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復仇使命>第16章 悲慘的日子3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16章 悲慘的日子3

小說:復仇使命 作者:與世沉浮 更新時間:2014/11/29 20:12:00

短短兩個多小時的睡眠時間,幾乎一眨眼就過去了。兩個可憐的家伙感覺只是剛剛才閉上眼睛,而樓下的哨聲已經摧毀一樣響了起來。這段時間他們已經練成了一種條件反射,不管身邊的人打呼嚕打的多響,但凡是一聽到哨聲響起來,整個人就好像詐尸一樣從床板上彈起來。今天也不例外,這樓下的哨聲一響,曾衛國馬上就從床上彈了起來,只是腳才剛放到地上,卻感覺一種無力的酸軟自腳底瞬間傳遍了全身,整個人好像沒骨頭一樣噗通一下滾到了地上。

上次因為拉肚子而把臟東西拉在了褲子里的曹德洪被大家笑慘了,最近都在夾著尾巴做人,不過曾衛國倒是沒有嘲笑他,所以他們兩的關系還算不錯。這會看見曾衛國好像腳短了一樣摔倒在地上,連忙跑了過來將他攙扶起來,說道“怎么了,身體不舒服嗎?要不要我去給教官說一聲,說不定你不用出操了呢。”

曾衛國苦笑了一下“沒事,就是昨天晚上做了個夢。”

這邊曾衛國只是從下面一層的鐵床上摔了下來,而睡在第二層鐵床的張壽可就不同了,他完全換了一個跟曾衛國不一樣的姿勢。腳底下一下子沒踩穩,還好雙手還掛在鐵床上,整個人像一件牛皮大衣一樣掛在了床架上,差點把鐵床都拉跨了,如果不是旁邊的人眼明手快的扶著的話。

“我說你們這是怎么了,感覺好像昨天晚上偷偷溜出去嫖了娼一樣。”張全新一邊利索的穿著衣服,嘴巴卻在絮絮叨叨的說著“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得悠著點話啊。”

這個家伙最近有些神神叨叨的,隨便說一句話都能往革命上引。不過如果大家知道這兩個家伙給老魔頭開了小灶,那他們看見這些情況或許就一點也不意外了。

三分鐘之后,所有人都在樓下集合到位了,不過曾衛國他們兩個的腿實在是顫的厲害,所有他們在最后入列的兩個人。老魔頭好像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忘了個一干二凈,或者說好像被換了一個腦子似的。對著曾衛國他們兩人就喊了起來“什么玩意啊你們兩個,讓一大群人就等著你們兩個,昨天晚上明明是很早就睡的覺。好了,什么都不用說了,一會你們兩個留下來,我必須懲罰你們。”

新兵連里的好些兵非常看不慣曾衛國和張壽兩個家伙,因為他們天天都在操場上自發的訓練,所以老魔頭經常以贊許的口吻當著大家的面表揚他們兩個,所以一些心胸狹隘的家伙就斗起了雞眼,這會看見兩人挨批了,別提心里多高興。其中一個靠張壽比較近的兵就冷一句熱一句的低聲絮叨了起來“嘿嘿,看你們兩個整成這個鳥樣,該不會是昨天晚上兩人到樹林子里面打野戰去了吧,你們口味還蠻重的啊。”

本來這只是一句玩笑話,但是很明顯張壽今天有點高血壓,梗著脖子說道“你小子,敢不敢再說一次。”

對方也來勁了,瞪著兩只綠豆眼擠眉弄眼并拉長了聲音說到“聽著啦‘一、、次’,是這樣的、、”

‘嗎’字還沒有說出來,一只黑乎乎的拳頭已經照這他的鼻子揮了上來。兩人是并排站著的,所以張壽只是做了一個不經意的、似乎要撓頭的動作,一只拳頭就落到了對方的鼻梁上。力道雖然不大,但是誰讓鼻梁是一個人神經最敏感的地方呢,對方吃了這一拳,眼淚口水伴著鼻血當即就流了下來。正想還手呢,那邊老魔頭已經訓完了話,一名老兵站了出來大聲喝道“一二一,起步、、走、、”

