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向前向前>第一百七十一章:滿洲里之行(一)過境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一百七十一章:滿洲里之行(一)過境

小說:向前向前 作者:江東六十四屯 更新時間:2015/6/17 9:14:11

滿洲里這個中國內陸的邊境城市,位于呼倫貝爾大草原的腹地,南面是呼倫湖,東面依著大興安嶺。蒙語稱霍勒津布拉格,是‘旺盛的泉水’的意思 。因為俄國在這里修建的東清鐵路而得名俄文滿洲利亞,音譯成漢語叫滿洲里。這里西鄰蒙古,北靠蘇聯,是戰略重地。

因為滿洲里的西南面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所以李青山一行人,被蘇聯的邊防軍開車送到了東南的邊界一側。順著刀切一樣的邊界走了大約五十公里,軍車停了下來。他們要在這里徒步穿越大興安嶺的邊緣森林地帶,前往滿洲里腹地。

因為有了日軍突襲一次的經驗,蘇軍這里也是壕溝縱橫,工事眾多。翻越了蘇軍的反坦克壕溝,掐斷了鐵絲網,大家來到中國境內。

在這里他們身穿鬼子的軍服,身背三八槍,摸索著在興安嶺邊緣的密林里前進著。過了三道小河,李青山拿著望遠鏡向著西側的大草原看著。鬼子在這里并沒有太多的工事,估計要是開打,是打算放棄這里的。

一上午的時間,在這里向南走了四十多里,上了一條公路。辨認了一下方向,李青山帶領大家順著公路往西走去。

往西走了大約兩個小時,漸漸的眼前開闊了,出山了。只見遠處是茫茫的草場,一些牧民的白色帳篷出現在大家的視線里。偶爾一兩臺跨斗子疾馳而過,這是巡邏的鬼子。這的邊界線太長了,鬼子都用車輛在公路上巡邏,見著了他們還下車詢問了口令。這些口令是臨來的時候端木告訴李青山的。

走著走著李青山覺得那里有些不對了,這時候大家已經餓了。于是找到公路旁的一個小土丘,在這個土丘后面吃他們帶來的日軍壓縮餅干。

吃飯的時候李青山說:“這身裝扮在東寧還可以,咱有車、有刀的。現在過了邊界,還讓咱們穿這身衣服,那是往小鬼子的槍口上撞。咱們都換裝吧!別等下一波鬼子看見了說不清楚。有這樣檢查和暗訪的鬼子嗎?不知道這蘇聯人想啥那?模仿也不是這樣仿的,我一上公路就覺得咱們這身打扮不是個事兒。”

“將軍是聽說你們在東面偽裝的挺好,臨時調的日本人的軍服和裝備,沒想到這么多。我當時也懷疑,但是上面讓這么做,也只好如此了。”端木接過話說到。

李青山說到:“不能怪他們,是咱們自己太服從命令了。咱們自己應該想辦法,要不然都聽軍部那些參謀的,我看沒幾個能活著回去,那些人紙上談兵還可以,真到做事兒的時候沒幾個能辦成的。看到南面那顆白樺樹了吧?把裝備都藏到那里。端木你先女扮男裝吧!等到了城里給你換回女裝,大有的衣服你好像能穿。”李青山不管三七二十一下了命令。

大家馬上去那幾顆白花樹下,脫了衣服換上。用鬼子的單兵鐵鏟挖個坑,把裝備埋到了那里。張富還特意記了下方位,以便以后來這里能夠找到這些放東西。

端木換穿了牛大有的衣服,只是有點肥,還算能過得去。但是鞋只能穿日軍的大頭鞋了,牛大有只帶了一雙鞋。有鞋端木也不一定能穿,腳小。肥大的褲子剛好擋住腳面子,不注意也能糊弄過去。這是李青山給端木少校上的第一課。

端木心里想了:“按理這些事情內務部的人都是行家,怎么搞的?自己當時只顧著高興過境了,以為什么都準備好了,沒想到這些。看來還是缺乏這方面的鍛煉啊!”

其實內務部早都準備了幾套方案,是伊萬將軍這個外行把這些細節忽略了。他的隨從還以為邊防軍會處理這些細節呢,都整兩岔去了。

換好了衣服,張富用手在草地里扒個坑,把那把鐵鏟埋了,這回大家三兩個成群的往滿洲里趕路了。

李青山扮成個老板,劉喜子和牛大有扮成兩個跟班,端木跟在他們身后,像是半路撿來的。張富和王雙全二人打扮的像富家子弟,游山玩水的走著。老張家哥兩個打扮的像放牧的老鄉,嘻嘻哈哈的往前走著。這回看著不那么別扭了,也沒有鬼子注意了,看到他們一閃過去了。端木心中暗想:“還是這招管用了,到那里就得按那里的規矩辦,才不能讓鬼子懷疑。”

當李青山看到遠處的火車哼哧哼哧的過去時,山崗下面滿洲里的城區出現在眼前。滿洲里這個縣城,只有一條偏西北東南的街道,人口不足兩萬。但是這里的鬼子駐軍卻達到了一個旅團,這是對面的蘇軍提供的材料。

看著大大小小的山包,李青山斷定那里一定有鬼子的暗堡,這些東西在表面上是看不出來的。邊界縣城住店是要良民證的,這些東西李青山七人都帶著了,端木瑞瑩的良民證是沈陽的,李青山能猜出這是個偽造的證件。

