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最后一毫米>169 秘密原點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169 秘密原點

小說:最后一毫米 作者:靜靜的延河 更新時間:2016/4/15 16:19:38

張婉婷又做夢了,當她從可怕的,碎片化的幻境中醒來,剪短了的頭發上濕漉漉的,周身仿佛剛剛從水里撈出來一般。從非洲被轉運回來已經有差不多半個月左右了,腹部和腿部的手術傷口愈合的很好,吉布提基地的外科醫生們手段堪稱高超,在這方面,似乎沒什么值得抱怨的。

不過,心靈和神經系統的后遺癥絕非短時間內可以康復的,這段時間以來,張婉婷幾乎每天都是從噩夢中驚醒過來。

她總是夢到自己揮手向送別的親人們告別,自己站在和平方舟號寬闊的甲板上,媽媽,爸爸,還有未婚夫張北原都在向她揮手。媽媽似乎眼含熱淚,而身材矮小的爸爸則在輕聲安慰舍不得女兒離去的妻子。

還快,她來到了非洲,走進了綠色地獄般的叢林之中。有人在流血,空氣中到處彌漫著甜甜的,卻令人作嘔的氣味,她看到茅草房中面目可怖的尸體,有孩子,有婦女,也有成年男子,他們無一例外,都被折磨得失去了人體基本外形。

她看到了,透過簡易電子顯微鏡,她看見了病人血液中的細胞呈現出怪異至極的片狀斑塊。

轉而,村莊和醫療隊遭遇到神秘武裝力量的襲擊,而自己則和來自澳州威爾士的金發女醫生簡一起被抓。

然后,簡死了,經歷整整十天折磨之后,帶著無盡的恥辱和解脫的笑容離開了這個混亂的地獄。

在一個大雨滂沱的午后,自己和一個女囚犯,那個來自寶島的姑娘成功脫逃。自己跳下萬丈懸崖,而寶島來的姑卻在最后一分鐘猶豫了,她沒有跳。

接著是黑暗的山洞,突然遇到的神秘黑人女子“卡利斯”,她身懷六甲,大腹便便。

最后是混亂的交火,卡利斯死了,自己抱著初生嬰孩和幾個不知道姓名的男人一起拼命逃亡。

結果總是一陣黑暗,那是直升機被導彈擊落的時刻。

“晚上睡得怎么樣?給你的鎮靜劑有效果嗎?”從夢幻中醒來,仍然迷迷糊糊的張婉婷被清脆的聲音驚動。她轉頭,是管自己病床的護士小李姑娘。

“還是做夢”張婉婷回答,眼神渙散無光。

“還好,不發燒,你傷口愈合的很好。這樣下去,過三天就可以開始行走康復了,很快,你就可以走動了。”

小李姑娘用紅外線測量儀給自己的病人測量了體溫,又轉頭記錄自動“點滴”機記錄的輸液數據。

她說話很小心,用行走康復代替了假肢訓練這個可怕的現實。

“能走又怎么樣?我已經不是真正的女人了,我”張婉婷囁嚅到。

小李姑娘小心地回避病人的目光,腹部的那塊彈片本來不算什么大事,但因為快速裝甲部隊基地遭遇突變,醫生們無法及時開展腹部外科手術,當勉強取出彈片,又轉移到吉布提基設備完善的醫院時,傷口已經因為天氣炎熱而大面積感染。最終,醫生為了保住張婉婷的生命,只能給她截肢,切除了感染最嚴重的女性內臟器官,并使用了還處于試驗性質的超強效抗生素。

“早餐后,我推你出去走走,今天天氣真好,空氣都是香的。”

護士們都很同情張婉婷,盡量開解她的心緒。

此刻,已經是盛夏時節,碧綠的草地被夜間的露水打濕,經過早間陽光的照耀,濕氣散布到空氣之中,混合了青草和鮮花的香氛,讓人倍覺清爽。

張婉婷所在的醫院時海軍的高級康復中心,位于江南美麗的姑蘇市南郊。醫院依山傍水,是由一座民國時代的私人別墅改造而來,到處是假山,工字回廊,還有深入湖水中的水榭亭臺。

“空氣多好啊,有沒有覺得輕松點啊?”小李護士已經下班,但她不放心張婉婷,親自推著輪椅戴她出來散心。

張婉婷點點頭,實際上她心情糟糕透頂。

有人在向她們打招呼招手,是海軍醫療中心的秦醫生。

小李推著張婉婷通過一條滿是鮮花的石頭小徑,小徑盡頭有座建造在人工湖中的蘇造歇山頂小亭子。

“我來吧”秦醫生身著便裝,是一套顏色素雅的對襟套裙。

“秦大姐,我”這段時間,幾乎每天這位四十歲上下,講話文雅和氣,善解人意的大姐都會來陪伴張婉婷。看到她,張婉婷的心緒似乎好了點。

“嗯,想媽媽了,對吧?”秦大姐主修的是創傷心理學,極其善解人意。

不過,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另一重身份,“公司“內部反間諜部的資深特工,心里分析專家。她善于通過和藹可親的談話交流尋找被詢問人員的破綻,從最細微的表情動作捕捉對象心靈深處的所思所想。

張婉婷或許沒有意識到。這些天來。她實際一直處于甄別審訊狀態,而主審官就是可敬,可親的大姐。

相對于粗暴的咒罵,冰冷的測謊儀,還有各種令人恐懼的設備,秦醫生的審訊如絲絲春風,在和煦的外表之下,同樣可以抽絲剝繭。

“我,我給未婚夫寫了封信,你可以幫忙寄出去嗎?“張婉婷小聲地問

“哎呦,看不出,現在還有寫信的年輕人啊。“秦大姐打趣地說

“他,他和我都喜歡傳統“

張婉婷聲音越來越小,她是多么愛張北原,那個像西北高原般蒼涼,又具有南方人細膩情感的海軍軍官。

但是,張北原的傳統能接受一個備受折磨,實際上已經不能成為正常妻子的女人嗎?

