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無上榮光>第四十章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四十章

小說:無上榮光 作者:蘇禾 更新時間:2016/1/17 9:28:47

第四十章

這一個個日軍皆是成了亡命之徒,有前面的尉級軍官帶頭做敢死隊,后面的日軍士兵們受到了極大的鼓舞。在忠君報國的思想熏陶下的成長起來日軍青壯士兵,只知道僵硬地執行長官的命令,把素不相識的中國軍民當成了自己的死敵。此時,前面的幾個日軍機槍手已經中彈倒下了,可是后面的人還是會瘋狂地沖上去,抱起尸體邊上遺落的機槍,裝好子彈繼續開火。

“突突突!”射速不快的歪把子機槍此時也是拼盡性能,槍身打得通紅,槍口依舊瘋狂噴吐著火舌。

前面的八路剛剛突入日軍防線,頃刻之間又被打了回來。沖在最前的戰士來不及抵擋日軍的反撲,就在他們低頭拉槍栓退子彈的一剎那就被襲來的子彈達成了篩子。除了這些不要命的機槍手之外,甚至有幾個赤裸著上身,頭上頂著的鋼盔,綁著敢死隊頭巾的日軍士兵,手握著兩顆直接拉掉環弦的手雷,朝鋼盔上磕了一下(日軍手雷需要拉掉之后再嗑一下才能投擲爆炸)之后高呼著“天皇萬歲”的口號,直接沖進了八路軍的人群中。

“轟隆···轟隆····”如此人肉炸彈的威力當真不可小覷,這樣一個鬼子犧牲掉自己,往往能炸死炸傷身邊好幾個八路軍戰士,使得獨立支隊蒙受不小的傷亡。

見日軍如此,不少戰士的心理受到了極大的震撼,看著著小鬼子更瘋了一般,一個個都是這么玩命,不少人居然害怕了起來,有的新兵戰士戰戰兢兢地差點連手里頭的槍都要丟在地上。吳尚知道再拖下去于己十分不利,日軍大部隊正在向這里合圍過來,需要盡快利用眼前的這個機會打開決口,從日軍正面沖出去。

“弟兄們!”

“啪!啪啪!”他換好彈夾,抬手就是一個短點射打翻了兩個赤裸上身的日軍敢死隊,“現在是刺刀對刺刀,小鬼子不怕死,窮顯擺,難道我們獨立支隊就都是怕是的慫貨嘛,老子拼了十幾年刺刀,從來沒有怕過誰,哪怕是東洋的小日本鬼子,那也挨不了我吳尚的三板斧。小鬼子越是逞兇,我們就越是要跟他斗狠,老子不信,咱們就比他歪!”

“拼刺刀,誰慫,誰軟蛋!”

“殺,一個保本,兩個賺!”

吳尚打光槍里面的子彈,拾起地上的一把大刀,啐了一口唾沫,連呼了三聲口號之后,也不管身后的戰士們是什么反應,自己又是股孤身一人,迎著沖鋒的日軍隊伍沖了上去。

“這王八羔子,又他娘的亂來。”老許一跺腳,狠狠咒罵了幾句,王小虎已經犧牲了,沒有警衛員在身邊的吳尚十分危險,而且此時他已經成了所以日軍沖鋒戰士的目標,情況更加嚴峻,司令員可是整個獨立支隊的靈魂,他要是倒下了,整個支隊一就完了。老許正是深知這一點,才立馬提起刺刀跟著沖了上去,充當起了“臨時警衛員”的角色。

司令員和政委沖在全軍前列,這在八路軍戰史中都是極其少見。

“娘的,要司令員和政委替我們去拼命,真是丟人!”秀才和張二山連連自抽了幾個耳光 ,算是狠狠把自個兒扇清醒了。旋即都是提著大刀片和匣槍跟了上去。后面的戰士們紛紛重整精神,提槍殺了回去,霸王回馬槍一招即下。原先還是不斷退卻的新兵戰士被老兵這樣不要命的精神感染,士氣頓時又沸騰了起來。