四個人開了一個房間,張富和王雙全在離他們不遠的地方住店旅店。張廣軍和張廣才把房間開到了李青山他們隔壁,說是來買羊的。

這個時候已經是晚上六點多了,可是這里還是大亮著,一點黑天的意思都沒有,他們知道,這里太陽落下去要比東寧那里晚近一個小時。

八個人三三兩兩的走出去,來到了一個小飯店,開始吃完飯。飯店人不是很多,吃的卻是很有特色。有手抓羊肉、涮毛肚、烤羊腿和羊肉湯。

八個人分成了兩桌,大吃二喝起來,把這些天飲食的不方便都補了回來。連端木都來了碗羊湯,她還特意讓師傅往羊湯了多放了點羊肉。

吃完了,一算賬。這些東西才夠牡丹江一桌的錢,一句話,羊肉便宜。

看著兩側的門市房子還開著張,李青山領著端木買了幾套衣服,不能讓她就這么的,也太危險了。

回到駐地,安排老張家哥兩住在四個人的大屋,讓端木一個人住他們哥兩那屋。大家什么都不干,開始睡覺。這是恢復體力的最好方式,也是李青山想事情的最好辦法,睡不著能不琢磨事兒嗎?

王雙全和張富才不睡這么早呢。他們兩個從來沒這么的在一起清閑過,開始在滿洲里的大街小巷轉悠起來。這也是李青山分給他們的任務,必須在這一夜,把滿洲里縣城偵查完畢。

兩個二流子,走東面的胡同,竄西邊的小巷,一會兒跑到城南,一會兒干到城北。滿洲里就這么大個地方,三個多小時,兩個人沒地方去了,干脆向邊界的方向走去。

早上的五點多,這里還沒亮天,他們走到了邊界。剛要想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從旁邊的草叢里傳出了日語聲:“別動!動就打死你們。把手舉起來,蹲下身!”

聲音不是很大,但是絕對聽得清清楚楚。二人馬上照著做了,他們知道這是邊界,稍不留神,對方肯定會開槍的。

這時王雙全用鬼子話大叫到:“別開槍啊!自己人,我們迷路了!”

那邊一聽說的是日本話,馬上跑過來兩個人,用槍指著他們喊到:“到這里干什么?間諜的干活,死啦死啦的!趴下!”

張富馬上用日語說到:“我們不是什么間諜,我們來玩,迷路了!”

聽到張富說的純正的東京口音,兩支步槍離開了他們的身體。高喊到:“起來!跟我們走,讓我們相信你們說的話。”

王雙全一伸手抓住張富的手,用力握了一下,張富勾勾手指,意思是明白了。王雙全開始準備編故事了。

被兩個鬼子兵押著來到他們的駐地,這是個小隊級別的營地,小隊長還沒起來那,一個鬼子班長審問了他們。

王雙全滿不在乎的坐到了隊部的桌子上,兩手抱懷,嘴里哼著日本民歌,這都是純子教他的。現在王雙全對日本的一些民俗比鬼子還鬼子。

鬼子班長開口閉口讓他們交代來這里的目的,王雙全也不和他們解釋,只是說到:“你個村夫,你不配和我說話,和你們說你們也不相信,我要找你們這里最大的軍官,再不馬上送我們回去。”

鬼子班長一看,可能這兩個小子有來頭。以前也有過蘇軍的間諜,那些人被抓到后眼珠子亂轉,打著鬼主意。村民被抓到后都是先跪下,然后說話。這兩個人沒看出害怕,眼睛也不四下里看。只是看著地上,面帶微笑,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猜他們絕對有恃無恐。好像上面有人,這是鬼子班長給出的結論。他那里知道,這是王雙全和張富聽到了牡丹江歌舞廳馬峰的那套入戲理論,特意練出來的本事啊!

兩個人只有一個人說話,否則怕對不上。所以王雙全必須說話,張富在一旁聽著。看到王雙全這樣無所顧忌,鬼子班長把小隊長喊了起來,也到了都起床的時間了。

鬼子小隊長在里間都聽到了,他對這兩個看上去還是個孩子的年輕人產生了興趣。一般情況下,本國的公民看到他們當兵的都很有禮貌,今天這兩個小子不但沒禮貌,還特別囂張。這讓他想起了那些高高在上的高官,和那些富裕人家的孩子。這兩個人和那些人的行為到是挺像的。

鬼子小隊長坐在椅子上,微笑著看著二人,把茶杯拿起來悠閑地喝起了茶水。這個地方的人都喜歡喝茶水,這和整天吃牛羊肉分不開的。王雙全也不客氣,拿個凳子坐在了他的對面。張富更是大方,拿起暖壺直接給自己和王雙全倒了杯開水,翹起二郎腿也喝了起來。

鬼子小隊長不但沒阻止,反而和顏悅色的說到:“能告訴我你們是那里的嗎?這里可是軍事重地,來到這里的人可都沒有活著出去的。”

王雙全一指張富說到:“他是東京的,他父親是東京市的參議員。我在中國的浙江長大,老家是神戶的。我們是來溜達玩的,我聽說蘇聯人把這里的人打得屁滾尿流,所以想過去看看。”王雙全拿出了編書的能耐,他也是想就這個機會偵察一下這里。

3

第一百七十一章:滿洲里之行(一)過境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