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復仇使命>第14章 悲慘的日子1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14章 悲慘的日子1

小說:復仇使命 作者:與世沉浮 更新時間:2014/11/29 8:41:01

第二天一早,曾衛國他們這群新兵蛋子仍然是被人用第一天的時候的那種除暴的方式揪起來的,起來之后什么也不說,勒緊褲腰帶先跑個五公里越野再說。一連兩天的高強度長跑下來,很多人都已經吃不消了,如果曾衛國不是一直有晨跑的習慣的話,估計他早已經撐不下去了。作為撐不住的那一群人里面,張壽是最具代表性的一個人物。這個家伙很明顯是缺乏鍛煉了,在火車上的時候,他一直抱怨著自己太重太胖了,一點也不靈活,希望能減減肥云云。這下好了,聯系幾天的高強度運動下來,整個人的眼睛都開始凹進去了,面容憔悴,看上去好像真的瘦了很多一樣。

每次跑完長跑之后,大家總要把靴子脫下來數數水泡。作訓靴的鞋底不算硬,但是跟運動鞋比起來就顯的不軟了。沒穿慣靴子的新兵蛋子們穿上作訓靴跑了十公里,腳上的水泡一個個的往外冒。晚上睡覺的時候稍微消了點,但是第二天一跑,那些已經消了下去的水泡又馬上冒了出來。而且這些水泡好像有傳染性一樣,原本一只腳上就一顆兩顆,發展到后面的時候,一只腳上至少四五顆了,已經到了腳都不敢碰地的程度。

有人受不了了,去找教官訴苦。對方好像早有準備一樣,拿出了一些軟軟的鞋墊,這些鞋墊墊到靴子里面,腳踩上去還蠻舒服的,不至于引發新一輪的水泡風暴,更不會把水泡磨爛。但是已經長出來的水泡才是最大的問題,及時鞋墊再軟,跑起來還是痛的要命。

去訴苦的人以為對方會讓這總無休止的長跑暫告一段落,沒想到對方只是用了兩片鞋墊就把自己給打發了,好些嬌生慣養的新兵一下子受不了,躲到角落里抹眼淚去了。曾衛國常年跑步,倒是練就了一雙鐵砂腳,很多人都在被水泡折磨的死去活來的時候,就他屁事沒有。

剛入新兵連的匆忙感和新鮮感過去之后,大家開始漸漸熟悉起這種單調的軍旅生活來。一天下來大家除了跑步、站軍姿,偶爾連連格斗,也就沒什么事可做了。至于端槍打靶那些,暫時還沒有開始訓練,所以這些新兵還算是比較清閑的。和平年代的解放軍可不比國際形勢緊張的那幾年,把訓練抓的緊緊的,而是松弛有度,循序漸進的進行著。當然了,魔鬼教官的名聲也不是白給的,真練起他們這幫小子來的時候,那可是往死里弄的。就比如那天天一樣的五公里越野跑,就比如那一站就是一下午的軍姿,連蚊蟲在臉上釘也不能拍一下。至于格斗嘛,郭教官可是發了話的----兔崽子們,我不期望你們三個月之后能單挑我,但是至少要兩個人能干掉一個老兵,至于我嘛,你們隨便三四個人一起上我也不能當回事。

這種吊炸天的自信深深的刺激了一向好斗的張壽,所以這個家伙在格斗訓練的時候特別的拼命。除了格斗練的拼命之外,體能訓練他也越來越熱衷,用他的話來說就是,自從進了軍營之后,他感覺自己越來越健康越來越有活力了,睡覺也香了吃飯也不挑了,干啥都有勁了。

張全新走的完全是文藝路線,這個家伙從來就沒什么運動細胞。郭教官似乎也懂得分工不同這個詞語,所以除了必要的越野長跑和站軍姿這些訓練之外,像格斗這樣的訓練基本不用他參加。不過不用參加格斗不表明他就閑著,在別人格斗訓練的時候,他跟連里的其他幾個文縐縐的士兵就操起了連里的文藝活動的大旗,簡單說就是沒完沒了的寫大字報貼大字報,再不就是畫板報。通常大家一身臭汗的回到宿舍的時候,這個家伙也會一頭粉灰或者一連黑墨的走回來。

曾衛國和大家很明顯是不同的,最大的不同就是心里那沉重的負擔,只要他一閑下來,就滿腦子都是家里的那些事情。父母慘死的畫面無時不刻的都折磨著他,以至于他根本不敢讓自己停下來。而冷靜下來的時候,他常常會分析一下那些事情到底是怎么發生的,但是他沒有任何的線索,所以想來想去還是沒什么用。他隱隱約約的覺得,曾衛邦是給他留下了什么線索的,但是他不知道這個線索在哪里,好像就在身邊,但是又好像無形無形,很是讓人頭疼。很多時候,曾衛國都懷疑曾衛邦根本就沒死,他只是躲起來了,至于他為什么要這么干,天曉得。

張警官通過一些老戰士的關系聯系上了郭水平,企圖想用一些特別的手段為曾衛國獲取更多的自由,他畢竟是一個可憐的孩子。郭教官很明顯對這個曾衛國印象深刻,而且對他很感興趣,所以多問了張警官幾句,不知不覺的,就把曾衛邦給套了出來。得知曾衛國是曾衛邦的弟弟之后,郭水平很是在腦后里搜索了一番,最終才把關于曾衛邦的那一份記憶給搜尋了出來。