更何況,現在沖在他們前面的是自己的司令員和政委,中國軍隊里面,哪有團級長官會沖在沖鋒第一線的,就是在日軍也不見得那個聯隊長,甚至是大隊長沖在沖鋒部隊的前面。戰士們受到鼓舞,一時間又展開凌厲的攻勢,兩波人群一下子又攪在了一起。黃色的人潮雖然更多更大,但是卻被灰色的浪潮一下子撕開了個口子,外面的日軍從四處蜂擁而來,要想把這些八路圍起來,可是沖在最前面的吳尚和老許兩個人左突右閃,大刀片和匣槍交替使用,硬生生殺出一條血路來,外圍的的日軍越打越瘋,就如同瘋狗一般猛沖上來。

“噠噠噠,突突突!”流彈激射,劃破空氣的呼嘯聲,幾乎是貼著自己的耳畔劃過的。

戰局一時間陷入僵持階段。獨立支隊不計傷亡,拼死突圍。而日軍也是發狠斗兇,拼命阻擊,在敵人的外圍,外圍的外圍有不斷的日軍蜂擁而來。等于是八路軍突破了一層包圍,馬上在外面又形成了一道包圍圈。兩邊人都在拼命,現在就看誰能撐到最后。

“哈!”老許手起刀落,斬斷一名日軍的臂膀,頓時鮮血噴滿了他的半邊身子,斷臂的日軍士兵一下子身子失去平衡,倒在了地上。抱著自己的一截斷臂,小鬼子歇斯底里地嘶吼著,這吼聲之中滿是凄涼和痛苦,顯然是聽不慣這般要命的聲音,邊上的獨立支隊戰士上去就是一刀,割斷他的喉嚨,算是替他做了個了解。

“呼···呼···”許攸達直冒虛汗,自打吃了邱行湘送來的補給伙食之后,他和不少戰士就出現了絞痛,出虛汗的癥狀。之前小虎子也是因為絞痛發作,疼痛難忍,大大影響了他的身手和判斷能力,不然這么幾個小鬼子哪能傷的了他。“老吳···不能戀戰,趕快往小鬼子縱深穿插,再這么拖下去,馬上后面的日軍大部隊就要圍上來了。”

“老子也想穿插過去,誰···知道··”老吳踹開一個鬼子,又揮刀擋開邊上幾個人的突刺,“啪啪”幾個短點射掃過,身子一側,跳到一邊跟許攸達兩人背靠著背相互掩護著。

“信田長治!”

“哈義!”

信田前邁一步,迎著長島歸元一炯炯而深邃的眼神,他此時滿臉的堅毅和勇敢似乎是回答長官呵責的最好答案。

“現在支那人馬上就要突破我們的包圍圈了,盡管帝國的勇士們已經在浴血作戰了,可是這些八路還是向我們這里穿插而來。現在命令你和你的日出中隊立刻出擊,作為我們最后的王牌,如果你都不能擋住他們,那么我長島歸元一將親自率領突擊隊去阻擊這伙可惡的支那軍。”長島歸元一難得一次放下身段,親自給自己的下屬鞠躬。

信田微感錯愕,急忙俯下身子,“長官言重了,我信田發誓,如果不能擊潰這支八路軍,那么我信田長治必將切腹謝罪,決不能給我們信田家族增添恥辱!”言罷,他抽出武士刀舉過頭頂,朝著獨立支隊攻擊而來的方向揮動手中的白刃。

“突擊!”

身后一百多個日軍日出中隊的戰士,平端著沖鋒槍迎了上去。這些個喝了絕命酒的日軍敢死隊士兵,一個個背著一把武士刀,手里端著一支自動沖鋒槍,不配彈夾,打光彈夾里的子彈之后,立刻抽出武士刀投入白刃作戰。

“突突突,噠噠”

“突突突突!”

