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烽煙古戰場>第六十四章(4)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六十四章(4)

小說:烽煙古戰場 作者:樛木 更新時間:2015/2/23 19:42:24

齊遠山他們很快就進入了鳳凰山區,在他們的后面,緊緊地跟著一支龐大的日偽軍隊伍。在這個山區里,齊遠山他們也并不是很熟悉,好在這里的山民比黑虎山那邊多些,要找個人問問路還不算太難。

他們現在還有一百三十余人,目的地是鳳凰山南麓的蛤蟆嶺、東西鹿莊一帶。那里地勢相對平緩,人口稠密,以前曾經是115師師部所在地,群眾基礎好。但正因為那邊平原多些,一旦被敵人追上麻煩也大,所以他們還有一個選擇,就是向西通過鳳凰山,進入根據地的中心地帶。根據地的中心地帶現在很可能有大量的敵人,但那里是他們熟悉的地方,不光可以得到糧食的補給,還可以從幾處秘密儲存點得到彈藥的補充,傷員的安置也要容易得多。

這兩個選擇各有利弊,齊遠山和周國棟一時間決定不了。他們現在還有一件事是當務之急,那就是經過這幾天的連續行軍作戰,戰士們都疲憊不堪,糧食和彈藥都所剩不多,還有一些傷員,必須找個地方略作休息,恢復一**力。

齊遠山和周國棟非常清楚,他們想要在一個地方休息一下,那么在此之前就必須要甩掉身后的追兵。想要甩掉追兵,最好是在鳳凰山區里,一旦出了鳳凰山區,身后的大量敵人就實在太危險了。

他們為了迷惑敵人,開始在山里兜圈子。開始的時候,敵人可能是急火攻心的緣故,那么龐大的一支隊伍,居然就被一百多人的一支小部隊牽著走。但是沒過多久,鈴木他們就覺察到了八路軍的意圖,雖說不能準確判斷出這支八路軍想要朝哪里走,但是在鳳凰山中,可以做出的選擇其實并不多。

鈴木和橋本商量了一下,覺得這支小部隊如果想要擺脫追兵,目前能夠選擇的路線也就三條。一個選擇是往東走,那邊的路很多,但是鈴木估計八路軍不會向那邊去,理由就是一旦進入平原,自己向那邊的日軍守備部隊求助的話,這支八路軍將會進退失據,難逃被圍殲的命運。

還有一條路是向西,通過鳳凰山主峰附近,再從另一面走出鳳凰山,可以抵達狼山根據地中心后周村,或者到達大廟村、呂祖洞一帶。鈴木認為這支八路軍小部隊最可能走的就是這條路,但是也不能排除他們走另一條道,那就是向南走一段,然后拐向西南,到達鳳凰山南麓東、西鹿莊一帶。

鈴木和橋本兩人雖說名義上是橋本負責這次軍事行動,但是鈴木的軍銜和資歷畢竟比橋本高,所以實際上只要是鈴木開口,基本上就會按照他的意思去做。鈴木認為這支八路軍小部隊會向西去,橋本也就按照這個預計分派兵力了。

鈴木到了目前,終于明白自己這么多的兵力跟在八路軍身后實在不是明智之舉,在他的建議下,橋本讓荒川率領一個中隊的日軍和一個大隊的保安團向東走。這支人馬向東幾公里就進了平原地區,那里的交通條件要比山區好得多,橋本要他們迅速沿著山區的邊緣南下,繞到烈女墳南邊,從那里的山口向西直插東、西鹿莊。

他們現在所在的位置,是在鳳凰山東北,還沒有進入鳳凰山主脈,往西和往南的路有好幾條,尚不能確定八路軍會走哪一條。鈴木看著地圖,知道前面有個村莊叫沙崗,過了沙崗村,才算是進了深山,路就少了,也難走了。