被打的家伙回頭狠狠的瞪了一眼張壽,嘀咕道“你、你、你給老子等著,我跟你沒完。”

張壽聳了聳肩膀“沒怕過。”

其他人都走完了,隊列中就剩下曾衛國還有張壽了。老魔頭看著那個一邊抹鼻血一邊往前跑去的兵,有些奇怪,但是還是沒有多問,只是揮揮手,對著阿健說道“把沙袋拿過來。”進而轉身看著兩個可憐的小家伙,說道“記住,以后集合不要遲到哦,今天就不重罰你們了,你們自己懂規矩的,我就不多說了。”

說完,老魔頭背著手就走開了,留下兩個咬牙切齒的家伙在那里。看著老魔頭的背影,曾衛國真很不得沖上去咬上幾口,不過一看到阿健手里提著的四個沙袋,兩個家伙馬上像是氣鼓鼓的氣球被針扎了一下似的,當即就泄了氣。

舊疤沒好又添新傷,兩個家伙現在簡直是死的心都有了,但是他們已經領教到了命令的厲害,不敢違抗,之后乖乖的套上沙袋,抬著沉重的腳步跟在大伙的后面完成了五公里越野。晨操之后,一天的常規訓練就只剩下隊列、軍姿等常規訓練了,這可讓兩個家伙大大的歇上了一口氣。不過張壽這個家伙不老實,因為他的煙癮也犯了,逮著空隙的時間,張壽一個人跑到廁所躲起來抽起了香煙。他已經有一天時間沒味道尼古丁的味道了,所以第一支煙吸的很貪婪,兩分鐘時間就讓他抽完了一支煙。一支不過癮,又點起了第二支面帶愜意的享受了起來。

曾衛國剛巧來上廁所,大老遠就問道了洗手間的煙味,但是他也不覺得奇怪。因為在新兵連連雖然明文規定不許新兵抽煙,但是這顯然只是個規定而已,并不怎么實施,因為老魔頭就經常是抽煙的嘛。不過看到是張壽在抽,曾衛國還是好想的提醒道“別太囂張了啊,待會讓老兵或是老魔頭碰上了,有你受的。”

“去去去,老子昨天晚上讓他折磨死了,這會抽根煙怎么了,還不讓人活了。”眨巴了幾下眼睛,張壽開始覺得一個人抽有點沒勁了,于是跟曾衛國說道“哎,兄弟,你也來一支,媽的,這東西可神奇啊,一根下去,腿都不酸了,而且藏著來吸引,刺激啊。”

曾衛國舔了舔嘴唇,小小的煙癮也上來了,看了看門口的方向,然后從張壽手上接過了遞過來的香煙,兩個人兩支煙一個打火機,就在廁所吞云吐霧了起來。不過貌似他們今天犯太歲,剛抽著的時候,廁所的門嘩啦一下就被人踢開了,老魔頭一臉賊笑的走了進來,看著兩個傻傻的看著自己,手里還掐著香煙的熊孩子,嘿嘿的笑了一聲,說道“恩哼,一直都有人反映新兵里有人躲在廁所抽煙,我剛開始還不信,恩,現在我信了。你們兩個,馬上給我到操場去吧。”

扔下兩個無辜到了極點的新兵,老魔頭帶著迷人的笑容走出了廁所。

曾衛國楞了好幾秒鐘,下意識的看了看才抽到一半的香煙,腦子的運轉速度在這個時候達到了一萬七千轉,回頭看著也同樣一臉無辜的張壽,而話沒說,伸手就是一個爆栗子“刺激,現在好了吧,刺你麻辣個逼了。”

“哎喲,”張壽摸著頭喊了起來,不過手里的煙還是舍不得扔掉,一邊說一邊吸“是挺刺激的,沒逮著叫刺激,逮著了,更刺激。”