張婉婷幾乎是流著淚,寫下這份分手信件的。

秦大姐憐憫地看了一眼眼前的姑娘,但是馬上克制住自己的情感。作為反間諜部的專家,她深知越是高級滲透者,就越是好演員。

眼前的女人在失蹤期間到底發生了什么?她的敘述是真實可信的嗎?要是不可信,那這個人的目的是什么?不管如何,苦肉計做到這個份上,絕對不是僅僅為了傳遞些簡單的低級情報那么簡單。

“給我說說卡利斯吧,嗯,你記得她說話的方式嗎?就是她說過的單詞啊,表達情感的方式。“

秦大姐從輪椅后面調轉過來,她半蹲著,眼睛平視張婉婷。

她的胸前佩戴了一朵美麗,雅致的銀質胸花別針,陽光下微微閃光。

張婉婷不以為意,她只是覺得秦大姐非常喜歡這件裝飾品,所以每次都帶著。

其實,胸花是個集成鏡頭和立體聲麥克風的小巧設備,它連接著無線信號,可以把畫面和聲音實時傳送到半公里之外。

人工湖旁的水榭后面是座清晚期樣式的蘇式小樓,模仿的舊時大戶人家藏書樓的樣式。小樓中拉上了窗簾,幾名工作人員盯著監視器屏幕在觀看,每個人都戴了一副監聽級別的耳機,神色專注。

幾人中,有兩名是從東吳大學非洲文化研究中心的語言及文化學者,他們精通非洲部落語言,文化,作為咨詢專家同“公司“合作了好些年頭。

耳機中,傳來張婉婷仿照卡利斯說出的單詞,還有她表達情感的語氣詞。

“是南部圣卡里一帶的部落,非常原始,現在仍然處于母系部落階段。“

聽了很長時間,兩位專家得出一致意見。

突然,秦大姐的手機震動起來,她稍稍退后幾步,站起來坐到亭子圍欄上接聽。

“帶她到“雪地”來,對,馬上,十分鐘后出發,有直升機會送你們去機場。“

電話里的聲音干脆而果決。

“是“秦大姐結束通話,走到張婉婷面前。

“婉婷,你很快就可以見到家里人了,或許信由你自己寄出去比較好,我可不想八卦你們年輕人之間的小秘密啊。“

“不過現在,你要和我去一個地方。“

秦大姐說著,推動輪椅。

“對了,你要看的報紙,我帶來了“秦大姐從大挎包中取出一摞報紙,放在張婉婷的膝蓋上。醫生不讓她看電視,也不讓她碰電腦和手機,這既是為了康復,也是隔離審查的要求。

張婉婷目光掃視報紙,最近可真是發生了不少新聞啊。

“美國國防部宣布,歐洲薩德系統進行了成功的實驗性發射“

“一枚小行星殘骸濺落入英吉利海峽靠近多佛洋面,造成巨大人員損失。“

“因技術性原因,西方發達國家首腦會議暫時中止召開,白宮發言人不予評論。“

“天使基金會主席和夫人乘坐的專機,因技術性故障墜毀在巴黎郊區,聯合國秘書長親自致電天使基金會董事局,表達哀悼。“

“好多事情啊“張婉婷嘆息

“北原,你現在在哪里?你會嫌棄我?你會怎么回答我的分手建議?“

張婉婷思緒飄飛,眼淚慢慢滾落下來。

太平洋海區 距離匯合地點260海里

“艇長,門鈴信號“通訊班值班軍士向指揮中心報告。

“釋放衛星浮標“副艇長下達命令

很快,破譯完成的電文經過內部網絡傳遞到艇長顯控臺。

發電人:太平洋戰區潛艇指揮部

收電人:海軍長城800

內容:請全力配合訪客完成任務,給予訪客最高級別工作待遇,提供全部協助。

不要疑問,不要提問,不要干涉。

訪客獲取的全部信息系高度機密,任何人員不準以任何理由提出詢問。

張北原看了一遍,接著是第二遍。

‘好高的級別啊,這是干嘛呢?“政委小聲嘀咕了一句。

“航向 320 航速提高到20節 ”張北原下達命令。

很快,導航班長測定了慣性平臺輸出數據,結合北斗衛星導航數據,他最后報告

“接近匯合坐標,還有十五分鐘抵達時間。”

“階段性上升,在下一個變溫層放出拖拽聲吶,檢查水面情況”

幾分鐘后,聲吶被釋放,巨大的陣列小心地穿過變溫層管道,靜靜地漂浮在淺海區。

“沒有異常接觸”

聲吶班長確認再三,最終向指揮中心報告。

“慢慢排水,一點點抬高艇艏”副艇長下令

“升起電子支援天線”

“測到三個I波段信號,確認為民用船舶海面導航雷達,距離我艇155公里,沒有威脅“

電子戰軍官報告

“可見光觀察“

很快,從光電桅桿上的攝像機傳來4K解析度的超高清畫面,這是水面的樣子。

海面波濤微微起伏,沒有月亮,也看不見星星的光芒。

好一個月黑風高夜啊。

“我要艇艏一點點上升,不要多余噪音“張北原下達命令。

他們準備與神秘來客匯合了。

10

169 秘密原點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