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報國殤>第二十一章 5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二十一章 5

小說:報國殤 作者:侍曉禹 更新時間:2014/9/11 10:52:01

“將軍,我本不該多嘴,但是我實在是想提醒將軍,或是提醒岡村司令官一下。做出如此人神共憤、天理不容之事,挖出遺體,挫骨煙灰,真的有這個必要嗎?支那有一句古話,叫作‘得饒人處且饒人’。我雖然自詡是一個心狠手辣的日本軍官,但我也同樣明白這個道理。倘若讓我捉住這位大名鼎鼎的八路軍副參謀長,我會使用這世界上從未聽說過,但卻最為毒辣、最為慘絕人寰的酷刑置他于死地。但是對于一個死人,我是不會和他斤斤計較的。他畢竟已經成為了一具永遠睡著了的,沒有生命的軀殼,又何必要侮辱他的靈魂呢?起碼我是這樣想的,因為我做不到對一個死人,尤其是一位曾經獲得過我的尊重的敵軍軍官,做出如此豬狗不如之事!”

“混帳!這是岡村司令官的直接命令!是整個華北派遣軍最高領導指揮官的口頭命令,你難道要公然違背整個華北戰區最高指揮官的命令嗎?木村君,你實在是太放肆了,甚至是有些輕言肆口,簡直是目無長官、目無尊卑。在昭和十六年中旬,當我代替前任第一軍總司令筱冢義男中將,接任第一軍最高指揮官時的慶祝儀式上,我就曾用過一句話來提醒過你們。哦,當時你好像還沒有正式調任到我第一軍麾下,或者是因某種事務未能參加那次的慶祝儀式。好吧,我就再給你重申一遍我當時說過的那句話……”巖松義雄司令官說到這兒,突然頓了一頓,兩手抓著靠椅兩翼的扶手,猛地從靠椅的坐墊上站了起來。兩手隨之靠在了身后,慢慢地走出了辦公桌那狼藉一片的辦公文件中,望著那張巨大的軍事地形圖,緩和了些語氣,嘆氣道:“軍人的天職是服從命令。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警告你。我從不喜歡多說廢話。這不像是一名軍人所為,更不是一名浴血戰場的軍人的習慣。木村君,做好準備吧,我已經在那位名叫楊龍菲的支那軍團長的身邊安插好了內線。那個人的姓名我目前還不能告訴你,但這是遲早的事情!待到你完成此次非軍事性任務的時候,戰爭也快要結束了。在我大日本帝國全線侵略支那所有領土之前,我會留給你一次和八路軍獨立團決斗的機會,但是你必須要在完成此次任務之后再與其決一死戰,這是前輩的命令、長官的命令。我希望你不要抱有任何排斥心理去完成此次任務,否則對你我絕對會是百害無利。我希望你能夠好好考慮一下……去吧。”

“是!”木村次武不情不愿,卻又裝作信心滿腹、保證堅決完成任務的態度向巖松司令官敬了一個標準的軍行禮。望著木村次武的背影漸行漸遠,巖松義雄司令官再次無奈而又無助地搖了搖頭。這個自私的家伙,簡直是不可一世。他太狂妄了!甚至是狂妄到了誰也看不起,連華北派遣軍司令官岡村寧次的命令都可以隨意擺弄、隨便抗拒,甚至是隨意指責。這種自私自利、愛好以自我為中心的私利軍人絕對不會走得長遠。不管這場戰爭鹿死誰手、孰勝孰敗;不管這場戰爭天平最后會趨向何處;更不管是現今還是不久的將來,木村次武這個傲慢無禮,對政治不感興趣,并且不屑一顧的純軍事性軍官絕對不會享有任何將官類國家級待遇。通俗點兒來說,這個家伙之所以一直佩戴著那三顆銀白色的五角星,而遲遲不能換成一枚閃閃發光、耀眼奪目的金星,除了他所研究或喜好的特種作戰在現代戰爭,和仍舊處于戰爭青銅時期的大兵團作戰理念中仍不受重視之外,還有他自身的因素和問題所在。自身因素起碼是要占據百分之七十到百分之八十的。傲!這看似簡單的一個字卻注定要毀掉木村次武這個特種作戰的奇才一生!原因很簡單,天生傲慢、目中無人之人永遠不可能受到大將大帥之青睞,誰都不喜歡傲慢無禮之人,盡管對方有足夠的耐心和忍性。

“參謀,幫我把第十四師團中村大隊的大隊長———中村罕正少佐叫來,我找他有事。”

話音未落,巖松義雄又將面孔對向了那張軍事地形圖,瞅向了那個極為狹小的小山包,上面寫著三個蠅頭小字:祁家村。

“血淋淋的戰爭,即將向暴風雨一樣徹底掩蓋住這個面積僅有方圓五里的小山村。這將是一場前所未有的,勢均力敵的軍事性戰爭。該結束了,這場長達五年的戰爭,該畫上句后收尾了。楊龍菲,這個我只見過照片,卻從未見到過真人的支那敵人,馬上就要葬送在我的王牌手中了。我一定要砍下你的腦袋,掛在太原城的城樓之上。我倒要看看,你的腦袋到底有多硬,多少嚴寒酷暑能夠讓你的人頭化為一只骷髏。”

……

“報告將軍閣下,第十四師團中村大隊長,中村罕正少佐前來報到!請將軍訓示!”

