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歷史架空>大唐之龍傲天下>第五十六章 賞罰不明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五十六章 賞罰不明

小說:大唐之龍傲天下 作者:飄逸 更新時間:2015/5/9 8:02:48

第五十六章賞罰不明

東宮麗正殿,李弘看著手里的奏章,好半天說道:“郭侍讀你說孤該如何辦?”

郭瑜是李弘的侍讀,雖然沒什么權利,但也有半個老師的身份,他明白李弘此時的心情:“太子殿下,臣以為你應該進宮面奏皇上,許王這次可是立了大功,應該減輕處罰。再說他年紀也不到,流刑對他來說有些過重。”

李弘點點頭:“我馬上進宮,我想可能是母后在氣頭上,聽說五弟這次在朝堂確實有些過了。”

郭瑜有些話是不能說的,他只是一個侍讀,負責照顧太子讀書,解答一些問題,真正的職務是率更令,也就是東宮負責報時間掌更漏的小官,還不夠資格上朝,朝堂上發生的事他也不知道。

長安出這么大的事,早就傳遍了。許王、潞王糾集一群王爺把皇后的外甥周國公,榮國夫人的府邸砸了,還把周國公打成重傷。皇上一怒把許王貶為庶人,流放房州。基本上不論大官小官,恐怕連很多百姓也知道。

李弘回來后第二天接到李孝這份報告,詳細說了紅袖招的事情。此事牽連甚廣,報告中牽連大批的官員,卻不知道幕后之人是誰。他猶豫了很長時間,今天已是第三天,如果再不能決定,李孝就會在大理寺解官的押送下離開長安前往房州。此去一走就是兩千多里,他一個十一二歲的孩子,如何能熬到地方。

這是被貶,不是王爺出京,說明白他就是罪犯。大唐律法寬松,但執行很嚴。沒誰敢徇私枉法,那些武家的人可都盯著呢。

李弘知道自己已觸怒了母后,這次事件認為是自己背后出的主意,自己指使的。潞王、相王、周王已被禁足,不許出來。

李弘于心不忍,李孝是為他出氣,為了兄弟臉面,其他人沒事,只有他一人承擔罪名,這如何是好,找母后能行嗎?

研究再三,聽到郭瑜的話決定進宮見父皇,自己怎么也是太子,不能連這點事也辦不了,那自己這個太子當得也太窩囊了,換上衣服前往大明宮。

大明宮紫宸殿里,宮女、太監都在門外,室內武則天倒在床上,身邊的床榻前跪坐著一個人,二十多歲的年紀,長得有些俊美的不像話。他那長相如果穿上女人衣服,幾乎會認不出來。如此長相卻不失男的英氣,一身四品服飾。

如果這種情況被外人看到,都會大驚失色,武則天并不是宮裝朝服,而是一身居家便服。因為天氣有些熱,人穿的很少,薄紗的衣服和輕紗裙子,下面小腿裸露著,一雙玉足什么也沒穿。

此時慵懶的倒在床上,這么隨意的打扮,床前確是一個官服在身的臣子,不能不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最讓人難以理解的是,此時男子那一雙有如女人一樣的手,正在武則天身上按摩。武則天眼睛也不睜開,用輕輕的聲音說道:“叢儼,你的手法越來越好,可去過皇上那里?”

青年官員是諫議大夫明叢儼,因為會法術,會醫術,讓李治的頭痛病減輕,被封為四品諫議大夫,在太醫署供職,專門為皇上、皇后調理身子。他最擅長的是按摩,能讓人通體舒泰,因此經常進宮為李治按摩。

武則天也喜歡上他的按摩,但這有違禮制,也是大逆不道,皇后的身體太醫診脈都得垂簾隔紗,何況是男人用手按摩。所以每次明叢儼覲見都是有政務報告,室內的人也都出去,理由當然是不能聽。

此時紫宸殿里只有兩個人,武則天雖然已年紀不小了,但她保養得很好,也知道如何保養自己,看不出一點老態。如果從身體上和面貌上,也就像三十出頭的少婦,加上她容顏漂亮,真的一點看不出來是四十多歲的人。

明叢儼一臉的媚笑:“皇后過獎,臣是為皇后和皇上才努力練成的。”

武則天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就是會說話,你呀……”

那聲音有些發膩,讓明叢儼更加賣力,身體動一下,擺一個更舒服的姿勢。

時間不長武則天有些心里躁動,她現在很想不顧一切。她也清楚自己有一點暗示,就會得到她想要的。

可她有些不敢,自己今天的位置來得太不容易,不能因一時之歡而毀掉,雖然沒有人知道,但前車之鑒不能不防。古道生自己因為什么殺他?此時也是一樣。她想讓明叢儼停下來,但心里又有渴望,不自覺的發出**聲。

明叢儼又怎么會不知道,他加快了雙手的速度,就在這時候,突然聽到外面太監的聲音:“太子,等臣通報。”

明叢儼和武則天都激靈一下,武則天一下坐起來。但她此時這個打扮,和明叢儼單獨在一起,如何解釋?看來太子已在門前,武則天是見過大陣勢的人,冷聲問道:“什么人?”

