,炎鋒也不知自己這是怎么了,以前面臨小鬼子的時候從來沒有走過神,這一次竟然在這樣危險的地方接二連三的出問題。

炎鋒的隨機應變能力可不是蓋的,他才不會在一個小妮子的言語中顯示出自己的慌亂,眼神立刻一變,左手猛地使勁將李洵美摟的更緊。

這一摟不要緊,卻將李洵美胸前的那份柔軟狠狠的撞向了炎鋒的胸膛,這一瞬間兩人的心跳同時加速。

炎鋒強忍的不適,爬向李洵美的耳邊,“乖乖聽話,要不然老子在這蘆葦蕩里睡了你”。

說完這話,炎鋒放開李洵美,透過蘆葦蕩的縫隙看向外面,“接下來要想安全出去,你就必須聽我的”。

李洵美白了炎鋒一眼,沒有說話。

炎鋒明白現在要想安全的離開這片蘆葦蕩就必須解決掉咬住自己的這伙日軍,這伙日軍很有可能還不知道他和李洵美的真實身份。

追過來只是因為他們看到有女人的存在,炎鋒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李洵美,“其實你也可以不配合,那你的結果就會只有兩種。”

李洵美很討厭炎鋒這種威脅的口氣,“那兩種?”

炎鋒收起了臉上的任何表情認真的說:“第一種被這一個小隊的日軍輪著糟蹋,完了殺死,另一種就是你死后被這一個小隊的日軍輪著糟蹋”。

李洵美看著炎鋒的表情,她知道炎鋒這不是開玩笑,炎鋒能看出來李洵美有些緊張了,因為李洵美的嘴唇開始有些微微的顫抖。

李洵美再次壓低聲音慢慢的說道,“那你說怎么辦?”

炎鋒依舊認真的吐出兩個字,“色誘”。

這個鬼子小隊有二十多個人,其中輕機槍有兩挺,想要正面對抗那就是找死,距離炎鋒他們兩個最近的的鬼子有四個,當然除過剛剛過去的那四個。

李洵美皺眉,她這時候害怕了,萬一日本人來了她能想到自己會怎么樣。

李洵美還在做思想斗爭,突然炎鋒壓細聲音,來了一個高尖細的**聲,做完這些炎鋒順勢躲在了蘆葦深處。

離得最近的四個日軍明顯聽到了這聲尖叫聲,這四個家伙剛開始還小心的探探,這時李洵美突然急劇的害怕,是啊她畢竟是個女孩子。

慌亂中李洵美想自己離開,可是已經晚了,日軍的腳步聲已經傳來。

李洵美緊張極了,緊張中她想到了父親,想到了父親身上那幾個血窟窿,那汩汩流出的鮮血不應該是他此時的害怕,而應該是她現在甚至以后要堅持的生命。

慢慢的李洵美變得淡然了,眼睛里充滿了堅韌和不屈。

炎鋒看著李洵美的一舉一動,包括她的眼神變化,炎鋒在心中對這個女人生出了些許敬意。

炎鋒不知道,這其實也是一個女人韌性的體現,生活中女人的韌性往往會超過男人,只是李洵美的韌性超乎了常人。

小鬼子靠近發現只有李洵美一個,四處看了看確認只有她一個的時候,這個面容姣好,身材修長的女人一下就抓住了這四個禽獸心里的**,他們摩拳擦掌,吞咽口水,向凌弱的李洵美走去。

李洵美盯著走向自己的四個日本兵臉上的表情竟然一點都沒有變化,四個日本兵離李洵美的距離越來越近。

炎鋒一直強忍著沒有出手,這個過程李洵美必須承受,這會讓李洵美的內心變得急劇強大,炎鋒知道李洵美現在還并不十分了解自己的身手。

剛才的李洵美的害怕慌張也正說明了這一點。

就在小鬼子就要觸碰到李洵美的時候,李洵美看了一眼炎鋒閉上雙眼,一滴眼淚從她的美目中流了出來,她甚至已經想到接下來將會在她的身上發生什么。

這個時候這些日本兵早已將自己肩上的三八大蓋扔在地上,一邊撕扯著褲子一邊貪婪的看著地上的這個姑娘。

誰曾想一只雄獅在這一刻動了,炎鋒手中拿出早已經準備好的有尖端的短棍,猛然起跳左右開弓刺進了兩個背對著他的日本兵的脖子。

另外兩個鬼子發現危險,來不及提褲子猛然后退,隨后準備大喊,炎鋒沒有再給他們任何動作的機會,右拳砸向右邊的那個高個日本兵的咽喉。

左手抽出鬼子脖子上的短棍,放進左邊那個張開嘴要喊話的鬼子嘴里,這個小鬼子下意識的閉嘴,炎鋒冷笑一下,左手變掌拍向短棍。

小鬼子輕哼一聲,短棍刺透了他的后頸。

李洵美還閉著雙眼,那滴眼淚還沒有完全落下,炎鋒將手上的血漬擦凈,蹲下身來輕輕替李洵美擦干臉上的淚水。

李洵美睜開淚目,炎鋒輕聲說:“你父親是他們殺死的,你要想活得心安,就站起來殺光他們,不過現在不用,因為有我”。

李洵美靜靜的看著眼前這個年歲和自己相仿的少年,他不知道說什么,不知道是否應該告訴他,“從今天開始她李洵美會好好的活著,那樣父親才沒有白死”。

最先從炎鋒他們身邊過去的四個小鬼子發覺身后有動靜,慢慢向這邊靠了過來。

0

第九十二章 因為有我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