“哦?中村君這么快就到了?”

“是的,將軍。我正在集結大隊,聲稱很快就要有軍事性行動,您的作戰參謀就找到了我……”

“中村君的情報工作搞得不錯嘛,連華北軍事情報網所設定的,目前最高軍事機密網都被中村君知道了,看來我們的情報網的情報人員該引咎辭職了。”

“將軍,我并不知道華北最高情報網匯報了什么臨時最高情報,我只是憑借我多年戎馬生涯中僅存的一點點軍人的嗅覺,也就是我的直覺。我的直覺告訴我,將軍馬上就要將一件絕對榮譽和令人滿意的軍事性大任務交給我中村大隊執行,并且很快就會召見我前來商議。”

“很好,你那點兒僅存的軍人嗅覺和直覺的確猜到了我此次召你前來的直接目的。中村君,你過來看……這張軍事地形圖上幾乎全部布滿了敵我態勢地形圖,層層把關,層層設險,犬牙交錯、縱橫穿插。縱然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位從軍事名校畢業出來的高材生,估計也一時無法將這張巨大的軍事地圖全部看懂。因為這不僅僅是考驗的視力,還需要考驗你的耐力。我可以給你一分鐘的時間,請你告訴我,這張軍事地形圖上的哪一處位置與這些紅藍交錯、呈犬牙差互狀態的敵我態勢有所不同?”

“將軍,我已經發現了端倪,不需要您給我的一分鐘了。”

“哦?是嗎?洞察能力如此之迅猛,看來中村君是成竹在胸啊。說說看……”

“將軍所指向的位置就是地圖靠上的一處小小的山包吧?山包心臟處還寫著三個黑色字體:祁、家、村。”

老謀深算的巖松司令官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站在自己右邊的這個家伙的洞察能力和淡然自若的心理素質絕對不會次于木村次武那個傲慢的家伙。這個家伙實在是個軍事性的人才。仿佛中村罕正自誕生以來就是為戰爭而生活的。短短幾秒鐘之內,僅憑著自己說的那句,幾乎可以算是沒有任何提示,沒有任何幫助的介紹,就能夠立刻指出自己研究了兩天有余的,那個小小的,并不起眼的村莊。平心而論,雖然自己是一位中將,雖然自己是第一軍最高指揮官,但如此敏銳的洞察能力絕對沒有站在自己身旁的,這個小小的陸軍少佐要看得快、看得遠。擁有這種部下是慶幸的,擁有這種敵人是錯誤的。

“我這次找你來就是為了讓你的滿編大隊傾巢而出,向這個小村莊發起一場自此次掃蕩之后,最為血雨腥風的戰爭。但是你們大隊只能向其發展佯攻,只需要把他們放到我部所設置的包圍圈之內就行了,其余的事情只需要交給我來處理便是。”

“佯攻?將軍,為什么只要我大隊佯攻?是什么樣的敵軍需要幾個大隊團團進攻?如果不出我所預料的話,對方只不過是一支臨時盤踞在祁家村的敗軍部隊。更可況那片地域除了土八路之外就再沒有了晉綏部隊的正規軍了。支那軍的武器裝備要遠遠低于我軍幾十年,根本無法與我麾下一個滿編、裝備精良的大隊相抗衡,更不需要去提什么‘勢均力敵’。這是不可能的!”

“中村君不要激動嘛,聽我把話說完。我承認第十四師團是我麾下的王牌師團。在我眼中,它的作戰能力甚至可以和板垣征四郎的第五師團相提并論。你說得很對,盤踞在祁家村的一支支那軍隊的確是土八路的一支殘軍隊伍,而且據我所知,他們的重型武器和炮兵武器幾乎全部喪失,手中除了一些短槍類武器和步槍種類武器外,就剩下一些近身攻擊性的武器了,例如大砍刀、紅纓槍。你們一個滿編大隊裝備精良,雖然極有可能會像一只大象般,輕而易舉地將祁家村這片極為狹小的彈丸之地踏為平地。但是你不要忘了,即使敵人是一只老鼠,它只要逃離出你笨重的四肢外,就能夠以最快的速度將你的要害部位咬壞、咬爛,以致致命。況且你要面對的對手是楊龍菲所直接指揮的獨立團。這支部隊不可小覷。雖然顯然落敗了,但軍魂還在,士氣還在。只要楊龍菲還活著,這支部隊可以在任何地域、任何時間內東山再起。所以我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在二十天之內,找到他,摧毀他,殺死他,讓他這個人徹徹底底地在這個世界上向水蒸氣一樣蒸發掉。你懂我的意思嗎?所以光憑借你中村大隊一股力量之動作,是絕對不可能徹底摧毀敵人的有生力量的。我需要你把他引入我麾下幾支其他以逸待勞、守株待兔的大隊所設置的陷阱內,最后將其一網打盡、一個不剩,全部殲滅!你能做到嗎?”

“將軍閣下,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卑職定不辜負將軍之所托,除去支那軍這一危害關系、利害無益的眼中釘部隊,讓這支部隊的建制永遠都從山西這塊兒地方消失。另外,我會讓祁家村這個小山包永遠地在將軍您辦公室內的這張軍事地形圖上的地理位置上徹底消失,我會把它夷為平地,請將軍放心……”

2

第二十一章 5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