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復仇使命>第五章 打野豬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五章 打野豬

小說:復仇使命 作者:與世沉浮 更新時間:2014/11/25 0:03:36

就在離他烤蛇肉的篝火以外百余米的地方,眼尖的曾衛國看見了一條被踩踏的寸草不生的一條小道。小道從密集的樹林中延伸出來,一直往山下走。而曾衛國所發現的地方,兩百各有一塊巨大的石頭。動物跟人類是一樣的,他們也有懶惰的時候,就比如他們每天都要經過的道路,他們會研究出一條捷徑來,而捷徑往往意味著要穿過一些特定的環境,而眼下這兩個夾在一起,只剩下一條縫的兩個巨石,中間的那條小路就是一條捷徑了,這或許就是人們所謂的蛇有蛇路蛙有蛙途了吧。

這些都是老爸帶著他們兩兄弟上山打獵的時候教給他們的方法,發現了這條動物的小路的曾衛國欣喜若狂,七手八腳的就開始在這樣一條路上設置起陷阱來。他可不會費力不討好的去挖什么深坑,那種是最笨最原始的陷阱,他要做的,是一個類似于機關觸發的陷阱。

這種觸發陷阱難度不高,具體的做法就是先是用開山刀把旁邊的一顆小樹多余的枝葉給整理了下來,然后在地上釘上兩根有倒鉤的木樁,再在兩根木樁下面卡上一條小木棍,最后從那根被削去了枝葉的小樹上引下一條繩索,將繩索的兩端分別繼在小樹和地上那根被固定的小木棍上面,利用小樹的彈性原理將小木棍繃緊,最后將剩余出來的繩索做了一個繩套放在地上,在上面鋪上樹葉。如果有小動物從這里經過,必然會踩上那根小木棍,從而觸發機關,最后被小樹彈起的繩套套住腿腳。個頭小的動物直接給掛到半空中,至于個頭大的嘛,也肯定得被困住難以脫身。

弄完這些,曾衛國拍了拍手滿歐意的看了一下自己的杰作,還以身試險的用腳踩了踩觸發機關,結果讓突然彈起的繩索彈中了小丁丁,痛得他差點背過氣去。從新弄好陷阱,曾衛國又回到了烤蛇肉的篝火旁邊。篝火已經快要滅了,趁著蛇肉上面的油脂還在絲絲作響,曾衛國連忙從口袋里拿出一點辣椒粉胡椒粉和精鹽等作料一一的撒到了蛇肉上面,最后又往到篝火剩下的紅碳上烤了烤,一陣陣肉香就從蛇肉上飄了出來。

這條蛇雖然看上去足有兩斤重,但是除去內臟和皮,再去頭去尾,剩下的也就不多了。一頓風卷殘云過后,好好一條蛇就只剩下一堆白生生的骨頭在那里了。滿意拍了拍肚子,可愛的小曾同志拿起自己的東西繼續往深山里鉆去。

那些野雞和兔子都是非常喜歡安靜的小動物,山林雖然很安靜,但是上山采藥的人時不時的會經過這些地方,會驚擾到他們,所以這些小動物都住在更安靜的深山里。想逮到野雞和兔子,就必須往里面鉆。

又走了足有一個小時,身邊人類的文明已經越來越少了,腳下的路也已經被厚厚的落葉所掩埋,放眼四股,周圍除了樹還是樹。虧得這個不到19歲的騷年有這膽量闖進來,這樣的深山老林,可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最有可能發生的事情就是迷路。而這方圓幾十萬公頃的原始森林,要是迷路了,還真不知道是找玉王大帝找媽好還是找圣母瑪利亞要爹好。

曾衛國不怕迷路,這些地方他雖然不常來,但是倒也挺熟悉。不過看看時間,已經是下午兩點了。森林里的天色黑的快,太陽西斜一點的時候,大地就開始變得陰沉起來了,所以他必須在周遭環境因為天色的變化而變的復雜之前走出去,否則就麻煩了。

“唉,看來想逮到一只活蹦亂跳的野雞或者兔子什么的恐怕是不可能了,還是往會走,看看剛剛在后面設置的幾個陷阱有沒有點什么收獲吧。”一邊說著,曾衛國一邊將手里的開山刀別會了腰間,掏出那只鳥銃把玩起來。虧得他一早上起來就又抹油又清理槍管的,到頭來,這鳥銃竟然毫無用武之地。

不過就在他準備轉身往回走的時候,腳下突然傳來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定睛一看,才發現地上有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在快速的鉆進一個僅有嬰兒頭部大小的地洞。這種東西是湘中地帶比較多的東西,他一眼就認出了這是豪豬,而且還是一只很肥的豪豬。

“啊哈,哪里逃,看小爺不收拾了你。”發現新情況的曾衛國幾乎欣喜若狂,拿出開山刀當做鋤頭,就開始在那個洞口刨了起來。顯然這只豪豬沒想到會有人刨洞抓它,因為它的東西挖的不深,曾衛國幾下就刨到了他的尾巴。此時豪豬已經深深的感覺到了危險,身上近一尺長的尖刺已經抖動了起來,隨時準備發難。

豪豬的尖刺上粘滿了細菌和病毒,被這些東西扎上一下,雖然不致命,可是傷口發炎甚至破傷風都有可能發生,從而導致間接死亡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發生的。曾衛國可不敢貿貿然的伸手去抓這個看上去憨態可掬的小動物,但是用木棍掏的話又掏不出來,更不幸的是如果你把這小動物給惹毛了,很可能他會不顧一切的從洞里沖出來,跟你同歸于盡的。