前方的尖兵回來報告,說八路軍已經到達沙崗村附近。鈴木馬上要求橋本督促部下加快行進速度,一是不讓八路軍跑掉,二是把他們逼出沙崗村,看他們到底往何處去。

他還讓皇協軍崔文彬的兩個營,從小路繞到沙崗村南邊去,設法在沙崗西南的道路上布下伏兵。他給崔文彬的任務,是防止八路軍從西南方逃跑,如果八路軍不從那邊走,他們就跟在主力后面繼續追擊八路。

一番部署之后,在鈴木看來前面的這些八路軍,只剩下一條道可以走了,那就是向西進入鳳凰山腹地。向西的這條道不但難走,而且岔道很少,不易擺脫追兵,去向也只能是后周村或者呂祖洞兩點。他同時已經發電報給湯正祥,要他在這兩個地點布置攔截——他不惜興師動眾對付一支小小的八路軍分隊,關鍵是這支隊伍里有他的宿敵“火狼突擊隊”,他實在對這支突擊隊恨之入骨了。

沙崗村里,齊遠山和周國棟也正在緊張地考慮著下一步該如何走。鬼子和偽軍在后面苦苦相逼,時間不允許他們做過多的考慮,兩人很快就決定了分兵突圍。周國棟率領一連的大部分人向西走,那里的地形雖說不易展開,選擇的余地也很少,但是非常險要。從沙崗向西幾里路,就是幾十里長的一片山崗臺地,很狹窄也很險峻,周旋的余地很小。不過也有一個好處,就是這一路上險要的地形不少,不利于大部隊通過。幾公里外就是一個這樣的要隘,叫做碧霞庵,那里的一道山梁只要一挺機槍,就可以牢牢地堵住后面的千軍萬馬。

他們考慮走這條路,還有一點是這條路最近,二三十里的山路,一路上高低起伏并不大,要不了半天就可以沖出深山區,前面就是根據地的中心區。部隊只要到了那里,就可以設法得到補充,傷員也容易安置。就因為目前部隊缺糧缺彈藥,已經無法再打大仗,所以他們才會冒著被敵人堵截的危險,選了這條路作為主要的突圍方向。

齊遠山提出他帶著突擊隊的幾個隊員,還有一連的一個班,從西南方的路走,把敵人的注意力吸引到那邊去,掩護周國棟他們突圍。西南方是地勢相對平緩的地區,一個個山頭和小塊的平原間雜其間,人煙稠密,群眾基礎好,不利的條件是那里要繞很遠的路。

西南方向的東、西鹿莊和蛤蟆山一帶地勢相對開闊,一旦在那里被敵人追上,想要擺脫就很困難。好在齊遠山這一路人數很少,這樣一來機動性就大了,還有五六個突擊隊員在這一路,敵人想要抓住他們并不容易。齊遠山不顧周國棟的反對,決意要從那邊走,就算不能完全吸引住敵人的注意力,也能夠分散敵人的兵力——他對自己這一路人馬很有信心。

押后的戰士過來報告,說鬼子和偽軍已經追上來了,前鋒離開沙崗村不到兩里地,并且正在向兩翼散開進行包抄。齊遠山當機立斷,立即要周國棟帶上一連的人先走,他和十幾個弟兄斷后。

周國棟知道這種時候爭執的話,只能是消耗掉自己手下和齊遠山他們生還的一點希望,有百弊而無一利。他鄭重的向齊遠山敬了個軍禮,然后帶上戰士們迅速向西去了。

齊遠山看著正在向村子接近的敵人,前面的全都是鬼子,暫時還沒有開火,只是快速從三面圍向村莊。他聽到在他們身后的村子里,還有老百姓驚恐地跑動和呼喊的聲音,于是放棄了借助村子給敵人一個打擊的初衷。

他和王開山帶著弟兄們迅速穿過村子,從西南方向沖了出去。在村外不遠處就是大片的森林,他們很快進入了通向西南烈女墳方向的那條小路。他們沖進樹林的時候,鬼子尖兵也在村邊露了頭。為了吸引鬼子追來,齊遠山讓手下朝著村口張望的鬼子來了個齊射。