日出中隊的士兵直接摟火開槍,也不管面前的人是敵是友,八路和日軍一起打了。許多戰士跟小鬼子一起都被這橫飛掃射的子彈擊中倒下。許攸達見狀大駭,因為沖在最前面的吳尚絲毫沒有注意到新殺出來的這一伙日軍。他腳步一急,疾吼著吳尚的名字,同時健步如飛,一個終身飛躍把吳尚撲倒在地上。

“噗噗噗!”在倒地的一剎那,正在跟吳尚纏斗,以及在掩護他的幾個獨立支隊戰士紛紛被沖鋒槍子彈擊中,頓時血涌如柱,倒地而亡。日出中隊如此兇殘的戰法,當真是少見,居然不分自己人和敵人,一起納入了攻擊的目標之中。

不少日軍士兵回頭一看,嚇得急忙閃道一邊,可是即便如此還是被激射的流彈打中。

在這樣極盡殘暴的火力殺傷下,傷亡最大的無疑便是吳尚的獨立支隊。之前一陣沖殺就已經是折損了不少兵力,再加上戰士們因為食物中毒問題而倒是身體不適,戰斗力發揮大大受到了影響。這樣高強度的戰斗從早持續到了現在,不少戰士都是在又累又痛的情況下戰死犧牲的。這若是在尋常對等條件下決戰,吳尚完全有本錢打一場酣暢淋漓地殲滅戰,哪怕是與日軍的人數對等,他也是絲毫不懼。可是如今這般局面卻又是無可奈何。

吳尚咒罵著從地上掙扎起來,邊上的許攸達卻是趴在地上動彈不得。吳尚余光一瞄,嚇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老許···”他推了推許攸達,不見他有動靜。他腦海里頓時涌出現無數個年頭,老許,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兒啊。

“小鬼子的臭子,還他娘的挺準···”許攸達苦笑著,抬起頭來,只見他手臂上不停涌出鮮血。顯然是適才被日軍的子彈打中了手臂,疼痛不已,一時半會兒沒有馬上反應過來。吳尚這才長吁了一口氣,罵了他幾句,急忙滾了個跟頭閃到他身邊,撕掉自己的袖子給他簡單地包扎了一下,算是把傷口的血給止住了。

“突突!”

后邊的戰士們擁了上來,迎著日出中隊的猛烈的火力再一次發起了沖鋒。每一次前進,都會又無數的人倒下。戰士們端著全是啞彈而不能擊發的步槍以一種幾乎是慷慨赴死的狀態不停地發起沖鋒,這樣無畏激昂的勇氣即便是日軍見了也是為之動容,吳尚回頭看來,雙眼都不由的濕潤了,好些個十七八歲的新兵都是端著步槍大無畏地叫吼著,前進著,繼而踏著戰友的尸體向前突進,即便是倒下那也是撅著腦袋,面前前方,迎著敵人的方向,保持著自己倒下犧牲的轉最后姿態,無人退縮,無人閃躲,甚至沒有一個人彎腰駝背。司令員和政委沖鋒在最一線,已經是全體獨立支隊戰士的恥辱了,他們還有什么理由不為自己的榮譽而戰呢。

“突突···噠噠!”日出中隊的突擊隊打光了機槍彈鼓里的子彈,在他們丟掉武器拔刀迎敵的片刻之間就已經有十幾個人被蜂擁沖來的獨立支隊戰士捅穿了心窩。

“八嘎!”

信田長治,他沖人群中殺出,手持雙刀,一長一短,儼然是一副標準的日本武士裝備。他雙手揮舞,長刀突刺,短刀割喉,長短結合,再加上他高段的劍道水平,在對付八路軍的戰士時簡直就是勢不可擋,幾乎無人能擋得住他。獨立支隊的戰士本來就是絕少刺殺技術的訓練,大部分戰士習慣于帶一把大砍刀隨身作戰,并且在身體素質上就跟比不上日軍士兵,不論是硬件水平還是軟件水平都比不過日軍士兵。所以在面對像是信田這樣的日軍劍道高手時就吃了大虧,尤其還是在己方本來就是兵力嚴重不足的情況下。如箭般勢如破竹的攻勢一下子就被信田長治的長短刀擋了回去。吳尚又急又怒,拾刀欲上卻被一旁的老許拉了回來。

“咱們的獨立支隊還能毀在他一個小鬼子手里不成,撒手!”