無獨有偶,曾衛邦當年也是在他手上度過的新兵連,之后還跟老郭一直有著聯系。后來聽說曾衛邦加入了特種部隊,這讓老郭的臉上很是光彩,逢人邊說自己的手上教出來的兵又多了一個狠角色。郭水平當教官已經有八年了,經過他的手的新兵沒有三千也有個二千九。但是這特種兵可是兵中之王,可不是屁股出來的翔----一個味。

不過雖然張警官曉之以情動之以理了,最后他的要求還是被郭教官給拒絕了。用他的話來說---老子還從來沒見過能練壞的兵。張教官知道碰上了一個怪人,而且聽他的意思,他是肯定不會放過曾衛國的了,到了他手上就是他的人了,誰也管不了。最后只能又說了一些讓人可憐的話,雖然那幫不上什么。

這幾天時間下來,曾衛國和張壽兩個家伙的感情越來越好了。熟話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他們兩個一看上去就是個刺頭,雖然不是整天惹事的孬兵,但也絕不是想怎么管就怎么管的兵。張壽為了郭水平那句自信到吊炸天的話可以說是豁出去了,一閑下來就自己給自己加料,別人每天早上跑了五公里越野都累死累活了。他倒好,到了下午的時候,他還要再去跑上那么一圈。

曾衛國被心里亂糟糟的事情折磨的死去活來,索性把心一橫,和張壽兩人就擰著勁的練了起來。跑步要比誰跑的快,虎臥撐要比誰做的多,仰臥起坐要比誰的動作標準,兩個家伙一天到晚都在操場上撒著汗,渾身上下好像有使不完的勁一樣。體能練完了之后,兩個家伙就針對著做格斗訓練,兩個小伙子你抱著我我抱著你,從操場一直打到山坡邊上,再次山坡邊上打著滾下去,完了再從下面追逐著網上爬,鬧的不亦樂乎。雖然教官和老兵教下去的格斗招式全讓他們玩壞了,但是卻沒人敢小瞧他們兩個相互玩出來的那些不好看但是卻很實用的招式。

聊天的時候,張壽經常會跟曾衛國聊起自己在外面當混混的時候的那些光輝歲月,說到高興的事情的時候,兩人笑的眼淚直流,甚至笑到肚子抽筋。張壽很少提起他的父母,原因是他的父母已經離異了,把他一個人托付給了家里的老奶奶。正因為這樣,張壽才走上了混社會的道路。

不過每次說到家庭的時候,張壽都看見曾衛國總是沉默不言的,有時候甚至能從他的眼眸里看見淚花。剛開始的時候張壽以為他也有一個不幸的家庭,以為他不想談論這些。但是有一次張壽說到早晚有一天會把那個叛變的老爸和小三的嘴巴撕裂的時候,曾衛國再也坐不住了,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遭遇給說了出來。

張壽聽過之后很少驚訝,但也非常憤慨,憤慨到了渾身顫抖的程度,就好像感同身受一樣。沒等曾衛國把話說完,他就豪氣萬千的拍著曾衛國的肩膀說道“兄弟,哥們今天就把話撂在這里了,將來如果你要報仇的時候把我帶上,就是拼出這條小命,我也得幫你把仇人干掉。”

曾衛國很感謝有這么個人肯為自己分擔,但是眼看著三個月之后兩人還能不能繼續呆在一起還是個未知數呢,說不定到時候眼前這個家伙又給別人報仇去了。不過曾衛國也不想掃他的興,老老實實的感激了張壽一番。只是他可沒想到,張壽這個從小就缺少家庭關愛的人,居然真的把自己的事情給當真了。

曾衛國跟張壽兩人雖然家庭性格上都有不同,但是卻很快就稱為了好哥們,好到了內褲都能換著穿的程度,一度讓別人以為他們兩個肯定在一起玩過肥皂。

不過在他們兩人玩命的訓練著自己的體能和格斗技巧的時候,他們并不知道自己已經讓人家給盯上了,而那個人,正是他們可親可愛的教官大人。看著兩個毛頭小子一天到晚都把全部精力放在了訓練上,郭教官的心里可是樂開了花。近些年來這些新兵蛋子們是越來越嬌氣了,真的很難從這些新兵蛋子中挑出幾個有用的兵來。雖然沒吃新兵進來的時候都是他老郭帶頭先挑的,但是新兵的質量還是越來越差,很明顯這些新兵開始向這女性化發展了,越來月沒有陽剛之氣了。

張壽和曾衛國兩個熊孩子,讓這個差不多已經心灰意冷的家伙又看到了希望,心里一個勁的嘿嘿冷笑,心想著也許自己手上又可以多出兩個虎將來了。如果張壽和曾衛國知道這個老頭子心里在打的什么鬼算盤,他們肯定會后悔為什么要天天練的這么瘋,甚至會后悔落到了郭教官的手上,甚至后悔要來當兵。不過還好,他們沒有后悔來到這個世界,因為這個世界,有那么一個姓郭的魔鬼教官在軍營里等了他們18年啊。

1

第14章 悲慘的日子1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