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舔血龍牙>第五十章:團長王鐵漢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五十章:團長王鐵漢

小說:舔血龍牙 作者:金蟬 更新時間:2017/3/24 8:34:13

說實在的,巴連長被小鬼子刺刀挑死,龍牙的心理反倒有一點解氣、幸災樂禍的那種感受,盡管龍牙知道這種感受實在不應該,甚至是罪過,可這種感受真實而存在,是理智想擋都擋不住的事情。盡管這種感受僅在龍牙的心理恣意了那么一下,還沒有完全展開,僅僅像閃電一樣快速從心尖上掠過,就被一注濺在臉上的血漿給沖沒了——這是從巴連長的心口竄出來的熱血!

龍牙不屌巴連長不是多么喜歡小鬼子,跟小鬼子穿一條褲子,是什么漢奸,就是因為龍牙跟巴連長有仇,就是這個巴連長把懷揣夢想的龍牙從客船上劫持到了北大營,眼下還要陪著他一起等死。最初龍牙下山時桀驁不羈,殺過人,放過火,一心想當大英雄,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更別說殺死的人是自己殺父殺母的仇人,龍牙應當說是為民除害,可他殺的人是茅福堂,茅福堂是誰?那是可以隨便殺的人么?

茅福堂做過同盟會,是黨國的元老,更重要的是茅福堂的兒子茅斯文是黨國在煙臺的行署專員。龍牙殺了茅福堂那是捅了馬蜂窩,是自己找死,茅福堂的兒子茅斯文親自指揮軍警地毯式地搜捕,龍牙在膠東沒有了立錐之地,被逼無奈北下關東,就偷偷從膠東漂洋過海跑到了東北,下關東除了少數是想發財挖金以外,很多的人都是在家鄉活不下去,躲債、躲官,躲人命才下關東的。龍牙下關東,躲得是官和人命。

都說過了海的蛇能成龍。龍牙是條龍,一條不諳世故的龍,過了海,不希望自己再成什么龍,當什么大英雄,只想做一個踏踏實實的普通人,成一條蟲。龍牙通過茅福堂這件事,雖然茅福堂是那么的該死,但龍牙還是重新給了自己一個定位,跟官府作對沒有自己好果子吃,吃虧的永遠是自己,他想老老實實做人,偏偏就遇上了這個巴連長,自己平白無故被巴連長親自用槍頂著腦門被抓了壯丁當了兵。當時的情況是龍牙不當兵,只有死路一條,因為巴連長已經打死了三名拒絕當兵的兩個人,更可況龍牙還帶著兩個人,為了這兩個人龍牙一點都沒敢扎翅。龍牙萬般無奈做了巴連長的兵。

巴連長不姓巴,而是龍牙強加給這個連長的一個姓,意思是罵人家是**連長。當然了,這個連長致死都不會知道龍牙在心里一直罵他為**連長,簡稱巴連長!

巴連長滾燙的血漿濺到了龍牙的臉上,糊住了龍牙的雙眼,龍牙的眼前一片血紅,龍牙初時有些懵,因為接到他們接到的命令不準反抗,而且還是刀槍入庫,挺著等死,這不是說龍牙有多么地遵守紀律服從命令,因為巴連長的這一關就不好過,眼下巴連長被鬼子的刺刀穿刺,生死未知,接下來該怎么做,會發生什么,一概不知,所以龍牙沒有做出什么進一步地行動,只是本能地抬起胳膊用衣袖擦了一把臉上的血漿,刺鼻的血腥味太沖,聞到血腥味龍牙莫名地有些興奮,他猛然想起不久前的那個殺死茅福堂的夜晚,也是血腥味很沖的場面,茅福堂痛苦滴躺在血泊當中,不過,這一聯想也僅僅像閃電一樣劃過龍牙的腦海,現實根本就容不得他多想,因為他擦過臉上的血漿之后,看到了那個刺死巴連長的小鬼子面目猙獰地挺著刺刀沖他心口刺上來,龍牙一驚。想都沒想,本能地將身體一閃,伸手抓住小鬼子的槍頭,順手摘下了小鬼子的刺刀,直接就回敬在小鬼子的心口上,刀拔出小鬼子跌倒、躺在地上抽筋,翻了白眼。

羊群里忽然跳出一只狼,龍牙沒有挺著死,最先反抗,動手殺死了一個小鬼子,小鬼子吃驚,驚恐中的東北軍士兵也吃驚,要知道龍牙違反軍紀了,長官肯定饒不過他,因為他違反了長官命令,長官的命令是不準換手的,小鬼子更饒不過他,所有的東北軍士兵都挺著被宰殺,龍牙敢違反游戲規則更應該是殺無赦,有兩個小鬼子一起挺著刺刀,怪叫著,發了瘋地向龍牙撲上來,龍牙坐不住了,龍牙跳了起來,龍牙就是赤手空拳也不會把這兩個小鬼子放在眼里,惹毛了老子,老子怕過誰?更別說手上還有一把刺刀。小鬼子向龍牙撲來,龍牙大怒:小鬼子如此猖狂,太欺我們華夏無人,一個泱泱大國,被一彈丸小國無盡地欺躪,廟堂之上的那些肉食者怕失去了他們的利益懼怕小鬼子,老子有什么,什么都沒有,就有一條命,就是這條命決不能叫小鬼子隨便拿走,你們小鬼子不怕死,難道老子就怕死么?