這下子可就犯了難了,要怎么才能把這東西給弄出來呢。豪豬的肉是好吃,可逮他也是有風險的啊。曾衛國難為的撓了撓頭,放下手來的時候,恰巧碰到了扔在地上的鳥銃。冰冷的金屬質感讓他渾身一激靈,于是計上新來“媽的,不知道死掉的豪豬還會不會放箭呢。”

說干就干,曾衛國一把操起了手里的鳥銃,把槍口對準了洞穴深處的那團黑球球的物件,一扣扳機。扳機令一端的金屬塊重重的敲擊了一下槍膛里的裝藥,裝藥當即被點燃、爆炸。

‘砰’的一聲響動,一團大大的膛焰從槍口處噴了出來,兩枚三厘米長直徑九毫米的鐵丸從槍管里噴出。看不見他們是怎么運動的,反正一下子就全部從豪豬的屁股上扎了進去。巨大的聲響在安靜的森林里格外的刺耳,以至于頭頂上的小鳥被驚的全都飛了起來,也不知道附近還有沒有其他動物,有的話,也肯定得被嚇個半死。洞穴深處的豪豬痛苦的尖叫了一聲,隨即就一命嗚呼了。

‘咳咳咳、、’曾衛國一邊咳嗽著將圍在自己身邊滿帶著硫磺味的白眼給撥開,一邊瞪著眼睛去查看狀況,生怕一槍沒把豪豬打死,他還會從里面沖出來傷人。不過事實證明鳥銃的威力還是非常厲害的,因為洞穴深處的豪豬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伸手進去把豪豬掏出來,曾衛國才沮喪的發現豪豬已經被鳥銃打出去的彈丸給絞碎了。這種毫無規則的子彈進入了動物體內之后不斷翻滾,雖然動能不大,但是奈何距離實在太近。子彈從豪豬的屁股扎進去,胡攪亂翻了一陣,分別從豪豬的頭部和肋部飛了出來,好好一只豪豬竟然被打成了一團爛肉,血肉模糊的樣子看著就惡心。曾衛國敢保證,如果把這只豪豬的肚子破開,里面的內臟肯定和肉攪和在一起了,這支豪豬已經失去利用價值了。

“媽的,好不容易有點收獲,居然讓這該死的鳥銃給毀了。”曾衛國埋怨了一下手里的鳥銃,轉身用泥土把洞口給堵了起來,明顯是即使自己用不上了也不愿意喂了這樹林里的其他東西“唉,今天運氣不怎么樣,算了,還是回家吧,有空再回來收拾你們。”

拿上鳥銃和匕首,曾衛國開始原路返回。一路往回走的時候,曾衛國還去查看了自己設下的那些陷阱,不過都沒有什么收獲,直到回到第一次設下的那個陷阱,也就是在烤蛇肉的時候做下的那個陷阱附近的時候,曾衛國突然聽到了一點特別的動靜。

好像有野豬的哼哼聲,好像是被什么東西困住了,正在拼命的掙扎。曾衛國拼命壓抑住心中的興奮,加快腳步的往那個陷阱走去。越是靠近陷阱,他就也印證了自己的猜測,等他來到陷阱邊上的時候,他清楚的看到,一直足有三四十斤的野豬被繩子套住了一直腳。壓彎下來的軟木已經高高的彈了上去,提拉著拴在野戰大腿上的繩套收的緊緊的,可憐的野豬的一條腿已經被吊了起來。

被吊起來的野豬知道遭了人類的毒手,一直在拼命的掙扎。但是他越是掙扎繩套就收的越緊,在浪費了寶貴的體力的同時,腿部的繩套還拴的死死的了,即使現在曾衛國割斷繩子把他放下來,估計那條被繩套幫助的腿的血液循環系統和肌肉也已經壞掉了,看樣子是曾衛國剛剛轉身離開他就闖進了陷阱中的,現在已經掛了好久一會了。

欣喜若狂的曾衛國七手八腳的放下了鳥銃,他可不想繼續用著東西了,一槍過去,別說不能吃了,即使能吃,也滿是火藥味的,這東西只適合對付猛獸。但是沒有了鳥銃,又要怎么收拾這野豬呢。可別看這野豬只有三四十斤,而且還被綁住了一條腿,可他的攻擊性還是非常強的。

看見曾衛國靠近,這只被困住的野豬突然安靜了下來,一雙豬籠眼死死的盯著曾衛國看,嘴巴里發出陣陣低沉的怒吼,好像在警告曾衛國這個時候應該遠離他。與此同時,身上的毛發已經炸了起來,隨時準備撲上去咬曾衛國一口。如果目光可以殺入的話,曾衛國肯定被這豬給瞪死了。

把匕首換了一只手,曾衛國不自然的咽了一口唾沫,開始給野豬做思想工作“師弟,啊呸,那個,八戒,你也不用責怪我,你的兄弟們天天下去禍害我們的莊稼,我們偶爾回敬一下你們,應該也是可以理解的。還有,我把你打回去之后肯定不會用大火猛燉,我連做法的想好了,我會把你身上的肉都切下來,然后煙熏。真的,這樣肯定不會很痛苦的,乖,快到我碗里來。”

天知道他是怎么想出這么一套說辭的,天知道豬是怎么想的,反正在別人看來,這他們大火猛燉和一片片的煙熏,對于一只已經死掉的野豬來說,又他媽的有多大的區別呢。

‘嗚哇、、’野豬高聲喊了一下,向著正在靠近的曾衛國撞了過去,好在繩子蹦的夠緊,野豬在距離曾衛國還剩不到半米的地方就蹦不過來了,把曾衛國嚇出一身冷汗,直罵這野豬愛鉆牛角尖。

1

第五章 打野豬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