“老吳,咱們一起上,這小鬼子不簡單,你一個人對付不過來!”許攸達勸道,吳尚瞥了一眼,顯然很是不悅,這話說的好像自己就比不上似得,心中一百個不服,“你小子別長他人志氣,咱這大背刀,不見得砍不過他的二兩半!”言罷,提刀而上,甩開許攸達一步飛躍,跳出人群,朝信田長治一刀劈了下來。

“喲西···”信田砍斷一名八路軍戰士的脖頸,再補上一個肘擊之后。接著慣性,提刀格擋。“當···”一聲,巨大的力道震得他的手臂都快麻了。看來這是八路里面的一個硬茬,顯然本領不差。

“哈!”信田單手提刀格擋,另一把短刀早已是如同毒蛇般本能地朝吳尚的小腹割去,攻守之間即可轉換,信田身子前傾片刻之間已經把刀鋒劃到了吳尚的小腹。吳尚大駭,滿頭冷汗,即便情況險惡,可畢竟實戰經驗老道,他,急忙側身閃躲,避開鋒利的刀鋒。信田這一刀只是微微劃破他的皮膚,些許鮮血滲透軍裝流了出來。吳尚已是慢慢感覺到了肚子上開始流淌出一股溫暖的液體···

這么一個交手,信田僥幸勝過半招。可是沒等他來得及高興太久,吳尚又舉刀砍來,適才吃了些暗虧,可是吳尚不退反進,依舊是一副一往無前的姿態,刀片揮舞,結合腳下步伐。身子飛轉,騰躍在半空中,接著旋轉的慣性一刀一刀斜斬下來。信田見狀急退,邊上的幾個日軍士兵趕緊上前掩護長官,幾人交替阻擋,幾個回合沒下來就被吳尚連人帶槍劈成了兩截,勁道之大實在可怕。

信田暗暗欣喜,能夠遇到這樣的敵人實乃是人生幸事,他嘴角一揚,暗露微笑,長刀一揮,抓住吳尚轉身劈斬的間隙,刀舞如風,貼著吳尚的大刀背滑了過來,刀尖直指他面門而來。

“噗···”這一下就沒那么幸運了。吳尚閃避不及,臉上被劃開了一個口子,傷口不深但是鮮血很快就涌了下來。可,這招只是個虛招,信田長治真正的后手乃是那把神出鬼沒的短刀,此時短刀突然現身,從他的背后閃出一道寒芒,這一道寸芒直接插向他的胸口。吳尚大喝一聲,暗叫不妙急忙丟到手里的大刀,雙手一抓,死死抓住胸前的這把短刀,頓時血如泉涌,鋒利的刀鋒輕而易舉地就將他的手掌割破。

信田得意大笑,手中勁道加大,將短刀向吳尚胸口**進去。

“哈哈哈···噗!”

“噗!···”他還沒來得及得逞,自己的喉嚨就已經被人從背后捅穿了,一把三八大蓋步槍的刺刀從他后脖子這邊刺了進來,從前面的喉結處穿出。

吳尚一驚,只見是許攸達單手握刀將之插進了信田長治的脖頸里面。

“哈哈哈···老許,還是你····小心!”吳尚眼瞅著信田抽刀回刺,他手里的短刀“嗖的”一聲抽了回去,朝他的背后狠狠捅了過去,“老許,閃開!”由于,許攸達幾乎是貼著信田的后背,根本注意不到他面前的動作,所以根本不知道敵人還會做垂死掙扎,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當他低下頭時候,只能是眼睜睜看著小鬼子把短刀刺進自己的胸膛····

“老許!”吳尚大吼一聲,一腳把信田長治踹翻,拼命朝著徐徐倒下的許攸達狂奔過去···

1

第四十章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