龍牙性起,龍牙在殺掉第一個小鬼子的時候,心理就有一點被釋放的痛快,眼下又有兩個小鬼子一起向他撲過來,龍牙不但沒有感到懼怕,反倒有一種莫名地刺激快感。

龍牙一下子跳起來,兩個小鬼子驚恐了,他們收住腳,龍牙對兩個小鬼子大吼一聲:“小鬼子,來呀!”

不知是龍牙的聲音震撼,還是臉上身上淌流著血漿的樣子太恐怖,太猙獰,在這一聲大吼里,一個小鬼子的槍失手掉在了地上,另一個小鬼子一愣,被龍牙跳過去一刀割裂了他的喉管,結果了他的性命,掉槍的小鬼子回頭就跑。

1931年的**如此打掉牙往肚子里咽,一味地忍讓吊足了小鬼子的胃口,終于釀成了9月18日小鬼子胃口大開,刀槍相向的事實。小鬼子從開始的試探性動作發展到了實際性地殺人,毫無顧忌地殺死成群結隊的東北軍士兵,仔細想一想這所有的一切好像就是東北軍想要的,真得有些咎由自取。

一句話,小鬼子的膽大妄為一次次瘋狂殺人就是被慣出來的,廟堂之上的那些肉食者擔心自己的利益受損,可以慣著小鬼子,龍牙可不慣小鬼子,因為小鬼子眼下危及了他的生命,這一次真得把龍牙惹毛了,龍牙推翻了自己原來做蟲的打算,龍牙有殺人了,而且還是殺了兩個小鬼子。已經殺了兩個小鬼子,也就不再顧忌第三還是第八個小鬼子了,龍牙將刺刀甩出去,正插進了第三個逃跑的小鬼子的后心上,小鬼子向前跌到,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了。龍牙一把刺刀連著干死了三個小鬼子,又拾起了小鬼子掉在地上的槍,抬手一槍把剛剛沖進來的一個小鬼子的腦袋打開了花!

由于龍牙不守紀律最先動了手,;連著殺死了三個小鬼子,又一槍讓第四個小鬼子腦袋開花,這讓東北軍的士兵看到了原來殺死小鬼子并不是什么難事,小鬼子原來也不是不可戰勝的。生死攸關,東北軍的士兵們越來越多的人動手了,原來那些挺著等死的東北軍士兵也動手了,由于他們的武器被收繳入庫,他們有拾起小鬼子的槍跟小鬼子干的,更多的是赤手空拳跟小鬼子拼,盡管他們犧牲很大,但中國底層從來就不缺熱血沸騰的人。

東北軍的士兵們都動手殺起了小鬼子,起初軍官們還想控制局面繼續執行挺著死的命令,小鬼子動用了機槍,軍官被打死,士兵們也一片片被打倒,龍牙又將刺刀的尖捏在手里,瞅準機會甩出手中的刺刀,刺刀在空中翻飛出一道優美的弧線,直插進小鬼子機槍手的腦殼上,小鬼子的機槍手斃命,龍牙一聲喊:“兄弟們別等死了,沖出去!”

剛才被打蒙的的東北軍士兵又從地上爬起來一起向外沖,冒著小鬼子的槍林彈雨雖說死傷無數,還是沖出了北大營。到底是死了多少人,龍牙說不清楚,龍牙沖出去注意地看了一下自己的身邊,就他們巴連長領導的那個連很多人都沒有逃出來。龍牙逃了出來,有一種被解放的感覺,他可以魚歸大海根本就不再當兵,當這個刀槍入庫等著受死的冤大頭了:好男不當兵,好鐵不打釘,老子再也用不著受狗屁長官那種鳥氣了,從今天起老子就又解放了,可以遠走高飛了!

龍牙想到這里剛想撒丫子走人,忽然就想起了兩個人,這兩個人不用說大伙也知道他們是雙葉和杜寶元,他們就在獨立第七旅,到底在那個連隊龍牙也不知道,因為他們根本還沒有來得及聯系就攤事了,龍牙拍了一下腦門罵自己:他奶奶滴,怎么能把這個事給忘了呢?

龍牙什么也不想了,返身又沖進了北大營,他必須要找到雙葉杜寶元兩個人,龍牙要對他們的生死負責,雙葉是道長和師太交代給他的,杜寶元又是自己的徒弟,就這兩個人一起走義不容辭。

龍牙這個時候又沖進了北大營,北大營里火光沖天,尸橫遍地,血流成河,幾乎都是東北軍士兵兄弟的尸體,龍牙為這些死難的兄弟嗎叫屈,就這樣成了某些人愚蠢的犧牲品。龍牙已不再遵循自己不殺人的諾言了,因為這個世界不是你一個人的,也不是你想你不殺人就能不殺人,你不殺人,人就殺你,就像剛才不殺了那個小鬼子,那個小鬼子就已經能殺了他,眼下自己就不是站著的而是躺著的。龍牙看到小鬼子就殺,遠處用槍打,近處用槍把子砸,到處叫喊:“雙葉、杜寶元!”

忽然,煙火之中跌跌撞撞沖過來一個人,這個人是東北軍軍官,這個軍官看到龍牙問:“你是那個連的?”

龍牙回答說:“一營三連的。”

這個軍官又問:“你們連的情況怎么樣?”

龍牙說:“我們連長被小鬼子刺刀挑死了,其他人除了死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情況。”

這個軍官說:“我現在命令你為一營三連連長,你負責把三連的人給我帶出去!”

龍牙不想當什么窩囊狗屁連長,但又很反感這個家伙說話的口氣就隨便問了一句:“你是誰,我干嘛要聽你的!”

這個軍官說:“我是620團團長王鐵漢……

0

第五十章:團長王鐵漢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