李弘心里正一肚子火,他本來是去貞觀殿見李治的,把這個報告給皇上,可父皇對謀反這樣的大事竟然不是太積極,而是說道:“我頭腦發昏,眼睛看不清東西,這些事你可以找母后去商量。”

李弘嚴肅地說道:“父皇,這是前朝余孽,是謀反大罪,又牽連這么多官員。”

李治本來一聽這樣的事也是大怒,皇上最忌諱的就是造反,但一提到這是李孝查出來的,李治明白了李弘的意思。這樣的事往大理寺一交即可,為什么來找自己,李弘來找自己又說是李孝發現的,無非為他脫罪而已。

想起李孝李治就來氣,自己在朝堂上已好幾次為他開脫,也暗示他可以離開,自己并不想處理這個兒子。但他不知好歹的繼續與皇后對抗,那就是自尋死路。如果自己單獨赦免李孝,皇后恐怕會不高興,畢竟被打的是她的娘家人。

賀蘭敏之已經被太醫診斷,身體多處受傷,肋骨和臂骨竟然被打折,恐怕沒有一年半載好不了。李孝下手太狠,如果不給他懲罰,那不無法無天了。再說面對榮國夫人那怒氣沖天的臉,李治也沒辦法。先把李孝貶出京城,過一段時間再找個理由赦免他就行了。

也就說道:“我現在不理朝政,你還是去紫宸殿吧,我想你母后是能處理好的。”

見父親的樣,李弘也無奈,只好告辭來紫宸殿見武則天。太監說皇后正在處理政務,讓李弘先回去。

一個太監連通報都沒有,就敢這么和自己說話,李孝的話又在他耳邊響起“這是李家的天下嗎?”

李弘大怒所以一聲喝問,太監嚇得也不敢回答。這時正好武則天從里面問了一聲,李弘只好說道:“母后,兒臣有重要事情報告,父皇讓你決定。”

武則天說道:“我已勞煩,正在休息,你先回去明天再來。”

李弘心里奇怪,母后處理政務從來不懈怠,今天怎么了?再說自己不單是太子,也是她兒子,怎么連門都不讓進?也就說道:“母后,事關重大,希望你能聽一下。”

武則天沒轍了,她沒想到李弘這么固執,再說什么事李弘自己不能決定。他已然有些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什么事一定要自己決定,還這樣急。對明叢儼使了一個眼色,明叢儼很聰明的躲到幔帳后面,屏住呼吸。

武則天看看沒什么,站起來說道:“你進來吧。”

李弘從外面進來,武則天說道:“免禮吧,天氣熱我這個樣子,什么事非要見我?”

李弘一看武則天的打扮,也有些不好意思,自己怎么能懷疑母親,也就說道:“母后恕罪,我是兒子,有什么關系,事情特殊請母后見諒。”

武則天不過是給自己不見李弘找借口而已,皇宮中自己的內殿也就說道:“什么事?”

李弘把奏章遞過去。武則天接過來一看,她也吃了一驚問道:“怎么發現的?”

李弘說道:“許王游玩時去紅袖招,被他們控制,逼他往東宮里安排人,他冒死才不顧一切出動王府侍衛,把這些人抓到審問之下知道的,兒臣見牽連甚廣才來請父皇、母后決斷。”

武則天愣一下,還以為是哪個朝中大臣發現的呢,一聽李孝心里升起一股怒火:“他身為親王為什么去那種地方?再說他們為什么讓他往東宮安排人?他有什么權利?”

李弘一愣:“母后,紅袖招雖然是風月場所,但大唐有不少朝臣和王公也出入那里,李孝一個小孩能干什么?也不過是玩性而已。讓他安排人,也可能是看他和我比較親近吧?”

武則天說道:“你也是,身為太子自己的親兄弟不那么親,卻跟他走的比較近。”

李弘不服氣的說:“李孝也是我的兄弟。”

“你……”隨后說道:“這有什么猶豫的,把情況報到大理寺徹查這件事,按律而辦。你父皇還想把位置傳給你,這點事也不能決斷,我看你還得鍛煉一段時間。”

李弘躬身說:“是,兒臣也覺得自己很難勝任,以向父皇推辭,我想和父皇母后多學習一段時間。”

武則天點點頭:“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會安排人查清此事。”

李弘說道:“母后,李孝發現這么大的問題,與社稷有功,你看。”

武則天臉一冷:“不行,他自己犯下的錯誤自己承擔,身為大唐親王皇子,發現這些是他應盡的職責,如果赦免他以后有人效仿怎么辦?”

李弘急了,這不是賞罰不明嗎?他不明白為什么母后就是看李孝不順眼。其實李孝很怕母后的,一心想躲開,連獻上那么大的計謀解決幾個州的災害問題,功勞都不要,為什么?

心里來氣的李弘說道:“母后,我們當賞罰分明,有功賞有錯罰,李孝以罷免王位,有此大功不獎賞恐怕說不過去吧?”

武則天冷冷的看李弘一眼:“我發現你為什么總是跟我過不去。”

李弘也有些不明白母后為什么這么說:“兒臣只是為大唐江山著想,李孝這次不獎賞,有可能寒天下之心。”

武則天問道:“你打算怎么獎賞?”李弘畢竟還沒有敢和武則天對抗的膽量:“兒臣聽憑母后做主。”

6

第五十六章 賞罰不明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