一連的戰士軍事素質本就不錯,加上那幾個突擊隊員更加厲害,他們的一陣短促的射擊,竟然把走出村子正在觀察的二十幾個鬼子,一下子打倒了一半。

一個鬼子軍官舉起指揮刀,大聲喊叫著,指揮手下向齊遠山他們小時的小路上追來。齊遠山看到自己的目的達到了,于是和大家一起,使出全力向前方跑去。

鈴木和橋本在后面指揮部隊,前方的日軍受到襲擊,并且向開槍的八路軍追去,他們卻并沒有立即就跟上。鈴木已經從八路軍的射擊和這一陣射擊的效果,看出了開槍的人應該是火狼突擊隊的人。他手下的白川和田中仔細地查看著村邊的痕跡,很快就得出結論——八路軍分成兩路,分別從西邊和西南兩個方向跑了。

他們兩人還看出八路軍的兩路人馬中,往西去的那一路人多些。鈴木在自己的判斷得到證實之后,馬上決定自己帶著大部分挺進隊員,再帶上一部分日軍和保安團追向西南——他認為這一路應該是火狼突擊隊,或者是他們的大部分。

橋本率領兩個日軍小隊和一個保安大隊向西追擊,為了幫助他們追蹤,鈴木讓田中和幾個挺進隊員,包括一半的沖鋒槍手跟橋本去。

這時候,劉成基率領的保安團兩個大隊,只有一半多點的人趕了上來,還有超過三分之一的人馬早就掉隊了。鈴木和橋本分兵追擊,劉成基就讓李天祿和錢來兩人分別跟隨兩路日軍追擊,他借口收攏掉隊人馬,帶著一些親信手下在沙崗村里呆了下來。

齊遠山這一路人數少,又有幾個突擊隊員在內,因此他們的動作極其靈活迅速,后面的鬼子追上去的時候,他們已經跑出一里多地了。由于他們的動作非常快,人數又少,正在那個方向徘徊,不知道該在哪里設伏的皇協軍崔文彬,居然對從他們不遠處跑過的這十幾名八路軍完全沒有反應。直到這些八路軍跑遠了,崔文彬看到了在他們后面追擊的鬼子,這才明白過來,讓手下的一個連長帶人跟在鬼子后面追上去。

鬼子小隊長只是出于憤怒和本能追了上去,不知道鈴木和橋本到底會有什么安排,所以動作漸漸遲緩下來。崔文彬則還在等待著村子里更多的八路軍跑出來,到目前還沒有看清整個局勢,等于是按兵不動。他們動作一慢,齊遠山的小隊人馬更是拉大了兩者之間的距離。

鈴木做出了決定,并且親自帶隊向齊遠山這邊追擊,不久就和先頭的小隊長會合了崔文彬也帶隊跟了上來。他們這一路有大部分的挺進隊員在內,白川追蹤的本領又很好,當齊遠山他們和鈴木之間拉開到一公里多以后,雙方的距離就再也不擴大了。

現在是白天,齊遠山不敢將隊伍暴露在曠野上,盡量循著樹林山地等易于隱蔽的地形向前跑,始終都無法將追兵甩掉。漸漸地他們來到了平原和山地雜陳的地形上,終于雙方都可以看到對方的身影了。鈴木發現了被追的八路軍并不如他想象的那么多,但是事到如今,他已經沒法放棄也不可能返回重來了。

齊遠山同樣看清了后面的追兵,確認了指揮這些鬼子和偽軍的,正是那個鈴木勝雄。他還從這些鬼子中有沖鋒槍這一點,肯定了鬼子挺進隊就在其中。看清了這些,齊遠山心中反倒輕松了——周國棟那邊的壓力將會小許多,現在對自己來說,唯一要考慮的就是如何把這些鬼子引得越遠越好,只要到了天黑,他就有絕對的把握甩開這些敵人。

齊遠山對周國棟那邊稍稍放了心,現在他還想著的,就是留在黑虎山口的谷滿囤和馮學青他們了。他不知道他們現在怎么樣了,只能暗暗地祝愿他們能夠堅持到天黑,然后設法突圍出去。

2

第六十四章(4)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新浪体育比分赛事直播