“今天天氣不錯啊,藍藍的天空白云飄啊,壯士一去不復返啊,雞雞敷雞雞啊,”在操場上,老魔頭抄著一口濃重的陜西口音說著一些不搭邊的歌詞或詩句,不過在曾衛國聽來,再好的詩句到了他嘴里也變成了狗屎。“你們兩個膽子還不小,人家抽煙怎么說還留個人給把風,你們倒好,一起鉆在那里就吹了起來了,要我說你們什么好,你們進來的第二天我就說過了,這里是不允許抽煙的,當時還沒收了你們的香煙了,想不到還會窩藏啊,恩,不錯,本事挺大的,連我都能瞞過去。”

對于抽煙所要接受的懲罰,張壽是最清楚不過了,用他的話來說“不過就是當眾檢討再寫一份五千字的檢討書嘛,憑我的文筆,別說五千字,就是寫上兩萬字那也不再話下。”進新兵連得有半個多月時間了,曾衛國一直還來不及印證他說的是真是假,不過眼下看來,機會來了。

不過老魔頭似乎很喜歡不按常理出牌,因為那樣不符合他的做事風格啊。

之間老魔頭嘴巴一張一合的就開始發表自己的寬恕論了“按照規定呢,抽煙被發現了的人,將要開會檢討,并寫一份五千字的書面檢討并連續一個月洗廁所掃餐廳的。但是我是個粗人,我讀的書少,所以我不喜歡讓你們寫檢討。而洗廁所掃餐廳嘛,最近都已經有人干了,而且臭哄哄的,我覺得也有點難為你們。”

剛聽到前半截的時候,兩人的下顎差點掉到了地上,真不敢相信他會說出這么有人味的話來,這還是那個老魔頭嗎。兩人感動的差點連眼淚都出來了,不過前提是---如果僅有前半截的話。

‘咳咳、、’老魔頭裝模作樣的干咳了兩聲,然后繼續說道“大家都知道,我可是一個很體恤下屬的人,所以呢,你們就不用寫檢討了,也不用掃餐廳洗廁所了,不過呢懲罰還是要有的,怎么個懲罰呢,我已經有了想法了,我覺得你們之所以有時間抽煙,完全是因為你們的訓練強度還不夠,所以呢,我決定了,在接下來的一個月時間里,我要給你們的訓練加點料。可別說我對你們不好啊,我可免了你們的書面檢討和日雜事物啊。”

一聽到‘加料’兩個字,兩個家伙差點給跪下了,張壽拉著一張驢臉哀求著說道“好教官,你是我的爺你是我的奶啊,你就讓我洗廁所寫檢討吧,我不怕苦,咱按規矩來,我認罪。”

老魔頭“嗯?給臉不要臉是不是,那好吧,既然你們這么喜歡洗廁所寫檢討,那我就給你們加進去吧,我是個好說話的人。”

‘咣當’,曾衛國的腦袋里突然炸起了一聲驚雷,他現在簡直是殺人的心都有了,他恨不得現在就去把張壽的那張破嘴給撕成八瓣,看看這是什么構造的,居然可以抽到如此無以倫比慘絕人寰天理不容的地步。

“好了,書面檢討請你們明天晨操之后交給我,洗廁所的事情我看還是算了,現在你們兩個,看見那邊的單杠了沒有?看見了是吧,很好,馬上給我過去,做一百個引體向上,接著兩百個虎臥撐一百個仰臥起坐。還有,接下來的一個月時間里,別人晨操的時候你們都要綁著沙袋來進行。最后一項,每天下午你們兩個給我扛著原木再跑五公里。加的料就這么多,我會讓阿健跟在催促你們完成的,放心吧,我可是一個很負責的人。”老魔頭輕描淡寫的說出了一大串訓練指標,幾乎把兩個入伍還不到一個月的新兵嚇成了腦癱。

1

第16章 悲慘的日子3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